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第 一 代 聖 經 批 判
[ 罪 論
[ 我 的 得 救 見 證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07/1998

第 一 代 聖 經 批 判

第 一 代 聖 經 批 判

註 : 本 文 內 容 所 諷 刺 之 「 學 論 主 義 」 , 在 某 一 個 程 度 上 是 有 存 在 價 值 的 。 唯 因 過 份 注 重 「 人 本 主 義 」 , 所 以 導 致 反 聖 經 後 果 。

因 為 聖 經 被 稱 為 神 的 話 語 , 所 以 筆 者 將 神 吩 咐 亞 當 的 話 喻 為 「 第 一 代 聖 經 」 。 當 時 神 對 亞 當 說 : 「 園 中 各 樣 樹 上 的 果 子 你 都 可 以 隨 意 吃 , 只 是 分 別 善 惡 樹 上 的 果 子 你 不 可 吃 , 因 為 你 吃 的 日 子 必 定 死 。 」 ( 創 2:16-17 ) 我 們 又 可 以 喻 這 段 話 為 第 一 代 聖 經 的 「 無 謬 誤 原 稿 」 。

亞 當 得 到 這 「 第 一 代 聖 經 」 的 「 無 謬 誤 原 稿 」 之 後 就 傳 給 女 人 , 我 們 可 以 喻 女 人 所 得 到 的 為 「 亞 當 抄 本 」 ; 之 後 女 人 又 再 記 錯 了 一 些 , 我 們 可 以 喻 之 為 「 加 多 減 少 抄 本 」 。

蛇 知 道 女 人 擁 有 「 加 多 減 少 抄 本 」 , 認 為 有 機 可 乘 , 於 是 就 前 去 引 誘 女 人 說 : 「 神 豈 是 說 , 不 許 你 們 吃 園 中 所 有 樹 上 的 果 子 麼 ? 」 ( 創 3:1 ) 蛇 這 句 話 質 疑 神 的 話 , 也 就 是 質 疑 第 一 代 聖 經 的 「 作 者 」 , 和 祂 所 著 的 「 內 容 是 否 符 合 邏 輯 」 , 因 此 我 們 又 可 以 喻 之 為 「 高 等 批 評 學 」 , 這 是 蛇 試 探 人 最 常 用 的 工 具 , 教 人 相 信 自 己 的 理 性 為 最 高 權 威 , 可 以 批 判 「 神 的 話 」 是 否 錯 誤 , 因 為 受 「 高 等 批 評 學 」 引 誘 而 懷 疑 聖 經 者 , 至 今 不 知 有 多 少 。

女 人 回 答 蛇 說 : 「 園 中 樹 上 的 果 子 我 們 可 以 吃 , 唯 有 園 當 中 那 棵 樹 上 的 果 子 , 神 曾 說 , 你 們 不 可 吃 , 也 不 可 摸 , 免 得 你 們 死 。 」 ( 創 3:2 ) 請 比 對 一 下 「 第 一 代 聖 經 無 謬 誤 版 本 」 , 我 們 不 難 發 現 女 人 在 她 的 「 加 多 減 少 抄 本 」 中 , 加 多 了 一 句 「 不 可 摸 」 , 又 減 少 了 半 句 「 的 日 子 」 。 我 們 知 道 , 天 主 教 就 是 在 聖 經 以 外 加 多 了 許 多 遺 傳 、 教 皇 宣 告 的 信 條 , 和 許 多 次 經 偽 經 ; 此 外 , 又 從 十 誡 中 , 減 少 了 「 不 可 拜 偶 像 」 這 一 句 。 因 此 , 天 主 教 在 歷 史 上 落 在 魔 鬼 許 多 的 試 探 裡 。

既 然 女 人 用 的 是 有 錯 謬 的 版 本 , 蛇 就 進 一 步 試 探 女 人 說 : 「 你 們 不 一 定 死 , 因 為 神 知 道 , 你 們 吃 的 日 子 就 眼 睛 明 亮 了 , 你 們 便 如 神 能 知 道 善 惡 。 」 ( 創 2:4 ) 留 心 第 一 句 「 你 們 不 一 定 死 」 , 是 為 指 出 「 第 一 代 聖 經 」 的 邏 輯 推 理 不 對 , 可 算 是 「 低 等 批 評 學 」 ( 又 名 「 次 等 批 評 學 」 ) , 叫 人 用 聖 經 的 內 證 來 懷 疑 聖 經 ; 第 二 句 「 因 為 神 知 道 … … 」 可 以 說 是 蛇 自 己 偽 造 出 來 的 「 偽 經 」 , 說 是 「 神 心 中 未 講 出 來 的 啟 示 」 , 我 們 又 可 以 喻 之 為 「 神 秘 主 義 」 , 自 稱 比 「 第 一 代 聖 經 」 的 權 威 更 高 , 迷 惑 了 不 知 多 少 人 。

女 人 面 對 蛇 這 樣 的 試 探 , 她 到 底 怎 樣 思 考 判 斷 和 回 應 呢 ? 我 們 可 以 推 想 , 她 的 思 考 過 程 大 致 如 下 。 女 人 這 樣 對 自 己 說 :

1 . 蛇 的 意 見 對 不 對 呢 ? 唔 ! 雖 然 蛇 的 名 聲 向 來 都 不 甚 好 , 但 是 、 做 「 學 術 研 究 工 夫 」 就 免 不 了 「 正 」 與 「 邪 」 都 需 要 參 考 呀 ! 我 相 信 、 我 的 「 理 性 」 足 可 以 分 辨 出 「 神 說 得 對 」 還 是 「 蛇 說 得 對 」 。 我 應 該 「 取 蛇 之 長 」 而 「 捨 第 一 代 聖 經 之 短 」 , 我 這 樣 平 衡 自 己 , 應 該 沒 有 甚 麼 問 題 吧 。

2 . 其 實 我 應 該 不 應 該 先 祈 禱 求 問 神 呢 ? 啊 ! 當 然 不 可 以 , 因 為 蛇 這 麼 好 心 , 將 神 不 想 說 出 來 的 秘 密 都 告 訴 我 , 我 怎 可 以 出 賣 蛇 呢 ? 況 且 , 神 當 然 不 希 望 我 像 祂 一 樣 有 智 慧 ! 我 記 得 「 新 時 代 運 動 」 也 經 常 宣 傳 說 人 人 都 可 以 當 神 的 ! 天 主 教 在 一 百 多 年 以 前 豈 不 是 一 直 將 聖 經 上 了 鎖 , 不 准 人 看 嗎 ? 所 以 太 過 隨 便 參 考 神 的 意 見 , 就 會 失 去 可 以 當 神 的 機 會 了 。

3 . 那 麼 , 可 以 不 可 以 與 我 的 丈 夫 亞 當 商 量 一 下 呢 ? 我 真 是 傻 ! 我 大 個 女 啦 ! 還 事 事 請 教 別 人 ? 難 道 男 人 真 的 比 女 人 聰 明 嗎 ? 我 要 高 舉 「 女 權 運 動 」 , 女 人 也 可 以 「 做 頭 」 ; 而 且 、 萬 一 吃 了 這 禁 果 有 甚 麼 不 良 後 果 的 話 , 我 也 可 以 將 我 的 經 驗 告 訴 亞 當 呀 ! 他 會 欣 賞 我 這 樣 愛 他 , 不 想 他 死 的 。 ( 女 人 這 樣 的 愛 是 「 亂 愛 」 , 不 是 「 戀 愛 」 ) 。

4 . 我 覺 得 剛 才 蛇 的 解 釋 很 「 詳 細 」 。 神 的 話 太 過 「 強 權 」 了 , 祂 又 不 解 釋 清 楚 , 至 少 不 像 蛇 的 解 釋 那 麼 「 詳 細 」 , 「 詳 細 」 一 點 才 顯 得 有 理 由 呀 ! 「 用 強 權 壓 人 」 怎 能 叫 人 順 服 ? ! 看 來 , 蛇 相 當 關 心 我 , 牠 豈 不 是 希 望 我 好 嗎 ?

5 . 蛇 的 理 由 是 , 「 如 果 神 不 是 不 許 我 們 吃 園 中 所 有 樹 上 的 果 子 」 , 就 一 定 是 「 准 許 我 們 吃 園 中 任 何 果 子 」 。 對 的 , 「 前 者 」 表 示 神 太 可 怕 了 , 怎 會 樣 樣 都 不 准 吃 呢 ? 神 應 該 是 「 絕 對 慈 愛 」 的 , 既 然 如 此 , 那 麼 園 中 所 有 果 子 就 是 「 絕 對 」 可 以 吃 的 了 , 若 有 一 些 不 准 吃 , 怎 算 是 「 絕 對 慈 愛 」 呢 ? 哈 ! 哈 ! 哈 ! 很 好 , 「 高 等 」 和 「 低 等 」 批 評 都 很 有 用 !

6 . 這 樣 想 起 來 , 蛇 說 「 不 一 定 死 」 就 有 理 由 了 , 「 死 」 可 能 是 一 種 恐 嚇 而 已 , 其 實 神 可 能 「 留 下 一 些 好 處 , 不 捨 得 給 我 們 」 也 未 可 料 。 如 果 真 的 可 以 像 神 一 樣 有 智 慧 , 就 真 的 值 得 冒 一 次 險 啊 ! 我 現 在 開 始 懷 疑 , 神 向 我 們 所 懷 的 意 念 , 不 一 定 是 賜 平 安 的 意 念 , 至 少 現 在 祂 就 不 肯 將 「 分 辨 善 惡 」 的 知 識 賜 給 我 們 了 。  

7 . 蛇 說 「 神 知 道 … 」 , 這 秘 密 連 蛇 也 知 道 了 , 為 甚 麼 不 讓 我 們 知 道 ? 蛇 能 夠 將 「 神 知 道 」 而 沒 有 說 出 來 的 秘 密 告 訴 我 們 , 可 見 蛇 的 「 心 理 學 」 真 棒 , 連 神 的 心 也 給 猜 出 來 了 ! 能 知 道 神 心 中 未 說 出 來 的 秘 密 , 這 豈 不 是 「 更 高 一 層 的 啟 示 」 ? 怪 不 得 這 麼 多 人 學 「 打 坐 」 和 「 通 靈 術 」 ! 怪 不 得 這 麼 多 人 參 考 天 主 教 和 印 度 教 的 冥 想 來 製 造 「 靈 修 神 學 」 ! 怪 不 得 「 靈 恩 派 」 的 人 士 這 麼 狂 熱 去 追 求 異 象 和 預 言 ! 其 實 神 越 禁 止 我 們 知 道 , 我 們 就 越 有 興 趣 去 知 道 。 我 不 介 意 蛇 給 我 們 「 啟 示 」 , 我 介 意 的 就 是 怎 樣 得 到 「 更 深 的 啟 示 」 , 做 「 學 術 研 究 工 作 」 就 是 這 樣 嘛 !

8 . 蛇 說 我 吃 了 以 後 眼 睛 會 「 明 亮 」 的 , 意 思 是 我 會 突 然 有 更 深 入 的 「 insight 」 ( 發 現 ) 。 噢 ! 多 麼 好 啊 ! 這 不 是 純 理 性 了 , 這 是 「 經 驗 」 , 最 實 在 不 過 的 內 在 直 接 啟 示 , 這 也 是 「 佛 學 」 的 「 點 悟 」 , 或 「 新 時 代 運 動 」 所 追 求 的 「 內 心 之 光 」 , 何 等 寶 貴 ! 不 過 , 老 實 說 , 蛇 也 很 有 「 insight 」 , 牠 竟 然 知 道 這 個 秘 密 , 真 棒 ! 在 我 未 能 如 神 有 智 慧 之 前 , 我 也 應 該 像 蛇 一 樣 有 智 慧 ! 能 夠 有 一 種 可 以 「 批 評 神 的 智 慧 」 的 智 慧 , 多 麼 本 事 ! 所 以 我 很 佩 服 那 些 學 者 用 自 己 智 慧 去 批 評 聖 經 , 他 們 又 勇 敢 又 有 智 慧 !

9 . 雖 然 , 我 這 樣 做 實 在 有 一 點 冒 險 , 但 是 , 怕 甚 麼 ? 我 只 不 過 追 求 「 如 神 」 嘛 ! 「 如 神 」 不 好 嗎 ? 如 果 不 好 , 為 甚 麼 神 有 這 種 智 慧 會 「 好 」 ? 而 我 有 就 「 不 好 」 ? 我 不 服 氣 。 神 可 以 有 的 , 為 甚 麼 我 們 不 可 以 有 ? 其 實 , 我 「 做 」 了 甚 麼 ? 我 只 不 過 追 求 「 知 道 」 怎 樣 分 辨 善 與 惡 而 已 , 善 與 惡 我 還 沒 有 「 做 出 來 」 , 怎 算 為 有 罪 ? 只 是 「 知 道 」 有 甚 麼 大 不 了 的 事 ? 「 知 道 」 只 在 我 內 心 , 我 不 告 訴 人 , 有 誰 知 道 我 「 知 道 」 ? 我 相 信 , 我 「 知 道 」 之 後 , 我 會 控 制 自 己 去 「 行 善 」 而 不 「 行 惡 」 。 我 會 ! 我 當 然 會 ! 因 為 我 已 經 大 個 女 了 ! 我 會 叫 自 已 一 面 倒 地 注 意 「 善 」 , 不 注 意 「 惡 」 , 正 如 「 新 時 代 運 動 」 的 「 積 極 思 想 」 ( Positive thinking ) 那 樣 , 只 要 一 面 倒 地 想 「 積 極 」 的 一 面 , 就 可 以 創 造 出 積 極 的 效 果 來 。 這 是 很 對 的 呀 ! 只 要 Positive 就 不 怕 了 。 我 現 在 可 以 憧 憬 在 將 來 「 如 神 」 之 時 , 會 多 麼 的 偉 大 。 我 這 樣 想 , 也 算 為 Positive 吧 ! 我 現 在 開 始 感 覺 到 、 我 的 Self Esteem ( 自 尊 ) 大 大 提 高 了 , 怪 不 得 基 督 教 、 天 主 教 、 印 度 教 、 連 沒 有 信 仰 的 人 都 這 麼 愛 Positive Thinking 啦 !

1 0 . 好 , 現 在 就 讓 我 到 分 別 善 惡 樹 那 裡 , 去 實 地 觀 察 一 下 , 這 樣 思 考 會 比 較 準 確 。 有 人 說 , 望 著 「 試 探 」 去 考 慮 應 不 應 該 接 受 「 試 探 」 是 最 愚 拙 的 。 我 卻 不 以 為 然 。 不 親 自 去 看 一 看 , 怎 能 明 白 得 透 徹 呢 ? 那 一 次 香 港 某 某 高 級 神 學 院 , 為 了 研 究 色 情 場 所 和 色 情 電 影 的 禍 害 , 不 也 是 帶 同 學 生 一 起 到 色 情 架 步 去 「 親 身 體 驗 」 一 下 嗎 ? 這 樣 教 法 的 神 學 教 育 才 不 至 於 紙 上 談 兵 呀 !

1 1 . 噢 ! 你 看 , 不 錯 呀 ! 一 直 以 來 , 我 都 沒 有 注 意 到 , 原 來 分 別 善 惡 樹 上 的 果 子 既 「 好 作 食 物 」 , 也 能 「 悅 人 的 眼 目 」 , 與 其 他 樹 上 的 果 子 一 樣 ( 參 創 3:6 ) , 從 「 實 用 」 的 觀 點 來 看 , 我 看 不 出 有 甚 麼 問 題 ! 「 理 論 」 是 沒 有 用 的 , 最 重 要 是 「 實 用 」 。

1 2 . 而 且 , 我 個 人 認 為 它 是 「 可 喜 愛 的 」 ( 經 文 說 「 且 是 可 喜 愛 的 」 ) , 我 們 女 人 味 最 講 究 「 直 覺 」 的 了 , 我 感 到 「 很 平 安 」 呀 ! 「 很 舒 服 」 呀 ! 只 要 我 不 想 那 本 「 第 一 代 聖 經 」 , 我 內 心 完 全 沒 有 問 題 。 其 實 呢 , 任 何 人 見 到 都 會 喜 歡 它 , 我 根 本 用 不 著 庸 人 自 擾 ! 我 真 不 明 白 神 , 這 麼 可 喜 的 食 物 , 就 是 不 肯 給 我 們 吃 ! ? ! ?

1 3 . 蛇 豈 不 是 清 楚 指 出 , 這 果 子 「 能 使 人 有 智 慧 」 嗎 ? 而 且 , 還 是 比 「 第 一 代 聖 經 」 還 要 高 級 的 智 慧 ! 看 來 , 我 快 要 當 神 了 ! 這 果 子 又 好 吃 , 又 好 看 , 又 可 愛 , 又 增 加 人 的 聰 明 智 慧 , 有 甚 麼 不 好 ? 我 真 是 忍 無 可 忍 了 。 肚 子 又 餓 了 , 何 不 實 際 一 點 ? 何 不 吃 一 口 來 判 斷 ? 老 是 在 推 想 而 沒 有 「 實 際 」 行 動 , 我 可 能 永 遠 也 找 不 到 答 案 。

唔 ! 很 多 水 , 很 多 汁 , 很 可 口 呀 ! 不 但 它 的 「 質 」 好 吃 , 它 的 「 外 表 」 也 好 看 ! 咦 ! 我 怎 樣 了 ? 我 沒 有 死 ! 我 沒 有 死 呀 ! 我 的 皮 膚 反 而 光 滑 得 多 ! 美 麗 得 多 ! 我 迫 不 及 待 了 , 等 亞 當 回 來 , 我 就 將 這 一 顆 給 他 吃 ! !

1 4 . 亞 當 ! 你 看 這 是 甚 麼 ? 你 用 不 著 瞪 著 眼 晴 , 你 看 我 有 沒 有 死 ? 我 吃 了 這 顆 果 子 , 蛇 對 我 說 不 一 定 死 , 我 的 眼 睛 會 明 亮 , 又 會 有 智 慧 , 能 如 神 一 樣 知 道 善 惡 ! 現 在 我 可 以 看 見 自 己 的 皮 膚 比 從 前 光 滑 得 多 ! 我 想 我 也 比 你 聰 明 得 多 ! 你 不 要 說 了 , 蛇 認 為 可 以 吃 , 我 是 你 的 妻 子 , 我 現 在 如 神 那 麼 聰 明 , 憑 我 的 聰 明 也 認 為 可 以 吃 , 你 就 不 用 擔 心 了 , 難 道 你 連 神 的 智 慧 也 信 不 過 嗎 ? 吃 吧 ! 吃 吧 !

結 果 亞 當 的 眼 神 由 驚 奇 變 為 羨 慕 , 沒 有 說 甚 麼 , 就 接 過 來 吃 了 。 後 果 就 是 與 那 些 不 信 「 聖 經 無 誤 」 的 人 一 樣 , 以 為 自 己 的 眼 睛 明 亮 了 , 可 以 看 出 聖 經 那 一 句 「 對 」 , 那 一 句 「 錯 」 , 以 為 自 己 的 智 慧 與 神 一 樣 , 甚 至 比 神 的 智 慧 還 要 高 ! 沒 想 到 中 了 自 己 智 慧 的 詭 計 。 ( 「 神 的 愚 拙 總 比 人 智 慧 ,   神 的 軟 弱 總 比 人 強 壯 。 弟 兄 們 哪 、 可 見 你 們 蒙 召 的 、 按 著 肉 體 有 智 慧 的 不 多 … … 神 卻 揀 選 了 世 上 愚 拙 的 、 叫 有 智 慧 的 羞 愧 … … 為 要 廢 掉 那 有 的 , 使 一 切 有 血 氣 的 、 在 神 面 前 一 個 也 不 能 自 誇 。 」 < 羅 1:25-29 > )

--- 吳 主 光 弟 兄 ? ?

福 音 信 息

罪 論

「 罪 」 是 宇 宙 萬 有 間 一 個 最 嚴 重 的 問 題 。 因 為 有 了 「 罪 」 , 就 有 魔 鬼 存 在 ; 有 了 「 罪 」 , 才 有 死 亡 和 痛 苦 ; 有 了 「 罪 」 , 伊 甸 園 變 成 了 沙 漠 ; 有 了 「 罪 」 , 才 有 洪 水 消 滅 古 時 的 世 界 ; 有 了 「 罪 」 , 人 類 才 有 不 同 的 口 音 ; 有 了 「 罪 」 , 舊 約 被 敗 壞 了 ; 有 了 「 罪 」 , 教 會 也 敗 壞 了 , 最 後 變 成 「 大 淫 婦 」 , 並 且 用 她 的 淫 行 敗 壞 全 世 界 ; 有 了 「 罪 」 , 人 類 的 智 能 用 來 發 明 更 利 害 的 武 器 , 發 展 成 「 世 界 末 日 大 戰 」 , 毀 滅 這 個 世 界 … … 。

敗 壞 ! 敗 壞 ! 敗 壞 ! 我 們 可 以 看 見 , 到 處 都 是 「 罪 」 敗 壞 人 類 社 會 的 痕 蹟 : 加 拿 大 向 來 以 之 為 驕 傲 的 「 HONEST SYSTEM 」 被 不 誠 實 的 人 敗 壞 了 ; 先 是 「 奴 隸 主 義 」 敗 壞 社 會 , 「 奴 隸 」 被 釋 放 之 後 , 「 自 由 」 變 成 「 放 縱 」 敗 壞 社 會 ; 先 是 「 資 本 主 義 」 敗 壞 社 會 , 為 了 針 對 「 資 本 主 義 」 的 敗 壞 , 「 共 產 主 義 」 以 暴 力 敗 壞 了 資 本 主 義 的 社 會 , 然 後 「 共 產 主 義 」 自 己 更 利 害 地 敗 壞 社 會 , 不 但 沒 有 「 共 產 」 , 反 而 製 造 更 不 公 平 的 「 極 權 階 級 」 , 貧 富 懸 殊 的 問 題 一 點 沒 有 解 決 , 卻 加 多 了 極 度 殘 忍 手 段 屠 殺 自 己 的 同 胞 ; 先 是 「 縱 慾 主 義 」 敗 壞 了 個 人 的 私 生 活 , 繼 而 「 人 權 」 被 罪 人 利 用 來 保 護 自 己 去 進 一 步 敗 壞 「 家 庭 制 度 」 , 使 離 婚 率 大 大 提 升 , 從 而 產 生 許 多 沒 有 教 養 的 敗 壞 青 年 , 造 成 極 多 社 會 問 題 , 敗 壞 了 「 社 會 」 ; 最 叫 人 傷 心 的 , 就 是 「 同 性 戀 合 法 化 」 的 不 法 條 例 , 明 明 製 造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 愛 滋 病 」 例 , 大 大 敗 壞 「 家 庭 制 度 」 , 也 敗 壞 人 體 的 「 免 疫 力 系 統 」 , 那 些 競 選 的 政 客 還 是 全 面 支 持 「 同 性 戀 者 」 , 不 但 讓 他 們 得 到 社 會 各 種 福 利 和 權 利 , 還 讓 他 們 控 制 了 學 校 局 , 製 造 「 反 同 性 戀 恐 懼 課 程 」 來 教 導 小 學 生 不 要 怕 同 性 戀 , 加 上 「 新 時 代 運 動 」 的 「 積 極 思 想 教 學 法 」 滲 入 了 北 美 洲 所 有 公 立 學 校 , 美 其 名 是 要 建 立 「 學 生 們 的 自 尊 」 , 其 實 是 叫 那 些 敗 壞 了 的 學 生 們 一 面 倒 地 以 為 自 己 成 積 很 好 , 道 德 行 為 很 好 , 將 「 悔 改 」 的 思 想 全 然 解 除 , 極 度 全 面 敗 壞 今 天 的 教 育 和 下 一 代 ; 我 們 的 政 府 完 全 沒 有 為 這 些 不 法 的 政 策 自 咎 , 反 而 完 全 不 知 羞 恥 地 , 動 用 幾 十 萬 元 來 建 造 同 性 戀 紀 念 碑 , 叫 同 生 戀 運 動 變 成 榮 耀 和 值 得 驕 傲 的 運 動 , 讓 同 性 戀 者 在 各 大 城 市 舉 行 「 GAY PRIDE DAY 」 , 到 處 遊 行 示 威 … … … , 啊 ! 這 個 世 代 說 不 盡 的 敗 壞 , 都 是 「 罪 」 的 勢 力 膨 脹 所 致 , 看 來 , 不 會 太 久 , 這 個 世 界 就 要 面 對 「 全 然 敗 壞 」 , 以 致 世 界 末 日 要 來 臨 。

  1. 罪 的 形 成

    這 個 世 界 到 處 充 滿 了 敗 壞 , 這 是 不 容 忽 視 的 事 實 , 然 而 , 許 多 敗 壞 了 的 人 竟 然 質 問 神 說 : 「 神 阿 , 萬 有 豈 不 是 你 所 創 造 的 嗎 ? 如 今 這 個 世 界 被 『 罪 』 敗 壞 了 , 其 實 『 罪 』 也 是 你 創 造 的 , 你 為 甚 麼 創 造 一 個 會 敗 壞 的 世 界 , 然 後 又 責 備 人 敗 壞 了 ? 」

    這 是 極 度 侮 辱 神 的 觀 念 , 因 為 他 指 控 神 不 但 創 造 了 「 罪 」 , 神 還 要 裝 作 極 其 公 義 、 口 口 聲 聲 說 要 刑 罪 所 有 犯 罪 的 人 , 這 豈 不 是 說 , 神 其 實 才 是 「 罪 魁 禍 首 」 ? 「 善 惡 報 應 」 和 整 奪 道 德 觀 念 豈 不 是 祂 編 造 出 來 的 一 齣 活 劇 ? 如 此 不 合 理 的 思 想 , 只 有 極 度 敗 壞 的 人 才 會 想 出 來 。

    聖 經 清 楚 指 出 , 「 罪 」 不 是 神 創 造 的 , 因 為 在 神 創 造 世 界 的 時 候 , 創 世 記 清 楚 地 記 載 : 「 神 看 著 一 切 所 造 的 都 甚 好 。 」 ( 創 1:31 ) 。 雅 各 解 釋 「 罪 」 的 來 源 之 時 , 說 : 「 各 人 被 試 探 , 乃 是 被 自 己 的 私 慾 牽 引 誘 惑 的 . 私 慾 既 懷 了 胎 , 就 生 出 『 罪 』 來 … … 」 , 然 後 他 用 十 分 強 調 的 口 吻 解 釋 、 「 罪 」 是 不 可 能 從 神 而 來 的 , 他 說 : 「 我 親 愛 的 弟 兄 們 , 不 要 看 錯 了 , 各 樣 美 善 的 恩 賜 , 和 各 樣 全 備 的 賞 賜 , 都 是 從 上 頭 來 的 , 從 眾 光 之 父 那 裡 降 下 來 的 。 」 意 思 是 說 、 只 有 「 美 善 的 , 全 備 的 」 才 是 神 創 造 的 , 一 切 邪 惡 的 , 都 不 是 神 所 創 造 的 , 乃 是 「 人 裡 面 的 『 私 慾 』 牽 引 誘 惑 外 面 的 『 試 探 』 而 產 生 的 」 。 因 此 , 如 果 要 明 白 「 罪 」 的 來 源 , 最 重 要 是 先 要 明 白 「 私 慾 」 和 「 試 探 」 是 甚 麼 。

    我 們 先 來 解 釋 「 試 探 」 這 個 詞 , 它 在 希 腊 原 文 的 寫 法 是 peiraz'o , 這 詞 在 英 文 直 譯 應 為 「 try 」 , 意 思 只 不 過 是 「 試 」 , 是 「 中 性 」 的 , 並 沒 有 叫 人 犯 罪 的 含 意 。 因 此 , 這 字 在 聖 經 裡 面 有 時 被 譯 為 良 性 的 「 試 煉 」 或 「 試 驗 」 , 有 時 被 譯 為 惡 性 的 「 試 探 」 。 雅 各 書 第 一 章 有 一 個 很 有 趣 的 例 子 : 第 二 節 說 : 「 我 的 弟 兄 們 , 你 們 落 在 百 般 的 『 試 煉 』 中 , 都 要 以 為 大 喜 樂 。 」 這 裡 「 試 煉 」 一 詞 是 良 性 的 , 但 在 第 十 三 節 卻 說 : 「 忍 受 『 試 探 』 的 人 是 有 福 的 , 因 為 他 們 經 過 試 驗 以 後 , 必 得 生 命 的 冠 冕 … … 」 , 這 裡 「 試 探 」 一 詞 又 是 良 性 的 , 但 接 下 去 卻 說 : 「 人 被 『 試 探 』 , 不 可 說 我 是 被 神 『 試 探 』 , 因 為 神 不 能 被 惡 『 試 探 』 , 祂 也 不 『 試 探 』 人 。 」 這 幾 處 的 「 試 探 」 卻 很 明 顯 是 惡 性 的 。 這 種 看 來 很 矛 盾 的 現 象 , 其 實 在 原 文 並 沒 有 矛 盾 , 因 為 這 詞 在 原 文 並 沒 「 良 性 」 或 「 惡 性 」 之 分 , 它 本 身 卻 是 「 中 性 」 的 ( 請 不 要 誤 會 是 指 男 性 女 性 的 『 性 』 ) , 問 題 是 怎 樣 用 它 , 如 果 將 它 用 在 惡 意 上 , 它 就 變 成 惡 性 , 如 果 將 它 用 在 良 性 上 , 它 就 變 成 良 性 。 例 如 一 件 事 , 如 果 人 「 照 著 神 的 旨 意 」 去 應 付 , 這 件 事 就 是 「 試 練 」 ; 同 一 件 事 , 如 果 人 「 照 著 自 己 的 私 慾 」 去 應 付 , 這 件 事 就 成 了 「 試 探 」 。 舉 例 說 、 當 一 個 窮 人 在 路 上 拾 到 一 個 「 錢 包 , 他 若 用 貪 心 的 態 度 來 據 為 己 有 , 這 個 「 錢 包 」 就 是 「 試 探 」 , 會 叫 他 犯 罪 ; 但 他 若 想 到 , 作 為 基 督 徒 不 可 貪 心 , 於 是 就 將 這 「 錢 包 」 送 回 失 主 , 這 個 「 錢 包 」 就 成 了 他 的 「 試 煉 」 , 叫 他 得 益 處 。

    再 看 「 私 慾 」 這 個 詞 , 它 在 希 腊 原 文 是 epi-thumi'a , 直 譯 英 文 應 為 desire , 中 文 意 思 應 為 「 願 望 」 或 「 意 願 」 而 已 , 它 也 是 「 中 性 」 的 , 並 未 含 有 惡 意 或 善 意 在 內 。 這 種 中 性 的 「 意 願 」 其 實 就 是 我 們 裡 面 「 自 由 意 志 的 選 擇 決 定 」 。 它 像 上 述 所 解 釋 的 「 試 探 」 一 樣 , 當 人 運 用 它 去 選 擇 行 神 的 旨 意 , 它 就 是 正 常 的 「 意 願 」 , 是 良 性 的 ; 但 是 , 如 果 人 運 用 它 去 選 擇 違 反 神 的 旨 意 , 一 面 倒 地 按 照 自 己 的 「 私 意 」 去 接 受 外 面 的 「 試 探 」 , 這 樣 的 「 意 願 」 是 惡 性 的 , 我 們 可 以 稱 之 為 「 私 慾 」 ( 私 人 的 慾 念 , 不 理 會 神 的 旨 意 ) 。

    雅 各 書 用 「 擬 人 法 」 來 形 容 這 樣 的 「 惡 性 意 願 」 , 說 : 「 各 人 被 『 試 探 』 , 乃 是 被 自 己 的 『 私 慾 』 牽 引 誘 惑 的 . 『 私 慾 』 既 懷 了 胎 , 就 生 出 罪 來 , 罪 既 長 成 , 就 生 出 死 來 。 」 意 思 是 說 , 「 試 探 」 就 是 「 姦 夫 」 , 「 私 慾 」 就 是 「 淫 婦 」 , 「 罪 」 是 他 們 結 合 所 生 的 「 兒 子 」 。 本 來 各 人 裡 面 的 「 自 由 意 志 選 擇 權 」 原 是 一 個 真 天 無 邪 的 「 少 女 」 , 有 一 天 她 遇 見 一 個 「 美 男 子 」 ( 一 件 很 吸 引 她 的 事 物 ) , 可 惜 , 這 個 「 美 男 子 」 已 經 結 了 婚 , 神 不 准 她 愛 上 這 個 「 美 男 子 」 , 只 准 她 與 這 「 美 男 子 」 做 個 普 通 朋 友 ; 但 她 實 在 愛 上 這 個 「 美 男 子 」 , 捨 不 得 放 棄 他 , 於 是 決 定 違 反 神 的 旨 意 , 勾 引 這 個 「 美 男 子 」 , 與 他 發 生 了 關 係 , 她 就 從 這 個 「 姦 夫 」 懷 了 「 罪 胎 」 , 滿 以 為 這 個 愛 情 結 晶 品 會 帶 來 幸 福 , 誰 知 這 個 「 罪 兒 」 生 出 來 之 後 , 漸 漸 長 大 竟 然 變 成 個 魔 鬼 , 將 她 和 姦 夫 二 人 一 併 殺 了 !

    不 明 白 的 人 會 問 , 神 為 甚 麼 賜 下 「 自 由 意 志 選 擇 權 」 給 人 ? 原 來 「 自 由 意 志 選 擇 權 」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有 了 它 , 人 類 愛 神 , 順 服 神 , 讚 美 神 , 歸 榮 耀 給 神 , 才 顯 得 有 意 義 , 不 然 、 人 類 就 是 一 群 傀 儡 而 已 。 試 想 一 想 , 如 果 我 們 沒 有 「 自 由 意 志 選 擇 權 」 的 話 , 我 們 對 神 的 敬 拜 和 讚 美 豈 不 像 一 部 電 腦 一 樣 , 被 神 programmed 一 些 敬 拜 和 讚 美 的 意 念 在 我 們 裡 面 , 叫 我 們 不 能 不 如 此 敬 拜 讚 美 祂 ? 說 清 楚 一 點 , 這 樣 的 敬 拜 和 讚 美 豈 不 是 神 自 己 讚 美 自 己 ? 因 為 一 切 都 是 由 祂 決 定 的 。 但 如 今 我 們 有 了 「 自 由 意 志 選 擇 權 」 , 我 們 可 以 愛 神 , 也 可 以 不 愛 神 ; 可 以 順 服 神 , 也 可 以 不 順 服 神 ; 可 以 讚 美 神 , 也 可 以 咒 罵 神 ; 可 以 行 善 , 也 可 以 犯 罪 … … , 我 們 對 神 的 回 應 才 是 真 心 的 , 才 有 真 實 意 義 。 雖 然 , 神 知 道 人 有 了 這 樣 的 「 自 由 意 志 選 擇 權 」 必 定 會 犯 罪 , 但 祂 同 時 也 知 道 , 必 定 會 有 一 部 份 人 被 祂 的 偉 大 神 性 感 動 , 從 而 向 祂 「 真 心 敬 拜 , 真 心 順 服 , 真 心 讚 美 … 」 , 神 寶 貴 的 是 「 質 」 , 只 要 有 人 真 心 敬 拜 讚 美 祂 就 成 功 了 , 祂 並 不 介 意 「 量 」 , 有 多 少 人 不 肯 敬 拜 讚 美 祂 , 也 沒 有 減 少 祂 本 有 的 榮 耀 和 美 德 , 試 問 在 一 個 全 能 的 神 來 說 , 「 量 」 的 多 寡 怎 會 影 響 到 祂 創 造 的 成 功 與 失 敗 ?

  2. 罪 的 定 義

研 究 「 罪 」 的 形 成 , 我 們 既 然 知 道 是 因 人 的 「 私 慾 」 牽 引 誘 惑 外 面 的 「 試 探 」 而 生 出 來 的 , 而 人 的 「 自 由 意 願 」 之 所 以 稱 為 「 私 慾 」 , 「 一 件 中 性 的 事 」 之 所 以 被 稱 為 「 試 探 」 , 都 是 因 為 人 不 理 會 神 的 旨 意 , 只 照 人 自 己 的 私 心 去 作 出 選 擇 之 故 , 這 樣 , 我 們 應 該 很 容 易 給 「 罪 」 下 一 個 定 義 , 「 凡 是 違 反 神 旨 意 的 任 何 意 願 選 擇 」 都 是 「 罪 」 。

違 反 神 的 旨 意 , 包 括 創 造 的 設 計 , 得 生 命 的 提 醒 , 敬 拜 親 近 神 的 要 求 , 人 倫 家 庭 的 制 度 , 罪 就 是 違 反 人 倫 ( 也 是 神 的 設 計 ) , 罪 就 是 違 反 神 的 旨 意 ; ( 在 創 造 中 的 旨 意 ; 在 生 活 上 的 旨 意 ; 敬 拜 上 的 旨 意 ( 不 能 拜 鬼 ) ; 人 際 關 係 的 旨 意 ; 在 神 創 造 人 身 體 的 旨 意 , 創 造 家 庭 的 旨 意 , 創 造 人 不 是 神 不 能 行 神 蹟 的 旨 意 , 創 造 人 倫 的 旨 意 等 , 如 同 創 造 大 自 然 定 律 一 樣 , 違 者 會 死 ; 神 的 吩 咐 ( 如 始 祖 吃 禁 果 ) , 神 在 道 德 上 的 設 計 , 神 在 刑 罰 上 的 旨 意 ,

  • 後 來 的 定 義 : 違 反 神 所 定 的 律 法 ;

  1. 再 後 的 定 義 : 違 反 人 的 良 心 , 罪 就 是 抵 觸 自 己 的 良 心 , 例 如 : 人 若 知 道 行 善 , 卻 不 去 行 , 這 就 是 他 的 罪 了 ; 罪 就 是 抵 觸 同 群 良 心 所 互 相 較 量 出 來 的 原 則 , 或 以 為 是 , 或 以 為 非 ;

  2. 再 後 的 定 義 : 違 反 人 的 法 律

  3. 再 後 的 定 義 : 一 種 心 理 ; 是 一 種 病 態 ;

  4. 妨 礙 別 人 的 利 益 ;

  5. 妨 礙 政 客 的 利 益 ;

  6. 根 本 沒 有 罪 這 回 事 ; 何 必 規 限 別 人 的 快 樂 與 自 由 ? ( 人 權 , 自 由 ) 的 濫 用

  • 罪 的 內 容

  1. 中 國 人 的 定 義 , 罪 就 是 「 四 非 」 : 非 禮 勿 視 , 非 禮 勿 聽 , 非 禮 勿 言 , 非 禮 勿 動 ;

  2. 聖 經 的 定 義 , 「 四 不 」 : 罪 就 是 「 不 義 」 ( 對 事 不 正 ) , 「 不 潔 」 ( 對 己 污 穢 ) , 「 不 虔 」 ( 對 神 不 尊 ) , 「 不 善 」 ( 對 人 不 好 )

  1. 罪 始 於 不 信 , 所 以 神 用 「 信 」 來 作 為 得 救 的 條 件 是 合 理 的 ;

  2. 犯 罪 的 主 因 是 驕 傲 , 以 為 自 己 有 智 慧 可 以 分 辨 蛇 還 是 神 對 , 不 正 視 「 自 我 」 的 身 分 低 於 神 , 以 為 吃 了 禁 果 之 後 , 自 己 可 以 如 神 有 智 慧 ;

  • 罪 的 結 果

  1. 罪 就 是 虧 缺 神 的 榮 耀 ; 世 人 都 犯 了 罪 , 虧 缺 了 神 的 榮 耀 ─ ─ 人 本 有 神 的 形 像 樣 式 , 好 像 兒 子 一 樣 ; 犯 罪 之 後 失 去 了 榮 光 , 失 去 了 神 的 性 情 , 墮 落 成 為 禽 獸 和 鬼 ; 人 犯 罪 後 , 其 似 神 形 像 十 分 尊 貴 的 靈 死 了 , 剩 下 卑 賤 會 衰 敗 的 肉 體 , 神 讓 人 可 以 在 肉 體 活 著 一 段 日 子 , 目 的 是 給 人 有 悔 改 的 機 會 , 因 為 人 犯 罪 的 原 因 之 中 , 有 了 魔 鬼 引 誘 的 成 分 在 內

  2. 罪 叫 人 污 穢 不 潔 ;

  3. 罪 叫 人 失 去 自 由 , 變 成 罪 奴 ;

  4. 罪 叫 人 與 神 為 敵 , 人 不 敢 見 神 , 且 被 神 對 付 ;

  5. 罪 的 工 價 乃 是 死 , 就 是 與 賜 生 命 的 神 隔 開 ;

  • 對 付 罪 的 方 法

  1. 要 勇 於 認 罪 , 在 光 明 中 看 清 楚 罪 的 本 相 , 要 相 信 神 有 赦 罪 之 恩 ;

  2. 切 忌 : 1 ) 不 要 看 它 吸 引 人 的 一 面 , 2 ) 千 萬 不 要 改 變 罪 的 定 義 , 使 之 變 成 不 是 罪 ; 3 ) 千 萬 不 要 與 罪 人 結 合 , 用 群 體 的 心 理 來 強 化 自 己 犯 罪 的 性 情 ; 4 ) 千 萬 不 要 接 受 罪 中 之 樂 , 罪 的 好 處 , 罪 的 利 益 … … , 5 ) 不 要 給 魔 鬼 留 地 步 , 要 第 一 時 間 對 付 它 ; 6 ) 不 要 像 猶 大 , 依 著 世 俗 的 意 思 憂 愁 , 結 局 是 死 ; 7 ) 要 注 意 , 初 犯 罪 的 罪 咎 感 是 強 的 , 後 來 漸 漸 漸 弱 了 , 這 時 不 能 再 以 感 受 為 判 斷 的 準 繩 , 到 後 來 麻 木 了 , 就 是 殺 人 也 不 會 感 到 自 咎 和 懼 怕 的 ;

  3. 要 恨 : 恨 它 , 因 為 它 一 直 欺 騙 你 , 將 你 害 成 這 個 樣 子 ; 恨 是 一 種 莫 大 的 力 量 , 也 是 神 所 賜 的 ; 要 狠 : 將 犯 罪 的 眼 挖 出 來 , 犯 罪 的 手 砍 下 來 ;

  4. 要 對 付 自 己 內 心 的 私 慾 , 要 靠 聖 靈 重 生 , 要 斷 絕 罪 的 根 源 和 供 應 ; 要 對 付 魔 鬼 和 牠 的 差 役 , 牠 引 誘 人 , 供 應 人 犯 罪 的 資 料 , 差 派 罪 人 來 引 誘 ; 要 對 付 世 界 和 其 上 的 情 慾 , 因 為 它 會 叫 人 不 愛 父 ;

  5. 要 愛 主 , 愛 能 改 變 人 ; 要 為 自 己 立 一 個 高 目 標 ;

--- 吳 主 光 弟 兄

肢 體 分 享

我 的 得 救 見 證

引 言 :

從 前 我 是 一 個 十 分 懼 怕 死 亡 的 人 , 因 為 不 知 道 死 後 會 到 那 裡 去 。 但 我 現 在 對 死 亡 已 再 沒 有 恐 懼 了 , 而 且 很 有 把 握 知 道 自 己 死 後 會 去 那 裡 。

 

信 主 前 :

以 前 我 之 所 以 那 麼 怕 死 , 是 因 為 我 一 直 相 信 世 事 是 有 因 果 報 應 的 ; 我 常 想 如 果 民 間 所 傳 說 的 地 府 是 真 有 其 事 的 話 , 像 我 這 樣 的 人 , 地 府 肯 定 就 是 我 的 終 局 了 。 為 甚 麼 我 會 有 這 個 結 論 ? 原 來 我 從 少 就 感 覺 自 己 是 一 個 很 污 穢 的 人 , 經 常 被 色 情 的 思 想 和 行 為 所 捆 綁 , 良 心 的 責 備 令 我 十 分 痛 苦 , 因 為 我 知 道 這 些 都 是 不 對 的 。

我 也 見 到 自 己 人 性 醜 惡 的 一 面 。 自 己 得 不 到 的 東 西 , 我 就 加 以 破 壞 , 要 令 到 別 人 也 得 不 著 它 ! 我 曾 經 因 為 得 不 到 我 舅 父 幾 粒 又 大 又 美 麗 的 波 子 , 就 把 它 們 從 六 樓 高 的 屋 外 走 廊 掉 到 街 上 去 , 完 全 不 顧 一 切 後 果 。

我 又 自 以 為 是 , 看 不 起 別 人 。 在 唸 書 的 時 期 , 成 績 比 自 己 差 的 同 學 我 都 不 放 在 眼 內 , 不 會 跟 他 們 交 好 。 而 成 績 好 的 同 學 又 成 為 我 嫉 妒 的 對 象 , 我 往 往 把 他 們 當 作 假 想 敵 , 務 要 爭 取 比 他 們 好 的 成 績 , 但 表 面 上 我 又 跟 他 們 做 朋 友 , 可 以 想 像 當 時 的 我 是 怎 樣 的 虛 假 。

信 主 後 :

感 謝 神 , 信 主 以 後 , 我 就 有 了 很 大 的 改 變 。 首 先 死 對 我 來 說 一 點 不 可 怕 了 , 因 為 我 知 道 我 離 世 時 便 會 返 到 神 那 裡 , 永 遠 和 愛 我 的 神 住 在 一 起 , 聖 經 形 容 「 天 家 」 是 一 個 很 美 麗 的 地 方 , 在 那 裡 也 再 沒 有 痛 苦 和 死 亡 , 這 一 切 就 成 了 吸 引 我 的 盼 望 。

另 外 自 己 嫉 妒 別 人 的 心 理 也 減 少 了 。 現 在 在 街 上 看 見 別 人 駕 駛 是 名 貴 汽 車 , 自 己 的 卻 是 1 8 年 的 舊 車 , 但 我 仍 然 很 滿 足 和 快 樂 , 因 為 物 質 的 享 受 和 豐 富 對 我 已 不 是 那 麼 重 要 , 因 聖 經 告 訴 我 , 地 上 一 切 的 事 都 會 過 去 , 唯 有 神 的 愛 和 神 的 旨 意 才 是 永 恆 的 。

以 往 我 對 學 業 成 就 十 分 執 著 , 常 常 只 會 單 顧 自 己 的 事 , 不 願 意 理 會 別 人 的 事 , 更 不 會 關 心 別 人 。 但 信 主 之 後 , 我 知 道 無 論 做 甚 麼 事 都 是 向 神 負 責 , 我 只 要 盡 了 自 己 的 本 份 神 就 喜 悅 了 。 所 以 在 讀 大 專 的 時 候 , 雖 然 有 很 多 同 學 在 測 驗 時 都 會 作 弊 , 我 卻 沒 有 同 流 合 污 , 我 不 願 意 犯 罪 得 罪 神 , 就 算 明 知 自 己 這 樣 是 很 蝕 底 , 成 績 會 比 別 人 差 , 但 我 情 願 得 神 的 稱 讚 勝 過 地 上 的 成 就 。 在 進 修 時 期 我 更 時 常 很 樂 意 地 解 答 同 學 在 功 課 上 的 問 題 , 深 信 是 神 除 去 了 我 自 私 自 利 的 心 態 。

信 主 時 :

究 竟 我 是 怎 樣 信 主 的 呢 ? 因 著 自 己 的 敗 壞 , 我 一 直 都 有 很 強 烈 的 罪 疚 感 , 但 我 對 宗 教 卻 沒 有 多 大 興 趣 , 我 不 認 為 導 人 向 善 的 宗 教 能 解 決 我 罪 的 問 題 , 因 為 行 善 積 德 不 能 叫 我 不 犯 罪 , 也 不 能 停 止 我 良 心 的 控 訴 , 況 且 以 往 的 過 錯 是 已 經 做 了 , 不 可 能 以 今 日 的 好 行 為 來 作 補 償 。 但 感 謝 主 , 藉 著 祂 的 恩 典 , 我 終 於 找 到 出 路 。 在 中 四 至 中 五 的 求 學 期 間 , 我 跟 一 位 基 督 徒 老 師 研 讀 聖 經 , 這 時 我 開 始 知 道 世 上 有 一 位 神 存 在 。 有 一 晚 神 叫 我 想 到 罪 的 問 題 , 叫 我 十 分 不 安 和 擔 心 , 不 知 神 怎 樣 看 待 我 , 會 不 會 接 納 我 ? 從 這 日 開 始 我 就 到 教 會 裡 , 去 更 多 的 認 識 這 位 神 , 有 一 次 聚 會 後 , 有 一 位 弟 兄 與 我 傾 談 , 問 我 「 得 救 」 沒 有 , 我 就 把 我 的 憂 慮 和 擔 心 告 訴 他 , 這 弟 兄 就 把 一 些 經 文 讀 給 我 聽 ( 弗 2 : 8 - 9 , 羅 1 0 : 9 ) , 感 謝 神 , 我 以 為 這 位 神 是 要 我 做 好 才 會 接 納 我 , 如 果 這 樣 的 話 , 我 就 沒 有 希 望 了 , 但 原 來 不 是 這 樣 ! 神 是 滿 有 憐 憫 的 , 原 來 得 救 不 是 因 為 自 己 好 , 而 是 神 單 方 面 的 賜 予 , 是 我 白 白 領 受 的 。 我 知 道 這 點 後 , 就 立 時 得 著 釋 放 了 , 罪 疚 感 和 憂 慮 完 全 沒 有 了 , 因 神 已 赦 色 了 我 ; 不 單 這 樣 , 神 更 賜 我 勝 過 罪 的 能 力 , 靠 住 親 近 這 位 聖 樣 的 神 , 讀 經 和 祈 禱 , 我 可 以 抵 抗 很 多 罪 , 包 括 色 情 、 私 慾 、 驕 傲 等 罪 。     願 一 切 榮 耀 都 歸 給 神 !

-- 陳 永 德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 1 0 月 分 平 安 報 — — 外 來 消 息 : ( 愛 聲 報 1 0 月 版 )

  • 俄 羅 斯 總 統 葉 爾 辛 為 他 否 決 國 國 會 育 過 旨 在 障 東 正 教 法 案 時 說 , 一 個 民 主 國 家 不 能 侵 害 少 數 人 權 益 , 他 認 為 這 似 乎 是 一 高 貴 行 動 想 法 。

  • 前 蘇 聯 加 盟 共 和 國 之 一 的 亞 美 尼 亞 國 民 議 會 修 訂 其 法 律 , 迫 使 境 內 教 會 重 新 登 記 , 並 限 制 外 國 宣 教 士 的 活 動 ; 又 規 定 申 請 登 記 的 教 會 至 少 得 有 兩 百 名 成 員 , 新 法 中 也 禁 止 宗 教 宗 派 或 人 道 組 織 接 受 外 國 機 構 資 助 。

  • 美 國 總 統 克 林 頓 不 久 前 下 達 行 政 命 令 , 聯 邦 政 府 公 務 員 可 以 在 辦 公 室 佩 帶 宗 教 性 裝 飾 ( 包 括 十 宇 架 , 珠 寶 ) 也 可 以 討 論 他 們 的 信 仰 。 宗 教 自 由 與 法 律 中 心 主 任 麥 克 法 蘭 讚 揚 這 一 新 的 指 導 原 則 。

  • 在 俄 國 自 由 號 (Mir) 太 空 站 上 逗 留 六 個 月 的 太 空 人 , 飽 受 虛 驚 之 後 , 當 他 們 正 準 備 回 地 面 時 , 地 面 控 制 站 人 員 告 訴 他 們 , 一 切 妥 當 請 放 心 之 後 , 言 兩 位 太 空 人 的 回 答 是 「 感 謝 上 帝 」 。

  • 最 近 一 期 「 東 亞 數 百 萬 人 」 (East Asia ’ s Millions) 雜 誌 報 導 , 韓 國 正 進 到 公 元 二 千 年 時 , 以 差 派 出 一 萬 名 宣 教 士 為 目 標 。 目 前 韓 國 差 派 的 宣 教 士 已 達 五 千 人 , 他 們 分 別 在 1 3 8 個 國 家 宣 教 。

  • 美 國 政 府 將 提 供 兩 千 兩 百 萬 美 元 榖 類 供 給 飢 荒 的 北 韓 。 負 責 執 行 援 助 的 世 界 宣 明 會 ( World Vision ) 副 會 長 納 蒂 宣 稱 , 他 們 將 使 救 援 確 實 到 達 需 要 者 之 手 。

  • 美 國 信 義 會 在 費 城 舉 行 的 大 會 中 , 以 839 票 對 193 票 通 過 一 項 「 信 仰 表 白 協 議 」 , 認 為 可 與 美 國 長 老 教 會 , 聯 合 基 督 教 會 , 以 及 美 國 改 革 宗 教 會 有 充 份 的 靈 裡 交 通 。 這 項 決 定 意 識 著 這 三 個 更 正 教 宗 雖 然 仍 保 持 其 各 自 信 條 及 神 學 傳 統 ; 但 這 些 宗 派 的 五 百 萬 受 洗 的 會 員 充 分 承 認 彼 些 的 聖 禮 , 聖 職 人 , 員 並 且 在 宣 教 士 工 作 上 , 以 及 主 要 社 會 服 務 計 劃 中 的 合 作 , 協 議 中 關 鍵 性 條 款 是 彼 此 可 以 換 聖 職 人 員 。

  • 不 過 這 次 大 會 中 被 稱 為 「 協 約 協 定 」 的 信 義 會 聖 公 會 文 件 卻 在 與 會 約 6848 位 代 表 中 , 只 獲 得 351 位 代 表 贊 同 而 未 能 通 過 。 據 說 主 要 是 代 表 們 中 不 少 人 認 為 聖 公 會 中 的 主 教 們 權 力 太 大 之 故 。

  • 同 時 , 這 次 會 議 中 也 通 過 一 項 結 朿 于 百 年 來 的 一 項 譴 責 的 聯 合 聲 明 , 表 示 人 類 如 何 從 永 遠 的 懲 罰 中 得 拯 救 , 使 信 義 宗 教 會 與 天 主 教 之 間 的 裂 痕 得 以 修 補 因 而 邁 進 一 大 步 。 按 這 一 項 聲 明 代 表 著 信 義 宗 與 天 主 教 之 間 的 一 項 妥 協 。 信 義 宗 方 面 的 認 知 是 , 一 人 對 神 救 贖 能 予 以 拒 絕 , 因 而 允 許 有 某 程 度 的 自 由 意 志 。 而 天 主 教 方 面 則 認 為 , 當 一 人 有 好 的 行 為 時 , 有 助 於 他 的 得 救 , 視 為 這 是 神 授 予 的 做 法 。

  • 五 年 一 屆 的 第 六 屆 全 國 基 督 教 會 議 於 96 年 12 月 9 日 至 97 年 1 月 2 日 在 北 京 舉 行 。 是 次 會 議 209 位 代 表 出 席 , 他 們 的 平 均 年 齡 為 53.9 歲 , 女 性 代 表 佔 26.1% 。 會 議 由 前 任 兩 會 主 席 丁 光 訓 及 現 任 宗 教 事 務 局 長 葉 小 文 致 開 幕 詞 ; 前 任 中 國 基 督 教 協 會 副 會 長 兼 代 表 總 幹 事 韓 文 藻 則 發 表 了 一 份 長 達 1 4 頁 的 「 報 告 書 」 , 報 告 兩 會 過 去 五 年 之 工 作 成 果 及 未 來 的 目 標 。

  • 報 告 更 發 表 了 一 連 串 近 期 大 陸 基 督 教 發 展 的 數 字 : 大 陸 信 徒 由 1994 年 的 500 多 萬 , 增 長 至 現 今 1,000 萬 ; 教 會 由 7,000 多 家 , 發 展 至 現 今 12,000 多 家 ; 而 聚 會 點 則 由 20,000 多 個 , 發 展 至 現 今 25,000 多 個 。 大 陸 現 有 牧 師 1,000 位 , 其 中 有 800 位 在 1992 年 至 1995 年 間 被 按 立 ; 僅 有 345 位 牧 師 的 年 齡 在 45 歲 以 下 。 目 前 兩 會 屬 下 有 17 家 神 學 院 和 培 訓 中 心 , 已 有 2,700 位 神 學 畢 業 生 教 會 牧 養 。 現 在 神 學 院 就 讀 的 學 生 達 1,000 位 , 另 有 3,000 位 就 讀 由 金 陵 神 學 院 所 辦 的 函 授 課 程 。 已 有 2 所 神 學 院 於 1992 年 開 始 重 建 , 61% 的 神 學 院 教 師 年 齡 在 45 歲 以 下 。 兩 會 發 行 的 各 類 聖 經 , 由 1994 年 220 萬 增 至 1996 年 330 萬 本 。 由 教 會 重 開 至 今 , 兩 會 已 印 發 各 類 聖 經 超 過 一 千 萬 本 , 其 中 包 括 少 數 民 族 採 用 的 逾 六 種 方 言 譯 本 聖 經 , 經 由 兩 會 屬 下 之 45 個 銷 售 點 發 售 。 詩 本 方 面 , 由 教 會 重 開 至 今 , 兩 會 發 行 超 過 800 萬 本 , 編 著 643 首 短 詩 。 是 次 會 議 更 修 訂 了 「 三 自 會 」 及 「 基 協 」 的 會 章 , 並 修 訂 了 「 教 會 規 章 制 度 」 , 供 教 會 參 考 。

  • 此 外 , 兩 會 代 表 亦 在 1 月 3 日 推 選 了 新 的 領 導 層 。 由 韓 文 藻 博 士 出 任 全 國 基 協 會 長 , 羅 冠 宗 先 生 出 任 全 國 三 自 會 主 席 , 蘇 德 慈 牧 師 出 任 全 國 三 自 會 總 幹 事 , 鄧 福 村 牧 師 出 任 全 國 三 自 會 秘 書 長 。 而 前 任 丁 光 訓 主 席 事 奉 十 五 年 後 宣 告 退 休 , 任 全 國 基 協 榮 譽 會 長 及 全 國 三 自 會 榮 譽 主

據 天 主 教 的 「 主 日 訪 客 」 雜 誌 今 年 七 月 廿 日 的 報 導 : 何 處 有 守 諾 者 ( Promise Keeper ) 大 會 舉 行 , 你 就 會 見 到 有 許 多 男 士 排 隊 圍 聚 到 講 台 前 , 有 不 少 人 在 流 淚 痛 哭 , 有 些 人 則 跪 在 台 前 情 緒 激 動 地 禱 告 , 過 千 的 會 眾 奔 到 台 前 公 開 認 罪 , 由 姦 淫 到 侵 吞 公 款 不 等 。 雖 然 沒 有 準 確 的 與 會 人 數 , 有 人 估 計 當 中 有 1 0 - 2 0 % 的 男 士 是 天 主 教 徒 。 近 年 , 守 諾 者 運 動 正 進 一 步 向 天 主 教 徒 招 手 , 希 望 可 以 吸 引 更 多 天 主 教 徒 參 與 他 們 的 大 會 及 作 門 徒 。

今 年 三 月 的 守 諾 者 大 會 , 當 局 的 委 員 歡 迎 底 特 律 的 Mike Timmis 作 為 新 會 員 , 他 是 當 地 的 律 師 , 也 是 長 久 以 來 任 天 主 教 靈 恩 復 興 的 領 袖 。

六 月 時 , 守 諾 者 會 在 他 們 的 總 部 招 待 天 主 的 高 層 人 士 , 藉 此 試 探 當 地 更 多 天 主 教 的 義 工 和 領 袖 的 反 應 。

今 年 初 , 守 諾 者 會 為 天 主 教 修 改 他 們 不 能 接 納 的 信 條 。

守 諾 者 的 創 辦 人 Bill McCartney   最 近 告 訴 「 主 日 訪 客 」 雜 誌 , 他 從 開 始 這 工 作 時 就 已 經 希 望 能 招 攬 全 部 天 主 教 徒 參 加 的 。

早 在 9 2 年 首 次 的 聚 會 , 我 們 在 大 會 上 已 經 很 清 楚 表 明 , 十 分 歡 迎 羅 馬 天 主 教 徒 加 入 , 當 時 我 們 已 有 過 百 的 羅 馬 天 主 教 徒 參 加 , 而 且 會 後 很 興 奮 地 回 到 自 己 教 會 去 . .

在 俄 亥 俄 州 的 Franiscan University of Steuenville 大 學 , 有 一 位 基 督 徒 外 展 工 作 的 執 行 幹 事 Sengerberger ( 強 烈 支 持 神 秘 現 象 的 ) 說 , 在 他 所 負 責 的 1995 年 的 守 諾 者 大 會 中 , 看 出 這 大 會 對 男 士 們 很 有 感 染 力 , 在 當 地 的 影 響 如 野 火 燎 原 , 勢 不 可 擋 , 但 我 們 在 天 主 教 中 卻 找 不 到 我 們 想 要 的 同 樣 東 西 . .

於 是 Sengerberger 邀 請 守 諾 者 的 代 表 來 訪 問 他 的 大 學 , 他 很 坦 誠 地 向 對 方 說 出 , 他 很 想 有 一 些 天 主 教 人 士 參 與 守 諾 者 大 會 的 領 導 階 層 。

到 1995 年 Sengerberger 主 辦 了 首 次 的 男 士 大 會 , 他 便 邀 請 守 諾 者 大 會 的 職 員 來 參 加 , 一 位 是 當 時 的 大 會 主 席 Dale Schlafer , 另 一 位 是 副 主 席 Glenn Wagner 。 這 是 首 次 的 天 主 教 福 音 性 的 安 排 , 他 們 很 受 感 動 , 當 他 們 離 開 時 , 我 們 請 他 們 參 觀 我 們 的 書 室 , 任 他 們 自 由 取 閱 , 他 們 取 了 各 種 類 的 神 學 書 籍 回 去 , Dale 帶 去 一 套 有 關 宗 教 禮 儀 的 書 , 第 二 年 他 告 訴 我 , 他 把 書 的 內 容 納 入 他 每 天 禱 告 中 , 而 Glenn 也 要 求 要 有 一 套 書 云 。

翌 年 , 這 二 位 人 兄 再 回 Steubenville 參 加 男 士 大 會 , Sengerberger   帶 他 們 參 加 天 主 教 的 領 聖 體 的 聖 餐 時 間 , 又 向 他 們 解 釋 耶 穌 在 聖 餐 中 真 實 的 臨 在 , 只 要 人 用 信 心 接 受 便 成 。 當 晚 Glenn 和 他 一 同 在 講 台 前 跪 下 , 五 體 投 地 的 伏 在 地 上 , ( 崇 拜 那 塊 作 為 耶 穌 聖 體 的 餅 , 但 因 Glenn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故 不 能 領 餅 ) 。

不 過 , 守 諾 者 大 會 天 主 教 之 間 還 有 很 多 分 岐 , 去 年 守 諾 者 大 會 印 發 「 信 仰 的 條 文 」 , 有 意 不 讓 天 主 教 徒 加 入 , 或 要 他 們 放 棄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

「 只 憑 信 心 」 是 基 督 教 改 革 宗 教 的 主 要 教 義 。 雖 然 聖 經 沒 有 明 文 說 出 這 句 話 , 但 馬 丁 路 德 加 入 這 字 句 在 他 的 德 文 聖 經 中 。 Sengenbergen 讓 有 好 位 天 主 教 神 學 家 審 閱 過 這 信 條 , 去 年 夏 天 把 他 們 的 抗 議 交 給 Wagner 。

今 天 初 , 守 諾 者 大 會 再 修 訂 信 條 五 , 使 通 得 過 天 主 教 的 神 學 家 的 檢 閱 : 「 救 恩 只 有 藉 著 信 心 , 單 信 靠 主 耶 穌 而 獲 得 , 籍 著 祂 的 死 和 復 活 成 就 的 救 恩 , 使 這 個 阻 隔 可 以 撤 消 」 ( 救 恩 不 再 是 神 的 恩 賜 了 )

守 諾 者 大 會 的 副 主 席 Paul Edwards ( 他 原 本 是 天 主 教 徒 , 現 今 參 加 一 超 派 教 會 ) 進 一 步 說 , 信 仰 的 條 文 是 有 力 的 教 義 , 守 諾 者 大 會 是 開 放 給 人 修 改 的 。 真 理 與 合 一 是 相 等 的 , 卻 在 壓 力 下 。 我 們 在 表 達 真 理 , 可 是 真 理 未 能 解 決 宗 派 間 的 爭 論 」 。

  • 底 特 律 的 Timmis ( 是 天 主 教 徒 , 現 今 已 成 為 守 諾 者 會 的 委 員 之 一 ) 說 , 守 諾 者 的 信 仰 有 如 已 踏 足 在 天 主 教 徒 的 腳 趾 上 , 他 們 這 樣 做 不 是 出 於 苦 毒 或 侵 犯 , 而 是 出 於 無 知 而 已 。 他 們 想 我 把 他 們 的 知 覺 提 高 , 為 以 往 的 誤 會 認 錯 , 這 大 都 是 出 於 疏 忽 的 罪

美 國 阿 利 桑 那 州 大 學 一 位 教 授 Randel Helms , 據 說 也 是 一 位 有 名 氣 的 聖 經 學 者 , 他 在 自 己 的 新 作 Gospel Fictions 書 中 指 出 : 「 四 福 音 其 實 是 虛 構 捏 造 的 故 事 而 已 , 因 為 它 是 一 種 傳 統 口 述 的 文 學 作 品 。 其 寫 作 目 的 只 是 為 支 持 一 種 神 學 的 幻 想 , 例 如 : 耶 穌 的 死 亡 、 在 客 西 馬 尼 的 憂 傷 、 被 猶 大 出 賣 、 被 釘 十 字 架 , 死 後 復 活 等 等 , 全 部 都 是 虛 構 和 捏 造 的 。 」 作 者 還 請 得 德 州 大 學 的 Joe E. Barnhart 為 他 在 書 中 寫 了 一 段 序 言 , 說 : 「 Gospel Fictions 的 出 版 , 對 聖 經 學 者 來 說 , 實 在 是 『 好 信 息 』 ! 」 。 此 外 、 John J. Preisinger 醫 生 又 推 介 此 書 說 : 「 Gospel Fictions 是 一 本 寶 藏 , 是 聖 經 學 者 的 寶 玉 」 。 這 些 人 完 全 忽 視 四 福 音 早 在 主 後 四 五 十 年 已 經 流 傳 廣 泛 的 現 象 , 就 如 路 加 寫 福 音 書 之 時 指 出 : 「 好 些 人 提 筆 作 書 , 述 說 在 我 們 中 間 所 成 就 的 事 ( 主 耶 穌 生 平 的 神 蹟 言 論 ) 」 ; 主 後 七 十 年 大 量 基 督 徒 因 而 勇 敢 殉 道 的 現 象 , 在 邏 輯 上 與 捏 造 四 福 音 完 全 不 相 符 ; 而 且 考 古 學 發 現 在 主 後 七 十 年 至 三 百 年 間 無 數 古 教 父 和 護 教 士 的 著 作 , 證 實 主 耶 穌 的 生 平 事 蹟 , 又 證 實 主 後 一 百 至 三 百 年 羅 馬 列 位 君 王 十 次 大 屠 殺 不 但 沒 有 消 滅 基 督 教 , 反 而 被 基 督 教 征 服 等 歷 史 事 實 , 都 與 這 位 Randel Helms 的 說 法 產 生 極 大 的 衝 突 。 筆 者 認 為 , 與 其 說 四 福 音 為 捏 造 , 不 如 說 、 Randel Helms 所 著 的 Gospel Fictions 為 捏 造 , 目 的 是 為 了 出 名 和 牟 利 。

在 1 9 9 4 年 , 一 個 名 為 世 界 基 督 徒 默 想 社 ( The World Community for Christian Meditation ) 的 團 體 在 其 週 年 研 討 會 中 邀 請 了 達 賴 喇 嘛 為 大 會 講 員 。 是 次 大 會 的 主 題 是 「 The Good Heart 」 。 會 上 所 講 的 內 容 包 括 登 山 寶 訓 、 耶 穌 變 像 、 耶 穌 復 活 及 另 外 共 八 段 的 福 音 書 的 經 文 。

達 賴 喇 嘛 在 會 上 的 講 說 被 收 錄 在 一 本 書 上 。 此 書 名 是 「 The Good Heart 」 , 標 題 為 「 一 個 佛 教 徒 透 視 耶 穌 的 教 訓 」 。 在 會 上 達 賴 喇 嘛 嘗 試 以 佛 教 的 經 文 和 教 訓 , 如 「 出 家 」 、 「 輪 迴 」 等 去 闡 釋 會 上 所 題 的 福 音 書 經 文 。 例 如 在 馬 太 福 音 3 : 3 1 - 3 5 , 達 賴 喇 嘛 解 釋 耶 穌 說 : 「 凡 遵 行 神 旨 意 的 人 , 就 是 我 的 弟 兄 姊 妹 和 母 親 了 。 」 就 像 佛 教 徒 出 家 的 思 想 。 出 家 脫 離 一 切 以 求 達 到 對 一 切 事 物 存 憐 憫 的 心 。 此 外 他 又 解 釋 耶 穌 的 說 話 暗 示 凡 有 善 性 的 , 就 有 條 件 去 遵 行 神 的 旨 意 作 祂 的 弟 兄 姊 妹 和 母 親 , 這 是 包 括 全 人 類 , 強 調 合 一 和 平 等 。

達 賴 喇 嘛 的 講 論 受 到 聽 眾 極 高 的 評 價 和 讚 賞 。 其 中 表 表 者 是 哈 佛 大 學 專 門 宗 教 比 較 學 和 印 度 學 的 Diana Eck 教 授 , 她 在 「 The Good Heart 」 一 書 的 序 言 中 寫 著 : 「 這 次 是 不 平 凡 和 歷 史 性 的 信 仰 間 的 接 觸 ; 去 聆 聽 達 賴 喇 嘛 對 福 音 書 的 思 想 , 實 在 是 令 人 感 到 震 撼 、 醒 覺 和 明 悟 , 對 我 們 這 些 基 督 徒 而 言 , 這 是 活 的 道 。 」

從 上 述 這 件 事 , 我 們 可 看 到 幾 樣 奇 怪 的 地 方 :

  1. 大 多 數 與 會 者 都 自 稱 為 基 督 徒 , 而 且 他 們 自 認 為 比 其 他 的 基 督 徒 開 明 , 包 括 Diana Eck 本 人 , 她 曾 多 次 宣 稱 自 己 是 印 度 教 徒 , 但 她 又 自 認 有 基 督 徒 的 身 份 。

  2. 達 賴 喇 嘛 自 己 承 認 對 聖 經 不 熟 悉 , 而 這 次 亦 是 他 第 一 次 去 講 論 聖 經 。 在 會 上 大 多 數 的 時 候 都 是 他 向 台 下 的 聽 眾 發 問 : 「 耶 穌 如 何 看 這 些 ? 」 或 是 : 「 基 督 教 如 何 看 這 些 ? 」 而 只 有 小 部 份 的 內 容 是 他 本 人 的 意 見 , 可 是 聽 眾 們 卻 認 為 他 的 道 理 充 滿 亮 光 和 權 威 。

  3. 這 次 聚 會 的 參 與 者 都 希 望 傳 遞 一 個 重 要 的 觀 點 , 就 是 基 督 徒 與 佛 教 徒 彼 此 間 的 信 仰 是 有 合 一 的 可 能 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