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頌 讚 榮 耀 的 父 神 ( 上 )
[ 得 救 的 人 減 少 了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中 篇 )
[ 充 電 ? 換 電 !

培 靈 信 息 --

頌 讚 榮 耀 的 父 神 (上)

「 願 頌 讚 歸 與 我 們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父 神 , 祂 在 基 督 裡 曾 賜 給 我 們 天 上 各 樣 屬 靈 的 福 氣 。 就 如 神 從 創 立 世 界 以 前 在 基 督 裡 揀 選 了 我 們 , 使 我 們 在 祂 面 前 成 為 聖 潔 , 無 有 瑕 疵 。 又 因 愛 我 們 、 就 按 著 自 己 意 旨 所 喜 悅 的 , 預 定 我 們 藉 著 耶 穌 基 督 得 兒 子 的 名 分 , 使 祂 榮 耀 的 恩 典 得 著 稱 讚 。 這 恩 典 是 祂 在 愛 子 裡 所 賜 給 我 們 的 。 我 們 藉 這 愛 子 的 血 , 得 蒙 救 贖 , 過 犯 得 以 赦 免 , 乃 是 照 祂 豐 富 的 恩 典 . 這 恩 典 是 神 用 諸 般 的 智 慧 聰 明 , 充 充 足 足 賞 給 我 們 的 , 都 是 照 祂 自 己 所 預 定 的 美 意 , 叫 我 們 知 道 祂 旨 意 的 奧 秘 , 要 照 所 安 排 的 , 在 日 期 滿 足 的 時 候 , 使 天 上 地 上 一 切 所 有 的 , 都 在 基 督 裡 面 同 歸 於 一 。 我 們 也 在 祂 裡 面 得 了 基 業 , 這 原 是 那 位 隨 己 意 行 作 萬 事 的 , 照 著 祂 旨 意 所 預 定 的 , 叫 祂 的 榮 耀 從 我 們 這 首 先 在 基 督 裡 有 盼 望 的 人 , 可 以 得 著 稱 讚 。 你 們 既 聽 見 真 理 的 道 , 就 是 叫 你 們 得 救 的 福 音 , 也 信 了 基 督 , 既 然 信 祂 , 就 受 了 所 應 許 的 聖 靈 為 印 記 。 這 聖 靈 是 我 們 得 基 業 的 憑 據 , 直 等 到 神 之 民 被 贖 , 使 祂 的 榮 耀 得 著 稱 讚 。 」 ( 弗 1 : 3 - 1 4 ) 這 段 頌 讚 語 筆 者 讀 了 幾 十 年 , 一 直 不 太 明 白 , 感 謝 神 開 恩 、 最 近 使 筆 者 稍 為 明 白 , 特 在 此 與 讀 者 分 享 。 要 明 白 這 段 頌 讚 語 、 首 先 要 瞭 解 它 的 結 構 。 我 們 發 現 第 一 句 ( 加 上 底 線 部 份 ) 是 「 主 題 」 ; 以 後 的 內 容 就 分 為 三 段 , 每 段 都 以 「 榮 耀 得 著 稱 讚 」 ( 加 上 底 線 部 份 ) 為 結 尾 ; 而 這 三 分 段 的 內 容 十 分 繁 複 , 主 要 原 因 是 作 者 用 的 「 助 語 詞 」 特 別 多 , 只 要 我 們 將 全 部 「 助 語 詞 」 暫 時 挪 開 , 找 出 其 中 的 「 主 句 」 , 正 如 筆 者 在 上 述 經 文 中 , 用 斜 體 字 所 表 達 出 來 的 , 我 們 就 容 易 明 白 得 多 了 。 現 在 請 讀 者 先 花 點 時 間 重 新 細 讀 上 述 的 經 文 , 看 看 你 能 否 找 出 其 中 的 結 構 來 ! 我 想 、 你 應 該 找 到 像 下 文 差 不 多 的 大 綱 吧 : 主 題 : 頌 讚 歸 與 父 神 一 、 神 榮 耀 的 恩 典 得 著 稱 讚 ( 這 恩 典 是 在 父 神 心 中 預 定 的 計 劃 ) 1.神 計 劃 揀 選 我 們 ; 2.神 計 劃 使 我 們 成 聖 ; 3.神 預 定 我 們 得 兒 子 的 名 分 ; 二 、 神 榮 耀 得 著 稱 讚 ( 神 的 預 定 計 劃 在 愛 子 裡 得 到 實 現 ) 1.我 們 在 愛 子 裡 得 救 贖 ; 2.我 們 在 愛 子 裡 同 歸 於 一 ; 3.我 們 在 愛 子 裡 成 為 神 的 基 業 ; 三 、 神 榮 耀 得 著 稱 讚 ( 神 的 預 定 計 劃 在 聖 靈 裡 得 到 保 證 ) 1.神 的 基 業 受 了 聖 靈 為 印 記 ; 2.神 的 基 業 有 聖 靈 為 質 ; 3.神 的 基 業 等 候 主 再 來 贖 取 ; 請 讀 者 對 照 一 下 經 文 , 看 看 其 主 旨 是 不 是 這 樣 。 有 了 這 個 結 構 大 綱 , 我 們 就 可 以 逐 點 來 討 論 分 享 了 。 首 先 筆 者 要 指 出 、 這 個 頌 讚 詞 顯 示 出 , 神 極 之 歡 喜 我 們 「 稱 讚 」 祂 。 原 來 神 創 造 萬 物 , 為 的 是 要 彰 顯 神 自 己 的 神 性 和 榮 耀 。 正 如 詩 人 說 : 「 諸 天 述 說 神 的 榮 耀 , 穹 蒼 傳 揚 祂 的 手 段 。 」 ( 詩 19:1 ) 再 者 、 我 們 可 以 由 此 推 想 , 神 之 所 以 賜 人 類 有 靈 , 又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人 , 其 目 的 也 必 定 是 為 要 使 我 們 能 更 深 入 地 瞭 解 神 的 榮 耀 , 從 而 對 神 發 出 更 能 滿 足 神 的 頌 讚 。 倘 若 我 們 看 見 美 艷 奪 目 的 晚 霞 , 數 不 盡 的 繁 星 , 壯 麗 的 大 自 然 美 景 , 我 們 尚 且 禁 不 住 的 說 : 「 噢 ! 真 美 麗 , 造 物 主 真 偉 大 ! 」 如 今 保 羅 在 這 頌 讚 詞 中 , 將 神 的 救 贖 大 恩 典 表 露 無 遺 , 而 我 們 又 真 能 領 會 的 話 , 我 們 豈 不 更 將 極 大 的 頌 讚 歸 與 父 神 ? 筆 者 認 為 , 能 進 深 領 會 神 的 榮 耀 , 從 而 將 頌 讚 歸 給 神 的 人 , 必 定 是 名 副 其 實 的 屬 靈 人 , 因 為 他 能 進 入 屬 靈 的 境 界 , 看 見 神 的 榮 耀 , 又 被 神 的 榮 耀 激 勵 他 發 出 讚 美 。 大 衛 就 是 這 樣 的 屬 靈 人 , 因 為 他 的 詩 篇 經 常 出 現 這 一 類 能 彰 顯 神 榮 耀 的 讚 美 。 然 而 、 我 們 可 以 常 常 唱 讚 美 詩 , 我 們 未 必 是 在 頌 讚 神 , 因 為 我 們 人 性 的 敗 壞 , 會 叫 我 們 利 用 唱 讚 美 詩 來 彰 顯 自 己 的 歌 聲 , 來 彰 顯 自 己 的 榮 耀 , 多 過 彰 顯 神 的 榮 耀 ; 我 們 事 奉 會 如 此 、 筆 者 在 這 這 篇 文 章 之 時 , 也 儆 覺 到 自 己 的 內 心 也 會 如 此 。 據 說 、 韓 德 爾 在 寫 作 世 界 著 名 的 「 彌 賽 亞 神 曲 」 , 寫 到 「 哈 利 路 亞 頌 」 稱 頌 主 耶 穌 為 萬 王 之 王 , 萬 主 之 主 之 時 , 已 到 了 晨 更 時 分 , 他 俯 伏 在 桌 子 上 哭 , 他 的 僕 人 進 來 看 見 他 哭 , 就 問 他 有 甚 麼 傷 心 事 , 他 回 答 說 、 不 是 為 傷 心 事 哭 , 是 因 為 剛 才 看 見 神 的 榮 耀 ! 是 的 、 「 頌 讚 神 」 真 的 能 叫 我 們 進 入 屬 靈 的 境 界 ; 「 頌 讚 神 」 真 的 能 叫 我 們 的 靈 長 上 翅 膀 , 飛 到 天 上 神 的 寶 座 前 ; u 頌 讚 神 」 真 的 能 叫 我 們 得 勝 魔 鬼 仇 敵 , 在 地 上 過 在 地 若 天 的 生 活 ; 「 頌 讚 神 」 真 的 能 叫 我 們 內 心 充 滿 天 上 的 榮 耀 , 喜 樂 平 安 流 露 於 言 行 之 間 ; 「 頌 讚 神 」 真 的 能 叫 我 們 成 為 神 的 心 上 人 , 瞭 解 神 心 中 最 喜 愛 的 , 最 榮 耀 的 … … 。 現 在 讓 我 們 來 看 這 頌 讚 語 裡 面 的 第 一 個 榮 耀 恩 典 , 就 是 「 神 從 創 世 以 前 揀 選 了 我 們 」 。 說 到 這 「 揀 選 」 , 經 文 認 為 這 就 是 「 神 按 著 自 己 意 旨 所 喜 悅 的 預 定 」 , 又 是 「 神 用 諸 般 智 慧 聰 明 」 達 成 的 , 神 這 樣 u 揀 選 」 我 們 , 為 的 是 叫 祂 榮 耀 的 恩 典 得 著 稱 讚 。 可 惜 、 不 少 人 讀 到 這 段 經 文 的 時 候 , 不 但 看 不 見 神 的 榮 耀 , 反 而 憑 著 自 己 見 解 , 隨 意 批 判 神 的 「 揀 選 」 和 「 預 定 」 為 不 合 理 , 實 在 膽 大 妄 為 ! 不 錯 、 「 預 定 論 」 在 神 學 界 向 來 是 具 爭 辯 的 課 題 , 是 極 之 不 容 易 明 白 的 真 理 , 但 是 、 我 們 能 否 因 為 自 己 不 明 白 , 就 批 判 神 在 聖 經 中 說 得 清 清 楚 楚 的 作 為 不 合 理 ? 為 甚 麼 不 說 , 我 們 人 的 智 慧 有 限 ? 正 如 保 羅 在 羅 馬 書 九 至 十 一 章 講 論 神 的 「 預 定 」 之 後 , 他 指 出 : 「 深 哉 ! 神 豐 富 的 智 慧 和 知 識 , 祂 的 判 斷 何 其 難 測 , 祂 的 蹤 跡 何 其 難 尋 ; 誰 曾 知 道 主 的 心 , 誰 作 過 祂 的 謀 士 呢 ? 誰 先 給 了 祂 , 使 祂 後 來 償 還 呢 ? … … 」 ( 羅 11:33-35 ) 其 實 、 我 們 人 之 所 以 認 為 「 預 定 論 」 難 以 明 白 , 乃 因 為 我 們 人 人 受 到 「 時 間 」 和 「 空 間 」 的 限 制 , 以 至 我 們 思 想 事 物 必 須 隨 著 「 時 間 」 的 程 序 , 我 們 想 、 創 世 之 前 , 我 在 「 空 間 」 上 還 未 存 在 , 神 怎 能 預 定 我 的 一 切 而 不 會 左 右 我 的 自 由 意 志 呢 ? 但 神 卻 不 是 這 樣 , 祂 是 「 自 有 永 有 」 的 , 「 自 有 永 有 」 這 句 話 在 英 文 是 I am that I AM , 意 思 是 「 我 永 遠 都 是 現 在 式 的 我 , 在 我 來 說 , 我 不 會 有 過 去 , 也 不 會 有 將 來 , 以 至 我 的 能 力 和 知 識 達 不 到 時 間 距 離 領 域 」 。 試 想 一 想 , 在 神 面 前 , 創 世 之 前 、 現 今 、 和 將 來 末 世 之 後 每 一 樣 事 物 , 都 像 放 在 「 運 輸 帶 」 ( 時 間 ) 上 流 動 的 物 件 , 神 可 以 隨 意 「 走 前 」 或 「 退 後 」 全 然 控 制 每 一 件 物 件 , 將 之 調 動 , 將 之 重 新 擺 設 , 這 有 何 不 可 呢 ? 如 果 神 預 知 我 們 肯 悔 改 歸 向 祂 , 神 就 用 祂 的 大 能 安 排 我 們 生 存 在 可 以 聽 到 福 音 的 年 代 和 地 區 , 使 我 們 得 救 ; 如 果 神 預 知 那 些 不 肯 悔 改 的 人 , 就 用 祂 的 大 能 , 安 排 他 們 生 存 在 聽 不 到 福 音 的 時 代 和 地 區 裡 , 這 有 何 不 可 呢 ? 但 我 們 既 然 蒙 恩 , 在 神 預 定 的 救 恩 上 有 分 , 就 應 當 稱 頌 神 才 對 。 因 為 我 們 想 一 想 , 神 既 然 在 我 們 還 未 存 在 之 前 , 就 按 自 己 意 旨 所 喜 悅 的 「 揀 選 」 了 我 們 , 這 豈 不 是 說 , 我 們 得 救 純 是 「 恩 典 」 ? 神 「 預 定 」 我 們 , 這 豈 不 是 說 、 我 們 得 救 是 有 了 「 保 證 」 , 是 一 次 得 救 , 永 遠 得 救 的 嗎 ? 這 恩 典 不 管 你 和 我 能 否 想 得 通 , 這 一 點 與 神 應 該 得 到 「 稱 讚 」 是 沒 有 關 係 的 , 你 和 我 想 不 通 , 只 能 俯 首 稱 「 愚 」 , 但 神 樂 意 叫 愚 拙 的 蒙 恩 得 救 , 為 叫 有 智 慧 的 羞 愧 , 顯 出 神 的 智 慧 來 , 我 們 就 應 該 讚 嘆 神 的 智 慧 , 稱 頌 神 的 榮 耀 , 試 問 、 普 天 之 下 有 那 一 個 稱 為 神 的 , 有 這 種 能 力 , 有 這 種 恩 典 為 我 們 這 些 罪 人 存 留 呢 ? 第 二 個 值 得 我 們 稱 讚 的 恩 典 , 就 是 神 「 使 我 們 在 祂 面 前 成 為 聖 潔 , 無 有 瑕 疵 。 」 按 事 實 來 說 , 我 們 這 些 蒙 神 揀 選 的 人 , 正 正 是 一 些 肯 承 認 自 己 滿 身 都 是 「 污 穢 」 和 「 瑕 疵 」 的 人 , 神 怎 麼 會 「 揀 選 」 我 們 呢 ? 原 來 在 神 看 來 , 世 上 人 人 都 或 多 或 少 有 瑕 疵 ; 因 為 連 生 我 們 的 父 母 都 有 瑕 疵 , 我 們 也 生 活 在 充 滿 污 穢 的 世 界 裡 , 我 們 怎 可 能 長 起 來 沒 有 瑕 疵 呢 ? 因 此 、 神 「 揀 選 」 的 標 準 不 是 看 誰 沒 有 污 穢 瑕 疵 , 乃 是 看 誰 肯 承 認 自 己 有 污 穢 瑕 疵 , 這 樣 、 祂 就 可 以 加 以 潔 淨 和 重 造 , 使 之 變 成 完 全 。 原 來 神 第 一 次 創 造 這 個 世 界 和 人 類 之 時 , 因 著 人 犯 罪 的 緣 故 , 不 能 算 是 完 全 的 , 因 為 全 世 界 都 服 在 敗 壞 的 轄 制 之 下 ( 請 參 閱 「 平 安 報 」 第 四 期 「 屬 靈 的 歷 史 觀 」 一 文 ) ; 但 是 、 神 所 看 重 的 是 值 著 耶 穌 基 督 救 贖 的 「 重 造 」 , 神 看 這 個 「 重 造 」 為 完 全 , 為 美 滿 , 為 祂 創 造 萬 有 的 最 終 目 的 。 然 而 、 誰 肯 被 神 「 重 造 」 呢 ? 就 是 那 些 看 見 自 己 的 敗 壞 , 污 穢 , 瑕 疵 , 承 認 自 己 是 「 要 不 得 」 的 人 , 這 樣 的 人 才 會 來 到 神 面 前 要 求 神 將 他 們 「 重 造 」 , 這 就 是 聖 經 所 說 「 重 生 」 , 「 稱 義 」 , 「 成 聖 」 , 「 得 救 」 的 道 理 了 。 神 「 創 造 」 這 個 世 界 , 顯 出 神 的 榮 耀 來 ; 神 「 重 造 」 我 們 這 些 肯 悔 改 的 人 , 顯 出 神 更 大 的 榮 耀 , 因 為 神 第 一 次 創 造 我 們 「 會 犯 罪 的 自 然 人 」 ( Natural man ) , 第 二 次 「 重 造 」 我 們 成 為 「 聖 潔 , 無 有 瑕 疵 的 屬 靈 人 」 。 我 們 要 讚 美 奇 妙 的 神 , 稱 頌 祂 的 大 作 為 , 因 祂 使 我 們 完 完 全 全 的 來 到 祂 的 面 前 。 第 三 個 值 得 我 們 稱 頌 神 的 恩 典 , 就 是 「 預 定 我 們 藉 著 耶 穌 基 督 得 兒 子 的 名 分 」 。 我 們 明 明 是 人 , 本 質 是 塵 土 , 行 為 是 罪 人 的 行 為 , 怎 麼 會 蒙 恩 做 起 神 的 「 兒 子 」 來 呢 ? 真 奇 妙 , 實 在 奇 妙 ! 我 們 試 試 從 魔 鬼 的 角 度 來 想 , 魔 鬼 撒 但 本 來 是 天 使 長 , 聖 經 指 出 他 被 造 之 時 , 「 無 所 不 備 , 智 慧 充 足 , 全 然 美 麗 」 , 神 又 在 伊 甸 園 中 給 他 「 佩 戴 各 樣 寶 石 」 , 賜 他 極 其 尊 貴 的 身 分 , 可 以 說 , 除 了 神 自 己 之 外 , 在 所 有 受 造 之 物 之 中 , 他 是 最 尊 貴 的 。 但 他 因 美 麗 而 心 中 高 傲 , 想 要 升 上 去 與 至 上 者 同 等 ( 參 結 28:13-17; 賽 14:14 ) , 就 被 神 打 了 下 來 , 永 遠 不 得 赦 免 , 不 得 憐 憫 , 不 得 悔 改 的 機 會 , 永 遠 沉 淪 。 不 但 如 此 、 神 為 了 顯 明 給 撒 但 看 見 , 神 有 絕 對 的 主 權 , 要 憐 憫 誰 , 就 憐 憫 誰 , 要 賜 恩 給 誰 , 就 賜 恩 給 誰 , 神 是 獨 一 的 , 是 至 高 的 , 是 萬 有 之 主 , 祂 行 事 不 受 任 何 因 素 所 左 右 , 全 憑 祂 自 己 意 旨 所 喜 悅 的 , 就 故 意 用 塵 土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人 , 賜 給 人 寶 貴 的 靈 , 雖 然 人 被 魔 鬼 引 誘 犯 罪 , 神 又 千 方 百 計 , 多 方 的 忍 耐 寬 容 , 最 後 竟 差 派 祂 的 兒 子 耶 穌 基 督 降 世 , 為 罪 人 死 , 好 救 肯 悔 改 的 罪 人 成 為 自 己 的 「 兒 子 」 , 又 賜 給 他 們 在 整 個 宇 宙 萬 有 之 中 , 除 了 自 己 之 外 , 最 尊 貴 的 身 份 地 位 , 叫 魔 鬼 撒 但 「 希 奇 」 神 的 作 為 和 智 慧 。 讀 者 可 以 領 會 魔 鬼 撒 但 有 何 等 的 感 受 嗎 ? 讀 者 可 以 領 會 自 己 竟 然 也 蒙 恩 成 為 神 的 兒 子 應 該 有 何 等 的 感 受 嗎 ? 啊 ! 我 們 竟 然 蒙 恩 成 為 神 的 兒 子 , 我 們 可 以 承 受 神 的 萬 有 , 我 們 可 以 稱 至 高 的 神 為 阿 爸 父 , 我 們 可 以 坦 然 無 懼 的 來 到 父 面 前 , 投 入 祂 的 懷 抱 , 父 又 為 基 督 的 緣 故 將 萬 有 放 在 我 們 的 腳 下 , 這 極 其 尊 貴 的 名 份 原 來 是 神 早 早 就 「 預 定 」 要 賜 給 我 們 的 , 誰 能 述 說 這 恩 典 的 偉 大 呢 ? 蒙 恩 的 兒 女 們 怎 可 以 不 「 稱 讚 」 神 榮 耀 的 恩 典 ? 第 四 個 值 得 我 們 「 稱 讚 」 的 恩 典 , 就 是 「 我 們 藉 愛 子 的 血 得 蒙 救 贖 , 過 犯 得 以 赦 免 。 」 又 說 : 「 乃 是 照 祂 豐 富 的 恩 典 , 這 恩 典 是 神 用 諸 般 的 智 慧 聰 明 , 充 充 足 足 賞 給 我 們 的 , 都 是 照 祂 預 定 的 美 意 … 。 」 以 上 這 段 話 , 我 們 可 以 將 之 演 譯 成 為 : 「 我 們 『 藉 愛 子 的 血 得 蒙 救 贖 』 , 是 照 神 心 中 早 就 預 定 的 計 劃 , 神 用 了 諸 般 的 智 慧 聰 明 , 安 排 到 日 期 滿 足 的 時 候 , 使 這 計 劃 藉 著 祂 愛 子 耶 穌 基 督 在 十 字 架 上 所 流 的 血 , 全 面 實 現 了 , 以 至 我 們 今 天 能 夠 充 充 足 足 的 得 到 這 豐 富 的 恩 典 。 」 為 此 、 我 們 讚 嘆 愛 子 耶 穌 基 督 就 是 神 奇 妙 的 智 慧 , 就 是 神 預 定 計 劃 的 現 實 , 就 是 神 極 大 的 恩 典 。 因 為 儘 管 魔 鬼 撒 但 如 何 「 智 慧 充 足 」 , 牠 永 遠 都 想 不 到 , 神 竟 然 會 如 此 愛 罪 人 , 甚 至 賜 下 自 己 所 愛 的 獨 生 子 , 為 罪 人 死 , 用 這 樣 的 方 法 來 拯 救 人 ! ! 所 以 魔 鬼 用 盡 千 方 百 計 , 叫 猶 大 出 賣 主 , 叫 祭 司 長 和 眾 長 老 陰 謀 殺 死 主 , 叫 彼 拉 多 埋 沒 自 己 的 良 心 , 將 證 實 是 無 罪 的 主 交 給 他 們 , 用 最 殘 忍 的 手 段 來 釘 死 主 … … 誰 知 , 牠 完 全 想 不 到 , 這 一 切 陰 謀 手 段 , 全 部 都 變 成 敗 壞 自 己 死 權 的 行 動 , 反 而 將 神 的 慈 愛 和 公 義 表 露 無 遺 ; 牠 也 完 全 想 不 到 , 神 並 沒 有 立 即 將 牠 消 滅 , 丟 進 硫 磺 火 湖 裡 , 為 的 是 叫 牠 中 了 自 己 的 詭 計 , 反 而 成 就 神 「 揀 選 」 我 們 的 旨 意 。 當 我 們 看 見 一 個 世 界 棋 王 以 絕 頂 高 明 的 一 步 取 勝 之 時 , 我 們 會 讚 嘆 他 的 聰 明 ; 當 我 們 看 見 電 腦 竟 然 能 在 幾 秒 鐘 之 內 , 計 算 出 過 往 人 類 用 一 百 年 時 間 還 未 能 計 算 出 來 的 答 案 之 時 , 我 們 會 讚 嘆 人 類 所 積 存 的 智 慧 真 是 無 以 倫 比 ; 然 而 、 當 我 們 看 見 神 用 諸 般 的 智 慧 聰 明 來 實 現 祂 心 中 預 定 的 救 贖 大 計 之 時 , 我 們 曾 否 為 此 而 大 大 讚 美 神 的 智 慧 , 將 極 大 的 榮 耀 歸 給 祂 呢 ? 感 謝 讚 美 我 們 的 主 , 我 們 的 神 , 因 為 祂 不 是 用 牛 羊 的 血 , 或 別 樣 最 寶 貴 的 受 造 之 物 的 血 來 救 贖 我 們 , 祂 乃 是 用 祂 「 愛 子 的 血 」 來 救 贖 我 們 ! 我 們 人 人 都 愛 自 己 的 兒 子 , 就 是 大 賊 也 不 能 例 外 , 我 們 可 以 想 象 , 至 完 美 的 神 應 該 極 愛 祂 的 愛 子 才 對 , 祂 怎 麼 捨 得 叫 祂 的 愛 子 到 世 上 來 , 受 盡 人 間 最 卑 污 的 凌 辱 和 痛 苦 , 在 十 字 架 上 流 盡 祂 的 血 來 代 替 我 們 受 刑 罰 ? 這 樣 的 大 愛 , 這 樣 的 大 恩 , 怪 不 得 保 羅 似 乎 十 分 衝 動 地 說 : 「 若 有 人 不 愛 主 , 這 人 可 詛 可 咒 ! 」 ( 林 前 16:22 ) ( 未 完 , 下 期 待 續 )     — — 吳 主 光 弟 兄

福 音 信 息

得 救 的 人 減 少 了

約 翰 福 音 第 六 章 記 載 了 一 件 「 奇 事 」 , 那 些 吃 了 「 五 餅 二 魚 」 的 群 眾 , 花 了 整 天 的 工 夫 追 蹤 主 , 結 果 追 到 了 , 主 卻 講 一 堂 他 們 聽 不 明 白 的 道 , 說 祂 的 肉 是 可 吃 的 , 祂 的 血 是 可 喝 的 , 結 果 將 他 們 全 部 嚇 跑 了 , 退 去 不 再 跟 隨 耶 穌 ; 主 耶 穌 好 像 完 全 不 打 緊 似 的 , 還 對 十 二 個 門 徒 說 : 「 你 們 也 要 去 麼 ? 」 因 為 主 很 想 猶 大 也 退 去 就 好 了 , 結 果 彼 得 起 來 對 主 說 : 「 主 阿 , 你 有 永 生 之 道 , 我 們 還 跟 隨 誰 呢 ? 」 言 下 間 、 表 示 十 二 個 門 徒 也 不 明 白 主 的 肉 為 甚 麼 可 吃 , 主 的 血 為 甚 麼 可 喝 , 但 他 們 認 為 有 一 點 他 們 明 白 的 , 就 是 跟 隨 主 可 得 永 生 之 道 , 離 開 主 就 是 死 路 一 條 , 所 以 他 們 決 定 、 雖 然 眾 人 都 退 去 , 他 們 仍 然 跟 隨 祂 。 這 件 事 明 顯 指 出 、 主 知 道 那 些 吃 了 五 餅 二 魚 , 還 要 追 蹤 祂 的 人 , 並 不 是 真 心 相 信 祂 , 他 們 只 不 過 是 為 餅 而 來 , 並 不 是 為 永 生 之 道 而 來 , 主 耶 穌 故 意 講 祂 的 肉 可 吃 , 祂 的 血 可 喝 , 為 的 是 要 將 他 們 的 「 假 信 心 」 顯 露 出 來 , 使 他 們 退 去 。 人 少 得 救 的 時 代 或 問 、 像 這 一 類 假 信 主 , 未 真 正 重 生 得 救 的 人 在 教 會 裡 多 不 多 ? 筆 者 認 為 「 多 得 很 ! 」 按 筆 者 的 經 驗 、 今 天 在 一 般 正 常 的 教 會 裡 , 未 重 生 的 假 基 督 徒 約 佔 三 分 之 一 , 信 仰 不 純 正 的 教 會 更 不 在 話 下 了 。 根 據 聖 經 , 尤 其 是 越 靠 近 末 世 , 假 基 督 徒 會 更 多 , 甚 至 可 能 佔 百 分 之 九 十 幾 都 是 假 基 督 徒 。 主 耶 穌 指 出 : 「 挪 亞 的 日 子 怎 樣 , 人 子 降 臨 的 日 子 也 怎 樣 。 」 ( 太 24:37 ) 早 在 亞 當 的 孫 子 以 挪 士 的 時 代 , 人 就 開 始 求 告 耶 和 華 的 名 了 ; 到 了 以 諾 時 代 , 以 諾 與 神 同 行 三 百 年 , 應 該 影 響 不 少 人 信 主 才 對 ; 到 了 挪 亞 時 代 , 挪 亞 更 是 以 傳 義 道 見 著 的 , 但 是 、 等 到 挪 亞 進 方 舟 之 時 , 得 救 的 只 有 八 個 人 , 其 他 全 部 都 滅 亡 了 , 因 為 在 洪 水 快 要 來 臨 之 前 , 大 量 「 神 的 兒 子 們 」 失 落 , 隨 著 自 己 的 私 慾 與 「 人 的 女 子 」 ( 不 信 的 ) 通 婚 , 結 果 神 的 靈 離 開 他 們 , 他 們 就 都 變 成 不 信 的 「 假 聖 徒 」 了 。 倘 若 挪 亞 時 代 有 這 麼 多 神 的 兒 子 們 失 落 , 主 所 預 言 祂 將 要 降 臨 的 日 子 會 不 會 也 有 類 似 大 量 基 督 徒 失 落 的 現 象 ? 答 案 是 肯 定 的 , 因 為 啟 示 錄 給 我 們 看 見 , 越 靠 近 末 世 , 敵 基 督 迷 惑 人 的 工 作 就 越 大 , 甚 至 普 天 下 所 有 人 都 被 他 迷 惑 , 都 拜 牠 的 像 , 受 牠 的 印 記 ; 那 時 、 凡 不 肯 拜 牠 的 , 都 要 被 殺 , 單 單 在 以 色 列 , 被 殺 的 就 有 十 四 萬 四 千 人 之 眾 。 經 文 似 乎 特 別 要 我 們 注 意 , 到 那 時 、 那 兩 個 見 證 人 被 殺 , 普 天 下 的 人 都 互 相 餽 送 禮 物 , 慶 祝 他 們 被 殺 , 由 此 可 見 、 那 時 真 基 督 徒 何 等 稀 少 。 事 實 上 、 即 使 在 主 耶 穌 在 世 的 時 代 , 得 救 的 人 還 是 不 多 , 我 們 從 整 個 聖 殿 都 變 成 賊 窩 這 一 點 就 看 到 了 , 那 時 、 在 熱 心 宗 教 信 仰 的 人 士 中 , 竟 然 沒 有 一 個 撒 都 該 人 , 法 利 賽 人 , 文 士 , 祭 司 , 律 法 師 , 長 老 願 意 悔 改 信 主 得 救 的 , 讀 者 要 明 白 , 這 實 在 是 非 常 恐 怖 的 事 實 。 設 若 今 天 所 有 教 會 的 長 老 , 傳 道 人 , 神 學 院 裡 的 博 士 , 教 授 , 福 音 機 構 裡 的 領 導 人 , 全 部 沒 有 一 個 得 救 的 , 你 想 你 能 接 受 這 樣 的 事 實 嗎 ? 然 而 、 這 個 事 實 真 的 就 在 主 耶 穌 的 時 代 出 現 了 。 因 此 、 我 們 的 主 清 楚 地 說 : 「 你 們 要 進 窄 門 , 因 為 引 到 滅 亡 , 那 門 是 寬 的 , 路 是 大 的 , 進 去 的 人 也 多 。 引 到 永 生 的 門 是 窄 的 , 路 是 小 的 , 找 著 的 人 也 少 。 」 從 教 會 歷 史 看 或 問 、 怎 見 得 少 ? 彼 得 一 出 來 傳 道 , 就 領 三 千 人 信 主 , 再 傳 道 , 又 有 五 千 人 信 主 ; 以 後 , 雖 然 門 徒 受 到 逼 迫 而 四 散 , 他 們 卻 以 「 爆 炸 式 」 的 速 度 , 到 各 處 去 傳 福 音 , 使 整 個 歐 洲 不 少 教 會 一 下 子 就 建 立 起 來 , 怎 可 以 說 是 少 ? 對 ! 但 我 們 也 立 即 看 見 , 在 保 羅 的 書 信 裡 , 差 不 多 每 一 卷 都 充 塞 著 勸 勉 教 會 要 小 心 假 弟 兄 和 異 端 思 想 , 加 拉 太 教 會 險 些 全 部 變 了 質 , 被 「 別 的 福 音 」 迷 惑 了 , 保 羅 急 得 反 覆 地 對 那 些 傳 異 端 分 子 加 以 「 咒 詛 」 。 如 果 我 們 循 歷 史 看 下 去 , 雖 然 二 百 年 的 逼 迫 未 能 消 滅 基 督 教 , 羅 馬 帝 國 反 而 被 基 督 教 征 服 , 但 到 了 公 元 三 二 五 年 之 後 , 基 督 教 變 成 羅 馬 帝 國 國 教 , 教 會 就 全 面 變 質 , 到 公 元 五 九 零 年 就 變 成 天 主 教 , 於 是 教 會 落 在 一 千 年 黑 暗 時 代 裡 , 信 仰 純 正 的 分 子 都 被 天 主 教 屠 殺 , 那 時 、 屬 神 的 人 實 在 稀 少 。 後 來 宗 教 改 革 使 歐 洲 出 現 曙 光 , 及 至 十 八 至 十 九 世 紀 時 代 , 普 世 佈 道 運 動 使 世 界 各 地 得 聽 福 音 的 人 大 大 增 多 , 各 地 也 出 現 規 模 宏 大 的 教 會 復 興 運 動 ; 可 是 到 了 近 代 、 除 了 極 少 數 地 區 之 外 , 復 興 的 現 象 已 經 很 難 見 到 了 , 取 而 代 之 、 我 們 看 見 「 教 會 大 合 一 運 動 」 、 「 靈 恩 運 動 」 之 類 的 假 復 興 , 我 們 看 見 今 天 大 量 福 音 派 教 會 與 天 主 教 聯 合 , 我 們 又 看 見 教 會 不 斷 強 調 「 社 會 福 音 」 、 「 發 財 , 成 功 , 置 富 的 福 音 」 、 「 以 功 德 補 贖 的 福 音 」 、 甚 至 不 少 人 開 始 傳 說 「 信 仰 任 何 宗 教 都 可 以 得 救 」 的 福 音 。 筆 者 不 是 說 , 今 天 我 們 已 經 來 到 最 後 末 期 , 普 世 教 會 百 分 之 九 十 的 人 都 不 能 得 救 , 筆 者 要 指 出 的 、 是 教 會 裡 確 實 存 在 著 大 量 假 基 督 徒 , 而 且 看 情 況 , 假 基 督 徒 增 加 的 速 度 實 在 非 常 迅 速 。 親 愛 的 讀 者 , 筆 者 知 道 , 這 樣 的 論 調 是 極 之 不 受 歡 迎 的 , 已 經 有 不 少 人 說 筆 者 是 「 偏 激 分 子 」 , 但 筆 者 自 問 、 因 何 自 討 沒 趣 , 講 一 些 別 人 不 喜 歡 聽 的 道 ? 全 因 為 「 忠 於 神 的 話 」 之 故 而 已 , 作 為 一 個 時 代 的 「 守 望 者 」 , 明 明 看 見 「 不 平 安 」 , 怎 可 能 虛 報 「 平 安 」 ? 從 「 撒 種 的 比 喻 」 看 請 看 撒 種 的 比 喻 , 我 們 就 會 多 了 解 假 基 督 徒 實 在 不 少 了 。 1 . 那 些 「 撒 在 路 旁 的 」 , 當 然 不 能 得 救 , 因 為 他 「 不 明 白 」 所 聽 的 道 , 那 惡 者 來 把 他 心 裡 所 聽 的 都 奪 走 了 。 但 這 樣 的 人 不 會 叫 人 混 淆 , 因 為 他 們 不 會 留 在 教 會 裡 造 成 混 亂 。 2 . 但 那 些 「 撒 在 淺 土 石 頭 地 上 」 的 , 主 指 出 、 「 土 既 不 深 , 發 苗 最 快 , 日 頭 出 來 一 曬 , 因 為 沒 有 根 , 就 枯 乾 了 。 」 這 是 代 表 「 人 聽 了 道 , 當 下 歡 喜 接 受 , 只 因 心 裡 沒 有 根 , 不 過 是 暫 時 的 , 及 至 為 道 受 了 患 難 , 或 是 受 了 逼 迫 , 立 刻 就 跌 倒 了 。 」 讀 者 要 留 意 , 主 的 意 思 是 、 這 些 假 基 督 徒 是 仍 然 留 在 教 會 裡 , 表 示 歡 喜 接 受 真 道 的 , 非 等 到 「 患 難 」 或 u 逼 迫 」 來 到 , 看 不 出 他 們 「 沒 有 根 」 ; 「 患 難 」 和 「 逼 迫 」 來 了 , 他 們 就 死 了 ! 我 們 若 問 , 這 一 類 人 在 教 會 裡 多 不 多 ? 我 們 雖 然 不 能 提 供 準 確 的 答 案 , 但 任 何 在 教 會 裡 有 經 驗 的 人 都 會 指 出 , 這 樣 的 人 實 在 多 得 很 。 許 多 時 候 , 不 必 等 到 逼 迫 來 臨 , 只 要 教 會 裡 發 生 一 點 點 不 愉 快 事 件 , 與 別 人 產 生 一 點 點 磨 擦 , 或 他 發 表 的 意 見 不 被 接 納 , 他 們 就 立 即 離 開 主 了 。 中 國 文 化 大 革 命 來 臨 之 時 , 各 教 會 極 多 人 都 表 示 放 棄 信 仰 , 更 有 不 少 稱 為 基 督 徒 的 起 來 告 發 其 他 弟 兄 。 不 過 、 說 來 奇 怪 , 那 些 真 基 督 徒 不 但 不 會 因 為 日 頭 出 來 一 曬 就 枯 乾 了 , 反 而 越 曬 越 強 壯 , 因 為 種 子 的 本 質 是 需 要 日 頭 來 曬 它 才 能 長 大 的 , 所 以 文 化 大 革 命 也 帶 來 另 一 批 真 心 信 主 的 人 , 真 基 督 徒 與 假 基 督 徒 就 從 逼 迫 中 分 別 出 來 了 。 「 患 難 」 能 分 別 真 假 基 督 徒 , 這 一 個 道 理 在 聖 經 中 是 非 常 普 遍 , 就 如 主 耶 穌 對 門 徒 說 : 「 你 們 不 要 想 我 來 是 叫 地 上 太 平 , 我 來 並 不 是 叫 地 上 太 平 , 乃 是 叫 地 上 動 刀 兵 。 因 為 我 來 , 是 叫 人 與 父 親 生 疏 , 女 兒 與 母 親 生 疏 , 媳 婦 與 婆 婆 生 疏 。 人 的 仇 敵 就 是 自 己 家 裡 的 人 。 愛 父 母 過 於 愛 我 的 , 不 配 作 我 的 門 徒 , 愛 兒 女 過 於 愛 我 的 , 不 配 作 我 的 門 徒 ; 不 背 著 他 的 十 字 架 跟 隨 我 的 , 不 配 作 我 的 門 徒 。 得 著 生 命 的 , 將 要 失 喪 生 命 ; 為 我 失 喪 生 命 的 , 將 要 得 著 生 命 。 」 ( 太 10:34-39 ) 當 然 主 耶 穌 的 意 思 不 是 說 , 凡 信 祂 的 人 都 要 恨 自 己 的 父 母 ; 主 乃 是 「 預 言 」 真 基 督 徒 因 為 明 白 了 福 音 的 寶 貴 , 甚 至 不 怕 自 己 親 生 父 母 對 他 們 逼 害 , 反 之 、 凡 因 為 怕 父 母 逼 害 而 放 棄 信 仰 的 , 都 是 假 基 督 徒 , 都 不 能 得 救 。 可 是 、 今 天 到 底 有 多 少 基 督 徒 曾 經 這 樣 考 慮 過 , 就 是 死 也 不 會 放 棄 信 仰 呢 ? 其 實 、 他 們 在 受 浸 成 為 基 督 徒 之 時 , 已 經 鄭 重 地 向 神 , 向 人 , 向 天 使 , 向 魔 鬼 , 作 了 一 個 這 樣 的 見 證 , 表 示 「 藉 著 浸 禮 與 基 督 同 死 、 同 埋 葬 、 同 復 活 」 , 意 思 是 說 : 我 這 個 人 、 現 今 接 受 浸 禮 , 願 意 藉 此 公 開 見 證 , 今 後 就 是 死 , 也 不 會 放 棄 信 仰 , 因 為 我 願 意 藉 著 這 個 浸 禮 與 基 督 的 死 和 復 活 聯 合 起 來 , 永 遠 不 分 開 。 但 是 、 說 句 老 實 話 , 真 心 作 這 樣 見 證 的 基 督 徒 , 到 底 有 多 少 ? 如 果 真 是 很 多 的 話 , 為 甚 麼 我 們 看 不 見 這 樣 的 基 督 徒 熱 心 起 來 , 到 處 傳 福 音 , 甘 心 奉 獻 , 為 主 活 為 主 死 ? 為 甚 麼 今 天 大 部 份 教 會 仍 然 是 那 麼 不 冷 不 熱 ? 憑 這 一 點 、 我 們 就 可 以 推 測 教 會 裡 未 真 正 重 生 得 救 的 基 督 徒 所 佔 的 比 率 不 少 了 。 3 . 那 些 「 落 在 荊 棘 叢 中 」 的 , 主 指 出 、 是 因 為 他 們 「 聽 了 道 , 後 來 有 世 上 的 思 慮 , 錢 財 的 迷 惑 , 把 道 擠 住 了 , 不 能 結 實 。 」 筆 者 從 前 誤 會 了 這 些 不 能 結 實 的 基 督 徒 、 只 屬 一 些 軟 弱 但 仍 然 可 以 得 救 的 基 督 徒 , 後 來 想 清 楚 一 點 , 主 人 撒 種 的 目 的 原 是 為 要 收 成 , 種 子 若 沒 有 結 實 , 對 主 人 來 說 、 與 那 些 被 飛 鳥 啄 了 去 的 種 子 有 何 分 別 ? 我 們 可 以 想 象 , 到 世 界 末 日 燒 荊 棘 的 時 候 , 必 然 將 這 樣 的 人 一 併 燒 掉 , 結 局 是 永 遠 滅 亡 。 然 而 、 我 們 要 注 意 , 主 的 意 思 是 要 指 出 、 這 些 落 在 荊 棘 叢 中 的 人 是 一 直 存 留 在 教 會 裡 , 好 像 不 斷 生 長 , 有 外 表 多 少 生 命 表 現 的 , 只 是 他 們 連 一 粒 悔 改 的 果 子 也 不 能 結 出 來 , 因 此 不 能 得 救 。 在 聖 經 裡 , 「 結 果 子 」 的 意 思 代 表 「 生 命 本 質 自 然 流 露 出 來 的 行 為 表 現 」 , 就 如 主 說 「 好 樹 結 好 果 子 , 壞 樹 結 壞 果 子 」 , 都 是 自 然 的 表 現 。 如 今 這 些 撒 在 荊 棘 叢 中 的 麥 子 未 能 結 果 子 , 就 是 未 能 流 露 出 「 麥 子 」 的 生 命 本 質 來 , 其 外 表 的 葉 子 是 不 能 滿 足 撒 種 主 人 所 祈 望 的 , 因 此 、 保 留 在 教 會 裡 參 加 各 類 活 動 而 未 得 救 的 人 實 在 很 多 , 因 為 他 們 將 結 果 子 的 精 力 和 時 間 全 部 消 耗 在 世 上 的 思 慮 , 錢 財 的 迷 惑 上 , 活 不 出 真 基 督 徒 的 見 證 來 。 這 不 是 說 、 我 們 要 靠 好 行 為 才 能 得 救 , 我 們 乃 是 說 、 要 靠 好 行 為 來 活 出 得 救 的 新 生 命 , 這 就 是 結 果 子 的 意 思 了 。 雅 各 一 針 見 血 地 指 出 這 一 點 說 : 「 我 的 弟 兄 們 , 若 有 人 說 , 自 己 有 信 心 , 卻 沒 有 行 為 , 有 甚 麼 益 處 呢 ? 這 信 心 能 救 他 麼 ? … … 這 樣 、 信 心 若 沒 有 行 為 是 死 , 必 有 人 說 , 你 有 信 心 , 我 有 行 為 , 你 將 你 沒 有 行 為 的 信 心 指 給 我 看 , 我 便 藉 著 我 的 行 為 將 我 的 信 心 指 給 你 看 。 」 ( 雅 2:14,17-18 ) , 雅 各 要 求 的 信 心 , 就 是 能 證 明 給 別 人 「 看 」 的 信 心 , 其 意 義 與 「 結 果 子 」 是 一 樣 的 。 從 這 一 個 角 度 來 看 , 讀 者 認 為 今 天 在 教 會 裡 , 真 能 用 行 為 活 出 信 心 來 的 基 督 徒 有 多 少 ? 一 般 不 信 主 的 世 人 能 否 從 他 們 身 上 看 出 福 音 的 好 處 , 或 看 出 基 督 徒 新 生 命 的 特 徵 來 呢 ? 相 信 大 家 都 會 懷 疑 , 那 些 與 世 人 無 異 , 甚 至 行 為 比 世 人 還 差 的 所 謂 基 督 徒 , 會 不 會 因 為 洗 了 禮 就 得 救 ? 不 要 說 別 的 了 , 單 單 思 想 一 下 主 在 「 主 禱 文 」 之 後 特 意 加 上 去 的 兩 句 話 、 主 說 : 「 你 們 饒 恕 人 的 過 犯 , 你 們 的 天 父 也 必 饒 恕 你 們 的 過 犯 ; 你 們 不 饒 恕 人 的 過 犯 , 你 們 的 天 父 也 必 不 饒 恕 你 們 的 過 犯 。 」 這 是 何 等 肯 定 的 警 告 , 但 是 我 們 看 見 , 教 會 裡 仍 然 充 塞 著 「 彼 此 仇 恨 」 、 還 常 常 厚 著 面 皮 念 「 主 禱 文 」 說 : 「 免 我 們 的 債 , 如 同 我 們 免 了 人 的 債 ! 」 的 人 , 他 們 的 禱 告 何 等 虛 偽 ? 嚴 格 一 點 說 , 主 耶 穌 豈 不 是 給 我 們 「 一 條 誡 命 」 , 就 是 要 我 們 「 彼 此 相 愛 , 如 同 主 愛 我 們 一 樣 」 , 這 樣 、 才 能 叫 眾 人 「 認 出 我 們 是 主 的 門 徒 」 ? 試 問 、 今 天 教 會 裡 充 塞 著 的 所 謂 基 督 徒 , 有 沒 有 這 樣 「 彼 此 相 愛 」 ? 能 否 叫 眾 人 因 此 認 出 他 們 是 主 的 真 門 徒 ? 不 、 我 們 只 看 見 一 個 怪 現 象 , 今 天 絕 大 部 份 基 督 徒 只 會 說 : 「 新 約 時 代 不 用 守 十 誡 了 , 因 為 主 耶 穌 只 給 我 們 一 條 誡 命 就 代 替 了 舊 約 全 部 十 條 誡 命 ! 」 話 雖 然 說 得 對 , 但 行 出 來 卻 比 舊 約 時 代 的 猶 太 人 還 要 差 ! 試 問 , 今 天 有 多 少 基 督 徒 真 的 行 了 這 唯 一 的 一 條 「 誡 命 」 ? 老 實 說 , 大 部 份 基 督 徒 連 「 誡 命 」 的 意 思 就 是 主 的 「 命 令 」 這 一 點 也 忘 記 了 。 歌 羅 西 書 明 明 的 說 : 「 你 們 若 真 與 基 督 一 同 復 活 ( 意 思 是 真 得 救 , 有 復 活 生 命 的 表 現 ) , 就 當 求 在 上 面 的 事 , 那 裡 有 基 督 坐 在 神 的 右 邊 ( 意 思 是 與 基 督 一 同 復 活 , 就 必 一 同 升 到 天 上 坐 在 神 的 右 邊 ) 、 你 們 要 思 念 上 面 的 事 , 不 要 思 念 地 上 的 事 , 因 為 你 們 已 經 死 了 ( 意 思 是 藉 著 浸 禮 表 明 與 基 督 一 同 死 了 ) , 你 們 的 生 命 與 基 督 一 同 藏 在 神 裡 面 ( 意 思 是 既 與 主 同 死 同 埋 葬 同 復 活 , 生 命 就 與 基 督 一 同 聯 合 在 神 裡 面 、 不 能 再 分 開 ) , 基 督 就 是 我 們 的 生 命 , 祂 顯 現 的 時 候 , 你 們 也 要 與 祂 一 同 顯 現 在 榮 耀 裡 ( 意 思 是 既 然 生 命 與 基 督 聯 合 不 能 再 分 開 , 這 樣 、 基 督 在 榮 耀 中 降 臨 之 時 , 我 們 也 必 與 祂 一 同 降 臨 ) 。 」 ( 西 3:1-4 ) 我 們 又 捫 心 自 問 , 今 天 教 會 裡 有 多 少 基 督 徒 真 的 常 常 以 天 上 這 樣 的 事 為 念 , 不 以 地 上 的 事 為 念 ? 我 們 豈 不 是 看 見 世 俗 化 的 基 督 徒 多 得 很 ? 他 們 豈 不 是 處 處 表 現 出 只 愛 世 界 而 不 愛 天 父 ? 到 底 今 天 真 正 追 求 屬 天 和 屬 靈 好 處 的 基 督 徒 有 多 少 ? 讀 者 自 己 的 良 心 會 告 訴 你 , 真 是 少 之 又 少 ! 從 「 撒 稗 子 的 比 喻 」 看 最 後 , 我 們 再 來 想 一 想 , 除 了 撒 好 種 子 的 比 喻 之 外 , 不 要 忘 記 還 有 「 撒 稗 子 」 的 比 喻 , 那 是 最 清 楚 不 過 的 , 因 為 主 指 出 , 那 是 「 仇 敵 夜 間 撒 進 田 中 , 為 要 混 亂 麥 子 而 作 的 」 。 我 們 雖 然 無 法 知 道 仇 敵 夜 間 究 竟 撒 多 少 「 稗 子 」 進 入 田 裡 , 但 按 常 理 必 然 多 到 一 個 地 步 , 足 以 混 亂 麥 子 ; 如 果 仇 敵 狠 心 的 話 , 他 們 還 可 能 會 不 斷 撒 「 稗 子 」 進 來 , 增 加 混 亂 的 程 度 , 直 至 主 人 想 要 放 棄 整 塊 「 麥 田 」 為 止 。 最 慘 就 是 無 法 將 「 稗 子 」 拔 出 來 , 因 為 拔 「 稗 子 」 勢 必 也 將 「 麥 子 」 一 同 拔 出 , 所 以 主 人 決 定 等 到 收 割 之 時 才 將 它 們 分 開 。 今 天 教 會 的 情 況 也 是 這 樣 , 因 為 我 們 實 在 無 法 將 「 新 神 學 派 的 主 義 」 、 「 與 天 主 教 聯 合 的 思 想 」 、 「 靈 恩 運 動 的 毒 素 」 、 「 新 紀 元 運 動 的 念 頭 」 、 「 教 會 大 合 一 運 動 的 毒 根 」 這 些 「 稗 子 」 完 全 清 除 , 許 多 真 基 督 徒 的 根 已 經 與 它 們 的 根 纏 在 一 起 , 不 能 分 開 了 。 今 天 我 們 不 是 不 能 分 辨 誰 是 「 麥 子 」 , 誰 是 「 稗 子 」 , 有 經 驗 的 僕 人 還 是 可 以 分 辨 出 來 的 , 只 可 惜 、 教 會 出 現 不 少 「 騎 牆 派 」 的 好 好 先 生 們 , 將 異 端 分 子 , 異 端 思 想 和 做 法 , 帶 入 教 會 , 以 致 兩 者 的 「 根 」 就 纏 在 一 起 , 不 能 分 開 。 讀 者 要 注 意 , 這 是 主 的 「 預 言 」 , 今 天 我 們 清 清 楚 楚 看 見 應 驗 了 。 最 後 總 括 來 說 , 親 愛 的 讀 者 , 你 讀 完 這 篇 文 章 之 後 , 第 一 要 緊 是 要 清 楚 自 己 是 否 已 經 得 救 ; 當 別 人 指 出 「 你 」 可 能 還 未 得 救 之 時 , 你 千 萬 不 要 生 氣 , 倒 要 好 好 反 省 自 己 , 有 沒 有 自 欺 欺 人 ? 聖 經 說 : 「 人 若 無 有 , 自 己 還 以 為 有 , 就 是 自 欺 了 。 」 ( 加 6:3 ) 自 欺 的 人 是 最 愚 蠢 的 , 因 為 他 本 來 有 機 會 可 以 悔 改 、 重 新 得 著 自 己 所 沒 有 的 一 切 , 只 因 為 自 欺 的 緣 故 , 就 永 遠 失 落 了 。 第 二 要 緊 的 , 千 萬 不 要 以 為 教 會 人 多 就 一 定 是 對 的 , 乃 要 弄 清 楚 , 他 們 所 走 的 是 「 窄 路 」 還 是 「 闊 路 」 , 免 得 一 同 走 到 滅 亡 的 終 局 。 — — 吳 主 光 弟 兄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五 年 一 屆 的 中 國 第 六 屆 全 國 基 督 教 會 議 於 96 年 12 月 9 日 至 97 年 1 月 2 日 在 北 京 舉 行 。 是 次 會 議 有 209 名 代 表 出 席 , 由 前 任 兩 會 主 席 丁 光 訓 及 現 任 宗 教 事 務 局 長 葉 小 文 致 開 幕 詞 。 前 任 中 國 基 督 教 協 會 副 會 長 兼 代 表 總 幹 事 韓 文 藻 發 表 了 一 份 長 達 1 4 頁 的 「 報 告 書 」 , 發 表 了 一 連 串 近 期 大 陸 基 督 教 發 展 的 官 方 數 字 : 大 陸 信 徒 由 1994 年 的 500 多 萬 , 增 長 至 現 今 1,000 萬 ( 按 : 非 官 方 統 計 超 過 5,000 萬 ) ; 教 會 由 7,000 多 家 , 發 展 至 現 今 12,000 多 家 ; 聚 會 點 由 20,000 多 個 , 增 至 25,000 多 個 。 大 陸 現 有 牧 師 1,000 位 , 其 中 有 800 位 在 1992 年 至 1995 年 間 被 按 立 ; 僅 有 345 位 牧 師 年 齡 在 45 歲 以 下 。 目 前 兩 會 屬 下 有 17 家 神 學 院 和 培 訓 中 心 , 已 有 2,700 位 神 學 畢 業 生 ; 就 讀 的 神 學 生 有 1,000 位 , 另 有 3,000 位 就 讀 金 陵 神 學 院 所 辦 的 函 授 課 程 。 已 有 2 所 神 學 院 於 1992 年 開 始 重 建 。 發 行 的 各 類 聖 經 由 1994 年 220 萬 本 增 至 1996 年 330 萬 本 。 由 教 會 重 開 至 今 、 已 印 發 各 類 聖 經 超 過 一 千 萬 本 , 包 括 少 數 民 族 六 種 方 言 譯 本 聖 經 。 詩 本 方 面 , 由 教 會 重 開 至 今 發 行 超 過 800 萬 本 , 編 著 643 首 短 詩 。 是 次 會 議 更 修 訂 了 「 三 自 會 」 及 「 基 協 」 的 會 章 , 並 修 訂 了 「 教 會 規 章 制 度 」 , 供 教 會 參 考 。 此 外 , 1 月 3 日 推 選 韓 文 藻 博 士 出 任 全 國 基 協 會 長 , 羅 冠 宗 出 任 全 國 三 自 會 主 席 , 蘇 德 慈 出 任 全 國 三 自 會 總 幹 事 , 鄧 福 村 出 任 全 國 三 自 會 秘 書 長 。 丁 光 訓 則 宣 告 退 休 , 改 任 全 國 基 協 榮 譽 會 長 及 全 國 三 自 會 榮 譽 主 席 。 中 國 確 實 是 福 音 最 大 的 工 場 , 只 怕 這 些 不 信 派 的 「 領 袖 們 」 , 不 但 不 會 協 助 福 音 , 反 而 壓 制 福 音 。 去 年 春 季 加 拿 大 五 旬 節 會 (CPS) 公 佈 要 在 加 拿 大 西 部 , 與 三 一 大 學 (TWU) 聯 合 開 辦 五 旬 節 神 學 院 ( CPS ) , 已 於 今 年 六 月 開 始 了 第 一 個 課 程 , 名 為 「 廿 世 紀 五 旬 節 主 義 的 影 響 力 」 , 主 講 者 是 來 自 多 倫 多 的 DR. VAN JOHNSON , 他 是 五 旬 節 會 接 管 聯 合 安 大 略 省 神 學 院 派 來 的 教 授 ; 現 今 在 西 部 因 著 五 旬 節 會 與 三 一 大 學 聯 合 , 五 旬 節 會 的 學 科 可 以 借 助 三 一 大 學 來 取 得 神 學 院 學 位 , 即 所 謂 ACTS ( The Association of Canadian Theological School ) 。 他 們 認 為 這 樣 的 聯 合 , 能 使 學 生 得 到 碩 士 程 度 的 受 訓 , 既 可 得 傳 統 福 音 派 的 教 導 , 又 可 接 受 五 旬 節 主 義 的 好 處 。 CPS 是 加 拿 大 五 旬 節 會 首 間 成 立 的 神 學 院 , 過 往 五 旬 節 派 信 徒 多 是 在 一 些 大 宗 派 神 學 院 或 超 宗 派 神 學 院 就 讀 , 自 從 東 部 開 了 屬 於 五 旬 節 會 的 安 大 略 神 學 院 後 , 現 今 已 有 七 成 的 五 旬 節 會 員 就 讀 了 , 人 數 緊 次 於 多 倫 多 大 學 的 威 克 理 夫 學 院 ( 傾 向 聖 公 會 的 福 音 派 學 院 ) 。 他 們 將 會 邀 請 著 名 的 五 旬 節 派 學 者 任 教 。 今 年 十 月 將 會 在 本 省 神 學 院 開 辦 「 路 加 福 音 的 靈 恩 神 學 」 課 程 , 由 前 任 五 旬 節 會 研 究 社 的 主 席 ROGER STRONSTAD 任 教 。

肢 體 分 享

充 電 ? 換 電 !

每 年 夏 令 會 之 後 , 有 很 多 弟 兄 姊 妹 都 說 : 「 在 夏 令 會 中 , 我 充 了 電 ! 」 在 我 而 言 , 神 在 今 年 的 夏 令 會 中 把 我 的 「 舊 電 池 」 換 了 , 重 新 給 我 換 上 一 個 更 強 力 和 更 耐 用 的 電 池 。 真 的 , 我 的 「 舊 電 池 」 容 量 實 在 太 少 , 無 法 載 滿 神 的 恩 典 。 過 去 , 我 是 一 個 不 太 熱 心 的 基 督 徒 , 將 自 己 的 事 放 在 先 , 神 的 事 放 在 第 二 。 有 時 更 因 為 一 些 小 事 情 就 不 返 教 會 聚 會 , 極 少 為 神 作 見 證 。 雖 然 這 樣 , 神 也 不 放 棄 我 這 個 浪 子 。 三 年 前 、 主 光 哥 蒙 神 感 動 開 辦 平 安 福 音 堂 , 我 就 和 太 太 全 力 支 持 迦 南 團 。 當 時 迦 南 團 只 有 五 個 人 , 至 今 已 有 廿 多 人 , 真 的 要 感 謝 神 。 我 的 事 奉 也 是 從 迦 南 團 開 始 的 , 神 賜 給 我 們 有 一 個 同 心 的 職 員 會 , 每 個 人 都 很 愛 主 , 我 從 他 們 各 人 身 上 學 了 不 少 功 課 。 魔 鬼 不 讓 我 這 麼 容 易 就 起 來 事 奉 神 , 牠 給 我 不 少 攔 阻 。 但 感 謝 神 , 今 年 夏 今 會 講 員 講 述 他 的 見 證 時 , 我 再 一 次 認 定 我 所 遇 到 的 困 難 , 是 神 為 我 「 度 身 訂 做 」 的 , 為 要 叫 我 成 為 其 他 人 的 幫 助 。 今 年 七 月 中 、 主 光 哥 邀 請 我 做 執 事 , 當 時 我 第 一 個 反 應 就 是 怕 自 己 不 夠 資 格 。 感 謝 神 , 祂 的 恩 典 夠 我 用 , 有 弟 兄 鼓 勵 我 說 : 「 事 奉 是 不 靠 人 的 能 力 , 只 靠 神 , 不 要 看 自 己 的 不 足 , 應 看 神 自 己 的 豐 盛 。 」 我 所 擔 心 的 第 二 件 事 , 就 是 時 間 上 的 分 配 , 只 怕 答 應 了 又 做 不 來 , 因 為 我 已 答 應 了 做 兒 童 主 日 學 教 師 。 感 謝 主 、 祂 不 但 教 我 安 排 時 間 , 以 至 我 的 事 業 不 但 沒 有 受 到 影 響 , 反 而 更 加 順 利 , 正 如 主 耶 穌 在 馬 太 福 音 六 章 三 十 三 節 說 : 「 你 們 要 先 求 祂 的 國 和 祂 的 義 , 這 些 東 西 都 要 加 給 你 們 了 。 」 記 得 在 我 初 信 主 時 , 香 港 深 水 步 堂 女 傳 道 群 弟 姐 常 提 醒 我 說 : 「 如 果 你 只 有 一 年 壽 命 , 你 會 做 甚 麼 事 情 呢 ? 」 如 今 想 起 來 , 我 會 事 奉 神 。 盼 望 大 家 一 同 起 來 , 擴 展 神 的 國 度 , 不 要 像 我 昔 日 荒 費 時 日 , 要 明 白 事 奉 才 是 真 正 蒙 福 的 途 徑 。 由 今 年 九 月 起 , 我 有 兩 次 出 席 長 老 執 事 會 的 機 會 , 當 中 我 學 會 了 不 少 帶 領 教 會 的 經 驗 , 最 寶 貴 的 是 能 夠 和 一 些 愛 主 的 弟 兄 姊 妹 一 同 服 事 主 , 我 感 受 到 自 己 好 像 一 塊 普 通 的 鐵 , 常 常 放 在 磁 石 當 中 , 經 過 長 時 間 的 接 觸 , 我 這 塊 普 通 鐵 也 會 慢 慢 變 成 另 一 塊 磁 石 一 樣 。 如 果 我 們 經 常 思 想 主 , 事 奉 主 , 與 主 相 交 , 相 信 我 們 人 人 都 可 以 流 露 出 基 督 的 性 情 。 最 後 , 想 與 大 家 分 享 常 掛 在 我 口 邊 的 兩 句 話 互 勉 : Vision is a gift from God, what you do with it, is a gift back to God. Lord, help me to remember that nothing is going to happen to me that Jesus and me cannot handle together. — — 周 國 賢 弟 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