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弟 兄 和 睦 同 居
[ 論 斷 的 定 義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01/1998

弟 兄 和 睦 同 居

看 哪 ! 弟 兄 和 睦 同 居 , 是 何 等 的 善 , 何 等 的 美 。 好 比 那 貴 重 的 膏 油 , 澆 在 亞 倫 的 頭 上 , 流 到 鬍 鬚 , 又 流 到 衣 襟 。 又 好 比 黑 門 的 甘 露 , 降 在 鍚 安 山 . 因 為 在 那 裡 有 耶 和 華 所 命 定 的 福 , 就 是 永 遠 的 生 命 。 」 ( 詩 132 篇 )

要 正 確 地 解 釋 這 篇 詩 , 必 須 先 確 定 這 裡 所 說 的 「 弟 兄 」 是 誰 , 不 然 、 我 們 就 會 誤 解 這 篇 詩 的 原 意 。 筆 者 認 為 , 以 詩 的 前 半 部 來 說 , 「 弟 兄 和 睦 同 居 」 這 句 話 應 該 是 指 「 亞 倫 」 與 他 的 弟 弟 「 摩 西 」 而 說 , 因 為 以 亞 倫 受 膏 作 為 比 喻 ; 以 詩 的 後 半 部 來 說 , 應 該 是 指 「 黑 門 山 」 和 「 錫 安 山 」 所 代 表 的 民 眾 , 就 是 北 方 的 以 色 列 十 個 支 派 , 和 南 方 的 猶 大 一 個 支 派 , 因 為 以 黑 門 甘 露 降 在 鍚 安 山 作 為 比 喻 。

研 究 詩 的 前 半 部 , 我 們 知 道 、 神 揀 選 摩 西 為 領 袖 , 要 領 以 色 列 人 出 埃 及 ; 但 為 了 協 助 摩 西 完 成 這 任 務 , 神 派 他 的 哥 哥 亞 倫 來 做 他 的 助 手 。 不 過 、 我 們 可 以 想 象 , 由 哥 哥 來 做 弟 弟 的 助 手 , 哥 哥 在 心 理 上 會 有 多 少 不 好 受 。 在 摩 西 方 面 來 說 , 幾 次 看 見 哥 哥 亞 倫 失 職 , 嚴 重 地 導 致 百 姓 犯 罪 , 造 成 領 導 層 分 裂 , 做 弟 弟 的 一 定 感 到 很 難 做 , 但 摩 西 仍 能 以 最 謙 和 的 態 度 來 化 解 彼 此 之 間 的 不 和 , 保 持 與 哥 哥 亞 倫 同 居 , 這 就 是 作 者 大 衛 認 為 何 等 善 , 何 等 美 的 。 我 們 猜 想 , 大 衛 很 可 能 藉 這 篇 詩 篇 暗 示 北 方 十 個 支 派 就 是 「 哥 哥 」 , 南 方 猶 大 支 派 就 是 「 弟 弟 」 , 不 論 「 哥 哥 」 像 亞 倫 一 樣 做 錯 甚 麼 也 好 , 「 弟 弟 」 像 摩 西 一 樣 居 於 更 高 領 導 地 位 也 好 , 彼 此 都 是 親 兄 弟 , 應 該 和 睦 同 居 , 共 同 建 立 一 個 國 家 才 對 。

筆 者 感 到 希 奇 , 往 往 鄰 舍 與 鄰 舍 , 同 事 與 同 事 , 朋 友 與 朋 友 , 雖 然 有 不 和 的 時 刻 , 但 彼 此 很 快 就 可 以 恢 復 正 常 的 交 往 ; 唯 獨 許 多 基 督 徒 之 間 的 不 和 , 竟 然 記 恨 在 心 , 永 不 饒 恕 , 試 問 這 樣 怎 能 配 稱 為 基 督 徒 ? 記 恨 的 人 , 往 往 將 小 事 化 成 大 事 , 還 美 其 名 說 是 「 為 了 原 則 」 的 緣 故 , 不 肯 考 慮 「 愛 心 」 才 是 的 大 原 則 。 讓 我 們 來 看 看 摩 西 怎 樣 與 亞 倫 和 睦 同 居 , 他 們 所 面 對 的 「 原 則 」 又 是 怎 樣 的 「 原 則 」 。

亞 倫 第 一 次 嚴 重 的 罪 行

相 信 讀 者 一 想 到 摩 西 和 亞 倫 之 間 的 不 和 , 就 會 立 即 想 到 摩 西 從 西 乃 山 下 來 , 竟 然 發 現 亞 倫 順 從 百 姓 的 要 求 , 替 他 們 製 造 「 金 牛 」 , 使 全 體 陷 在 大 罪 裡 。 摩 西 質 問 亞 倫 為 甚 麼 這 樣 做 , 亞 倫 回 答 說 : 「 求 我 主 不 要 發 怒 , 這 百 姓 專 於 作 惡 , 是 你 知 道 的 。 他 們 對 我 說 , 你 為 我 們 作 神 像 … … , 因 為 … 那 個 摩 西 , 我 們 不 知 道 他 遭 了 甚 麼 事 ; 我 對 他 們 說 , 凡 有 金 環 的 , 可 以 摘 下 來 , 他 們 就 給 了 我 , 我 把 金 環 扔 在 火 中 , 這 牛 犢 便 出 來 了 。 」 ( 出 32:22-24 )

讀 者 認 為 , 亞 倫 這 樣 的 回 答 合 理 不 合 理 ? 這 麼 簡 單 「 我 把 金 環 扔 在 火 中 , 這 牛 犢 便 出 來 了 」 的 一 句 話 , 就 可 以 抹 煞 自 己 的 過 失 嗎 ? 弟 弟 的 生 死 不 顧 , 幾 天 前 神 親 自 頒 下 的 十 誡 不 理 , 竟 然 這 麼 沒 有 骨 頭 替 百 姓 製 造 金 牛 , 這 樣 大 的 罪 可 以 饒 恕 嗎 ? 為 「 原 則 」 怎 能 放 過 他 ? 是 否 應 該 大 義 滅 親 才 對 ? 但 是 、 摩 西 仍 能 饒 恕 亞 倫 , 並 且 在 不 久 之 後 , 還 立 他 為 「 大 祭 司 」 , 將 貴 重 的 聖 膏 油 「 澆 在 亞 倫 的 頭 上 , 流 到 鬍 鬚 , 又 流 到 衣 襟 」 。 我 們 知 道 「 大 祭 司 」 聖 職 只 有 一 個 , 摩 西 在 此 表 示 極 之 尊 重 亞 倫 , 以 他 為 大 , 以 他 為 聖 , 這 是 何 等 的 器 量 , 何 等 的 和 睦 ?

亞 倫 第 二 次 嚴 重 罪 行

不 過 、 亞 倫 做 了 大 祭 司 之 後 , 慢 慢 發 現 領 導 權 還 是 不 在 他 手 中 , 摩 西 仍 然 掌 握 最 高 的 領 導 權 。 其 實 領 導 權 是 在 神 的 手 中 , 神 與 誰 說 話 , 顯 出 神 的 同 在 , 誰 就 有 資 格 代 表 神 去 領 導 會 眾 。 亞 倫 不 明 白 這 一 點 , 以 為 既 然 自 己 被 選 立 為 至 高 的 大 祭 司 , 領 導 權 就 天 然 歸 到 他 的 身 上 才 對 。

亞 倫 的 內 心 雖 然 隱 藏 著 不 滿 , 卻 不 敢 一 個 人 起 來 對 抗 摩 西 , 可 能 因 為 在 拜 金 牛 的 事 上 自 己 有 了 過 失 。 但 是 、 他 的 姐 姐 米 利 暗 聳 動 他 , 於 是 他 就 壯 起 膽 來 , 二 人 聯 合 一 同 去 攻 擊 摩 西 , 要 爭 奪 他 的 領 導 權 。

米 利 暗 之 所 以 對 摩 西 不 滿 , 原 因 很 簡 單 , 因 為 摩 西 的 妻 子 是 黑 皮 膚 的 古 實 人 , 可 能 米 利 暗 認 為 、 摩 西 的 妻 子 影 響 她 在 百 姓 中 女 先 知 的 形 象 , 其 實 、 說 清 楚 一 點 , 她 是 妒 忌 摩 西 的 領 導 權 。

他 們 二 人 質 問 摩 西 , 為 何 他 這 麼 獨 裁 , 一 個 人 領 導 全 會 眾 。 論 年 紀 、 他 們 是 摩 西 的 姐 姐 與 哥 哥 ; 論 地 位 、 他 們 認 為 自 己 是 先 知 與 大 祭 司 , 條 件 怎 會 低 於 摩 西 ?

摩 西 表 示 領 導 權 不 是 他 自 取 的 , 乃 是 神 親 自 賜 的 。 神 幾 次 召 他 上 山 去 與 神 說 話 , 每 次 四 十 天 之 久 , 這 就 是 最 好 的 證 據 了 。 他 們 聽 見 摩 西 這 樣 解 釋 , 就 反 駁 他 說 : 「 難 道 耶 和 華 單 與 摩 西 說 話 , 不 也 與 我 們 說 話 麼 ? 」 ( 民 12:2 ) 面 對 姐 姐 與 哥 哥 二 人 的 壓 力 , 摩 西 只 能 安 靜 不 作 聲 , 因 此 聖 經 稱 讚 摩 西 「 極 其 謙 和 , 勝 世 上 的 眾 人 」 。 然 而 、 神 為 摩 西 出 頭 , 神 立 即 在 雲 柱 中 降 臨 , 對 米 利 暗 和 亞 倫 二 人 說 : 「 你 們 中 間 若 有 先 知 , 我 耶 和 華 必 在 異 象 中 向 他 顯 現 , 在 夢 中 與 他 說 話 。 我 的 僕 人 摩 西 不 是 這 樣 … … 我 要 與 他 面 對 面 說 話 … … 你 們 毀 謗 我 的 僕 人 摩 西 , 為 何 不 懼 怕 呢 ? 」 ( 民 12:1-9 )

但 願 所 有 屬 主 的 人 都 明 白 、 領 導 權 不 是 人 可 以 憑 勢 力 、 民 主 、 血 氣 等 途 徑 爭 取 的 , 誰 有 神 的 話 語 、 誰 就 有 領 導 權 ; 而 且 、 神 「 直 接 」 對 人 說 話 , 和 「 間 接 」 對 人 說 話 , 所 帶 給 人 的 權 能 都 不 同 。 以 利 老 祭 司 和 他 的 兩 個 兒 子 犯 了 罪 , 神 不 再 與 他 們 說 話 , 乃 改 向 「 童 子 」 撒 母 耳 說 話 , 全 國 的 以 色 列 人 就 漸 漸 知 道 「 耶 和 華 立 撒 母 耳 為 先 知 」 , 而 以 利 全 家 卻 在 一 天 之 內 死 了 , 因 為 耶 和 華 討 厭 他 們 領 導 百 姓 。

不 過 、 話 說 回 來 , 摩 西 並 沒 有 因 為 有 神 替 他 出 頭 、 就 輕 看 姐 姐 米 利 暗 和 哥 哥 亞 倫 。 雖 然 神 懲 罰 米 利 暗 、 使 她 長 了 大 痲 瘋 , 摩 西 仍 然 求 神 醫 治 她 ; 雖 然 亞 倫 兩 次 傷 摩 西 的 心 , 摩 西 還 是 一 樣 尊 重 他 是 大 祭 司 , 是 耶 和 華 的 「 受 膏 者 」 , 並 沒 有 記 恨 在 心 , 因 為 有 耶 和 華 的 聖 膏 油 在 他 頭 上 。 這 實 在 是 「 弟 兄 和 睦 同 居 」 的 好 榜 樣 。

大 衛 不 殺 耶 和 華 的 受 膏 者

現 在 我 們 來 思 想 這 篇 詩 篇 的 後 半 部 。 作 者 大 衛 很 可 能 從 摩 西 學 了 功 課 , 大 衛 看 見 摩 西 尊 重 亞 倫 為 耶 和 華 的 「 受 膏 者 」 , 所 以 大 衛 也 尊 重 掃 羅 為 耶 和 華 的 「 受 膏 者 」 。 雖 然 掃 羅 多 次 無 理 追 殺 大 衛 , 耶 和 華 也 幾 次 將 掃 羅 交 在 大 衛 手 中 , 大 衛 大 可 以 將 掃 羅 殺 死 , 但 他 沒 有 這 樣 做 , 他 對 跟 從 他 的 人 說 : 「 我 主 我 王 乃 是 耶 和 華 的 『 受 膏 者 』 , 我 在 耶 和 華 面 前 萬 不 敢 伸 手 害 他 , 因 他 是 耶 和 華 的 『 受 膏 者 』 。 」 ( 撒 上 24:7 )

按 「 受 膏 者 」 在 原 文 的 譯 音 就 是 「 彌 賽 亞 」 , 希 腊 文 譯 作 「 基 督 」 。 我 們 被 稱 為 「 基 督 徒 」 , 意 思 就 是 「 小 受 膏 者 」 , 因 為 在 我 們 的 頭 上 , 也 有 聖 靈 為 「 恩 膏 」 , 使 我 們 可 以 與 主 同 作 王 , 可 以 審 判 天 使 和 世 人 。 然 而 、 今 天 的 基 督 徒 , 有 那 一 個 為 尊 重 別 人 也 是 「 受 膏 者 」 , 而 不 敢 傷 害 他 呢 ? 按 掃 羅 的 情 況 來 說 , 大 衛 早 就 知 道 神 的 靈 已 經 離 開 了 掃 羅 , 神 要 廢 棄 他 的 王 位 , 轉 賜 給 大 衛 ; 但 是 大 衛 認 為 , 若 不 是 耶 和 華 親 自 殺 掃 羅 , 親 自 遞 奪 他 的 王 位 , 他 絕 對 不 敢 「 替 天 行 道 」 。 神 一 天 未 廢 掃 羅 , 掃 羅 一 天 還 是 耶 和 華 的 「 受 膏 者 」 ! 今 天 的 基 督 徒 應 該 學 像 大 衛 , 饒 恕 最 難 饒 恕 的 人 , 盡 力 與 弟 兄 和 睦 同 居 , 試 問 我 們 之 間 還 有 甚 麼 不 和 的 事 件 , 嚴 重 得 過 掃 羅 追 殺 大 衛 的 仇 恨 ?

約 押 與 押 尼 珥 之 爭

後 來 掃 羅 死 了 , 掃 羅 的 兒 子 伊 施 波 設 接 繼 作 王 , 統 治 北 方 十 個 支 派 ; 大 衛 也 在 希 伯 崙 作 王 , 統 治 南 方 的 猶 大 支 派 ( 利 未 支 派 散 居 在 十 一 個 支 派 之 中 ) 。 有 一 次 、 伊 施 波 設 的 將 軍 押 尼 珥 和 跟 隨 他 的 人 、 在 基 遍 池 旁 與 大 衛 的 將 軍 約 押 和 跟 隨 他 的 人 相 遇 , 押 尼 珥 很 輕 佻 地 對 約 押 說 : 「 讓 少 年 人 起 來 戲 耍 罷 ! 」 於 是 雙 方 各 派 十 二 個 少 年 武 士 出 來 互 相 打 鬥 , 結 果 演 變 成 全 體 一 同 起 來 參 與 的 爭 戰 , 跟 隨 押 尼 珥 的 人 大 敗 , 約 押 殺 了 他 們 共 三 百 六 十 名 。 我 們 反 省 這 件 事 , 實 在 可 悲 , 為 一 句 「 戲 耍 」 的 話 , 竟 然 殺 「 弟 兄 」 三 百 多 人 。 經 驗 告 訴 我 們 , 今 天 多 發 生 在 教 會 裡 許 多 不 和 的 事 件 , 起 因 多 半 也 是 因 為 一 兩 句 類 似 「 戲 耍 」 的 話 , 結 果 弄 至 教 會 四 分 五 裂 。 「 弟 兄 」 若 是 講 錯 了 一 句 話 , 是 否 值 得 其 他 人 如 此 起 來 追 討 ? 講 錯 話 的 人 , 向 大 家 說 句 道 歉 的 話 , 為 甚 麼 是 那 麼 難 ? 可 歎 人 性 真 是 敗 壞 到 極 點 。

約 押 的 弟 弟 亞 撒 黑 以 為 自 己 的 腳 走 得 快 如 野 鹿 一 般 , 直 追 押 尼 珥 不 肯 放 過 他 , 卻 沒 有 想 到 自 己 的 武 功 遠 遠 不 及 押 尼 珥 ! 押 尼 珥 說 到 底 還 是 以 色 列 的 元 帥 , 亞 撒 黑 只 不 過 跑 得 快 一 點 而 已 , 真 是 不 自 量 力 。 押 尼 珥 回 頭 對 亞 撒 黑 說 : 「 你 是 亞 撒 黑 麼 ? .... 你 或 轉 向 左 , 或 轉 向 右 , 拿 住 一 個 少 年 人 , 剝 去 他 的 戰 衣 。 」 押 尼 珥 的 意 思 是 暗 示 , 寧 願 他 殺 死 自 己 一 個 少 年 人 , 也 不 願 意 殺 亞 撒 黑 , 因 為 他 知 道 亞 撒 黑 是 約 押 的 弟 弟 。 但 亞 撒 黑 不 肯 領 這 一 個 情 , 硬 要 追 趕 押 尼 珥 。 我 們 感 歎 、 亞 撒 黑 為 何 一 定 要 趕 盡 殺 絕 才 肯 罷 休 ? 為 甚 麼 不 肯 「 得 饒 人 處 且 饒 人 」 ?

押 尼 珥 又 對 亞 撒 黑 說 : 「 你 轉 開 不 追 趕 我 罷 , 我 何 必 殺 你 呢 ? 若 殺 你 , 有 甚 麼 臉 見 你 哥 哥 約 押 呢 ? 」 可 是 亞 撒 黑 不 肯 轉 開 , 故 此 押 尼 珥 就 用 槍 刺 入 他 的 肚 腹 , 亞 撒 黑 就 死 了 。 我 們 中 國 有 一 句 話 說 : 「 趕 狗 入 窮 巷 , 必 定 回 頭 咬 你 一 口 」 , 何 竟 亞 撒 黑 不 自 量 力 , 以 為 跑 得 快 , 就 一 定 能 拿 對 方 的 首 級 ? 既 然 戰 勝 了 , 又 何 必 一 定 要 趕 盡 殺 絕 呢 ? 好 勝 心 理 弄 昏 了 亞 撒 黑 的 良 知 和 理 性 。

最 後 約 押 趕 到 了 , 他 見 弟 弟 亞 撒 黑 死 了 , 又 見 便 雅 憫 人 站 在 山 上 支 持 押 尼 珥 , 就 不 得 不 停 下 來 。 押 尼 珥 呼 叫 約 押 說 : 「 刀 劍 豈 可 以 永 遠 殺 人 麼 ? 你 豈 不 知 終 久 必 有 苦 楚 麼 ? 你 要 等 何 時 才 叫 百 姓 , 不 追 趕 弟 兄 呢 ? 」 這 三 句 話 真 是 發 人 深 省 , 我 們 若 能 領 會 , 就 必 能 化 大 事 為 小 事 , 化 小 事 為 無 事 了 。

約 押 回 答 說 : 「 我 指 著 永 生 的 耶 和 華 起 誓 , 你 若 不 說 戲 耍 那 句 話 , 今 日 早 晨 百 姓 就 回 去 , 不 追 趕 弟 兄 了 。 」 這 句 話 顯 示 約 押 殺 「 弟 兄 」 三 百 六 十 人 , 只 不 過 為 要 「 出 一 口 氣 」 而 已 。 不 錯 、 押 尼 珥 不 應 該 那 麼 輕 佻 說 那 一 句 話 , 但 也 不 值 得 因 此 殺 三 百 六 十 多 人 來 洩 憤 ! 說 錯 一 句 話 是 「 小 事 」 , 各 派 十 二 個 人 來 打 鬥 是 「 大 事 」 , 後 來 變 成 戰 爭 、 以 至 殺 死 三 百 六 十 人 是 「 更 大 的 事 」 。

約 押 雖 然 不 得 不 停 止 追 趕 押 尼 珥 , 但 約 押 見 自 己 的 弟 弟 亞 撒 黑 死 了 , 就 含 恨 在 心 。 後 來 押 尼 珥 勸 十 個 支 派 歸 降 大 衛 , 大 衛 就 設 筵 席 款 待 押 尼 珥 , 與 他 立 約 。 約 押 回 來 聽 見 了 , 就 暗 中 追 上 押 尼 珥 , 假 裝 要 與 他 說 機 密 的 話 , 就 在 田 間 將 押 尼 珥 剌 殺 了 。 這 種 暗 殺 手 段 , 在 和 平 的 日 子 裡 將 一 個 本 來 已 經 和 好 了 弟 兄 殺 死 , 實 在 極 其 卑 鄙 , 怪 不 得 大 衛 後 來 吩 咐 所 羅 門 也 將 約 押 殺 死 。 我 們 感 歎 , 為 何 越 本 事 的 人 , 就 越 不 能 容 納 有 本 事 的 人 呢 ?

大 衛 知 道 這 一 切 , 就 在 押 尼 珥 的 墓 前 放 聲 而 哭 , 甚 至 不 肯 吃 飯 。 後 來 , 有 刺 客 將 伊 施 波 設 刺 殺 了 , 以 為 這 樣 可 以 討 好 大 衛 , 大 衛 卻 將 刺 客 殺 了 , 又 善 待 掃 羅 的 後 人 。 這 樣 , 以 色 列 十 個 支 派 聽 見 了 , 就 一 心 歸 向 大 衛 , 全 國 才 真 正 的 得 到 統 一 。 所 以 後 來 當 大 衛 看 見 北 方 支 持 伊 施 波 設 的 十 個 支 派 , 一 群 一 群 的 南 下 來 、 要 上 到 耶 路 撒 冷 聖 殿 去 敬 拜 神 之 時 , 大 衛 就 形 容 他 們 好 像 「 黑 門 的 甘 露 ( 這 是 北 方 最 高 的 山 ) , 降 在 鍚 安 山 ( 這 是 聖 殿 所 在 的 山 ) 」 , 因 為 在 鍚 安 山 那 裡 「 有 耶 和 華 所 命 定 的 福 , 就 是 永 遠 的 生 命 」 , 意 思 是 、 北 方 十 一 個 支 派 肯 與 南 方 猶 大 支 派 和 睦 同 居 , 因 而 南 下 到 聖 殿 一 同 敬 拜 神 , 一 同 追 求 永 生 之 福 , 真 是 何 等 的 善 , 何 等 的 美 ; 他 們 下 來 、 對 整 個 國 家 的 統 一 來 說 , 實 在 如 同 甘 露 一 樣 滋 潤 全 國 。 大 衛 這 樣 形 容 、 是 要 表 示 謙 卑 , 暗 示 北 方 十 一 個 支 派 ( 黑 門 山 ) 比 猶 大 支 派 ( 鍚 安 山 ) 還 要 「 高 」 , 北 方 的 以 色 列 人 南 下 是 為 滋 潤 枯 乾 的 猶 大 支 派 , 使 猶 大 支 派 能 生 存 下 去 。

真 的 , 我 們 這 些 一 同 追 求 「 永 遠 的 生 命 」 之 福 的 人 , 我 們 既 然 互 相 稱 為 「 弟 兄 姊 妹 」 , 我 們 彼 此 之 間 若 有 嫌 隙 , 像 亞 倫 與 摩 西 , 亞 撒 黑 與 押 尼 珥 , 押 尼 珥 與 約 押 之 間 的 嫌 隙 那 麼 大 , 也 應 和 睦 同 居 , 彼 此 饒 恕 才 對 , 然 然 、 怎 見 得 我 們 追 求 「 永 生 之 福 」 是 真 的 呢 ?

大 家 千 萬 不 要 說 , 「 我 們 之 間 的 事 , 第 三 者 是 不 可 能 了 解 的 ! 」 這 句 話 就 像 一 把 鎖 一 樣 , 將 和 解 的 機 會 關 鎖 了 , 不 准 任 何 人 作 和 事 老 了 。 按 實 際 來 說 , 第 三 者 實 在 不 可 能 像 當 事 人 那 麼 完 全 了 解 事 情 的 真 相 , 其 實 、 我 們 又 何 必 一 定 要 完 全 了 解 呢 ? 為 甚 麼 不 情 願 吃 虧 , 不 情 願 受 損 呢 ? 如 果 吃 少 許 虧 , 受 少 許 的 損 , 事 情 就 解 決 了 , 神 的 榮 耀 也 不 致 因 而 受 損 , 教 會 也 不 致 因 而 吃 了 一 個 大 虧 , 這 又 何 樂 而 不 為 呢 ?

另 一 方 面 、 當 事 人 往 往 落 在 「 當 局 者 迷 」 的 狀 態 裡 , 他 們 才 是 不 能 完 全 了 解 事 情 的 真 相 , 他 們 說 自 己 最 了 解 , 只 不 過 是 「 自 己 所 感 受 的 」 那 一 小 部 份 而 已 , 至 於 對 方 所 感 受 的 , 神 所 感 受 的 , 魔 鬼 所 感 受 的 , 他 就 完 全 不 能 了 解 。 請 問 你 有 沒 有 了 解 到 , 你 已 經 敗 壞 了 好 一 些 人 的 信 心 ? 有 沒 有 了 解 到 , 你 完 全 不 能 解 決 問 題 , 反 惡 化 問 題 ? 你 有 沒 有 了 解 到 , 你 們 中 的 不 和 事 件 , 比 起 摩 西 與 亞 倫 , 亞 撒 黑 與 押 尼 珥 , 押 尼 珥 與 約 押 之 間 的 事 , 簡 直 微 不 足 道 ?

弟 兄 何 必 攻 擊 弟 兄 ?

親 愛 的 弟 兄 們 , 你 們 本 來 不 是 弟 兄 , 你 們 之 所 以 得 稱 為 「 弟 兄 」 , 全 因 為 主 耶 穌 基 督 在 十 字 架 上 所 成 就 的 救 贖 。 我 們 的 主 也 是 我 們 的 「 弟 兄 」 , 希 伯 來 說 書 : 「 祂 稱 他 們 為 弟 兄 也 不 以 為 恥 。 」 ( 來 2 : 1 1 ) , 可 見 主 十 分 看 重 「 弟 兄 」 的 情 份 。 既 然 如 此 、 「 弟 兄 」 怎 可 以 攻 擊 「 弟 兄 」 ? 即 使 弟 兄 有 錯 , 他 還 是 「 弟 兄 」 ! 「 弟 兄 」 的 關 係 與 朋 友 的 關 係 不 同 , 他 們 不 是 我 們 的 「 弟 兄 」 。 然 而 、 我 們 常 常 發 現 , 一 般 朋 友 的 爭 吵 , 很 快 就 彼 此 原 諒 , 重 新 恢 復 交 往 ; 可 是 往 往 在 主 裡 「 弟 兄 」 與 「 弟 兄 」 爭 吵 , 就 終 生 記 恨 , 這 實 在 是 非 常 不 應 該 的 。

想 到 「 弟 兄 攻 擊 弟 兄 」 , 我 們 想 到 士 師 記 那 些 基 比 亞 匪 徒 。 他 們 姦 殺 了 那 個 利 未 人 的 妾 氏 , 便 雅 憫 人 竟 然 維 護 這 些 匪 徒 , 不 肯 將 他 們 交 出 來 給 以 色 列 人 秉 公 處 理 , 以 為 「 弟 兄 」 有 難 , 一 定 要 幫 到 底 。 於 是 便 雅 憫 人 不 惜 與 全 國 以 色 列 十 一 個 支 派 爭 戰 。

在 第 一 次 爭 戰 中 , 便 雅 憫 人 很 本 事 , 將 以 色 列 聯 軍 殺 了 二 萬 二 千 ; 第 二 次 又 殺 了 以 色 列 聯 軍 一 萬 八 千 ; 但 是 到 了 第 三 次 、 以 色 列 人 的 聯 軍 反 敗 為 勝 , 他 們 便 殺 了 便 雅 憫 人 二 萬 五 千 一 百 人 , 第 二 天 再 殺 便 雅 憫 人 二 萬 五 千 人 , 以 至 便 雅 憫 全 族 男 女 孩 童 幾 乎 全 部 死 光 , 只 剩 下 六 百 個 男 子 , 連 一 個 女 子 也 沒 有 。 基 比 亞 的 匪 徒 死 光 了 不 在 話 下 , 連 累 以 色 列 人 也 死 了 四 萬 人 , 便 雅 憫 人 也 幾 近 被 滅 族 , 就 是 因 為 錯 將 匪 徒 當 作 「 弟 兄 」 來 保 護 。

到 這 時 、 以 色 列 十 一 個 支 派 為 以 色 列 竟 然 缺 了 一 個 支 派 而 傷 心 , 決 心 挽 救 便 雅 憫 族 。 但 是 、 他 們 用 甚 麼 方 法 來 挽 救 呢 ? 他 們 又 用 「 殺 弟 兄 」 的 方 法 來 挽 救 「 弟 兄 」 。 他 們 追 究 , 在 招 聚 聯 軍 之 時 , 有 那 一 族 人 不 肯 派 兵 出 來 參 戰 , 結 果 他 們 查 出 基 列 雅 比 人 沒 有 出 來 參 戰 , 於 是 以 色 列 人 就 派 聯 軍 將 他 們 「 滅 絕 」 , 殺 了 他 們 一 萬 二 千 人 , 將 基 列 雅 比 所 剩 下 的 四 百 個 未 出 嫁 的 女 子 送 給 便 雅 憫 人 作 妻 子 , 好 挽 救 便 雅 憫 族 。

哀 哉 、 滅 一 族 來 挽 救 一 族 , 這 是 甚 麼 原 則 呀 ! 強 逼 四 百 個 女 子 來 嫁 給 六 百 個 便 雅 憫 剩 下 的 男 子 , 為 要 叫 他 們 有 妻 子 , 這 到 底 是 怎 麼 樣 的 「 救 法 」 啊 ? 但 是 、 四 百 個 女 子 還 是 不 夠 數 , 他 們 就 鼓 勵 便 雅 人 趁 著 耶 和 華 的 節 期 、 到 示 羅 去 搶 女 子 為 妻 , 這 是 何 等 荒 唐 的 措 施 啊 ? 本 來 為 執 行 公 義 才 一 同 起 來 對 付 基 比 亞 的 匪 徒 , 如 今 卻 做 了 更 多 不 公 義 的 事 去 解 決 問 題 , 何 等 糊 塗 啊 ! ! 這 使 筆 者 想 起 , 教 會 的 領 導 人 常 常 「 秉 公 」 處 理 一 件 事 , 而 做 出 更 多 糊 塗 的 事 , 為 要 挽 救 幾 個 人 而 犧 牲 更 多 人 , 弄 至 全 教 會 分 裂 , 使 問 題 更 惡 化 , 破 口 更 大 。 當 事 人 對 與 不 對 、 我 們 暫 且 不 說 , 其 他 同 情 這 個 人 因 而 起 來 反 對 那 個 人 的 , 他 們 不 知 道 、 因 為 他 們 加 入 分 爭 的 緣 故 , 以 至 破 口 更 大 , 絆 倒 的 人 更 多 , 甚 致 一 大 批 人 一 同 離 開 教 會 , 這 是 不 是 中 了 魔 鬼 的 詭 計 ? 這 與 以 色 列 人 用 殺 更 多 弟 兄 的 方 式 來 主 持 公 道 有 何 分 別 呢 ?

約 翰 壹 書 三 章 十 三 節 說 : 「 弟 兄 們 , 世 人 若 恨 你 們 , 不 要 以 為 希 奇 。 」 但 是 「 弟 兄 恨 弟 兄 」 就 叫 人 希 奇 了 。 經 文 又 說 : 「 凡 恨 弟 兄 的 , 就 是 殺 人 . 你 們 曉 得 凡 殺 人 的 , 沒 有 永 生 存 在 他 裡 面 。 」 這 句 話 很 清 楚 的 告 訴 我 們 , 那 些 不 解 怨 的 人 , 就 是 未 有 生 命 , 未 重 生 得 救 的 人 。 我 們 明 明 知 道 彼 此 相 愛 是 主 耶 穌 給 我 們 的 「 命 令 」 , 我 們 卻 從 來 不 將 這 「 命 令 」 放 在 心 上 ; 我 們 明 知 不 饒 恕 弟 兄 的 , 不 應 該 吃 主 的 餐 , 我 們 卻 常 常 吃 喝 自 己 的 罪 , 一 面 吃 喝 , 一 面 不 肯 饒 恕 弟 兄 !

            — — 吳 主 光 弟 兄 ? ?

論 斷 的 正 解

論 斷 的 定 義

這 詞 、 在 聖 經 中 曾 出 現 過 1 1 3 次 , 其 中 八 十 八 次 在 英 文 聖 經 直 譯 為 “ judge ” , 餘 下 的 譯 為 ” determine ” 或 “ sue ” ; 中 文 和 合 本 聖 經 則 譯 為 「 審 判 」 、 「 論 斷 」 、 「 受 審 判 」 、 「 判 斷 」 、 「 定 意 」 、 「 定 罪 」 、 「 審 察 」 、 「 審 問 」 等 。 如 果 我 們 綜 合 這 些 譯 法 和 解 釋 , 我 們 就 明 白 、 「 論 斷 」 並 不 是 單 用 話 語 來 分 辨 , 或 批 評 這 麼 簡 單 ; 我 們 可 以 給 「 論 斷 」 下 一 個 詳 細 一 點 的 定 義 , 就 是 : 「 論 斷 者 自 居 審 判 官 的 地 位 , 以 為 自 己 有 權 去 判 定 對 方 有 罪 , 並 且 按 自 己 的 意 思 給 與 對 方 某 一 個 程 度 的 懲 罰 , 不 肯 給 與 對 方 悔 改 的 機 會 。 」 因 此 、 只 在 心 中 分 辨 一 件 事 對 與 錯 , 或 分 辨 一 個 人 有 沒 有 罪 , 像 主 耶 穌 教 我 們 分 辨 假 先 知 一 樣 , 但 沒 有 按 我 們 自 己 的 私 意 去 判 斷 對 方 應 該 得 到 何 種 形 式 的 報 應 或 懲 罰 , 反 替 給 與 對 方 悔 改 的 機 會 , 這 樣 的 分 辨 , 就 不 算 是 「 論 斷 」 。 除 非 在 分 辨 之 後 , 再 憑 自 己 的 私 意 , 認 為 或 認 同 對 方 應 該 受 到 報 應 , 這 就 算 為 「 論 斷 」 了 。 因 為 按 「 論 斷 」 ( judge ) 這 字 在 法 庭 上 的 意 思 , 即 使 分 辨 後 證 明 對 方 有 罪 , 但 控 方 若 願 意 與 被 告 作 「 庭 外 和 解 」 , 即 給 與 對 方 一 次 悔 改 的 機 會 , 法 官 就 無 從 「 宣 判 有 罪 」 , 也 無 從 「 加 以 刑 罰 」 , 因 為 沒 有 機 會 去 judge 這 件 事 。 所 以 、 聖 經 勸 我 們 「 不 要 論 斷 人 」 , 意 思 並 不 是 說 、 不 要 分 辨 誰 對 與 誰 錯 , 乃 是 勸 我 們 不 要 「 判 定 別 人 的 罪 , 而 不 給 與 悔 改 的 機 會 , 好 像 不 肯 庭 外 和 解 一 樣 。 」

聖 經 記 載 關 於 「 論 斷 」 的 經 文 只 有 如 下 幾 處 : 太 7:1-5 , 羅 2:1-3 , 羅 14:3-4, 10-13, 林 前 4:3-5, 10:29 , 西 2:16 , 雅 4:11-12> , 只 要 我 們 細 心 分 析 這 些 經 文 , 我 們 不 難 得 到 準 確 的 答 案 。

我 們 先 來 看 雅 各 書 四 章 十 二 節 : 「 設 立 律 法 和 判 斷 人 的 , 只 有 一 位 , 就 是 那 能 救 人 , 也 能 滅 人 的 , 你 是 誰 , 竟 敢 論 斷 別 人 呢 ? 」 這 節 經 文 清 楚 定 義 , 「 論 斷 」 ( judge ) 是 立 法 者 , 和 執 法 者 的 工 作 , 不 是 我 們 任 何 人 隨 便 對 任 何 人 都 可 以 論 斷 的 。 要 「 論 斷 」 一 件 事 或 一 個 人 , 就 必 須 先 自 問 , 自 己 的 身 分 是 否 適 合 , 自 己 與 那 件 事 或 那 個 人 的 關 係 是 甚 麼 ? 如 果 身 分 不 合 , 又 沒 有 相 對 的 權 柄 , 就 不 能 「 論 斷 」 。 例 如 、 只 有 老 師 才 有 權 柄 論 斷 學 生 的 學 業 , 別 人 沒 有 資 格 ; 只 有 父 親 才 有 權 在 家 教 上 論 斷 自 己 的 兒 子 , 別 人 沒 有 資 格 ; 傳 道 人 在 講 台 上 替 神 傳 講 神 的 話 語 之 時 , 有 權 論 斷 行 為 不 正 會 眾 , 不 是 一 般 人 隨 便 可 以 這 樣 做 ; 只 有 審 判 官 才 有 權 在 法 庭 上 , 憑 法 筆 論 斷 被 受 審 的 人 , 其 他 人 沒 有 資 格 … … 。

保 羅 指 著 那 些 沒 有 權 , 沒 有 位 , 隨 便 論 斷 人 的 人 說 : 「 你 是 誰 、 竟 論 斷 別 人 的 僕 人 呢 。 他 或 站 住 、 或 跌 倒 、 自 有 他 的 主 人 在 。 」 ( 羅 14:4> ) 意 思 是 說 , 只 有 那 人 的 主 人 才 有 權 有 位 論 斷 他 , 你 不 是 他 的 主 人 , 你 無 權 加 以 論 斷 。 因 此 、 隨 便 「 論 斷 」 別 人 , 就 是 自 己 提 高 自 己 的 身 分 , 以 自 己 是 「 審 判 官 」 , 於 是 就 「 輕 看 別 人 」 , 保 羅 指 摘 這 樣 的 人 說 : 「 你 這 個 人 、 為 甚 麼 論 斷 弟 兄 呢 . 又 為 甚 麼 輕 看 弟 兄 呢 . 因 我 們 都 要 站 在 神 的 臺 前 。 」 ( 羅 14:10 )

主 耶 穌 說 : 「 你 們 不 要 論 斷 人 ( 你 們 不 要 按 自 己 的 準 標 去 審 判 人 ) 、 就 不 被 論 斷 ( 神 也 就 不 會 按 你 的 標 準 去 審 判 你 ) . 你 們 不 要 定 人 的 罪 ( 審 判 的 結 果 若 然 證 明 對 方 有 罪 , 你 也 不 要 定 他 的 罪 ) 、 就 不 被 定 罪 ( 這 樣 、 將 來 神 審 判 你 之 時 , 雖 然 證 實 你 有 罪 , 也 必 不 定 你 的 罪 ) . 你 們 要 饒 恕 人 ( 證 實 有 罪 的 人 , 你 們 不 要 懲 罰 他 們 , 乃 要 憑 愛 心 饒 恕 他 們 ) 、 就 必 蒙 饒 恕 ( 這 樣 將 來 神 證 實 你 有 罪 , 也 會 饒 恕 你 們 , 不 將 你 們 應 得 的 刑 罰 加 給 你 們 ) 。 」 ( 路 6:27 ) 這 段 話 又 使 我 們 看 見 , 「 論 斷 」 的 定 義 , 在 反 面 來 說 , 就 是 「 不 饒 恕 , 不 憐 憫 」 。 雅 各 說 得 好 : 「 因 為 那 不 憐 憫 人 的 , 也 要 受 無 憐 憫 的 審 判 , 憐 憫 原 是 向 審 判 誇 勝 。 」 ( 雅 2:13 ) 其 實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在 神 面 前 都 是 罪 人 , 神 若 要 究 察 罪 孽 , 誰 能 站 立 得 住 呢 ? 如 果 我 們 希 望 神 憐 憫 我 們 , 不 按 我 們 的 罪 來 報 應 我 們 , 我 們 也 就 應 當 憐 憫 別 人 , 不 按 他 們 的 罪 來 報 應 他 們 才 對 。

可 是 、 「 論 斷 」 別 人 的 人 , 多 半 都 是 「 待 別 人 嚴 , 待 自 己 寬 」 的 ; 甚 至 在 「 論 斷 」 別 人 不 對 之 時 , 自 己 所 行 的 還 是 與 別 人 所 行 的 一 樣 。 就 如 那 些 「 以 惡 報 惡 」 的 人 , 他 們 指 摘 對 方 為 「 惡 」 , 卻 沒 有 想 到 、 當 自 己 用 「 惡 」 的 方 法 來 報 應 對 方 之 時 , 自 己 已 經 變 成 了 「 更 惡 的 惡 人 」 了 。

所 以 無 論 如 何 、 我 們 都 不 要 「 論 斷 」 別 人 , 因 為 我 們 無 權 也 無 資 格 , 我 們 都 是 罪 人 , 我 們 都 需 要 求 神 饒 恕 , 既 是 這 樣 、 我 們 就 應 當 饒 恕 人 , 不 要 定 別 人 的 罪 。

主 的 榜 樣

我 們 都 沒 有 資 格 「 論 斷 」 人 , 只 有 主 耶 穌 才 有 資 格 , 因 為 祂 是 神 , 祂 是 主 , 祂 是 萬 王 之 王 。 雖 然 如 此 、 讓 我 們 來 看 一 看 、 主 耶 穌 有 沒 有 「 論 斷 」 我 們 呢 ? 如 果 有 、 祂 以 怎 樣 的 原 則 來 「 論 斷 」 我 們 呢 ?

根 據 約 翰 福 音 第 五 章 , 主 先 指 出 祂 有 審 判 人 ( 即 論 斷 人 ) 的 權 柄 。 主 說 : 「 子 憑 著 自 己 不 能 作 甚 麼 , 惟 獨 看 見 父 所 作 的 , 子 才 能 作 … … 父 不 審 判 甚 麼 人 , 乃 將 審 判 的 事 全 交 與 子 , 叫 人 尊 敬 子 , 如 同 尊 敬 父 一 樣 … … 」 ( 約 5:19-23 ) 主 耶 穌 有 權 「 論 斷 」 , 因 為 祂 與 神 「 同 尊 」 , 雖 然 如 此 、 主 耶 穌 卻 不 憑 自 己 一 個 人 的 意 見 來 論 斷 , 乃 憑 父 神 所 指 示 的 來 論 斷 ; 我 們 若 能 照 神 的 旨 意 來 論 斷 , 就 不 會 論 斷 錯 了 。

主 又 指 出 、 神 賜 祂 審 判 ( 論 斷 ) 的 權 柄 , 理 由 是 「 因 為 祂 是 人 子 , 就 賜 給 祂 行 審 判 的 權 柄 。 」 ( 約 5:27 ) 為 甚 麼 因 為 祂 是 「 人 子 」 , 就 賜 祂 權 柄 論 斷 人 呢 ? 原 來 主 降 世 為 「 人 子 」 , 親 身 體 會 人 一 切 的 軟 弱 , 但 主 卻 沒 有 犯 過 罪 , 所 以 由 祂 來 審 判 人 , 必 定 最 準 確 , 因 為 祂 所 得 的 是 「 第 一 手 資 料 」 。 這 裡 又 讓 我 們 看 見 , 要 準 確 地 「 論 斷 」 別 人 , 就 必 須 盡 量 體 會 對 方 的 軟 弱 和 痛 苦 , 站 對 的 立 場 來 想 , 這 樣 才 能 「 論 斷 」 得 準 確 。

跟 著 主 又 指 出 、 「 我 的 審 判 也 是 公 平 的 , 因 為 我 不 求 自 己 的 意 思 , 只 求 那 差 我 來 者 的 意 思 。 我 若 為 自 己 作 見 證 , 我 的 見 證 就 不 真 , 另 有 一 位 給 我 作 見 證 , 我 也 知 道 他 給 我 作 的 見 證 是 真 的 … … 」 ( 約 5:30-31 ) 這 裡 又 讓 我 們 看 見 , 主 表 示 他 的 「 論 斷 」 是 公 平 的 , 一 來 因 為 祂 不 按 自 己 的 私 意 來 論 斷 , 乃 按 神 的 旨 意 來 論 斷 ; 二 來 、 主 表 示 祂 的 「 論 斷 」 有 足 夠 見 證 人 為 祂 作 見 證 ; 律 法 規 定 , 有 兩 三 個 見 證 人 作 見 證 就 可 以 成 為 可 信 的 憑 據 。 主 耶 穌 卻 指 出 , 祂 有 「 五 個 見 證 人 」 為 祂 作 見 證 。

第 一 個 見 證 人 是 「 約 翰 」 , 主 說 : 「 你 們 曾 差 人 到 約 翰 那 裡 , 他 為 真 理 作 過 見 證 。 」 這 是 指 約 翰 曾 公 開 見 證 耶 穌 是 「 神 的 羔 羊 , 除 去 世 人 罪 孽 的 」 ; 約 翰 又 見 證 主 的 位 份 極 大 , 自 己 就 是 給 祂 提 鞋 也 不 配 , 所 以 主 有 夠 大 的 位 分 來 論 斷 人 。

第 二 個 見 證 人 是 「 主 所 作 的 事 」 , 主 說 : 「 我 有 比 約 翰 更 大 的 見 證 , 因 為 父 交 給 我 , 要 我 成 就 的 事 , 就 是 我 所 作 的 事 , 這 便 見 證 我 是 父 所 差 來 的 。 」 意 思 是 主 所 傳 的 道 和 所 行 的 神 蹟 , 樣 樣 都 證 明 祂 是 父 神 所 差 來 的 , 所 以 祂 有 足 夠 的 資 格 論 斷 人 。

第 三 個 見 證 是 「 天 父 」 , 主 說 : 「 差 我 來 的 父 也 為 我 作 過 見 證 。 你 們 從 來 沒 有 聽 見 祂 的 聲 音 , 也 沒 有 看 見 祂 的 形 像 … 」 ( 約 5:37 ) 主 受 浸 時 , 天 父 從 天 上 有 聲 音 出 來 說 : 「 這 是 我 的 愛 子 , 我 所 喜 悅 的 。 」 證 明 主 的 身 份 足 以 論 斷 任 何 人 。

第 四 個 見 證 是 「 聖 經 」 , 主 說 : 「 你 們 查 考 聖 經 , 因 為 你 們 以 為 內 中 有 永 生 , 給 我 作 見 證 的 , 就 是 這 經 … … 」 ( 約 5:39 ) 主 的 降 生 , 言 行 , 樣 樣 都 應 驗 聖 經 的 預 言 , 證 明 祂 就 是 神 所 應 許 要 來 的 基 督 , 祂 有 足 夠 的 資 格 論 斷 任 何 人 。

第 五 個 見 證 人 是 「 摩 西 」 , 主 說 : 「 不 要 想 我 在 父 面 前 要 告 你 們 , 有 一 位 要 告 你 們 的 , 就 是 你 們 所 仰 賴 的 摩 西 。 你 們 如 果 信 摩 西 , 也 必 信 我 , 因 為 他 書 上 有 指 著 我 寫 的 話 … … 」 ( 約 5:44-46 ) 摩 西 代 表 律 法 , 他 要 在 神 面 前 控 告 猶 太 人 怎 樣 犯 律 法 , 然 而 主 耶 穌 卻 代 表 恩 典 , 主 不 論 斷 ( 控 告 ) 任 何 人 , 因 祂 第 一 次 來 不 是 為 控 告 , 乃 是 為 叫 人 悔 改 得 救 恩 。

從 以 上 幾 點 、 以 上 我 們 應 該 看 清 楚 了 , 主 在 情 在 理 , 在 人 在 神 , 都 有 足 夠 的 資 格 和 權 柄 「 論 斷 」 人 ; 然 而 、 我 們 的 主 並 沒 有 運 用 這 些 資 格 和 權 柄 來 「 論 斷 」 我 們 、 正 如 約 翰 福 音 三 章 十 七 節 說 : 「 神 差 祂 的 兒 子 降 世 , 不 是 要 定 世 人 的 罪 ( 小 字 指 出 「 定 罪 或 作 審 判 」 , 即 「 論 斷 」 ) , 乃 是 要 叫 世 人 因 祂 得 救 。 」

主 不 「 論 斷 」 任 何 人 , 不 定 任 何 人 的 罪 , 這 一 點 , 我 們 看 主 怎 樣 對 待 那 個 淫 婦 就 知 道 了 。 那 個 淫 婦 是 在 行 淫 之 時 被 人 捉 來 的 , 證 據 確 鑿 , 無 法 抵 賴 。 群 眾 口 口 聲 聲 要 處 死 她 , 然 而 、 主 對 他 們 說 : 「 你 們 中 間 誰 是 沒 有 罪 的 , 誰 就 可 以 先 拿 石 頭 打 她 。 」 ( 約 8:1-9 ) 主 耶 穌 這 句 話 , 又 給 「 論 斷 別 人 」 下 一 個 準 確 的 定 義 : 指 出 雖 然 淫 婦 證 實 有 罪 , 但 只 有 無 罪 的 人 , 才 有 資 格 定 她 的 罪 , 才 配 拿 石 頭 打 她 。 不 少 人 理 直 氣 壯 地 說 : 「 他 有 罪 是 鐵 一 般 的 事 實 , 我 怎 算 是 論 斷 他 ? 」 其 實 說 這 話 的 人 誤 解 了 「 論 斷 別 人 」 , 以 為 是 「 誣 告 別 人 」 的 意 思 . 當 你 以 為 對 方 既 然 證 實 有 罪 , 就 可 以 隨 便 說 話 拆 毀 他 的 名 譽 , 你 就 是 「 論 斷 」 他 , 因 為 你 定 了 他 的 罪 , 在 某 個 程 度 上 , 私 自 給 他 下 了 刑 罰 。 他 證 實 有 罪 , 這 一 點 暫 且 不 提 , 你 要 自 問 , 你 自 己 有 沒 有 罪 呢 ? 你 若 有 罪 , 你 就 沒 有 資 格 論 斷 別 人 人 , 也 不 應 定 別 人 的 罪 了 。

再 者 、 控 告 淫 婦 的 群 眾 一 個 一 個 地 溜 走 了 , 主 問 那 個 淫 婦 說 : 「 沒 有 人 定 你 的 罪 麼 ? 」 婦 人 說 : 「 主 阿 , 沒 有 。 」 耶 穌 說 : 「 我 也 不 定 你 的 罪 , 去 罷 , 從 此 不 要 再 犯 罪 了 。 」 主 這 句 話 真 寶 貴 , 意 思 是 說 、 眾 人 都 有 罪 , 所 以 他 們 不 敢 定 你 的 罪 , 但 我 是 無 罪 的 , 而 你 有 罪 又 是 證 據 確 鑿 的 , 我 就 有 足 夠 的 資 格 拿 石 頭 打 你 , 但 我 卻 不 「 論 斷 」 你 , 不 拿 石 頭 打 你 , 我 給 你 一 個 悔 改 的 機 會 , 從 此 不 要 再 犯 罪 了 。

讀 者 看 到 了 沒 有 ? 主 有 資 格 「 論 斷 」 人 , 主 卻 不 「 論 斷 」 , 乃 給 人 有 悔 改 的 機 會 ; 你 和 我 沒 有 資 格 「 論 斷 」 人 , 怎 麼 還 常 常 論 斷 人 呢 ?

  1. 我 們 不 適 宜 論 斷

我 們 不 應 「 論 斷 」 人 , 因 為 我 們 沒 有 權 , 沒 有 位 , 沒 有 資 格 去 論 斷 別 人 , 再 加 上 我 們 的 判 斷 不 公 正 , 存 心 又 不 良 , 我 們 實 在 是 不 適 宜 論 斷 別 人 的 。 所 以 主 耶 穌 說 : 「 你 們 不 要 論 斷 人 , 免 得 你 們 被 論 斷 … … 為 甚 麼 看 見 你 弟 兄 眼 中 有 刺 , 卻 不 想 自 己 眼 中 有 梁 木 呢 ? … … 你 這 假 冒 為 善 的 人 , 先 去 掉 自 己 眼 中 的 梁 木 , 然 後 才 能 看 得 清 楚 , 去 掉 你 弟 兄 眼 中 的 刺 。 」 ( 太 7:1-5 )

我 們 可 以 想 象 , 那 位 要 「 除 掉 弟 兄 眼 中 的 刺 」 的 人 , 必 定 這 樣 對 弟 兄 說 : 「 親 愛 的 弟 兄 , 你 的 眼 中 有 一 根 刺 , 你 一 定 感 到 很 不 舒 服 了 , 讓 我 憑 愛 心 幫 助 你 將 刺 除 掉 可 以 嗎 ? 」 然 而 、 他 真 的 是 為 了 愛 心 嗎 ? 主 指 出 , 他 自 己 眼 中 有 一 根 梁 木 也 不 知 道 , 怎 能 看 得 清 楚 別 人 眼 中 有 一 根 小 小 的 刺 呢 ? 所 以 主 指 出 他 的 好 意 其 實 是 假 冒 為 善 , 目 的 並 不 是 解 除 弟 兄 的 痛 苦 , 而 是 為 要 論 斷 弟 兄 , 和 眩 耀 自 己 的 眼 光 看 得 準 。 同 樣 、 我 們 人 人 都 是 罪 人 , 都 有 梁 木 在 眼 中 , 都 看 得 不 清 楚 , 都 不 宜 「 論 斷 」 任 何 人 。 舉 例 來 說 、 別 人 犯 罪 有 許 多 隱 藏 的 因 素 , 有 遠 因 , 有 近 因 , 有 心 理 , 有 生 理 … … , 你 怎 能 完 全 了 解 呢 ? 若 不 是 無 所 不 知 , 能 鑑 察 人 心 腸 肺 腑 的 神 , 絕 無 任 何 人 能 夠 看 準 確 。

再 者 、 弟 兄 「 眼 中 有 剌 」 , 那 是 弟 兄 全 身 最 敏 感 的 地 方 , 任 何 最 輕 微 的 動 作 , 都 會 加 增 弟 兄 的 痛 苦 ; 你 若 眼 中 有 一 根 梁 木 還 不 自 覺 , 你 的 感 覺 一 定 是 麻 木 了 , 你 這 種 感 覺 麻 木 了 的 人 , 怎 能 了 解 別 人 眼 中 有 刺 的 痛 苦 ? 而 且 你 不 是 「 眼 科 醫 生 」 , 你 那 裡 有 資 格 和 經 驗 去 除 掉 別 人 的 刺 呢 ?

反 過 來 說 , 即 使 我 們 眼 中 沒 有 梁 木 , 我 們 真 的 能 看 清 楚 , 我 們 還 是 不 配 「 論 斷 」 別 人 , 因 為 我 們 的 信 心 程 未 必 等 於 別 人 的 信 心 程 度 。 保 羅 指 著 那 些 有 信 心 , 相 信 百 物 都 可 吃 的 人 , 說 : 「 信 心 軟 弱 的 , 你 們 要 接 納 , 但 不 要 辯 論 所 疑 惑 的 事 . 有 人 信 百 物 都 可 以 吃 , 但 那 軟 弱 的 , 只 吃 蔬 菜 , 吃 的 人 不 可 輕 看 不 吃 的 人 , 不 吃 的 人 不 可 論 斷 吃 的 人 , 因 為 神 已 經 收 納 他 了 。 你 是 誰 , 竟 論 斷 別 人 的 僕 人 呢 ? … … 」 ( 羅 154:1-4 ) 不 錯 、 你 有 信 心 , 你 看 得 準 , 但 你 有 沒 有 想 到 , 你 用 多 少 年 時 間 追 求 才 有 這 樣 的 信 心 ? 你 怎 能 強 逼 那 個 初 信 的 , 信 心 軟 弱 的 , 在 一 天 之 內 就 達 到 你 這 樣 的 程 度 呢 ? 在 你 來 說 , 你 準 確 知 道 百 物 都 可 吃 ; 在 他 來 說 , 他 誤 以 為 只 可 以 吃 蔬 菜 , 然 而 、 你 為 甚 麼 「 論 斷 」 他 , 使 他 跌 倒 ? 你 為 甚 麼 不 可 以 憑 愛 心 遷 就 他 , 寧 願 也 像 他 一 樣 不 吃 肉 , 只 吃 蔬 菜 ?

倘 若 我 們 硬 要 按 自 己 的 程 度 來 「 論 斷 」 信 心 軟 弱 的 弟 兄 , 我 們 就 要 小 心 , 因 為 主 既 然 為 祂 死 , 主 必 定 愛 他 , 不 甘 心 讓 你 這 個 人 只 為 眩 耀 自 己 有 信 心 就 絆 倒 他 , 主 必 定 要 制 止 你 , 對 付 你 , 叫 你 知 道 , 你 不 是 那 弟 兄 的 主 , 反 之 、 你 和 他 都 是 主 的 僕 人 , 主 有 權 論 斷 你 們 , 你 卻 無 資 格 論 斷 別 人 。 保 羅 說 得 好 , 「 你 這 個 人 , 為 甚 麼 輕 看 弟 兄 呢 ? 因 我 們 都 要 站 在 神 的 台 前 ( 受 神 的 審 判 ) 。 」 ( 羅 14:10 )

保 羅 的 榜 樣 ( 林 前 4 : 1 - 5 ) ─ ─ 被 人 論 斷 的 反 應

最 後 , 讓 我 們 來 安 慰 一 下 那 些 被 別 人 論 斷 的 人 。 要 知 道 、 活 在 這 個 敗 壞 的 世 上 , 是 難 免 被 人 論 斷 的 。 當 我 們 被 別 人 論 斷 之 時 , 我 們 要 學 保 羅 的 態 度 , 他 說 : 「 我 被 你 們 論 斷 , 或 被 別 人 論 斷 , 我 都 以 為 極 小 的 事 . 連 我 自 己 也 不 論 斷 自 己 。 我 雖 不 覺 得 自 己 有 錯 , 卻 也 不 能 因 此 得 以 稱 義 . 但 判 斷 我 的 乃 是 主 . 所 以 、 時 候 未 到 , 甚 麼 都 不 要 論 斷 , 只 等 主 來 , 祂 要 照 出 暗 中 的 隱 情 , 顯 明 人 心 的 意 念 , 那 時 、 各 人 要 從 神 那 裡 得 著 稱 讚 。 」 ( 林 前 4:1-5 )

為 甚 麼 保 羅 以 為 是 「 極 小 的 事 」 ? 因 為 那 些 論 斷 他 的 人 , 都 是 「 極 小 的 人 」 , 但 如 果 是 主 親 自 論 斷 , 那 就 真 的 不 得 了 。 能 看 被 論 斷 為 小 事 , 不 受 影 響 , 不 被 絆 倒 的 , 才 配 做 神 的 僕 人 , 因 為 他 不 是 向 人 忠 心 , 乃 是 向 神 忠 心 。 不 過 、 倘 若 別 人 論 斷 得 對 , 自 己 實 在 應 該 悔 改 才 對 。

保 羅 又 指 出 、 「 連 我 自 己 也 不 論 斷 自 己 」 , 因 為 知 道 「 自 己 的 論 斷 不 準 確 」 , 甚 至 在 「 不 覺 得 自 己 有 錯 」 之 時 , 很 可 能 還 是 「 有 錯 」 , 不 能 因 此 得 稱 為 義 。 所 以 當 我 們 被 別 人 論 斷 , 被 別 人 冤 枉 之 時 , 我 們 不 要 怕 , 等 主 來 , 一 切 冤 情 都 得 到 平 反 了 , 那 時 、 我 們 這 些 等 候 主 伸 冤 的 人 , 都 要 從 主 得 著 稱 讚 。

─ ─ 吳 主 光 弟 兄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加 拿 大 的 現 任 政 黨 , 在 多 方 面 推 行 反 基 督 教 和 反 中 國 文 化 的 政 綱 , 例 如 : 在 學 校 內 注 入 推 介 同 性 戀 課 程 , 擬 在 溫 哥 華 及 列 治 文 各 區 設 立 賭 場 , 及 擬 設 立 一 些 特 殊 的 社 區 中 心 , 讓 吸 毒 者 可 以 合 法 化 地 在 裡 面 吸 毒 等 , 每 一 樣 都 是 極 其 厲 利 地 破 害 公 民 的 道 德 , 家 庭 和 教 育 。 以 我 們 的 省 議 員 Mr. Clark 為 例 , 他 早 於 去 年 中 , 已 經 開 始 在 電 腦 上 設 立 一 個 名 為 Premier Clark ’ s Youth Website , 誘 導 青 少 年 學 生 如 何 進 為 「 性 自 瀆 」 , 及 一 些 「 同 性 戀 的 性 行 為 」 。 此 外 、 政 府 故 意 任 命 同 性 戀 者 做 人 權 組 織 的 高 官 , 做 教 育 部 的 要 職 等 , 有 計 劃 地 推 動 同 性 戀 。 本 埠 雖 仍 有 少 部 份 政 府 部 門 官 員 不 贊 成 同 性 戀 行 為 , 卻 因 此 受 到 控 訴 及 逼 害 , 為 此 、 一 群 基 督 徒 及 關 心 國 家 前 途 人 士 起 來 組 成 「 愛 加 公 義 聯 合 」 , 以 圖 激 勵 市 民 起 來 正 視 現 今 的 危 機 。 本 地 之 「 基 督 徒 短 宣 中 心 」 為 此 將 於 二 月 八 日 星 期 日 下 午 二 時 半 至 五 時 , 假 華 埠 中 華 文 化 中 心 ( 華 埠 片 打 東 街 5 0 號 ) 舉 辦 一 個 公 開 的 特 別 研 討 會 , 主 題 為 : 「 我 愛 加 拿 大 」 , 邀 請 了 幾 位 特 別 嘉 賓 出 席 , 其 中 有 文 化 更 新 研 究 中 心 之 院 長 梁 燕 城 博 士 , 愛 加 公 義 聯 會 召 集 人 張 祖 律 師 , 及 真 理 報 專 欄 作 家 嘉 倫 女 士 等 主 講 , 相 信 屆 時 必 會 引 起 廣 大 市 民 關 注 , 請 大 家 切 切 代 禱 。

一 個 名 為 「 聯 合 宗 教 — 發 動 二 千 」 ( United Religions Initiative 2000 ) 的 組 織 已 於 1993 年 開 始 、 如 火 如 荼 地 推 動 要 將 全 世 界 所 有 宗 教 聯 合 起 來 , 目 的 是 要 與 「 聯 合 國 」 看 齊 。 發 起 人 是 「 聯 合 國 」 , 總 負 責 人 是 三 藩 巿 公 聖 會 一 位 名 叫 William Swing 的 主 教 。 聯 合 國 認 為 , 這 個 「 宗 教 聯 合 」 的 大 計 , 如 果 由 天 主 教 教 皇 發 起 , 反 對 天 主 教 的 人 可 能 不 參 加 ; 如 果 由 回 教 發 起 , 反 對 回 教 的 人 士 又 可 能 不 參 加 , 因 此 他 們 邀 請 了 三 藩 巿 這 位 聖 公 會 的 主 教 做 發 起 人 , 他 們 認 為 是 最 中 立 的 。 以 下 是 他 們 的 行 事 曆 :

1993 年 二 月 :Swing 被 邀 請 去 參 加 聯 合 國 五 十 週 年 記 念 大 會 , 並 在 會 中 主 持 一 個 全 世 界 所 有 宗 教 對 話 的 聚 會 , Swing 在 會 中 即 提 出 成 立 「 聯 合 宗 教 」 的 概 念 。
1993 年 六 月 :Swing 在 紐 約 又 主 持 了 一 個 世 界 宗 教 對 話 的 聚 會 ;
1995 年 六 月 :Swing 又 在 聯 合 國 大 會 中 主 持 了 一 個 「 聯 合 宗 教 發 動 2000 」 的 聚 會 ;
1995 年 九 月 :Swing 將 這 個 組 織 的 建 議 正 式 呈 上 紐 約 聯 合 國 「 非 政 治 團 體 部 門 」 ;
1995 年 十 月 :Swing 到 香 港 , 中 國 , 台 灣 等 地 , 推 介 這 個 組 織 ;
1996 年 二 月 :Swing 繼 而 旅 行 到 印 度 、 巴 基 斯 坦 、 埃 及 、 以 色 列 、 約 但 、 土 耳 其 、 英 國 、 瑞 士 、 和 梵 帝 崗 等 地 , 大 事 推 介 「 聯 合 宗 教 」 組 織 ;
1996 年 六 月 : 五 十 五 位 來 自 世 界 各 大 宗 教 的 代 表 , 集 合 在 三 藩 巿 , 商 討 「 聯 合 宗 教 」 進 一 步 的 組 織 ;
1996 年 六 月 至 1997 年 五 月 : 多 個 「 聯 合 宗 教 會 議 」 已 經 在 世 界 各 地 舉 行 過 , 又 在 電 腦 網 絡 上 建 立 了 廣 大 的 支 持 網 ;
1997 年 六 月 23-27 日 : 一 百 多 個 歷 史 性 的 宗 教 代 表 , 和 一 百 多 個 屬 靈 運 動 的 代 表 , 開 始 在 史 丹 佛 大 學 正 式 草 擬 「 聯 合 宗 教 憲 章 」 ;
1997 年 七 月 至 1998 月 五 月 : 會 議 的 參 加 者 返 回 自 己 的 宗 教 圈 子 中 , 開 始 討 論 他 們 在 草 擬 「 聯 合 宗 教 憲 章 」 中 所 擔 任 的 角 色 和 意 見 ;
1998 年 六 月 : 會 議 正 式 開 始 進 入 書 寫 憲 章 階 斷 ;
1998 年 七 月 至 2000 年 五 月 : 一 方 面 擴 闊 讓 更 多 宗 教 代 表 參 加 , 另 一 方 面 研 討 將 「 聯 合 宗 教 憲 章 」 實 施 ;
2000 年 六 月 26 日 : 簽 署 「 聯 合 宗 教 憲 章 」 , 發 動 全 世 界 各 大 城 鎮 甚 至 鄉 村 舉 行 和 平 大 遊 行 。

弟 兄 姊 妹 們 、 主 來 的 日 子 近 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