主 目 錄
[ 大 衛 認 罪 的 智 慧
[ 未 識 之 神
[ 教 主 日 學 樂 趣 多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07/1997

大 衛 認 罪 的 智 慧

上 一 期 我 們 指 出 大 衛 著 名 的 「 認 罪 詩 」 ( 詩 5 1 篇 ) 裡 面 藏 有 許 多 寶 貴 的 真 理 , 我 們 談 論 過 他 「 最 懼 怕 的 刑 罰 」 , 今 期 讓 我 們 來 談 談 大 衛 在 認 罪 詩 中 的 「 智 慧 」 。

讀 者 可 能 認 為 , 認 罪 就 是 認 罪 , 還 有 甚 麼 智 慧 可 言 ? 你 錯 了 , 你 看 那 個 出 賣 耶 穌 的 猶 大 、 聖 經 說 、 「 他 看 見 耶 穌 已 經 定 了 罪 , 就 後 悔 , 把 那 三 十 塊 錢 , 拿 回 來 給 祭 司 長 和 長 老 、 說 , 我 賣 了 無 辜 之 人 的 血 , 是 有 罪 了 。 」 ( 太 2 7 : 3 - 5 ) 祭 司 長 不 理 他 , 他 就 出 去 吊 死 了 。 看 情 形 他 是 知 錯 的 , 但 他 沒 有 智 慧 , 以 為 死 了 就 可 以 消 除 自 己 的 罪 咎 感 。 正 如 保 羅 責 備 哥 林 多 教 會 那 些 犯 罪 的 基 督 徒 , 以 致 他 們 懊 悔 , 保 羅 就 說 : 「 依 著 神 的 意 思 憂 愁 , 就 生 出 沒 有 後 悔 的 懊 悔 來 , 但 世 俗 的 憂 愁 是 叫 人 死 。 」 猶 大 就 是 依 著 世 俗 的 意 思 憂 愁 , 結 果 這 樣 的 憂 愁 叫 他 死 了 !

大 衛 卻 不 是 這 樣 , 他 對 神 說 : 「 你 所 喜 愛 的 、 是 內 誠 實 . 你 在 我 隱 密 處 、 必 使 我 得 智 慧 。 」 大 衛 犯 罪 之 後 , 先 在 拿 單 先 知 面 前 痛 哭 表 示 悔 改 , 然 後 跑 到 自 己 的 「 隱 密 處 」 , 單 獨 與 神 會 面 。

啊 ! 親 愛 的 讀 者 , 「 隱 密 處 」 是 何 等 重 要 的 地 方 ! 「 隱 密 處 」 能 恢 復 我 們 與 神 的 關 係 , 因 為 我 們 在 「 隱 密 處 」 可 以 向 神 傾 心 吐 意 , 可 以 使 我 們 的 靈 魂 甦 醒 , 可 以 使 我 們 從 世 俗 的 憂 愁 中 轉 過 來 變 成 為 依 著 神 的 意 思 憂 愁 , 可 以 使 我 們 得 智 慧 。 試 問 世 上 有 那 一 個 人 從 不 犯 罪 的 呢 ? 但 那 些 肯 到 「 隱 密 處 」 來 與 神 單 獨 會 面 的 人 , 神 就 會 將 他 們 從 罪 惡 中 解 救 出 來 。

也 許 魔 鬼 會 對 你 說 , 你 既 犯 了 這 麼 卑 鄙 的 罪 , 你 還 敢 去 見 神 的 面 嗎 ? 神 公 義 的 性 情 會 殺 死 你 的 ! 不 錯 , 神 是 公 義 的 , 但 神 也 是 慈 愛 的 , 祂 的 公 義 與 慈 愛 結 合 在 一 起 沒 有 分 開 , 所 以 當 神 的 公 義 要 殺 死 罪 人 之 時 , 祂 的 慈 愛 卻 叫 耶 穌 基 督 來 代 替 罪 人 死 。 因 此 、 我 們 雖 然 犯 了 罪 , 仍 然 可 以 靠 著 耶 穌 基 督 來 到 神 面 前 親 近 祂 。

大 衛 就 是 存 著 這 樣 的 心 來 到 「 隱 密 處 」 向 神 認 罪 , 說 :

「 神 阿 、 求 你 按 你 的 慈 愛 憐 恤 我 , 按 你 豐 盛 的 慈 悲 塗 抹 我 的 過 犯 , 求 你 將 我 的 罪 孽 洗 除 淨 盡 , 並 潔 除 我 的 罪 。 我 知 道 我 的 過 犯 ( 簡 言 之 、 這 是 說 「 我 知 錯 了 ! 」 ) . 我 的 罪 常 在 我 面 前 ( 控 告 我 ) 。 我 向 你 犯 罪 、 惟 獨 得 罪 了 你 、 在 你 眼 前 行 了 這 惡 ( 意 思 是 、 我 犯 罪 之 時 , 以 為 沒 有 任 何 人 會 知 道 , 唯 獨 你 知 道 , 但 我 還 是 當 著 你 面 前 , 叫 你 眼 巴 巴 看 著 我 犯 罪 , 我 真 是 罪 大 惡 極 , 我 極 利 害 地 得 罪 你 ) 、 以 致 你 責 備 我 的 時 候 、 顯 為 公 義 , 判 斷 我 的 時 候 、 顯 為 清 正 ( 意 思 是 , 你 吩 咐 拿 單 先 知 前 來 責 備 我 , 顯 出 你 的 公 義 ; 拿 單 先 知 問 我 、 應 該 怎 樣 判 斷 那 個 惡 人 , 他 將 鄰 居 貧 窮 人 唯 一 的 羊 羔 奪 過 來 , 款 待 自 己 客 人 , 我 就 判 斷 他 是 該 死 的 , 想 不 到 、 原 來 你 用 這 個 方 法 來 使 我 判 斷 自 己 , 神 啊 , 你 的 判 斷 實 在 是 清 正 的 ) 。 我 是 在 罪 孽 生 的 , 在 我 母 親 懷 胎 的 時 候 、 就 有 了 罪 ( 意 思 是 說 、 我 未 出 娘 胎 就 遺 傳 了 祖 先 的 罪 性 , 所 以 我 生 在 罪 孽 裡 , 從 一 出 生 至 如 今 , 一 直 未 停 止 過 犯 罪 , 我 骨 子 裡 就 是 一 個 罪 人 ?^」 。

然 而 、 這 樣 徹 底 認 罪 並 沒 有 叫 大 衛 因 羞 恥 而 不 敢 見 神 , 因 為 神 使 他 有 「 智 慧 」 , 使 他 能 了 解 神 的 性 情 , 知 道 怎 樣 認 罪 才 摸 著 神 的 心 。 我 們 分 析 大 衛 「 認 罪 的 智 慧 」 , 發 現 有 許 多 點 真 理 , 今 期 先 與 讀 者 分 享 如 下 六 點 , 其 他 的 下 期 再 談 。 1 . 按 神 的 性 情 認 罪 : 按 神 的 性 情 來 認 罪 就 是 最 智 慧 的 認 罪 , 因 為 知 道 神 最 喜 歡 甚 麼 , 最 不 喜 歡 甚 麼 。 大 衛 能 這 樣 深 入 認 識 神 的 性 情 , 因 為 他 在 隱 密 處 與 神 有 很 深 入 的 相 交 . 為 此 、 筆 者 十 幾 年 來 一 直 朝 這 個 方 向 追 求 , 想 要 深 入 了 解 神 的 性 情 、 做 神 的 「 知 己 朋 友 」 。

這 篇 詩 最 低 限 度 有 兩 處 經 文 顯 明 大 衛 深 知 神 的 性 情 。 第 一 處 是 第 六 節 : 「 你 所 喜 愛 的 , 是 內 裡 誠 實 。 」 第 二 處 是 第 十 六 節 : 「 你 本 不 喜 愛 祭 物 , 若 喜 愛 , 我 就 獻 上 , 燔 祭 你 也 不 喜 悅 , 神 所 要 的 祭 , 就 是 憂 傷 痛 悔 的 靈 , 神 阿 , 憂 傷 痛 悔 的 心 , 你 必 不 輕 看 。 」 因 為 大 衛 知 道 神 最 喜 愛 「 內 裡 誠 實 」 , 所 以 他 勇 於 公 開 認 罪 。 雖 然 他 的 罪 實 在 卑 鄙 可 恥 , 神 卻 沒 有 丟 棄 他 , 反 而 稱 他 為 「 合 神 心 意 的 僕 人 」 , 就 是 因 為 他 肯 「 誠 實 」 認 罪 , 在 拿 單 先 知 面 前 痛 哭 悔 改 , 又 寫 這 篇 認 罪 詩 公 開 認 罪 , 沒 有 半 點 隱 瞞 。 他 還 將 這 篇 詩 交 與 伶 長 ( 詩 班 長 ) , 讓 詩 班 公 開 唱 , 從 古 唱 到 今 。 相 信 世 上 再 沒 有 任 何 一 位 君 王 像 大 衛 這 樣 誠 實 和 勇 敢 認 罪 。

新 約 時 代 、 主 耶 穌 無 法 從 文 士 當 中 找 到 一 個 門 徒 , 也 不 能 從 熱 心 律 法 的 法 利 賽 人 中 找 到 一 個 肯 悔 改 信 主 的 , 即 使 是 聖 殿 裡 的 祭 司 , 也 沒 有 一 個 得 救 的 , 他 們 竟 然 將 聖 殿 變 成 賊 窩 , 這 一 切 都 是 因 為 他 們 「 假 冒 為 善 」 , 即 「 內 裡 不 誠 實 」 所 致 , 可 見 神 最 恨 憎 「 內 裡 不 誠 實 」 。

其 實 在 神 面 前 不 誠 實 最 愚 拙 , 豈 不 知 神 是 無 所 不 知 的 嗎 ? 神 既 然 早 已 知 道 一 切 , 為 甚 麼 還 要 隱 藏 呢 ? 再 者 , 不 誠 實 也 是 對 神 一 種 侮 辱 , 因 為 這 等 於 以 神 為 瞎 眼 的 , 無 知 的 … … 。 主 耶 穌 向 那 個 撒 瑪 利 亞 婦 人 宣 告 說 : 「 時 候 將 到 , 如 今 就 是 了 , 那 真 正 拜 父 的 , 要 用 心 靈 和 誠 實 拜 祂 , 因 為 父 要 這 樣 的 人 拜 祂 。 」 ( 約 4 : 2 3 ) 請 注 意 「 真 正 拜 父 」 和 「 父 要 這 樣 的 人 拜 」 這 兩 句 話 , 表 示 聖 殿 裡 整 套 祭 禮 儀 式 都 要 全 部 取 消 , 從 今 以 後 , 父 只 喜 歡 那 些 「 內 裡 ( 即 心 靈 ) 誠 實 」 的 人 前 來 拜 祂 , 因 為 父 看 這 樣 的 敬 拜 才 是 真 正 的 敬 拜 。 父 不 再 喜 歡 人 用 舊 約 的 祭 禮 來 拜 祂 , 因 為 人 們 的 存 心 不 誠 實 , 敗 壞 了 舊 約 整 套 祭 禮 。 以 色 列 人 不 認 識 父 神 的 性 情 本 是 「 誠 信 真 實 」 , 所 以 不 知 道 「 內 裡 誠 實 」 的 重 要 , 也 不 知 道 父 要 這 樣 的 人 拜 祂 。

或 問 、 聖 殿 的 祭 禮 豈 不 是 神 自 己 設 立 的 嗎 , 為 甚 麼 要 廢 棄 呢 ? 讓 我 們 分 開 兩 方 面 來 回 答 :

第 一 、 在 神 學 方 面 , 主 耶 穌 說 : 「 莫 想 我 來 要 廢 掉 律 法 和 先 知 , 我 來 不 是 要 廢 掉 , 乃 是 要 成 全 。 」 ( 太 5 : 1 7 ) 原 來 新 約 代 替 了 舊 約 的 意 思 , 並 不 是 廢 掉 了 舊 約 的 祭 禮 , 反 而 因 主 耶 穌 的 來 臨 而 「 成 全 」 了 。 舊 約 的 祭 禮 原 是 預 表 , 耶 穌 在 十 字 架 上 完 成 的 救 恩 才 是 這 些 預 表 的 應 驗 。 正 如 保 羅 形 容 舊 約 是 「 影 兒 」 , 那 「 形 體 」 卻 是 基 督 。

第 二 、 在 實 際 方 面 , 舊 約 祭 禮 之 所 以 被 取 消 , 全 因 為 以 色 列 人 存 心 虛 偽 , 以 為 只 要 有 錢 買 一 隻 牛 獻 為 贖 罪 祭 , 就 可 以 放 心 犯 罪 , 沒 有 想 到 神 設 立 祭 物 的 原 意 是 為 叫 人 知 罪 悔 改 。

當 大 部 份 的 以 色 列 人 都 不 明 白 這 真 理 之 時 , 大 衛 竟 然 能 明 白 「 神 本 不 喜 愛 祭 物 … … 神 所 要 的 祭 就 是 憂 傷 痛 悔 的 靈 」 , 實 在 難 能 可 貴 , 可 以 說 是 劃 時 代 的 。 親 愛 的 讀 者 , 神 不 要 你 的 「 祭 物 」 ( 可 能 代 表 你 的 奉 獻 和 工 作 等 ) , 神 要 的 是 你 這 個 人 , 神 要 你 坦 蕩 蕩 地 將 自 己 擺 在 祂 面 前 , 要 你 誠 實 認 罪 , 憂 傷 自 卑 , 這 就 是 神 所 喜 悅 的 祭 。

2 . 按 本 相 求 潔 淨 : 大 衛 禱 告 說 : 「 求 你 用 牛 膝 草 潔 淨 我 、 我 就 乾 淨 . 求 你 洗 滌 我 、 我 就 比 雪 更 白 。 」 原 來 在 舊 約 時 代 , 「 牛 膝 草 」 是 用 來 蘸 血 , 洒 在 不 潔 淨 的 人 身 上 , 使 他 們 潔 淨 用 的 ( 利 1 4 : 1 - 9 ) 。 例 如 大 痲 瘋 病 人 , 一 旦 得 到 痊 癒 , 就 要 將 身 體 給 祭 司 察 看 , 祭 司 就 要 宰 一 隻 鳥 , 將 它 的 血 流 到 一 個 盛 有 活 水 的 瓦 器 裡 , 然 後 再 用 一 隻 活 鳥 , 連 同 牛 膝 草 , 香 柏 木 , 和 朱 紅 色 線 , 蘸 於 血 中 , 洒 在 他 的 身 上 , 宣 佈 他 痊 癒 了 。 現 在 大 衛 求 神 用 「 牛 膝 草 」 來 潔 淨 他 , 因 為 想 到 自 己 犯 罪 的 本 相 好 像 長 大 痲 瘋 那 樣 難 看 。 至 於 「 洗 滌 我 , 我 就 比 雪 更 白 」 這 句 話 , 他 可 能 想 到 自 己 的 罪 好 像 「 硃 紅 」 那 麼 深 色 , 很 難 再 變 為 白 , 但 神 仍 然 能 使 他 潔 白 如 雪 ( 參 賽 1 : 1 8 )。

換 言 之 、 大 衛 在 神 面 前 看 見 自 己 犯 罪 的 「 本 相 」 非 常 醜 陋 和 不 潔 。 如 果 大 衛 是 一 般 人 , 他 第 一 個 自 然 的 反 應 必 定 是 「 掩 飾 」 自 己 。 這 樣 掩 飾 自 己 的 人 、 只 能 看 見 自 己 的 「 面 具 」 , 看 不 見 自 己 的 「 本 相 」 。 於 是 他 就 極 力 爭 辯 , 表 明 自 己 是 清 白 的 。 以 色 列 人 有 一 個 習 慣 , 就 是 為 了 向 神 表 明 自 己 清 白 , 常 常 「 撕 裂 衣 服 」 , 表 示 向 神 赤 露 敞 開 , 並 不 隱 暪 。 但 日 子 久 了 , 這 種 習 慣 漸 漸 變 成 虛 偽 的 做 作 , 他 們 動 不 動 就 撕 裂 衣 服 , 內 心 卻 仍 然 隱 藏 著 許 多 罪 惡 污 穢 , 因 此 、 神 對 他 們 說 : 「 你 們 要 撕 裂 心 腸 , 不 撕 裂 衣 服 , 歸 向 耶 和 華 你 們 的 神 。 」( 參 珥 )

但 大 衛 看 見 自 己 犯 罪 本 相 , 感 到 羞 愧 得 無 地 自 容 , 不 知 道 將 自 己 的 頭 鑽 進 那 一 個 洞 才 好 。 本 來 人 性 的 反 應 叫 他 掩 飾 自 己 , 但 他 沒 有 這 樣 做 , 他 不 隱 瞞 自 己 的 本 相 , 因 為 他 在 「 隱 密 處 」 得 到 「 智 慧 」 , 知 道 越 徹 底 露 暴 自 己 的 本 相 , 神 就 越 樂 意 徹 底 「 潔 淨 」 他 , 使 他 潔 白 如 雪 。 神 不 像 世 人 , 發 現 別 人 犯 罪 的 本 相 , 就 會 歧 視 他 ; 神 反 而 欣 賞 罪 人 肯 誠 實 認 罪 , 多 過 憎 恨 他 所 犯 的 罪 。 筆 者 也 十 分 欣 賞 大 衛 在 認 罪 時 說 「 … 我 就 乾 淨 … 我 就 比 雪 更 白 」 , 這 表 示 他 對 神 的 性 情 充 滿 了 信 心 , 知 道 神 必 定 肯 潔 淨 他 。

3 . 按 愁 苦 求 重 新 得 力 : 大 衛 又 說 : 「 求 你 使 我 得 聽 歡 喜 快 樂 的 聲 音 、 使 你 所 壓 傷 的 骨 頭 、 可 以 踴 躍 。 」 這 句 話 表 示 大 衛 內 心 很 苦 , 連 聽 到 快 樂 的 聲 音 也 不 覺 得 快 樂 , 靈 裡 面 完 全 失 去 能 力 , 好 像 骨 頭 被 壓 傷 一 樣 。 本 來 , 自 己 因 犯 罪 而 失 去 喜 樂 是 活 該 的 , 因 做 過 極 其 卑 鄙 的 事 而 失 去 能 力 是 必 然 的 , 但 大 衛 很 有 智 慧 地 求 神 恢 復 他 的 喜 樂 和 能 力 。 試 想 世 上 那 裡 有 一 個 罪 犯 敢 這 樣 求 法 官 的 ? 即 使 是 兒 女 也 沒 有 這 樣 求 父 親 的 ! 但 大 衛 認 識 神 的 性 情 , 知 道 這 樣 求 不 會 「 過 份 」 , 且 是 神 所 喜 悅 的 。

再 者 、 「 求 你 使 我 得 聽 歡 喜 快 樂 的 聲 音 」 這 句 話 又 顯 示 出 、 罪 在 大 衛 裡 面 使 他 屬 靈 的 耳 朵 「 聾 」 了 ; 「 使 你 所 壓 傷 的 骨 頭 可 以 踴 躍 」 這 句 話 又 顯 示 罪 在 大 衛 裡 面 使 他 屬 靈 的 腿 「 跛 」 了 。 「 屬 靈 的 殘 廢 」 使 他 不 能 讚 美 , 不 能 事 奉 , 因 此 他 感 到 十 分 痛 苦 。 可 是 他 不 甘 心 這 樣 「 聾 」 , 不 願 意 這 樣 「 跛 」 , 他 求 神 使 他 完 全 恢 復 過 來 , 使 他 重 新 有 喜 樂 和 能 力 , 他 相 信 神 會 喜 悅 這 樣 的 禱 告 , 神 會 同 情 他 的 愁 苦 , 因 為 他 深 深 認 識 神 的 性 情 。

親 愛 的 讀 者 , 當 你 屬 靈 的 耳 朵 聾 了 , 你 行 道 的 腳 跛 了 , 你 會 不 會 像 大 衛 那 樣 來 到 神 面 前 求 ? 許 多 人 卻 認 為 聾 了 , 聽 不 見 聖 靈 責 備 的 聲 音 反 而 樂 得 清 閒 ; 跛 了 , 用 不 著 他 來 事 奉 反 而 覺 得 輕 省 ! 這 種 樂 於 「 屬 靈 殘 廢 」 的 心 態 是 因 為 不 認 識 神 , 也 不 認 識 自 己 。

4 . 按 犯 罪 的 事 實 求 塗 抹 : 大 衛 說 : 「 求 你 掩 面 不 看 我 的 罪 、 塗 抹 我 一 切 的 罪 孽 。 」 意 思 是 說 , 大 衛 感 受 到 自 己 犯 罪 , 已 經 成 了 一 個 「 不 能 挽 回 的 事 實 」 ! 啊 ! 這 「 事 實 」 已 經 記 錄 在 歷 史 上 , 記 在 人 民 的 心 板 上 , 永 遠 不 能 磨 滅 。 啊 ! 怎 樣 才 可 以 將 這 個 事 實 取 消 呢 ? 神 阿 、 怎 樣 才 能 將 這 個 犯 罪 的 記 錄 刪 除 呢 ? 我 知 道 在 人 不 能 , 人 也 不 肯 , 神 阿 , 在 你 仍 然 能 , 因 你 有 豐 盛 的 慈 愛 ! 這 樣 、 你 可 以 不 可 以 「 掩 面 不 看 我 犯 罪 的 事 實 」 呢 ? 如 果 你 不 能 不 看 的 話 , 你 可 以 不 可 以 從 案 卷 上 塗 抹 我 犯 罪 的 記 錄 呢 ?

嘿 ! 這 樣 求 會 不 會 太 過 份 ? ! 試 問 世 上 有 那 一 個 罪 犯 敢 這 樣 求 法 官 的 呢 ? 試 問 世 上 有 那 一 個 心 胸 最 闊 的 大 法 官 肯 答 應 這 樣 的 請 求 呢 ? 大 衛 自 己 犯 罪 , 就 要 神 限 制 自 己 的 自 由 , 求 神 不 看 , 求 神 不 追 究 , 這 是 甚 麼 話 呀 ? ! 但 是 、 奇 怪 極 了 , 神 卻 喜 悅 大 衛 這 樣 的 求 , 因 為 這 樣 的 求 正 表 示 大 衛 還 是 神 的 「 嬌 嬌 兒 」 , 還 是 神 的 心 上 人 。 筆 者 記 得 有 一 次 , 我 那 三 幾 歲 大 的 小 女 兒 做 錯 事 , 被 媽 媽 責 罰 , 她 表 示 知 錯 了 , 但 她 大 哭 , 哭 得 很 利 害 , 於 是 我 上 前 安 慰 她 , 勸 她 不 要 哭 , 她 卻 不 肯 受 安 慰 , 還 是 繼 續 哭 。 我 問 她 為 甚 麼 還 要 哭 ? 她 竟 然 說 : 「 媽 媽 的 樣 子 很 兇 , 你 去 叫 她 不 要 這 樣 望 著 我 , 我 才 不 哭 ! 」 結 果 內 子 不 望 她 了 , 她 還 是 哭 。 我 又 問 她 為 甚 麼 還 要 哭 ? 她 竟 然 得 寸 進 尺 地 要 求 說 : 「 你 去 叫 媽 媽 笑 一 笑 我 才 不 哭 ! 」 結 果 內 子 要 將 忿 怒 的 面 變 為 笑 面 , 她 才 不 哭 !

5 . 按 腐 敗 求 重 造 : 大 衛 又 說 : 「 神 阿 、 求 你 為 我 造 清 潔 的 心 、 使 我 面 重 新 有 正 直 的 靈 。 」 這 句 話 顯 示 大 衛 的 祈 求 越 來 越 得 寸 進 尺 , 本 來 自 己 犯 罪 , 心 靈 污 穢 了 , 求 神 「 潔 淨 」 自 己 的 心 靈 , 這 已 經 是 過 份 的 祈 求 了 , 現 在 大 衛 竟 然 進 一 步 說 : 「 我 的 心 靈 因 犯 罪 而 敗 壞 了 , 不 如 再 為 我 造 一 個 全 新 而 清 潔 的 心 靈 可 以 嗎 ? 神 阿 , 你 知 道 、 我 有 了 這 樣 的 心 靈 , 日 後 說 起 話 來 才 可 以 理 直 氣 壯 ! 」

大 衛 認 為 , 求 神 「 潔 淨 」 他 的 心 靈 , 這 只 是 為 針 對 「 過 去 」 犯 罪 的 記 錄 , 現 在 求 神 為 他 「 重 造 清 潔 而 正 直 的 靈 」 , 是 為 他 「 將 來 」 事 奉 的 需 要 。 神 可 以 潔 淨 , 也 可 以 重 造 , 神 真 的 有 這 樣 大 的 恩 典 和 能 力 , 因 為 神 能 「 重 生 」 人 。 啊 ! 親 愛 的 讀 者 , 你 相 信 嗎 ? 若 有 人 在 基 督 裡 , 他 就 是 新 造 的 人 , 舊 事 已 過 , 一 切 都 變 成 新 的 了 。 大 衛 就 是 因 為 這 樣 相 信 , 他 才 能 再 站 起 來 事 奉 , 才 能 繼 續 被 聖 靈 感 動 寫 成 日 後 的 詩 篇 , 才 能 被 選 為 耶 穌 基 督 永 遠 作 王 的 預 表 , 他 的 國 度 才 能 存 至 永 久 。 日 後 , 雖 然 人 們 還 會 記 得 他 犯 過 可 恥 的 罪 , 但 卻 沒 有 一 個 人 會 認 為 他 所 寫 的 詩 篇 不 能 載 入 聖 經 正 典 , 更 沒 有 人 懷 疑 神 會 收 回 對 他 的 應 許 , 以 致 不 再 「 從 他 的 後 裔 中 興 起 基 督 茙 。

6 . 求 免 除 應 得 的 報 應 : 這 段 經 文 一 直 記 載 大 衛 求 , 求 , 求 , 但 到 了 這 第 六 個 求 , 大 衛 突 然 將 之 轉 變 為 兩 個 「 不 要 」 , 好 像 一 個 犯 了 罪 的 孩 子 , 大 聲 對 媽 媽 說 : 「 媽 媽 呀 , 不 要 打 我 , 不 要 打 我 ! 」 大 衛 就 是 用 這 樣 的 心 境 向 神 喊 著 說 : 「 不 要 丟 棄 我 、 使 我 離 開 你 的 面 , 不 要 從 我 收 回 你 的 聖 靈 。 」 我 們 在 上 一 期 已 經 詳 細 指 出 , 這 就 是 「 大 衛 最 懼 怕 的 刑 罰 」 。 大 衛 這 樣 求 真 是 有 智 慧 , 因 為 他 知 道 、 能 否 「 得 見 神 的 面 」 和 「 得 著 神 的 靈 」 , 就 是 生 與 死 的 關 鍵 , 其 他 任 何 刑 罰 都 顯 得 不 重 要 。 他 怕 神 會 趕 逐 他 離 開 神 的 面 , 像 趕 逐 該 隱 一 樣 ; 又 怕 神 可 能 會 收 回 祂 的 聖 靈 , 像 收 回 洪 水 前 住 在 神 兒 子 們 裡 面 的 聖 靈 , 以 致 他 們 全 部 滅 亡 一 樣 。 筆 者 相 信 , 大 衛 寫 到 這 裡 , 一 定 哭 得 最 利 害 , 像 一 個 做 錯 事 的 孩 子 , 怕 爸 爸 趕 逐 他 , 因 而 向 爸 爸 苦 苦 哀 求 一 樣 。

筆 者 記 得 一 次 在 路 上 看 見 一 個 女 人 , 非 常 忿 怒 地 責 打 她 的 孩 子 , 她 的 孩 子 拼 命 喊 著 說 : 「 媽 媽 呀 , 不 要 打 我 , 不 要 打 我 ! 」 那 女 人 氣 忿 忿 地 對 他 說 : 「 好 , 我 不 打 你 , 你 走 吧 , 從 今 以 後 不 要 做 我 的 兒 子 , 你 去 做 乞 兒 吧 ! 」 她 的 孩 子 立 即 抱 住 她 的 腿 , 大 聲 喊 著 說 : 「 媽 媽 呀 ! 你 打 死 我 , 我 都 不 走 呀 ! 」

在 這 個 兒 子 看 來 , 被 媽 媽 打 並 不 重 要 , 若 被 媽 媽 趕 逐 離 開 媽 媽 的 面 , 那 才 是 最 可 怕 的 刑 罰 。 大 衛 呼 求 神 「 不 要 … 不 要 … 」 , 正 是 這 樣 的 意 思 。 親 愛 的 讀 者 , 人 間 的 父 母 尚 且 不 會 離 棄 肯 認 罪 悔 改 的 孩 子 , 何 況 我 們 在 天 上 的 父 , 祂 豈 不 更 因 為 大 衛 這 種 出 於 「 親 情 」 的 呼 求 而 更 喜 悅 他 嗎 ? ?

——吳主光弟兄?

福音信息

未 識 之 神

保 羅 在 雅 典 等 候 提 摩 太 的 時 候 , 看 見 雅 典 滿 城 偶 像 , 心 裡 就 著 急 起 來 , 在 街 上 和 公 眾 場 所 向 凡 遇 見 的 人 傳 福 音 。 雅 典 人 聽 了 , 就 請 他 到 演 講 場 去 , 讓 他 可 以 向 群 眾 講 道 。 因 為 保 羅 講 的 信 息 實 在 太 精 彩 了 , 所 以 路 加 醫 生 有 感 動 特 別 將 它 記 錄 下 來 ( 參 徒 1 7 :1 6 - 3 4 ) 。

保 羅 一 開 始 就 這 樣 說 ; 「 雅 典 人 哪 , 我 看 你 們 凡 事 很 敬 畏 鬼 神 。 」 原 來 雅 典 城 有 許 多 神 , 據 說 , 神 比 人 還 要 多 : 每 一 個 人 都 有 一 個 屬 於 自 己 的 神 ; 每 一 間 屋 , 每 一 條 街 , 每 一 座 建 築 物 , 都 有 一 個 神 。 其 實 雅 典 人 的 問 題 , 就 是 「 神 鬼 不 分 」 , 所 以 才 弄 出 這 麼 多 神 。

雅 典 人 的 神 太 多 了 , 以 致 保 羅 說 : 「 我 遊 行 的 時 候 , 觀 看 你 們 所 敬 拜 的 神 , 遇 見 一 座 壇 , 上 面 寫 著 『 未 識 之 神 』 。 」 這 是 說 、 雅 典 人 拜 盡 所 有 神 , 還 怕 會 有 遺 漏 , 於 是 就 設 了 一 座 壇 給 一 位 他 們 還 未 找 到 , 還 未 認 識 的 神 。 本 來 這 種 澈 底 尋 找 神 的 決 心 是 十 分 可 嘉 的 , 但 是 因 為 他 們 尋 找 神 的 原 則 錯 了 , 所 以 尋 遍 天 下 仍 然 尋 不 到 真 神 。

讀 者 要 明 白 , 神 不 是 越 多 越 好 的 , 反 之 、 若 能 尋 到 「 天 地 的 主 , 至 高 的 神 」 , 這 樣 一 位 就 夠 了 。 迷 信 的 人 認 為 , 要 發 財 嗎 ? 可 以 尋 找 四 面 佛 ; 要 航 海 安 全 嗎 ? 可 以 拜 天 后 娘 娘 ; 要 生 子 嗎 ? 可 以 拜 觀 音 … … 。 他 們 以 為 神 的 能 力 是 有 限 的 , 每 一 個 神 只 能 專 長 做 某 一 樣 事 , 所 以 就 產 生 許 許 多 多 的 神 。 但 基 督 教 尋 求 神 卻 不 是 為 「 個 人 需 要 」 , 乃 是 為 追 尋 「 宇 宙 萬 有 的 根 源 」 。 物 理 學 家 和 天 文 學 家 不 斷 在 尋 求 「 宇 宙 的 第 一 因 」 , 他 們 認 定 , 最 早 產 生 宇 宙 的 那 個 「 因 」 , 應 該 是 獨 一 的 , 並 且 是 永 恆 的 。 不 可 能 有 多 個 「 因 」 產 生 這 個 宇 宙 , 不 然 、 就 很 難 解 釋 宇 宙 的 根 源 和 它 的 和 諧 設 計 現 象 了 。 基 督 教 循 這 個 方 向 尋 找 神 , 於 是 就 找 到 「 天 地 的 主 , 至 高 的 神 」 。 老 實 說 , 如 果 人 只 一 味 按 自 己 的 需 要 來 尋 求 神 , 人 只 能 尋 到 鬼 。 因 為 人 若 想 要 利 用 神 , 這 種 錯 誤 和 貪 婪 的 心 態 , 是 真 神 最 不 悅 的 。 我 們 可 以 按 常 理 來 想 一 想 , 真 神 怎 可 能 肯 被 人 利 用 ? 若 那 位 神 肯 被 人 利 用 , 不 如 說 、 其 實 他 是 鬼 吧 , 因 為 鬼 也 想 要 利 用 人 呢 ! 但 人 若 尋 求 天 地 的 主 , 至 高 的 神 就 不 同 了 , 人 不 但 不 敢 利 用 神 , 反 之 、 人 知 道 必 定 要 照 神 的 旨 意 棄 惡 從 善 , 神 才 肯 讓 他 們 尋 見 , 不 然 、 神 必 定 會 懲 罰 他 們 , 因 為 神 既 然 有 能 力 創 造 出 整 個 宇 宙 , 也 必 定 有 能 力 懲 罰 所 有 違 反 祂 旨 意 的 人 。 要 知 道 , 自 然 律 是 祂 定 的 , 道 德 善 惡 的 標 準 也 是 祂 定 的 。 人 的 行 為 若 不 能 符 合 神 所 定 的 標 準 , 人 妄 想 可 以 尋 到 真 神 。

因 此 保 羅 對 雅 典 人 介 紹 神 說 、 「 你 們 所 不 認 識 而 敬 拜 的 , 我 現 在 告 訴 你 們 。 創 造 宇 宙 和 其 中 萬 物 的 神 , 既 是 天 地 的 主 , 就 不 住 人 手 所 造 的 殿 , 也 不 用 人 手 服 事 , 好 像 缺 少 甚 麼 。 」 保 羅 在 此 以 邏 輯 論 證 來 指 出 , 造 物 主 怎 可 能 被 所 造 之 物 來 限 制 祂 所 住 的 地 方 ? 怎 可 能 被 受 造 的 人 來 服 事 祂 , 養 活 祂 ? 若 是 這 樣 , 豈 不 表 示 祂 有 所 缺 乏 ? 是 的 、 讀 者 應 該 明 白 , 真 神 既 然 可 以 從 無 創 造 出 萬 有 , 祂 必 定 是 全 豐 盛 的 , 必 定 不 需 要 人 來 供 奉 和 服 侍 。 這 是 一 個 很 重 要 的 原 則 , 如 果 我 們 用 這 一 個 原 則 來 劃 分 世 上 所 有 宗 教 , 我 們 就 會 發 現 , 大 部 份 宗 教 都 犯 了 這 個 毛 病 , 因 為 他 們 的 神 要 求 他 們 燒 各 種 各 樣 的 祭 物 來 供 奉 。 孫 中 山 先 生 小 時 跟 母 親 往 廟 去 拜 神 , 母 親 帶 了 一 隻 煮 好 的 雞 去 拜 祭 , 孫 中 山 先 生 趁 母 親 跪 地 叩 頭 之 時 , 就 拿 雞 塞 到 萻 薩 的 咀 裡 , 請 菩 薩 吃 雞 。 菩 薩 當 然 沒 有 吃 , 反 而 母 親 拿 回 家 吃 了 。 幾 天 後 , 孫 中 山 先 生 又 與 母 親 一 同 到 那 廟 去 拜 祭 , 一 進 廟 、 嚇 然 看 見 萻 薩 的 咀 巴 被 老 鼠 咬 得 破 破 爛 爛 , 因 為 菩 薩 的 咀 染 滿 了 雞 油 。 孫 中 山 先 生 就 對 母 親 說 : 「 你 看 , 我 請 他 吃 雞 他 不 吃 , 現 在 他 反 被 老 鼠 吃 掉 他 的 咀 巴 , 他 怎 可 能 是 神 ? 」

全 豐 盛 的 神 是 不 需 要 人 供 養 的 , 祂 反 而 樂 意 供 養 人 , 因 此 、 保 羅 指 出 , 神 「 自 己 倒 將 生 命 、 氣 息 、 萬 物 、 賜 給 萬 人 。 」 是 的 、 神 供 養 我 們 , 我 們 竟 然 忘 記 祂 , 反 去 拿 神 所 賜 給 我 們 的 來 供 養 一 位 假 神 , 那 是 甚 麼 話 呀 ! 神 有 權 賜 人 生 命 氣 息 , 也 有 權 收 回 。 能 賜 人 生 命 又 能 毀 滅 人 生 命 的 神 才 是 真 神 。 忘 記 「 生 命 源 頭 」 的 人 , 神 收 回 他 們 的 「 生 命 」 實 在 是 應 該 的 。

保 羅 接 著 又 指 出 、 「 神 從 一 本 造 出 萬 族 的 人 , 住 在 全 地 上 , 並 且 預 先 定 準 他 們 的 年 限 , 和 所 住 的 疆 界 , 要 叫 他 們 尋 求 神 , 或 者 可 以 揣 摩 而 得 。 」 意 思 是 說 、 雅 典 人 或 猶 太 人 , 或 地 上 任 何 民 族 的 人 , 都 是 同 源 於 一 位 始 祖 , 都 是 神 所 造 的 。 只 可 惜 始 祖 犯 了 罪 , 神 就 將 他 們 趕 逐 離 開 祂 的 面 。 本 來 , 始 祖 犯 了 罪 , 神 要 他 們 立 即 死 亡 的 , 但 神 開 恩 , 給 人 有 悔 改 的 機 會 , 看 人 肯 不 肯 悔 改 歸 向 祂 。 只 是 、 機 會 本 身 表 明 是 「 有 限 」 的 , 所 以 在 時 間 上 , 神 定 了 人 生 存 的 「 年 限 」 , 在 空 間 上 , 神 定 了 人 住 的 「 疆 界 」 , 人 就 只 能 在 這 有 限 的 時 間 和 空 間 內 認 識 神 , 從 而 向 神 表 示 悔 改 。 人 若 肯 想 , 神 既 然 創 造 和 設 計 這 個 美 麗 的 宇 宙 萬 物 , 神 必 定 是 一 位 全 能 至 大 至 高 的 神 , 人 就 尋 找 到 祂 , 神 也 會 赦 免 人 的 罪 , 叫 人 就 有 機 會 得 救 。 可 惜 人 類 十 分 驕 傲 , 比 古 代 的 雅 典 人 更 愚 拙 , 竟 然 狂 傲 地 說 : 「 宇 宙 是 由 大 爆 炸 爆 出 來 的 , 人 類 是 由 低 等 動 物 進 化 而 成 的 , 在 宇 宙 萬 物 之 中 , 人 類 最 高 , 再 沒 有 比 人 類 更 高 的 神 存 在 ! 」 試 想 這 種 狂 傲 和 愚 拙 的 態 度 怎 能 叫 人 尋 到 真 理 ? 人 怎 能 憑 自 己 有 限 的 智 慧 , 又 從 有 限 的 時 間 和 空 間 內 觀 察 , 就 否 定 神 的 存 在 呢 ?

保 羅 指 出 : 「 其 實 神 離 我 們 各 人 不 遠 , 我 們 生 活 , 動 作 , 存 留 , 都 在 乎 祂 . 」 意 思 是 說 、 我 們 想 要 尋 找 神 , 或 想 要 反 叛 神 , 神 都 清 清 楚 楚 地 知 道 , 因 為 祂 就 在 我 們 旁 邊 觀 察 著 我 們 。 再 者 、 人 若 要 尋 求 神 , 並 不 需 要 到 老 遠 的 廟 宇 去 尋 求 , 因 為 神 是 不 受 空 間 和 時 間 限 制 的 。 以 空 間 來 說 , 神 是 無 所 不 在 的 , 祂 離 我 們 各 人 不 遠 , 世 上 任 何 角 落 的 人 都 可 以 同 樣 與 祂 接 觸 。 以 時 間 來 說 、 神 是 永 活 的 神 , 祂 不 受 時 間 限 制 , 因 此 不 論 古 今 將 來 的 人 , 都 同 樣 可 以 尋 到 祂 。 所 以 人 若 要 尋 求 祂 , 絕 對 不 困 難 , 問 題 只 在 人 尋 求 祂 的 途 徑 和 原 則 對 不 對 , 如 果 不 對 , 就 是 跑 到 天 涯 海 角 也 尋 不 到 ; 如 果 對 , 人 隨 時 隨 地 都 可 以 用 心 靈 和 誠 實 與 神 溝 通 。 人 若 肯 尋 找 神 , 神 固 然 樂 意 讓 這 樣 的 繼 續 「 生 活 存 留 」 , 但 那 些 不 肯 尋 求 神 的 人 , 神 會 在 限 定 的 時 間 屆 滿 之 時 , 定 他 們 的 罪 , 將 他 們 除 滅 , 這 就 是 保 羅 所 說 「 我 們 生 活 , 動 作 , 存 留 , 都 在 乎 祂 」 的 意 思 了 。

為 了 強 化 神 與 人 的 正 常 關 係 , 保 羅 引 據 一 位 雅 典 詩 人 一 句 話 , 說 : 「 就 如 你 們 作 詩 的 , 有 人 說 、 我 們 也 是 祂 所 生 的 。 」 是 的 、 神 創 造 人 與 創 造 其 他 萬 物 不 同 , 因 為 神 在 創 造 人 之 時 , 特 別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男 造 女 。 所 以 人 在 未 犯 罪 之 前 十 分 像 神 , 正 如 兒 子 像 父 親 一 樣 。 即 使 在 人 犯 了 罪 之 後 , 人 類 在 所 有 動 物 之 中 , 還 是 最 像 神 , 這 就 是 人 類 比 其 他 動 物 智 慧 和 能 力 更 高 的 原 因 了 。 人 與 神 之 間 的 父 子 關 係 , 連 雅 典 的 詩 人 也 可 以 揣 摩 得 到 , 可 見 這 是 非 常 明 顯 的 道 理 。 事 實 上 , 聖 經 稱 人 類 的 始 祖 亞 當 為 「 神 的 兒 子 」( 路 3: 3 8 ), 主 耶 穌 又 形 容 一 個 罪 人 悔 改 歸 向 神 , 像 一 個 回 頭 的 浪 子 歸 向 父 親 一 樣 。 人 實 實 在 在 與 神 有 一 個 非 常 寶 貴 的 關 係 , 只 是 、 人 若 不 肯 正 視 這 個 關 係 , 卻 一 味 想 要 尋 找 一 個 可 以 利 用 的 神 來 叫 自 己 發 財 , 人 是 絕 對 不 能 尋 求 到 真 神 的 。 甚 麼 時 候 , 人 肯 悔 改 , 肯 承 認 神 為 父 , 從 新 重 視 這 個 父 子 的 親 情 與 關 係 , 慈 愛 的 父 神 就 必 會 讓 他 們 尋 見 。 這 就 是 基 督 教 與 其 他 宗 教 不 同 的 地 方 了 。

保 羅 進 一 步 以 這 個 關 係 和 邏 輯 來 提 醒 雅 典 人 、 說 : 「 我 們 既 是 神 所 生 的 , 就 不 當 以 為 神 的 神 性 像 人 用 手 藝 、 心 思 、 所 雕 刻 的 金 、 銀 、 石 。 」 這 就 是 關 係 「 神 的 神 性 」 之 邏 輯 , 意 思 是 說 、 創 造 人 的 神 , 祂 的 形 像 是 不 可 能 由 受 造 的 人 想 象 出 來 , 或 雕 刻 出 來 的 。 舉 例 來 說 , 不 久 之 前 , 電 視 台 播 影 幾 十 年 前 一 具 外 星 人 屍 體 被 解 剖 的 記 錄 片 , 當 時 有 不 少 人 相 信 那 是 真 的 , 筆 者 卻 在 報 張 上 著 文 指 出 , 那 具 屍 體 不 可 能 是 外 星 人 的 屍 體 , 因 為 從 生 物 學 的 觀 點 來 說 , 在 不 同 環 境 下 生 存 的 生 物 就 有 不 同 的 形 體 , 好 比 在 空 中 生 存 的 生 物 就 應 該 有 類 似 鳥 的 形 體 , 在 水 中 生 存 的 生 物 就 應 該 有 類 似 魚 的 形 體 , 現 今 這 具 所 謂 外 星 人 的 屍 體 竟 然 百 分 之 九 十 五 與 人 類 的 身 體 相 同 , 這 表 示 這 個 ?謂 外 星 人 必 定 是 來 自 一 個 與 地 球 百 分 之 九 十 以 上 相 同 的 星 球 , 但 據 天 文 學 家 所 探 測 的 資 料 顯 示 , 宇 宙 中 很 難 有 兩 個 星 球 如 此 高 度 相 同 , 就 如 在 顯 微 鏡 下 不 可 能 有 兩 個 雪 花 相 似 一 樣 。 後 來 , 果 然 美 國 和 有 關 方 面 宣 佈 , 那 具 所 謂 外 星 人 的 屍 體 , 只 不 過 是 電 影 的 道 具 而 已 。 現 在 我 們 應 用 這 個 原 則 來 推 想 , 如 果 神 的 神 性 真 的 像 那 些 偶 像 的 話 , 那 些 神 一 定 是 來 自 與 地 球 極 之 相 同 的 星 球 , 而 且 都 是 有 物 質 身 體 的 受 造 之 物 , 絕 對 不 可 能 稱 得 上 是 神 。 我 們 在 上 文 已 經 指 出 、 真 神 是 不 受 時 間 和 空 間 限 制 的 , 因 此 真 神 沒 有 壽 數 , 也 沒 有 佔 空 間 的 身 體 。 如 果 人 們 能 明 白 這 一 點 , 就 必 定 不 致 誤 將 偶 像 當 作 神 了 。

保 羅 警 告 雅 典 人 說 : 「 世 人 蒙 昧 無 知 的 時 候 , 神 並 不 鑑 察 , 如 今 卻 吩 咐 各 處 的 人 都 要 悔 改 。 」 意 思 是 說 、 過 往 世 人 蒙 昧 無 知 才 製 造 神 的 形 像 , 神 也 一 直 未 加 以 「 鑑 察 」 或 「 審 判 」 。 但 是 日 子 快 到 了 , 神 必 要 追 究 , 所 以 神 要 人 趁 「 如 今 」 的 機 會 快 快 悔 改 。 悔 改 機 會 是 不 可 能 無 限 期 的 , 所 以 保 羅 又 指 出 、 「 祂( 神 ) 已 經 定 了 日 子 , 要 藉 著 祂 所 設 立 的 人 ( 耶 穌 基 督 ) , 按 公 義 審 判 天 下 。 」 這 已 經 定 好 的 「 審 判 日 子 」 就 是 世 界 末 日 , 那 時 悔 改 的 機 會 就 結 束 了 , 聖 經 稱 「 那 日 子 」 為 「 神 忿 怒 的 大 日 」 , 因 為 那 時 神 真 的 要 「 鑑 察 」 世 人 , 追 究 他 們 將 真 神 變 為 偶 像 的 罪 。

或 問 、 我 們 怎 麼 知 道 耶 穌 基 督 就 是 神 所 設 立 要 來 按 公 義 審 判 世 界 的 主 ? 保 羅 即 指 出 、 神 「 叫 祂 ( 耶 穌 基 督 ) 從 死 裡 復 活 , ( 這 就 是 ) 給 萬 人 作 可 信 的 憑 據 。 」 因 為 真 神 是 不 受 時 間 限 制 的 , 所 以 耶 穌 也 不 受 死 的 限 制 ; 因 為 真 神 是 不 受 空 間 限 制 的 , 所 以 耶 穌 基 督 復 活 後 升 上 高 天 , 統 管 萬 有 。 試 問 普 天 之 下 , 還 有 那 一 位 神 是 永 遠 不 死 的 ? 有 那 一 位 神 能 復 活 升 上 高 天 , 不 再 受 空 間 所 限 制 的 呢 ? 只 有 耶 穌 基 督 才 是 這 樣 。 因 此 、 只 有 死 而 復 活 的 主 才 有 資 格 救 我 們 脫 離 時 間 的 限 制 , 叫 我 們 得 永 生 和 復 活 升 天 , 除 祂 以 外 , 別 無 拯 救 。

       --吳主光弟兄

肢體心得分享

教 主 日 學 樂 趣 多

耶 穌 喜 愛 小 孩 像 愛 我 、 我 、 我 ; 耶 穌 喜 愛 小 孩 像 愛 我 、 我 、 我 ; 愛 小 孩 像 我 , 在 祂 膝 上 坐 , 耶 穌 喜 愛 小 孩 像 愛 我 、 我 、 我 。 」

這 首 歌 是 我 在 香 港 平 安 福 音 堂 教 主 日 學 時 學 的 , 我 很 喜 歡 這 首 歌 , 尤 其 是 當 我 看 見 一 班 天 真 可 愛 的 小 孩 子 , 一 邊 唱 , 一 邊 做 動 作 , 我 更 是 被 他 們 和 這 首 歌 吸 引 住 !

怪 不 得 主 耶 穌 講 道 時 多 次 提 及 要 我 們 學 像 「 小 孩 子 」 ( 太 18 : 3 - 4 , 19 : 14 ) , 說 : 「 我 實 在 告 訴 你 們 , 你 們 若 不 回 轉 變 成 小 孩 子 的 樣 式 , 斷 不 得 進 天 國 。 」 「 所 以 凡 自 己 謙 卑 像 小 孩 子 的 , 他 在 天 國 裡 就 是 最 大 的 。 」 「 讓 小 孩 子 到 我 這 裡 來 , 不 要 禁 止 他 們 , 因 為 在 天 國 裡 的 , 正 是 這 樣 的 人 。 」 可 見 主 耶 穌 特 別 欣 賞 他 們 那 顆 純 真 的 心 , 所 以 才 要 我 們 效 法 他 們 。

我 多 謝 主 給 我 在 列 治 文 平 安 福 音 堂 教 主 日 學 的 事 奉 機 會 。 還 記 得 初 時 的 感 受 真 是 回 味 無 窮 。 最 初 我 教 三 至 五 歲 最 小 的 一 班 。 上 課 時 , 單 單 是 教 他 們 祈 禱 , 已 經 好 不 容 易 。 有 的 合 上 眼 , 垂 下 頭 ; 有 的 單 眼 望 著 你 , 也 偷 看 其 他 的 小 朋 友 ; 有 的 瞪 著 眼 望 著 你 , 根 本 不 知 道 你 在 說 甚 麼 ; 祈 禱 完 了 , 就 有 小 朋 友 作 弄 旁 邊 的 同 學 , 總 之 日 日 新 款 , 層 出 不 窮 。 不 過 、 有 時 我 也 會 感 到 十 分 艱 巨 , 因 為 既 然 老 師 要 做 學 生 的 榜 樣 , 我 就 不 能 假 裝 敬 虔 , 但 有 時 看 見 他 們 那 些 純 真 可 愛 的 動 作 , 我 就 會 忍 不 住 笑 了 出 來 , 真 「 痛 苦 」 !

上 課 時 、 有 一 些 小 朋 友 會 突 然 舉 手 要 求 出 外 「 方 便 」 , 這 個 要 去 , 那 個 說 也 要 去 , 往 往 帶 動 全 體 也 要 去 , 幸 好 有 其 他 老 師 和 家 長 在 旁 協 助 , 才 不 至 不 能 收 拾 。

教 主 日 學 使 我 學 到 很 多 功 課 , 連 聖 經 知 識 也 增 加 了 。 我 也 學 會 依 靠 神 , 當 我 在 禱 告 中 一 一 記 念 他 們 之 後 , 神 的 靈 就 會 與 我 同 工 , 教 起 書 來 也 特 別 起 勁 , 回 答 小 朋 友 的 問 題 特 別 有 恩 典 , 以 至 我 會 感 到 奇 怪 , 我 怎 麼 會 回 答 得 這 麼 有 條 理 ? 可 見 是 神 親 自 工 作 的 緣 故 。

我 深 深 的 體 會 , 教 主 日 學 好 像 對 著 鏡 子 看 到 自 己 的 本 相 。 我 教 他 們 這 樣 做 , 我 也 會 問 自 己 是 否 也 有 這 樣 做 。 聖 靈 就 是 這 樣 使 我 常 常 檢 討 自 己 。 總 而 言 之 、 我 不 單 教 , 也 有 學 , 其 樂 無 窮 , 要 親 歷 其 境 才 能 體 會 箇 中 的 滋 味 。

---周葉鳳儀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根 據 最 近 出 版 的 屬 靈 書 籍 “ The Chilling Significance of Pope John Paul ’s Recent Address ” 的 作 者 指 出 、 1 9 9 6 年 十 月 二 十 四 日 教 皇 公 開 表 示 天 主 正 式 接 納 達 爾 文 的 進 化 論 , 認 為 人 類 是 可 能 從 猴 子 進 化 而 成 , 並 稱 頌 進 化 論 為 「 新 知 識 」 。 教 皇 的 表 現 使 世 上 極 多 保 守 的 天 主 教 徒 反 感 , 其 中 以 美 國 名 尼 蘇 達 州 天 主 教 全 國 性 雜 誌 「 餘 民 」 ( The Remnant ) 的 編 輯 馬 太 米 迦 勒 , 在 去 年 十 月 卅 一 日 所 發 表 的 為 最 具 代 表 性 , 馬 太 指 出 : 「 教 皇 向 達 爾 文 低 頭 , 還 說 『 進 化 論 』 是 新 知 識 , 其 實 上 一 任 教 皇 比 烏 十 二 世 已 經 多 次強 烈 譴 責 進 化 論 的 錯 謬 , 這 怎 算 為 新 知 識 ? 我 們 認 為 教 皇 所 說 的 ,是 極 危 險 的 誤 解 和 幻 想 , 是 無 神 主 義 的 反 創 造 論 」 。 編 者 卻 認 為 , 教 皇 宣 佈 相 信 進 化 論 , 並 非 為 了 新 知 識 , 乃 是 為 了 將 「 新 紀 元 運 動 」 吸 收 過 來 , 幫 助 他 推 動 「 宗 教 大 合 一 運 動 」 。 因 為 來 自 印 度 教 的 新 紀 元 運 動 相 信 「 輪 迴 投 胎 」 觀 念 , 他 們 滲 透 進 入 西 方 社 會 之 後 , 就 借 用 「 進 化 論 」 來 強 化 「 輪 迴 」 的 信 念 , 說 : 「 低 等 動 物 死 後 『 輪 迴 』 和 『 進 化 』 成 為 高 等 動 物 和 人 類 , 等 到 人 類 學 會 瑜 伽 術 , 積 極 思 想 術 , 多 吃 素 , 人 類 就 會 輪 迴 和 進 化 成 為 神 類 , 那 時 就 是 『 新 紀 元 』 的 開 始 了 。 」 我 們 知 道 , 「 新 紀 元 運 動 」 贊 成 世 界 和 平 和 宗 教 大 合 一 的 , 當 今 推 動 新 紀 元 運 動 最 得 力 者 也 是 天 主 教 教 皇 , 相 信 教 皇 想 要 借 助 新 紀 元 運 動 的 勢 力 來 使 他 成 為 全 世 界 所 有 宗 教 的 頭 頭 , 才 宣 佈 相 信 進 化 論 的 。
  兩 年 來 , 美 國 科 羅 拉 多 洲 市 的 BROWNSVILLE 神 召 會 宣 稱 有 舉 世 觸 目 的 「 大 復 興 」 臨 到 他 們 。 不 少 教 會 及 福 音 機 構 也 派 人 前 去 觀 察 。 該 神 召 會 的 主 任 牧 師 JOHN KILPATRICK ( 以 下 簡 稱 JK ) 謂 , 已 有 超 過 一 百 六 十 萬 人 參 加 過 他 們 的 聚 會 。 韓 國 的 趙 鏞 基 牧 師 也 見 證 他 早 在 一 九 九 一 年 得 到 神 的 啟 示 , 知 道 這 裡 將 會 出 現 「 大 復 興 」 。 他 指 出 、 當 神 的 啟 示 來 到 , 他 偶 然 打 開 美 國 地 圖 , 發 現 自 己 的 手 指 正 指 著 PENSACOLAW " 這 個 城 市 , 他 就 知 道 「 大 復 興 」 將 會 在 這 裡 發 生 。 「 今 日 基 督 教 」 雜 誌 亦 指 出 、 這 裡 的 「 大 復 興 」 與 多 倫 多 葡 萄 園 的 復 興 不 同 , 因 為 這 裡 的 「 大 復 興 」 比 較 注 重 叫 人 悔 改 ( 初 時 他 們 宣 稱 約 有 三 十 萬 人 悔 改 得 救 , 後 來 神 召 會 公 佈 真 正 的 數 字 是 十 萬 零 三 千 人 而 已 ) 。 JK 牧 師 解 釋 這 次 「 大 復 興 」 有 幾 個 特 點 : 1 . 大 量 未 信 者 ( 包 括 許 多 吸 毒 人 士 ) 也 在 聚 會 中 被 聖 靈 擊 倒 , 因 此 JK 牧 師 認 為 聖 靈 不 一 定 顯 在 信 徒 身 上 , 也 可 以 顯 在 非 信 徒 身 上 。 但 華 盛 頓 郵 報 記 者 PETER CERLSON 實 地 採 訪 這 「 大 復 興 」 時 指 出 、 若 不 是 聚 會 地 方 擺 設 了 十 字 架 的 飾 物 , 他 還 以 為 自 己 來 到 一 個 搖 擺 樂 的 音 樂 會 ! 可 嘆 今 天 不 少 人 誤 將 瘋 狂 音 樂 會 當 作 大 復 興 。 同 時 這 也 使 我 們 進 一 步 相 信 , 靈 恩 派 教 會 將 會 在 下 一 兩 代 全 部 變 成 不 信 主 的 假 基 督 徒 ; 2 . 這 次 「 大 復 興 」 不 是 藉 著 神 的 話 語 , 也 不 是 藉 著 講 道 , 而 是 藉 著 神 蹟 奇 事 。 編 者 認 為 這 正 應 驗 了 保 羅 的 預 言 , 說 : 「 這 不 法 的 人 來 , 是 照 撒 但 的 運 動 , 行 各 樣 的 異 能 神 蹟 , 和 一 切 虛 假 的 奇 事 … 因 他 們 不 領 受 愛 真 理 的 心 , 使 他 們 得 救 , 所 以 神 就 給 他 們 一 個 生 發 錯 誤 的 心 , 叫 他 們 信 從 虛 謊 。 」 ( 帖 後 2 :9 - 1 2 )。 「 一 九 九 七 偽 復 興 」 ( COUNTERFEIT REVIVAL , 1 9 9 7 ) 這 本 書 的 作 者 也 指 出 、 這 次 神 召 會 的 「 大 復 興 不 是 出 於 神 」 , J K 牧 師 聽 了 , 卻 恐 嚇 他 說 : 「 你 要 小 心 你 所 講 的 話 、 神 會 報 應 你 。 我 現 在 預 言 , 你 若 不 立 即 停 止 你 的 攻 擊 , 你 將 會 在 九 十 日 內 被 聖 靈 擊 斃 。 」 這 預 言 是 在 九 七 年 四 月 六 日 發 出 的 , 現 今 普 世 的 人 都 在 注 意,到 七 月 六 日 這 預 言 會 不 會 應 驗 。 但 該 書 的 作 者 已 經 表 示 堅 決 不 收 回 他 的 警 告 , 並 促 請 全 世 界 注 意 , 七 月 六 日 的 來 臨 將 會 證 實 JK 牧 師 是 個 假 先 知 。
FOCUS ON THE FAMILIES 雜 誌 之 美 國 總 裁 陶 伯 森 博 士 呼 籲 全 世 界 教 會 關 心 目 前 世 界 各 地 正 在 受 到 逼 害 的 基 督 徒 。 他 指 出 、 單 是 一 九 九 六 年 一 年 內 , 為 主 殉 道 的 基 督 徒 超 過 十 六 萬 之 眾 , 目 前 仍 有 無 數 基 督 徒 受 到 無 法 想 像 的 殘 酷 迫 害 , 可 惜 這 一 類 的 消 息 加 拿 大 方 面 甚 少 報 導 。 陶 博 士 與 他 的 猶 太 籍 老 朋 友 何 路 威 斯 正 為 此 到 處 奔 波 , 在 美 國 展 開 大 規 模 宣 傳 運 動 , 向 國 會 議 員 遊 說 , 在 報 章 上 發 表 多 篇 文 章 , 不 斷 在 電 視 及 電 台 發 表 演 說 。 何 氏 描 述 基 督 徒 在 回 教 國 家 和 共 產 主 義 國 家 均 成 為 暴 虐 政 權 的 逼 害 目 標 。 逼 害 的 手 段 包 括 奴 役 , 挨 餓 , 謀 殺 , 搶 掠 , 強 姦 , 酷 刑 等 。 何 氏 認 識 一 位 埃 塞 俄 比 亞 福 音 堂 的 傳 道 人 , 他 被 囚 禁 二 十 五 次 , 受 到 各 種 酷 刑 折 磨 , 其 中 一 次 被 倒 吊 , 然 後 將 滾 油 從 他 的 腳 澆 下 來 , 雖 然 如 此 、 他 仍 然 不 肯 放 棄 信 仰 , 何 氏 因 這 位 傳 道 人 而 大 受 感 動 , 願 意 竭 力 為 全 世 界 各 地 遭 到 逼 害 的 基 督 徒 伸 張 正 義 。 現 在 那 位 傳 道 人 正 向 美 國 政 府 尋 求 政 治 庇 護 , 卻 遭 到 國 會 無 法 想 象 的 阻 礙 。 雖 然 有 許 多 數 據 證 實 許 多 基 督 徒 受 到 殘 酷 的 折 磨 , 美 國 國 務 院 竟 然 通 知 移 民 局 , 認 為 埃 塞 俄 比 亞 根 本 沒 有 逼 害 基 督 徒 。 如 果 這 位 傳 道 人 被 美 國 政 府 遣 返 埃 塞 俄 比 亞 , 他 必 定 會 遭 到 殺 害 。 不 過 、 由 於 何 氏 的 努 力 , 現 在 美 國 國 會 被 逼 開 始 密 切 注 意 事 態 的 發 展 , 眾 議 院 去 年 六 月 底 通 過 一 個 法 案 , 認 為 二 十 世 紀 內 殉 道 的 基 督 徒 人 數 、 比 以 往 十 九 個 世 紀 加 起 來 的 殉 道 人 數 還 ?n多 。 陶 博 士 與 華 盛 頓 國 會 議 員 商 討 有 關 東 歐 及 前 蘇 聯 成 員 國 的 人 權 狀 況 , 發 現 世 上 有 幾 十 個 國 家 對 基 督 徒 特 別 殘 酷 對 待 。 包 括 中 國 , 摩 洛 哥 , 沙 地 阿 拉 伯 , 伊 朗 , 巴 基 斯 坦 , 北 韓 , 寮 國 , 越 南 , 埃 塞 俄 比 亞 , 古 巴 , 蘇 丹 及 前 蘇 聯 的 一 些 成 員 國 等 。 據 調 查 顯 示 , 蘇 丹 的 回 教 原 教 旨 主 義 政 府 在 過 去 十 年 內 曾 經 綁 架 及 殺 害 一 百 萬 蘇 丹 人 民 , 其 中 大 部 份 是 基 督 徒 和 非 回 教 徒 。 陶 博 士 指 出 、 美 國 總 統 未 對 逼 害 基 督 徒 的 國 家 採 取 行 動 , 因 為 恐 怕 開 罪 他 們 , 引 致 他 們 限 制 美 國 貨 品 入 口 , 影 響 美 國 的 經 濟 。 陶 博 士 呼 籲 以 本 年 十 一 月 十 六 日 為 「 關 注 受 逼 害 教 會 國 際 祈 禱 主 日 」 , 祈 望 北 美 洲 有 五 萬 個 教 會 參 加 , 相 信 天 父 會 垂 聽 我 們 疑 咩 ,早 日 為 這 些 受 逼 迫 的 「 弟 兄 」 伸 冤 。 筆 者 想 起 啟 示 錄 揭 開 第 五 印 之 時 , 祭 壇 下 的 冤 魂 喊 叫 說 : 「 聖 潔 真 實 的 主 阿 , 你 不 審 判 住 在 地 上 的 人 , 給 我 們 伸 流 血 的 冤 要 等 到 幾 時 呢 ? 」 但 神 回 答 他 們 說 : 「 還 要 安 息 片 時 , 等 著 一 同 作 僕 人 的 , 和 他 們 的 弟 兄 , 也 像 他 們 被 殺 , 滿 足 了 數 目 。 」 這「 片 時 」 使 我 們 想 到 主 來 的 日 子 近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