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深 度 認 識 自 己
[ 異 端 分 辨
[ 佛 教 輪 迴 說 的 矛 盾
[ 新 神 學 派 與 新 福 音 派

>培 靈 信 息--

深 度 認 識 自 己

人 最 大 的 軟 弱 , 可 能 是 「 不 認 識 自 己 」 。 打 從 人 類 的 始 祖 說 起 , 既 然 神 看 所 造 的 一 切 都 甚 好 ( 創 1:31 ) , 為 甚 麼 不 准 人 吃 分 別 善 惡 樹 上 的 果 子 呢 ? 因 為 當 時 始 祖 未 夠 成 熟 , 必 須 與 神 相 交 一 段 時 間 , 建 立 足 夠 的 「 自 制 能 力 」 , 叫 他 們 知 善 能 行 , 知 惡 卻 不 行 , 才 可 以 吃 分 別 善 惡 樹 上 的 果 子 。 然 而 蛇 卻 趁 女 人 仍 然 在 「 不 自 知 」 的 情 況 下 引 誘 她 , 叫 她 憑 自 己 有 限 的 智 慧 去 思 考 神 不 准 他 們 吃 的 秘 密 原 因 , 是 不 是 神 不 愛 他 們 , 不 肯 讓 他 們 得 著 如 神 一 般 能 分 別 善 惡 的 智 慧 。 結 果 女 人 在 以 為 自 己 有 能 力 分 辨 蛇 對 還 是 神 對 的 情 況 下 , 就 接 受 了 蛇 的 試 探 , 最 後 吃 了 那 果 子 。 其 實 女 人 不 知 道 , 倘 若 她 能 憑 自 己 的 智 慧 去 分 辨 蛇 對 還 是 神 對 的 話 , 她 的 智 慧 豈 不 是 比 蛇 和 神 還 要 高 ? 果 真 如 此 , 何 需 再 想 要 得 著 到 「 如 神 一 般 」 能 分 別 善 惡 的 智 慧 ? 可 見 女 人 實 在 「 不 自 知 」 。 人 實 在 不 認 識 自 己 說 來 奇 怪 , 自 從 人 類 墮 落 之 後 , 人 變 得 更 狂 傲 和 更 不 自 知 。 信 仰 異 教 的 人 竟 然 想 要 得 到 超 自 然 能 力 , 好 使 自 己 能 成 為 神 ; 無 宗 教 信 仰 的 人 卻 以 為 科 學 萬 能 , 人 定 勝 天 , 認 定 自 己 是 「 猴 子 的 後 裔 」 , 將 自 己 視 為 「 禽 獸 」 。 今 天 最 崇 尚 「 人 權 、 自 由 、 科 學 知 識 」 的 西 方 國 家 , 人 越 來 越 不 認 識 自 己 , 因 為 離 婚 率 平 均 高 達 百 份 之 八 十 , 有 一 些 城 甚 至 高 達 百 分 之 一 百 , 這 種 先 前 認 為 配 偶 最 可 愛 , 後 來 又 後 悔 與 配 偶 結 婚 , 自 己 否 定 自 己 先 前 的 抉 擇 , 是 為 不 認 識 自 己 的 證 據 。 靈 性 軟 弱 的 基 督 徒 也 不 例 外 。 原 來 , 所 有 靈 性 障 礙 的 主 因 都 與 「 不 認 識 自 己 」 有 關 。 以 最 愛 主 的 三 個 門 徒 為 例 : 當 雅 各 和 約 翰 看 見 撒 瑪 利 亞 城 的 人 不 肯 接 待 主 , 他 們 二 人 竟 然 氣 忿 的 對 主 說 : 「 主 阿 、 你 要 我 們 吩 咐 火 從 天 上 降 下 來 燒 滅 他 們 、 像 以 利 亞 所 作 的 麼 ? 」 主 耶 穌 立 即 責 備 他 們 說 : 「 你 們 的 心 如 何 , 你 們 並 不 知 道 。 」 ( 路 9:54-55 ) 意 思 是 說 , 你 們 跟 隨 我 這 麼 久 了 , 怎 麼 心 中 仍 然 存 有 自 私 自 大 、 殘 酷 殺 人 的 報 復 念 頭 ? 自 認 為 「 老 大 哥 」 的 彼 得 也 是 如 此 , 他 在 山 上 看 見 主 耶 穌 變 化 形 像 , 全 身 發 光 , 又 看 見 摩 西 和 以 利 亞 顯 現 , 一 同 談 論 主 耶 穌 將 要 在 耶 路 撒 冷 去 世 的 事 , 他 竟 然 衝 口 而 出 的 說 : 「 主 阿 , 我 們 在 這 裡 真 好 , 可 以 搭 三 座 棚 , 一 座 為 你 , 一 座 為 摩 西 , 一 座 為 以 利 亞 。 」 聖 經 立 即 評 論 彼 得 「 不 知 道 自 己 所 說 的 是 甚 麼 ! 」 ( 路 9:28-36 ) 因 為 沒 想 到 「 搭 三 座 棚 」 的 建 議 恰 巧 與 耶 穌 將 要 「 在 耶 路 撒 冷 去 世 」 完 全 衝 突 ! 人 在 最 興 奮 的 時 候 常 常 會 說 出 一 些 自 己 也 不 明 白 的 話 來 ! 讀 者 最 深 的 印 象 應 該 就 是 彼 得 三 次 不 認 主 的 事 吧 。 早 在 最 後 晚 餐 之 時 , 主 耶 穌 已 經 對 門 徒 說 : 「 今 夜 你 們 為 我 的 緣 故 都 要 跌 倒 … … 。 」 彼 得 卻 以 一 種 貶 低 別 人 、 抬 高 自 己 的 可 恥 語 氣 對 主 說 : 「 眾 人 雖 然 為 你 的 緣 故 跌 倒 , 我 卻 永 不 跌 倒 。 」 主 卻 提 醒 他 說 : 「 我 實 在 告 訴 你 , 今 夜 雞 叫 以 先 , 你 要 三 次 不 認 我 。 」 ( 太 26:31-35 ) 主 的 意 思 是 暗 示 說 , 「 你 這 個 不 自 知 的 人 , 在 眾 門 徒 中 是 最 軟 弱 的 , 你 還 說 這 樣 的 話 麼 ? 」 彼 得 應 該 清 楚 , 主 耶 穌 從 來 不 說 沒 有 意 義 的 話 , 主 的 預 言 也 從 來 沒 有 不 應 驗 的 , 現 在 主 竟 然 預 言 他 「 三 次 不 認 主 」 , 理 應 感 到 懼 怕 , 儆 醒 起 來 才 對 , 可 是 彼 得 竟 然 認 為 主 耶 穌 所 說 的 預 言 不 實 在 , 是 惡 意 中 傷 他 , 於 是 反 駁 主 說 : 「 我 就 是 必 須 和 你 同 死 , 也 總 不 能 不 認 你 。 」 沒 想 到 , 那 一 夜 彼 得 果 然 三 次 不 認 主 。 當 彼 得 聽 到 雞 叫 , 又 看 見 主 耶 穌 回 頭 看 他 的 時 候 , 我 們 可 以 想 像 , 他 想 起 自 己 說 過 那 句 自 大 狂 傲 的 話 , 內 心 突 然 被 極 度 的 慚 愧 、 自 責 、 羞 恥 、 無 顏 面 見 主 … … 所 掩 蓋 , 而 使 他 出 去 痛 哭 得 死 去 活 來 ! 內 心 深 深 責 咎 自 己 的 「 不 自 知 」 ! 所 以 保 羅 勸 我 們 不 要 論 斷 別 人 , 因 為 我 們 的 論 斷 都 是 不 準 確 的 。 保 羅 以 自 己 為 例 , 說 : 「 連 我 自 己 也 不 論 斷 自 己 。 我 雖 不 覺 得 自 己 有 錯 , 卻 也 不 能 因 此 得 以 稱 義 , 但 判 斷 我 的 乃 是 主 。 」 ( 林 前 4:3-4 ) 意 思 是 說 , 不 要 以 為 自 己 最 清 楚 自 己 的 事 , 其 實 我 連 自 己 是 怎 樣 的 人 也 不 自 知 ; 就 以 我 的 良 心 感 覺 而 言 , 我 直 覺 自 己 沒 有 錯 , 但 是 我 的 直 覺 很 不 可 靠 , 可 能 我 的 潛 意 識 , 我 的 心 底 深 處 , 仍 然 隱 藏 著 許 多 錯 失 我 卻 不 知 道 , 所 以 我 不 能 因 此 自 定 為 義 , 必 須 等 主 回 來 , 由 祂 來 鑑 察 我 內 心 深 處 才 能 判 斷 得 準 確 。 認 識 自 己 的 隱 惡 保 羅 說 得 很 有 智 慧 , 人 對 自 己 認 識 尚 且 這 麼 膚 淺 , 何 來 資 格 去 論 斷 別 人 呢 ? 當 然 主 的 判 斷 才 最 準 確 , 但 今 天 我 們 若 要 對 自 己 判 斷 得 準 確 , 我 們 仍 然 可 以 來 到 神 的 光 照 之 下 看 自 己 。 約 翰 這 樣 說 : 「 神 就 是 光 , 在 祂 毫 無 黑 暗 … … , 我 們 若 說 是 與 神 相 交 , 卻 仍 在 黑 暗 裡 行 , 就 是 說 謊 話 , 不 行 真 理 了 。 我 們 若 在 光 明 中 行 , 如 同 神 在 光 明 中 , 就 彼 此 相 交 , 祂 兒 子 耶 穌 的 血 也 洗 淨 我 們 一 切 的 罪 , 我 們 若 說 自 己 無 罪 , 便 是 自 欺 , 真 理 不 在 我 們 中 裡 了 。 」 ( 約 壹 1:5-8 ) 約 翰 告 訴 我 們 的 「 秘 訣 」 就 是 「 赤 露 敞 開 地 來 到 神 面 前 與 神 相 交 ; 倘 若 被 神 光 照 以 致 看 見 自 己 有 罪 的 話 , 千 萬 不 要 『 自 欺 』 , 說 自 己 沒 有 罪 , 『 誠 實 』 和 『 常 常 親 近 神 』 就 是 認 識 自 己 的 大 原 則 。 」 人 若 越 親 近 神 , 就 必 然 越 被 神 光 照 ; 越 被 光 照 , 就 必 然 越 認 識 自 己 。 今 天 我 們 不 認 識 自 己 , 是 因 為 我 們 懶 於 靈 修 , 疏 於 親 近 神 ; 又 或 者 我 們 的 靈 修 算 不 上 是 「 靈 修 」 , 因 為 沒 有 在 「 靈 裡 面 接 觸 到 神 」 。 傳 道 人 靈 修 , 常 常 是 為 預 備 講 章 , 不 是 為 親 近 神 ; 信 徒 靈 修 , 常 常 是 為 應 付 良 心 上 的 自 咎 , 生 怕 不 靈 修 會 被 別 人 笑 。 有 的 是 為 想 要 尋 求 通 靈 經 驗 , 想 要 滿 足 好 奇 心 , 根 本 上 不 是 為 親 近 神 。 倘 若 我 們 天 天 靈 修 , 像 天 天 與 主 會 面 一 樣 , 我 們 的 靈 修 必 然 是 一 種 最 高 的 享 受 , 必 然 感 到 最 甜 蜜 , 必 然 常 常 被 神 光 照 , 也 必 然 更 深 地 認 識 自 己 , 從 而 漸 漸 改 變 , 面 上 滿 有 神 的 榮 光 , 生 活 滿 有 神 的 樣 式 。 我 們 不 相 信 一 個 人 天 天 靈 修 親 近 神 而 仍 然 看 不 見 自 己 的 罪 。 焉 有 人 在 太 陽 光 下 仍 然 看 不 見 斑 豹 的 斑 點 ? 以 賽 亞 看 見 耶 和 華 的 異 象 就 立 即 想 到 自 己 是 咀 唇 不 潔 的 人 , 也 住 在 咀 唇 不 潔 的 人 當 中 ; 彼 得 照 主 的 話 下 網 打 到 許 多 魚 , 因 而 想 到 主 耶 穌 行 這 神 蹟 證 明 主 耶 穌 就 是 神 , 更 進 一 步 想 到 自 己 是 罪 人 , 要 求 主 離 開 他 。 我 們 若 深 入 認 識 主 , 天 天 親 近 至 聖 的 主 , 怎 可 能 會 不 認 識 自 己 不 潔 的 本 相 呢 ? 聖 經 說 : 「 人 心 比 萬 物 都 詭 詐 、 壞 到 極 處 、 誰 能 識 透 呢 。 」 ( 耶 17:9 ) 這 是 真 的 , 因 為 人 許 多 的 罪 都 深 深 地 埋 藏 在 人 最 深 的 心 底 裡 , 所 以 聰 明 的 詩 人 大 衛 說 : 「 誰 能 知 道 自 己 的 錯 失 呢 ? 願 你 赦 免 我 隱 而 未 現 的 過 錯 。 」 ( 詩 19:12 ) 又 說 : 「 神 阿 、 求 你 鑒 察 我 、 知 道 我 的 心 思 、 試 煉 我 、 知 道 我 的 意 念 , 看 在 我 裡 面 有 甚 麼 惡 行 沒 有 , 引 導 我 走 永 生 的 路 • 」 ( 詩 139:23 ) 大 衛 的 意 思 是 說 , 人 不 能 只 在 「 活 躍 的 思 想 層 面 」 上 ( active mind ) 檢 查 了 自 己 , 就 說 自 己 沒 有 錯 , 因 為 人 心 裡 頭 還 有 「 記 憶 層 面 」 、 「 忘 記 了 的 潛 意 識 層 面 」 、 「 從 遺 傳 而 得 、 不 易 自 覺 的 天 性 層 面 」 、 「 自 小 培 育 出 來 的 性 格 層 面 」 、 「 遇 到 打 擊 , 影 響 利 益 關 係 , 面 子 感 情 受 損 才 浮 現 出 來 的 心 靈 陰 暗 層 面 」 、 「 因 著 進 深 認 識 神 才 被 光 照 出 來 的 屬 靈 層 面 」 … … , 每 一 個 層 面 都 藏 有 許 多 不 容 易 察 覺 的 罪 。 因 此 詩 人 祈 求 無 所 不 知 的 神 親 自 來 「 鑑 察 」 ( 仔 細 檢 查 ) , 又 求 神 「 試 驗 」 ( 用 苦 難 、 打 擊 、 和 用 各 樣 管 教 來 挑 動 人 裡 面 的 反 應 ) , 這 樣 才 能 看 到 自 己 裡 面 有 甚 麼 惡 行 沒 有 。 在 患 難 中 認 識 自 己 為 此 , 「 苦 難 」 是 很 寶 貴 的 , 因 為 這 是 神 經 常 用 來 訓 練 我 們 , 叫 我 們 成 熟 的 方 法 。 正 如 保 羅 所 說 : 「 在 患 難 中 也 是 歡 歡 喜 喜 的 , 因 為 知 道 患 難 生 忍 耐 , 忍 耐 生 老 練 , 老 練 生 盼 望 , 盼 望 不 致 於 差 愧 。 」 ( 羅 5:3 ) 這 句 話 最 寶 貴 的 地 方 就 是 「 知 道 」 二 字 。 因 為 我 們 在 未 受 患 難 之 前 並 不 知 道 , 受 過 患 難 之 後 就 能 真 知 道 , 才 能 在 患 難 中 「 歡 歡 喜 喜 」 。 或 問 「 知 道 些 甚 麼 呢 ? 」 故 然 「 知 道 神 的 恩 典 」 , 同 時 也 「 知 道 自 己 竟 然 受 得 住 患 難 , 沒 有 在 患 難 中 犯 罪 埋 怨 神 , 反 而 在 患 難 中 能 生 出 忍 耐 、 老 練 、 盼 望 和 不 羞 愧 , 因 而 歡 歡 喜 喜 」 , 這 種 經 驗 實 在 寶 貴 得 難 以 形 容 , 能 這 樣 自 知 的 人 就 是 神 所 重 用 的 僕 人 了 。 原 來 患 難 是 免 不 了 的 , 正 如 保 羅 說 : 「 不 但 如 此 、 凡 立 志 在 基 督 耶 穌 敬 虔 度 日 的 、 也 都 要 受 逼 迫 。 」 ( 提 後 3:12 ) 主 耶 穌 又 說 : 「 人 若 因 我 辱 罵 你 們 , 逼 迫 你 們 , 捏 造 各 樣 的 壞 話 毀 謗 你 們 , 你 們 就 有 福 了 , 應 當 歡 喜 快 樂 . 因 為 你 們 在 天 上 的 賞 賜 是 大 的 . 在 你 們 以 前 的 先 知 、 人 也 是 這 樣 逼 迫 他 們 。 」 ( 太 5:11-12 ) 意 思 是 說 , 追 求 敬 虔 的 人 必 須 受 逼 迫 , 這 是 不 能 免 的 , 因 為 所 有 先 知 都 這 樣 受 逼 迫 ; 只 有 肯 受 逼 迫 , 肯 受 患 難 的 人 才 能 證 明 自 己 是 蒙 大 福 、 得 大 賞 賜 的 人 , 因 為 患 難 能 試 煉 人 , 揭 露 人 裡 面 的 隱 惡 , 證 明 他 無 瑕 無 疵 。 筆 者 想 起 主 耶 穌 所 說 的 「 撒 種 比 喻 」 , 主 指 出 那 些 落 在 土 淺 石 頭 地 上 的 種 子 , 因 為 土 不 深 , 發 苗 最 快 , 但 是 正 因 為 根 札 得 不 深 , 太 陽 出 來 一 晒 , 就 把 苗 晒 死 了 ( 太 13:20-22 ) 。 主 耶 穌 解 釋 , 長 在 土 淺 石 頭 地 上 的 種 子 代 表 聽 道 而 心 裡 沒 有 根 的 人 ; 「 太 陽 的 晒 」 代 表 為 道 而 遭 受 患 難 , 或 是 遭 受 逼 迫 ; 苗 被 晒 死 了 , 代 表 不 能 得 救 。 可 是 , 讀 者 有 沒 有 留 意 到 , 那 些 撒 在 好 土 的 種 子 也 同 樣 被 「 太 陽 晒 」 , 但 太 陽 不 但 沒 有 將 它 們 晒 死 , 反 而 叫 它 們 長 大 , 結 出 三 十 倍 , 六 十 倍 , 一 百 倍 的 果 子 來 ! 因 此 我 們 看 見 , 患 難 逼 迫 會 叫 屬 神 的 人 長 大 和 結 果 子 , 同 時 也 會 將 不 是 屬 神 的 人 裡 頭 的 假 信 心 顯 露 出 來 , 這 一 點 叫 我 們 有 何 等 的 儆 醒 。 老 實 說 , 雖 然 我 們 靠 著 神 的 應 許 , 確 實 知 道 自 己 能 因 信 稱 義 , 並 且 我 們 又 靠 著 經 歷 到 聖 靈 在 我 們 裡 面 引 導 我 們 , 指 教 我 們 , 責 備 我 們 , 保 守 我 們 , 叫 我 們 想 起 主 的 話 , 叫 我 們 認 識 主 基 督 和 祂 的 豐 盛 , 叫 我 們 在 患 難 中 得 到 安 慰 … … 等 , 我 們 就 確 實 知 道 自 己 已 經 重 生 得 救 ; 然 而 、 對 於 那 些 軟 弱 的 基 督 徒 而 言 , 因 著 他 們 「 未 能 認 識 自 己 」 , 他 們 可 能 分 辨 不 出 自 己 是 否 真 信 主 ( 他 們 會 說 是 真 信 , 其 實 有 可 能 是 為 面 子 、 為 與 別 人 比 較 、 為 某 些 隱 藏 的 因 素 而 跟 眾 表 示 相 信 ) , 也 分 辨 不 出 自 己 是 否 確 實 有 聖 靈 住 在 裡 面 ( 他 們 會 說 自 己 有 聖 靈 , 但 是 因 為 常 常 消 滅 聖 靈 的 感 動 , 行 事 為 人 與 未 信 主 的 人 差 不 多 , 因 此 有 可 能 誤 解 了 良 心 作 用 當 為 聖 靈 工 作 ) , 於 是 他 們 是 否 真 正 得 救 , 是 未 能 確 定 的 , 乃 要 等 到 「 患 難 和 逼 迫 」 來 到 , 試 驗 他 們 心 裡 面 有 沒 有 「 根 」 才 知 道 。 筆 者 常 說 , 就 算 一 般 稱 為 「 好 的 教 會 」 也 最 少 有 三 分 之 一 的 人 未 得 救 , 因 為 根 據 會 友 名 冊 來 看 , 冊 上 有 一 千 名 會 友 , 但 經 常 聚 會 的 可 能 只 有 二 三 百 人 , 如 果 追 究 那 七 八 百 人 到 那 裡 去 了 , 可 能 發 現 有 許 多 已 經 失 落 了 , 顯 出 是 未 得 救 的 。 盼 望 親 愛 的 讀 者 能 「 自 知 」 , 確 實 知 道 自 己 是 神 的 兒 女 , 在 生 活 上 , 尤 其 是 在 患 難 中 , 流 露 出 神 兒 女 的 氣 質 來 。 認 識 自 己 的 困 難 或 問 , 為 甚 麼 人 總 是 難 以 認 識 自 己 的 呢 ? 因 為 人 心 比 萬 物 都 詭 詐 , 壞 到 極 處 , 沒 有 人 能 識 透 。 人 可 能 在 許 多 事 上 都 表 現 得 很 愚 拙 , 唯 獨 在 隱 藏 自 己 的 缺 點 和 罪 惡 上 , 人 真 是 聰 明 到 極 點 。 請 看 熱 心 律 法 的 法 利 賽 人 , 和 熟 識 聖 經 的 文 士 , 竟 然 會 藉 著 施 捨 、 禱 告 、 和 禁 食 這 些 「 善 行 」 來 掩 飾 自 己 的 「 假 善 」 , 多 麼 詭 詐 ! ( 參 太 6:1-18 ) 一 般 人 在 被 人 揭 發 自 己 的 罪 行 之 時 , 都 會 以 最 敏 捷 的 行 動 , 最 不 為 人 察 覺 的 謊 言 和 假 證 據 來 證 明 自 己 無 辜 ; 人 在 群 眾 當 中 , 又 會 不 甘 落 後 的 以 各 樣 的 驕 傲 、 狂 妄 、 自 誇 、 忿 怒 、 反 駁 、 反 指 摘 、 辱 罵 … … 來 掩 飾 自 己 的 「 自 卑 」 。 因 此 主 耶 穌 要 我 們 回 轉 像 「 小 孩 子 」 , 又 說 「 在 天 國 裡 面 正 是 這 樣 的 人 」 , 因 為 小 孩 子 不 會 掩 飾 自 己 , 仍 未 有 足 夠 智 慧 去 假 冒 為 善 。 難 認 識 自 己 的 另 一 原 因 , 又 因 為 我 們 「 心 靈 願 意 , 肉 體 卻 軟 弱 」 ( 太 26:41 ) 。 人 人 都 有 「 肉 體 」 與 「 心 靈 」 交 戰 的 經 驗 ( 也 是 聖 靈 與 情 慾 交 戰 , 參 加 5:17 ) , 叫 我 們 不 能 作 所 願 意 作 的 。 人 總 是 比 較 容 易 明 白 屬 於 自 己 「 肉 體 」 的 事 , 並 且 多 方 遷 就 、 愛 護 、 用 盡 一 切 力 量 去 服 事 肉 體 ; 但 對 於 自 己 的 「 靈 」 、 人 總 是 輕 視 、 忽 略 、 忘 記 , 因 為 對 屬 靈 的 事 總 感 到 難 以 明 白 。 當 初 神 創 造 亞 當 之 時 , 神 只 用 「 塵 土 」 來 造 人 的 「 肉 體 」 , 但 卻 以 自 己 的 「 氣 」 ( 原 文 『 氣 』 字 與 『 靈 』 字 相 同 ) 來 造 人 的 「 靈 」 , 意 思 就 是 要 人 明 白 , 肉 體 是 沒 有 價 值 的 , 是 污 穢 的 ; 人 的 靈 才 是 永 恆 的 , 才 是 最 寶 貴 的 , 因 為 靈 才 是 人 的 真 我 。 筆 者 發 現 , 人 一 切 的 軟 弱 , 教 會 一 切 的 偏 離 , 全 部 都 與 不 明 白 屬 靈 為 何 物 , 忽 略 屬 靈 的 重 要 有 關 。 世 人 為 了 深 入 認 識 自 己 , 就 以 「 心 理 學 」 、 「 生 理 學 」 、 「 哲 學 」 、 「 教 育 」 、 「 用 積 極 思 想 來 建 立 自 尊 」 、 「 用 冥 想 打 座 來 追 求 靈 魂 出 竅 」 、 「 用 交 鬼 問 米 來 卜 問 前 途 命 運 」 … … 等 等 來 研 究 自 己 , 然 而 他 們 仍 然 不 認 識 自 己 , 因 為 不 知 道 u 靈 魂 」 的 重 要 , 也 不 肯 正 視 靈 魂 與 造 物 主 的 關 係 , 這 樣 人 怎 能 認 識 自 己 ? 認 識 自 己 的 重 要 筆 者 一 直 羨 慕 但 以 理 被 天 使 稱 為 「 大 蒙 眷 愛 的 人 」 。 後 來 發 現 , 主 要 原 因 是 在 第 九 章 , 當 但 以 理 禁 食 、 披 麻 蒙 灰 , 向 神 「 承 認 自 己 的 罪 , 和 本 國 之 民 的 罪 」 ( 但 9:26 ) 之 時 , 天 使 長 加 百 列 就 飛 來 向 他 顯 現 , 稱 他 為 「 大 蒙 眷 愛 的 但 以 理 」 了 。 為 此 筆 者 在 飛 往 滿 地 可 講 道 的 途 中 , 在 飛 機 上 流 淚 認 罪 禱 告 了 二 十 分 鐘 , 心 中 被 「 大 蒙 眷 愛 」 這 個 稱 謂 大 大 感 動 。 其 實 但 以 理 是 一 個 近 乎 找 不 到 任 何 錯 處 的 先 知 , 何 以 他 要 在 神 面 前 這 樣 懇 切 承 認 自 己 的 罪 ? 在 我 們 來 看 是 這 樣 , 但 在 但 以 理 自 己 來 看 卻 不 是 這 樣 , 他 對 自 己 有 極 深 的 認 識 , 因 此 神 看 中 他 , 稱 他 為 「 大 蒙 眷 愛 的 人 」 。 深 度 認 識 自 己 是 「 蒙 愛 的 秘 訣 」 。 彼 得 照 主 的 吩 咐 把 船 開 到 水 深 之 處 下 網 打 魚 , 滿 以 為 那 個 時 間 應 該 是 沒 有 魚 , 誰 知 卻 圈 住 許 多 的 魚 , 彼 得 就 立 即 想 到 行 這 神 蹟 的 主 耶 穌 是 神 , 既 然 主 耶 穌 是 神 , 現 在 這 個 滿 身 罪 污 的 自 己 竟 然 親 眼 目 睹 神 , 怎 能 不 懼 怕 呢 ? 於 是 彼 得 就 俯 伏 在 地 、 對 主 說 : 「 主 阿 、 離 開 我 、 我 是 個 罪 人 。 」 ( 路 5:8 ) 這 位 至 聖 的 主 怎 樣 對 付 這 個 「 罪 人 」 呢 ? 希 奇 的 是 , 主 竟 然 對 他 說 : 「 不 要 怕 , 從 今 以 後 你 要 得 人 了 。 」 意 思 是 說 , 因 為 你 深 深 認 識 自 己 是 罪 人 , 你 的 罪 就 已 經 被 赦 免 了 , 我 不 但 不 會 離 開 你 , 你 在 我 眼 中 反 而 看 為 非 常 可 愛 , 像 你 這 樣 的 人 才 合 我 用 , 所 以 我 要 用 你 去 傳 道 救 更 多 人 。 認 識 自 己 寶 貴 的 屬 靈 身 份 深 度 認 識 自 己 很 重 要 , 但 卻 不 要 失 之 於 偏 。 只 認 識 自 己 可 憎 的 一 面 , 卻 忘 記 自 己 蒙 恩 的 一 面 , 是 不 對 的 。 保 羅 勸 勉 我 們 「 不 要 看 自 己 過 於 所 當 看 的 . 要 照 著 神 所 分 給 各 人 信 心 的 大 小 、 看 得 合 乎 中 道 。 」 ( 羅 12:3 ) 「 合 乎 中 道 」 就 是 「 是 就 說 是 , 不 是 就 說 不 是 。 」 ( 太 5:37 ) 這 句 話 我 們 可 以 演 譯 成 「 有 就 說 有 , 沒 有 就 應 該 說 沒 有 」 , 因 為 「 人 若 無 有 、 自 己 還 以 為 有 、 就 是 自 欺 了 。 」 ( 加 6:3 ) 記 得 有 一 次 , 胡 恩 德 先 生 在 我 們 海 外 神 學 院 的 畢 業 典 禮 中 講 道 , 他 勸 勉 畢 業 的 同 學 說 : 「 你 們 千 萬 不 要 講 自 己 沒 有 的 道 ! 」 真 的 , 傳 道 人 最 愛 抄 書 , 講 自 己 沒 有 經 歷 過 的 道 ; 從 書 中 抄 來 的 「 理 論 」 並 不 是 自 己 親 自 從 神 領 受 的 「 道 」 , 因 為 沒 有 經 過 感 動 , 沒 有 成 為 自 己 生 命 的 一 部 份 。 或 問 , 若 以 「 合 乎 中 道 」 的 眼 光 來 看 自 己 , 我 們 該 怎 樣 去 認 識 自 己 ? 從 幾 方 面 來 看 , 第 一 , 我 們 不 要 單 單 認 識 自 己 是 「 塵 土 造 的 」 , 還 要 認 識 自 己 是 「 蒙 恩 的 人 」 , 為 自 己 本 來 不 配 卻 蒙 了 這 麼 大 的 恩 而 常 常 快 樂 。 保 羅 說 : 「 我 們 既 然 因 信 稱 義 … 我 們 又 藉 著 祂 得 進 入 現 在 所 站 的 這 恩 典 中 , 並 且 歡 歡 喜 喜 的 盼 望 神 的 榮 耀 , 不 但 如 此 , 就 是 在 患 難 中 也 是 歡 歡 喜 喜 的 」 ( 羅 5:1-2 ) 第 二 , 我 們 還 應 該 認 識 自 己 是 「 新 造 的 人 」 ( 弗 4:20-24 ) , 既 然 是 「 新 人 」 , 就 當 「 脫 去 舊 人 … … 將 心 志 改 換 一 新 」 , 表 露 出 神 的 形 像 , 就 是 「 真 理 的 仁 義 和 聖 潔 」 。 當 初 亞 當 照 著 神 的 形 像 被 造 , 全 身 滿 有 榮 光 ; 但 人 犯 罪 就 失 去 了 神 的 形 像 , 越 來 越 敗 壞 , 行 為 道 德 與 禽 獸 等 齊 。 如 今 我 們 在 基 督 裡 得 以 重 新 照 著 神 的 形 像 被 造 , 成 為 「 新 造 的 人 」 , 就 應 該 流 露 出 比 世 人 更 好 的 行 為 , 叫 世 人 「 看 見 我 們 的 好 行 為 , 便 將 榮 耀 歸 給 我 們 在 天 上 的 父 」 才 對 。 ( 參 太 5:16 ) 第 三 , 我 們 又 應 該 認 識 自 己 是 「 神 的 兒 女 」 。 主 耶 穌 認 為 , 神 的 兒 女 不 應 為 明 天 吃 甚 麼 、 穿 甚 麼 憂 慮 , 因 為 父 神 絕 對 不 會 只 愛 野 地 裡 的 百 合 花 , 和 天 空 中 的 飛 鳥 , 而 忘 記 自 己 兒 女 的 日 用 飲 食 。 因 此 , 如 果 在 我 們 信 主 得 救 後 , 還 是 常 常 為 「 所 需 用 的 」 掛 慮 , 天 天 向 神 苦 苦 哀 求 , 就 證 明 我 們 不 是 神 的 兒 女 , 而 是 「 外 邦 人 」 了 ( 參 太 5:25-34 ) 。 我 們 有 一 位 這 麼 豐 盛 的 神 做 我 們 的 天 父 , 怎 麼 還 會 擔 心 沒 有 東 西 吃 呢 ? 這 種 無 需 有 的 擔 心 只 能 證 明 我 們 不 認 識 自 己 , 也 不 認 識 神 ; 又 證 明 我 們 誤 解 了 天 父 , 以 為 祂 是 個 只 顧 念 花 和 飛 鳥 , 而 不 顧 自 己 兒 女 的 「 二 世 祖 」 ; 或 證 明 我 們 是 最 不 乖 的 兒 女 , 這 樣 天 天 為 衣 食 憂 慮 , 實 則 是 天 天 羞 辱 神 。 主 要 求 我 們 這 些 做 神 兒 女 的 , 為 「 祂 的 國 , 和 祂 的 義 」 而 求 , 意 思 是 說 , 我 們 的 天 父 原 是 「 國 王 」 , 我 們 都 是 「 王 子 」 ; 人 若 認 識 自 己 是 「 王 子 」 , 焉 有 不 為 父 王 的 國 掛 心 , 反 而 為 沒 有 東 西 吃 而 愁 眉 苦 臉 ? 所 以 我 們 要 認 識 自 己 是 天 國 的 「 王 子 」 , 常 常 流 露 出 「 王 子 的 風 度 」 來 。 第 四 , 我 們 應 該 認 識 自 己 是 「 神 所 至 愛 的 教 會 」 , 是 建 造 「 新 耶 路 撒 冷 聖 城 」 的 「 碧 玉 」 , 是 「 羔 羊 的 妻 」 ( 啟 21:9-10, 弗 5:31-32 ) 。 本 來 , 我 們 比 天 使 微 小 一 點 ( 詩 8:5 ) , 又 犯 了 罪 , 應 當 永 遠 沉 淪 滅 亡 , 但 如 今 我 們 靠 著 神 的 大 愛 和 基 督 的 救 贖 , 不 但 罪 得 以 赦 , 還 蒙 恩 做 「 神 的 兒 女 」 , 可 以 承 受 萬 有 。 又 靠 著 聖 靈 將 我 們 合 而 為 一 , 成 為 教 會 , 成 為 聖 城 新 耶 路 撒 冷 , 成 為 羔 羊 的 妻 , 得 享 神 豐 盛 的 榮 耀 , 地 位 比 天 使 還 要 高 , 所 有 的 天 使 都 成 了 服 役 的 靈 ( 參 來 1:14 ) , 並 且 神 將 萬 有 放 在 我 們 的 「 丈 夫 」 主 基 督 的 腳 下 , 我 們 成 了 主 基 督 的 愛 妻 , 可 以 與 主 成 為 一 體 , 這 是 何 等 的 奧 秘 , 何 等 的 恩 典 , 何 等 的 地 位 , 何 等 的 榮 耀 , 何 等 的 幸 福 ! ! ! 為 此 , 我 們 要 讚 美 再 讚 美 至 愛 的 主 , 我 們 要 將 貞 潔 的 愛 情 獻 給 祂 。 噢 ! 我 們 竟 然 在 基 督 裡 升 到 萬 有 之 上 , 比 天 使 還 要 高 , 那 個 墮 落 了 的 撒 但 肯 定 妒 忌 極 了 ! 我 們 又 會 與 主 基 督 合 而 為 一 , 這 真 是 蒙 了 何 等 大 恩 惠 ! 每 當 想 到 榮 耀 的 主 有 一 天 會 回 來 接 我 們 回 去 , 我 們 就 像 等 候 行 婚 禮 的 「 新 娘 」 一 樣 , 想 得 心 花 怒 放 , 如 癡 如 醉 , 春 風 滿 面 , 天 天 會 心 微 笑 , 天 天 興 奮 。 噢 ! 主 阿 , 你 甚 麼 時 候 才 回 來 、 讓 我 們 投 入 你 的 懷 抱 呢 ? 我 們 在 這 裡 等 得 好 不 耐 煩 啊 !

            — — 吳 主 光 弟 兄

護 教 信 息

異 端 分 辨

( 本 文 為 應 「 大 使 命 中 心 」 邀 請 而 寫 , 將 刊 於 大 使 命 期 刊 ) 「 異 端 」 這 詞 在 聖 經 裡 出 現 不 多 , 但 綜 合 起 來 , 我 們 可 以 看 見 聖 經 對 這 方 面 的 態 度 是 十 分 清 晰 的 。 聖 經 告 訴 我 們 , 當 保 羅 為 自 己 向 羅 馬 巡 撫 腓 力 斯 申 辯 之 時 , 他 指 出 、 猶 太 人 認 為 他 所 傳 的 是 「 異 端 」 , 所 以 一 直 逼 迫 他 , 誣 告 他 ( 徒 24:14 ) 。 反 過 來 , 保 羅 在 他 所 寫 的 書 信 中 , 也 視 猶 太 人 將 猶 太 教 所 強 調 的 割 禮 、 律 法 主 義 、 潔 淨 的 規 矩 、 節 期 、 安 息 日 等 教 導 摻 進 福 音 中 是 為 異 端 , 他 甚 至 對 加 拉 太 教 會 的 信 徒 說 : 「 那 並 不 是 福 音 , 不 過 有 些 人 攪 擾 你 們 , 要 把 基 督 的 福 音 更 改 了 。 但 無 論 是 他 們 , 是 天 上 來 的 使 者 , 若 傳 福 音 給 你 們 , 與 我 們 所 傳 給 你 們 的 不 同 , 他 就 應 當 被 咒 詛 。 」 ] 加 1:7-8 ) 保 羅 又 將 「 異 端 」 與 「 拜 偶 像 , 邪 術 , 仇 恨 , 爭 競 , 惱 怒 , 結 黨 , 紛 爭 」 等 極 嚴 重 的 罪 同 列 ( 加 5:20 ) , 他 認 為 只 有 不 認 識 神 的 兒 子 , 未 能 長 大 成 人 的 「 小 孩 子 」 才 會 「 隨 從 各 樣 的 異 端 」 ( 弗 4:13-14 ) 。 彼 得 更 指 摘 假 先 知 , 假 師 傅 所 傳 的 「 異 端 」 是 陷 害 人 的 , 因 為 他 們 連 買 他 們 的 主 也 不 承 認 , 自 取 速 速 滅 亡 。 ( 彼 後 2:1 ) 分 辨 異 端 的 歷 史 演 變 然 而 , 我 們 憑 甚 麼 原 則 來 分 辨 異 端 ? 基 督 教 早 期 認 為 , 凡 與 「 使 徒 信 經 」 不 吻 合 的 , 就 是 異 端 ; 後 來 發 現 使 徒 信 經 有 不 足 之 處 , 就 由 大 公 會 議 修 改 成 為 「 尼 西 亞 信 經 」 。 之 後 , 隨 著 歷 史 出 現 多 種 不 同 的 異 端 , 信 經 也 就 越 修 越 長 , 變 成 了 「 要 理 問 答 」 和 「 信 條 」 。 可 是 , 天 主 教 的 信 經 、 問 答 、 信 條 越 變 越 違 背 聖 經 真 理 , 結 果 就 促 使 威 克 里 夫 , 胡 司 約 翰 , 馬 丁 路 德 , 加 爾 文 , 慈 運 理 等 人 起 來 提 出 「 宗 教 改 革 」 , 這 些 人 視 天 主 教 為 異 端 , 天 主 教 也 視 他 們 為 異 端 , 並 且 大 大 屠 殺 他 們 。 說 來 奇 怪 , 時 至 今 天 , 基 督 教 許 多 宗 派 教 會 都 紛 紛 與 天 主 教 修 好 , 其 中 有 一 些 人 提 出 的 理 由 十 分 簡 單 , 認 為 天 主 教 與 基 督 教 同 樣 相 信 「 三 位 一 體 」 和 「 使 徒 信 經 」 , 因 此 就 應 該 重 新 與 天 主 教 聯 合 。 然 而 , 更 奇 怪 的 , 就 是 天 主 教 竟 然 一 方 面 與 基 督 教 各 大 宗 派 聯 合 , 另 一 方 面 又 與 全 世 界 各 種 異 教 修 好 。 不 但 如 此 , 從 1 9 9 4 年 開 始 , 連 「 聯 合 國 」 ( U.N. ) 也 推 動 「 聯 合 宗 教 」 (U.R.) 。 今 天 、 天 主 教 和 基 督 教 正 非 常 積 極 地 推 動 「 宗 教 大 合 一 運 動 」 。 有 人 指 出 , 天 主 教 想 要 趁 歐 洲 快 要 組 成 「 歐 洲 聯 邦 國 」 ( 像 「 美 國 聯 邦 」 一 樣 ) 之 際 , 設 法 佈 署 與 將 來 歐 洲 選 出 的 「 總 統 」 重 組 「 神 聖 羅 馬 帝 國 」 , 等 到 「 神 聖 羅 馬 帝 國 」 真 的 組 成 , 啟 示 錄 形 容 那 獸 有 一 個 受 了 死 傷 的 頭 就 被 「 醫 好 」 了 ] 啟 13:3 ) , 然 後 敵 基 督 就 要 出 現 。 不 論 這 種 想 法 對 或 不 對 , 有 一 點 我 們 可 以 肯 定 的 , 就 是 今 天 天 主 教 與 基 督 教 不 少 教 會 都 對 「 異 端 」 的 定 義 大 大 放 鬆 , 失 去 準 則 。 其 中 一 個 主 要 的 原 因 是 中 了 「 新 紀 元 運 動 」 兩 種 毒 素 : 第 一 , 他 們 認 為 「 何 必 分 辨 對 與 錯 ? 人 類 歷 史 就 是 因 為 常 常 分 辨 誰 對 誰 錯 , 結 果 產 生 許 多 戰 爭 ; 若 要 世 界 有 真 正 的 和 平 , 除 非 我 們 不 再 分 辨 真 偽 」 ; 第 二 , 「 神 是 慈 愛 的 , 怎 會 只 愛 猶 太 人 , 降 生 成 為 他 們 的 救 主 ? 其 實 神 也 曾 在 各 國 降 世 , 成 為 各 民 族 的 救 主 , 只 不 過 因 為 不 同 民 族 有 不 同 文 化 的 表 達 方 式 , 才 形 成 不 同 的 宗 教 信 仰 而 已 。 」 「 真 理 」 是 分 辨 的 準 繩 倘 若 我 們 尊 重 聖 經 為 我 們 信 仰 的 唯 一 權 威 , 我 們 不 難 從 聖 經 得 知 , 神 非 常 重 視 「 分 辨 真 偽 」 , 這 就 是 為 甚 麼 聖 靈 被 稱 為 「 真 理 的 聖 靈 」 ( 約 14:17 ) , 因 為 「 真 理 」 ( Truth ) 的 本 意 就 是 將 一 切 假 冒 的 、 虛 假 的 分 辨 出 來 , 若 不 分 辨 , 就 沒 有 「 真 理 」 可 言 。 正 如 主 耶 穌 說 : 「 你 們 必 曉 得 真 理 , 真 理 必 叫 你 們 得 以 自 由 。 」 ( 約 8:32 ) 就 是 從 假 冒 的 異 端 迷 惑 中 被 釋 放 出 來 的 自 由 。 到 了 末 世 、 假 基 督 和 假 先 知 之 所 以 能 用 虛 假 的 神 蹟 奇 事 迷 惑 普 天 下 的 人 , 就 是 因 為 他 們 能 夠 叫 世 人 「 不 領 受 愛 真 理 的 心 , 使 他 們 得 救 , 故 此 神 就 給 他 們 一 個 生 發 錯 誤 的 , 叫 他 們 信 從 虛 謊 , 使 一 切 不 信 真 理 , 倒 喜 愛 不 義 的 人 都 被 定 罪 。 」 ( 參 帖 後 2:1-12 ) 這 值 得 我 們 留 意 的 , 就 是 保 羅 指 出 , 「 真 理 」 才 是 末 世 大 迷 惑 的 試 金 石 , 只 有 「 真 理 」 才 能 叫 人 得 救 , 可 見 「 不 愛 真 理 、 倒 信 從 虛 謊 」 就 是 保 羅 給 「 異 端 」 下 的 定 義 。 聖 經 顯 示 的 神 , 是 一 位 獨 一 、 至 聖 、 無 誤 的 神 , 祂 絕 對 不 容 許 半 點 罪 污 在 祂 面 前 存 留 。 因 此 , 人 即 使 只 犯 了 一 點 點 罪 都 不 能 得 救 , 神 要 立 即 與 這 樣 的 人 隔 開 ; 神 在 十 誡 的 第 一 誡 中 嚴 嚴 告 誡 , 不 准 人 在 祂 以 外 有 別 的 神 ; 在 第 二 誡 中 , 祂 又 嚴 嚴 的 不 許 人 為 祂 製 造 任 何 像 , 更 不 准 人 敬 拜 偶 像 , 以 色 列 人 就 是 因 為 犯 了 這 些 罪 , 被 神 嚴 懲 , 成 為 人 類 有 史 以 來 最 悲 慘 的 民 族 ; 神 又 絕 對 不 准 人 稍 為 改 變 祂 的 旨 意 , 就 如 拿 答 亞 比 戶 , 因 為 擅 自 用 凡 火 獻 香 , 是 神 所 沒 有 吩 咐 的 , 就 被 火 燒 死 了 ; 神 要 摩 西 吩 咐 磐 石 出 水 , 摩 西 卻 發 怒 , 用 杖 擊 打 磐 石 兩 下 , 神 就 認 為 他 不 尊 神 為 聖 , 未 能 準 確 地 按 照 神 的 旨 意 叫 磐 石 流 出 水 來 , 因 此 神 不 准 他 進 入 迦 南 , 要 他 死 在 尼 波 山 ; 烏 撒 因 為 不 照 神 的 吩 咐 用 杠 來 抬 約 櫃 , 還 是 沿 用 非 利 士 人 的 方 法 用 牛 車 來 運 送 約 櫃 , 結 果 就 在 用 手 扶 約 櫃 的 情 況 下 被 神 擊 殺 了 ; 掃 羅 等 候 撒 母 耳 的 時 候 , 因 為 心 急 , 擅 自 上 壇 獻 祭 , 違 反 了 神 定 規 只 有 利 未 人 才 可 以 獻 祭 的 條 例 , 就 被 神 廢 棄 了 他 的 王 位 … … 。 像 這 樣 的 例 子 , 聖 經 中 比 比 皆 是 。 神 立 了 一 個 大 原 則 , 就 是 越 親 近 神 的 人 , 若 違 反 了 神 的 旨 意 , 神 就 用 越 嚴 厲 的 手 段 來 對 付 這 樣 的 人 ( 參 雅 3:1, 利 10:3, 提 前 5:19-20 ) 。 我 們 對 異 端 的 態 度 就 是 因 為 神 這 麼 嚴 厲 對 付 改 變 祂 旨 意 的 人 , 所 以 基 督 教 才 顯 得 可 信 ; 假 若 聖 經 有 錯 、 需 要 人 來 修 訂 的 話 , 基 督 教 就 不 可 信 了 。 因 此 主 耶 穌 指 出 , 人 若 廢 掉 律 法 的 一 點 一 畫 , 他 在 天 國 就 稱 為 「 最 小 的 」 ( 太 5:19) ; 啟 示 錄 也 指 出 , 若 有 人 在 這 書 上 加 添 甚 麼 , 神 必 將 書 上 的 災 禍 加 在 他 身 上 … , 若 有 人 刪 去 甚 麼 , 神 必 從 生 命 冊 和 聖 城 刪 去 他 的 分 ( 啟 22:18-19 ) 。 因 此 , 凡 在 基 要 教 義 上 出 錯 , 以 致 影 響 相 信 的 人 不 能 得 救 , 不 能 成 為 神 的 兒 女 , 不 能 稱 為 「 主 內 弟 兄 」 的 教 派 , 我 們 就 不 能 與 他 們 在 屬 靈 的 事 上 相 交 , 他 們 就 是 「 異 端 」 。 例 如 不 信 聖 經 無 誤 ; 不 信 耶 穌 基 督 是 為 獨 一 真 神 的 獨 生 兒 子 , 是 一 位 完 全 的 救 主 , 擁 有 完 全 的 人 性 和 完 全 的 神 性 , 藉 著 獻 上 自 己 成 為 完 全 的 教 恩 , 可 以 領 我 們 這 些 悔 改 相 信 祂 的 人 完 完 全 全 的 來 到 神 面 前 , 得 著 完 全 的 救 恩 ( 參 西 1:15-29 ) ; 或 在 神 設 計 的 救 恩 以 外 加 添 甚 麼 輔 助 性 的 救 法 , 或 中 保 , 又 減 少 神 話 語 的 任 何 部 份 , 都 是 「 異 端 」 。 1.我 們 對 異 端 之 所 以 這 麼 緊 張 , 不 是 因 為 我 們 心 胸 窄 , 不 能 容 納 異 己 , 乃 因 為 我 們 身 為 父 神 兒 女 的 , 既 然 要 先 求 祂 的 「 國 」 和 祂 的 「 義 」 ( RIGHTEOUSNESS 即 神 看 為 『 對 』 的 意 思 ) , 就 不 能 不 防 備 我 們 的 「 國 敵 」 , 也 不 能 不 謹 慎 父 神 所 立 的 「 國 法 」 ; 倘 若 我 們 「 愛 神 所 恨 , 恨 神 所 愛 」 , 我 們 自 己 也 就 成 了 神 的 仇 敵 , 根 本 談 不 上 當 神 的 兒 女 。 以 弗 所 教 會 雖 然 失 去 起 初 的 愛 心 , 但 主 耶 穌 仍 然 稱 讚 這 教 會 的 使 者 能 「 恨 神 所 恨 」 , 說 : 「 然 而 你 還 有 一 件 可 取 的 事 , 就 是 你 恨 惡 尼 哥 拉 一 黨 人 的 行 為 , 這 也 是 我 所 恨 惡 的 。 」 ( 啟 2:6 ) 我 們 研 究 啟 示 錄 七 個 教 會 的 書 信 , 其 中 有 稱 讚 的 話 , 也 有 責 備 的 話 , 但 卻 以 對 付 異 端 , 恨 惡 仇 敵 魔 鬼 為 主 。 例 如 , 主 稱 讚 別 迦 摩 教 會 的 使 者 在 忠 心 的 見 證 人 安 提 帕 殉 道 之 時 「 堅 守 主 的 名 , 沒 有 棄 絕 主 的 道 」 , 但 卻 責 備 他 服 從 了 巴 蘭 和 尼 哥 拉 黨 的 教 訓 ; 主 責 備 推 雅 推 喇 教 會 的 使 者 「 容 讓 自 稱 為 先 知 的 婦 人 耶 洗 別 」 , 但 稱 讚 教 會 裡 面 仍 有 小 部 份 信 徒 「 不 從 那 教 訓 , 不 曉 得 撒 但 深 奧 之 理 」 。 聖 經 多 處 預 言 , 末 世 最 危 險 的 日 子 不 是 多 處 必 有 打 仗 和 饑 荒 地 震 , 而 是 會 出 現 「 大 迷 惑 」 , 就 是 末 世 必 有 離 道 反 教 的 事 , 並 有 那 大 罪 人 , 就 是 假 基 督 和 假 先 知 顯 露 出 來 , 他 們 行 大 神 蹟 和 大 奇 事 , 迷 惑 普 天 下 的 人 , 藉 「 宗 教 大 合 一 運 動 」 推 動 人 類 有 歷 史 以 來 最 大 最 黑 暗 的 反 基 督 教 運 動 , 屠 殺 大 量 聖 徒 , 甚 至 當 啟 示 錄 那 兩 個 「 見 證 人 」 被 殺 之 時 , 普 天 下 的 人 都 為 他 們 歡 喜 快 樂 , 並 且 「 互 相 餽 送 禮 物 」 來 慶 祝 ( 啟 11:8-10 ) 。 聖 經 這 樣 形 容 , 可 見 那 時 地 上 剩 下 的 真 基 督 徒 少 得 可 憐 , 但 加 入 「 大 迷 惑 」 , 支 持 敵 基 督 的 假 基 督 徒 卻 遍 佈 全 世 界 , 標 記 著 仇 敵 魔 鬼 的 工 作 全 面 成 功 。 為 此 、 筆 者 呼 籲 真 正 屬 神 的 基 督 徒 要 起 來 為 真 道 爭 辯 , 這 條 路 雖 然 孤 單 , 但 等 到 主 回 來 之 時 , 我 們 就 要 從 神 那 裡 得 賞 賜 。 --- 吳 主 光 弟 兄

福 音 信 息

佛 教 輪 迴 說 的 矛 盾

大 部 份 「 拜 神 」 的 中 國 人 都 說 自 己 是 「 佛 教 徒 」 , 但 是 「 正 信 佛 教 」 的 人 卻 指 出 , 他 們 所 相 信 的 不 是 「 佛 教 」 , 而 是 「 中 國 民 間 信 仰 」 , 因 為 他 們 將 各 種 各 樣 民 間 的 傳 說 , 不 論 源 出 何 處 , 都 一 律 拿 來 信 奉 。 就 如 關 公 、 土 地 公 、 灶 君 、 門 神 、 祖 先 、 如 來 佛 、 觀 音 菩 薩 等 。 最 近 溫 哥 華 更 有 尼 姑 在 報 章 上 鼓 吹 佛 教 徒 熱 心 慶 祝 西 方 的 「 鬼 節 」 ( Halloween ) , 胡 作 胡 為 , 不 問 根 源 。 此 外 他 們 又 迷 信 風 水 、 占 卜 、 問 卦 、 看 相 、 吉 祥 的 數 字 、 日 子 、 生 辰 八 字 等 , 這 些 都 是 民 間 江 湖 術 士 , 隨 著 民 眾 的 迷 信 而 逐 漸 加 上 去 的 。 簡 介 各 種 民 間 信 仰 他 們 完 全 沒 有 考 慮 過 只 有 從 印 度 傳 過 來 的 「 佛 」 和 「 菩 薩 」 、 例 如 如 來 佛 、 觀 音 菩 薩 、 彌 勒 佛 等 才 是 佛 教 的 神 明 。 按 印 度 梵 文 「 菩 薩 」 一 詞 只 不 過 是 「 修 行 者 」 之 意 ; 「 佛 」 或 「 佛 陀 」 一 詞 只 不 過 是 「 覺 悟 者 」 之 意 , 他 們 都 是 人 而 不 是 神 , 因 此 正 信 佛 教 人 士 認 為 、 釋 迦 牟 尼 所 創 辦 的 佛 教 原 是 無 神 論 的 , 五 百 年 後 的 龍 樹 大 師 將 之 改 革 , 變 成 「 大 乘 佛 教 」 才 變 成 「 滿 天 神 佛 」 , 傳 至 中 國 , 更 混 合 道 教 神 明 , 胡 亂 不 堪 。 至 於 我 們 中 國 人 所 熟 悉 的 玉 皇 大 帝 、 玄 天 上 帝 、 太 上 老 君 , 城 隍 爺 、 土 地 公 、 灶 君 、 天 后 、 門 神 、 神 財 、 八 仙 等 , 全 部 都 不 是 佛 教 的 , 乃 是 道 教 的 神 明 。 我 們 中 國 原 沒 有 發 明 甚 麼 宗 教 , 道 教 是 漢 朝 的 張 道 陵 創 辦 的 , 他 強 將 與 孔 子 同 時 代 、 比 孔 子 年 紀 大 些 許 的 「 老 子 」 尊 為 道 教 的 教 祖 , 其 實 現 今 學 者 研 究 老 子 的 學 說 , 發 現 他 所 說 的 , 與 今 天 國 人 所 迷 信 的 , 根 本 是 風 馬 牛 不 相 及 , 據 說 老 子 的 道 德 經 所 講 論 的 竟 然 是 聖 經 中 三 位 一 體 的 神 呢 ! 因 此 , 道 教 缺 乏 自 己 的 經 典 , 道 士 們 就 將 小 說 「 封 神 榜 」 和 佛 教 的 經 典 作 為 其 思 想 骨 幹 , 欺 騙 中 國 宋 代 多 朝 的 皇 帝 , 將 去 世 的 皇 帝 和 傳 說 中 的 人 物 , 一 一 形 容 為 天 上 政 府 的 執 政 人 物 , 因 此 , 道 教 的 神 明 通 通 稱 為 甚 麼 「 帝 」 、 「 君 」 、 「 神 」 之 類 的 稱 謂 ; 但 佛 教 的 神 明 卻 通 通 稱 為 「 佛 」 、 「 菩 薩 」 等 。 可 嘆 中 國 人 居 然 將 兩 者 混 合 , 不 知 所 謂 。 至 於 祭 祖 , 原 是 周 朝 一 種 記 念 皇 帝 豐 功 偉 蹟 的 儀 式 , 其 政 治 意 味 多 於 宗 教 意 味 。 當 時 只 准 祭 祀 皇 帝 , 若 祭 祀 死 去 的 平 民 是 犯 法 的 。 日 子 久 了 , 皇 帝 的 子 孫 多 起 來 了 , 於 是 祭 祖 就 成 了 風 氣 , 秦 始 皇 因 而 生 忌 , 遂 禁 止 拜 祭 周 朝 皇 帝 , 迫 令 人 民 祭 他 。 秦 始 皇 死 後 , 禁 令 解 除 , 百 姓 就 恢 復 拜 祭 , 而 且 還 將 自 己 的 祖 先 拿 來 拜 , 說 祖 先 是 皇 帝 , 中 國 人 都 被 稱 為 「 皇 帝 的 子 孫 」 , 於 是 祭 祖 就 發 展 成 為 拜 祭 親 人 的 迷 信 風 俗 , 以 為 會 給 子 孫 帶 來 好 運 , 卻 離 開 了 孝 道 的 本 意 。 其 實 孔 子 三 歲 喪 父 , 到 二 十 四 歲 才 知 道 父 親 的 墓 在 那 裡 , 後 來 就 把 父 母 的 屍 骸 合 葬 於 山 東 曲 簞 縣 。 根 據 古 書 記 載 , 孔 子 一 生 都 沒 有 祭 過 墓 , 後 來 他 看 見 父 母 的 墓 被 雨 水 沖 塌 了 , 就 黯 然 流 淚 說 : 「 吾 聞 古 之 不 修 墓 。 」 意 思 是 仿 效 古 人 不 修 墓 。 墓 既 不 修 , 何 曾 祭 墓 呢 ﹖ 又 魏 文 帝 營 壽 陵 詔 有 說 : 「 骨 無 痛 癢 之 知 , 塚 無 棲 神 之 宅 ; 禮 不 祭 墓 , 欲 存 亡 之 不 黷 。 」 這 是 說 , 不 應 祭 墓 , 因 為 墓 中 的 屍 骨 不 知 痛 癢 , 塚 裡 根 本 沒 有 神 明 , 孔 子 之 「 禮 」 根 本 不 注 重 祭 墓 。 今 天 中 國 人 祭 祖 , 只 是 孝 心 的 一 種 表 達 , 可 惜 混 合 了 佛 教 的 拜 祭 儀 式 , 將 祖 先 視 為 神 明 , 何 等 荒 謬 , 其 實 按 佛 教 的 理 論 , 祖 先 已 經 輪 迴 轉 世 做 其 他 生 物 去 了 , 怎 麼 還 會 坐 在 神 位 上 聽 子 孫 的 祈 求 呢 ! 至 於 西 方 的 「 鬼 節 」 , 那 是 歐 洲 民 間 的 怪 談 , 混 雜 了 天 主 教 和 拜 死 神 的 塞 爾 特 人 民 間 信 仰 為 背 景 。 傳 說 有 一 個 非 常 吝 嗇 的 愛 爾 蘭 人 名 叫 JACK , 死 後 聖 彼 得 拒 絕 收 他 到 天 堂 去 , 魔 鬼 也 不 肯 讓 他 下 到 地 獄 , 因 此 JACK 只 能 提 著 燈 籠 到 處 遊 蕩 , 這 鬼 節 在 任 何 方 面 都 與 佛 教 無 關 。 風 水 、 占 卜 、 問 卦 、 看 相 、 擇 日 等 求 問 方 法 , 其 實 都 與 佛 教 、 道 教 、 儒 家 無 關 , 那 只 不 過 是 江 湖 術 士 自 己 發 明 , 為 的 是 要 滿 足 一 般 人 求 問 玄 妙 秘 事 的 心 理 而 賺 得 糊 口 而 已 , 因 為 這 些 占 卜 術 都 是 佛 經 或 任 何 宗 教 經 典 所 沒 有 的 。 分 辨 宗 教 原 是 為 愛 心 雖 然 如 此 , 大 部 份 中 國 人 仍 然 稱 自 己 為 「 佛 教 徒 」 。 其 實 我 們 研 究 「 宗 教 比 較 」 就 知 道 , 「 宗 教 」 完 全 是 為 解 說 人 靈 魂 死 後 的 去 向 , 因 此 必 須 有 一 套 圓 滿 的 「 神 觀 」 、 「 來 生 觀 」 和 「 救 贖 觀 」 才 能 成 為 宗 教 。 如 果 只 求 今 生 發 財 順 境 之 類 的 事 , 根 本 用 不 著 宗 教 信 仰 , 不 如 請 教 財 經 界 的 專 家 還 來 得 合 理 和 化 算 。 如 果 我 們 關 心 自 己 的 靈 魂 死 後 到 那 裡 去 , 就 要 研 究 那 一 個 宗 教 所 講 論 的 合 理 了 , 萬 萬 不 能 以 「 民 間 信 仰 」 為 依 據 , 因 為 那 是 「 大 混 合 」 的 產 品 , 不 可 能 是 真 理 。 如 果 讀 者 你 不 介 意 靈 魂 到 那 裡 去 的 問 題 , 你 就 不 要 說 自 己 是 「 佛 教 徒 」 了 , 因 為 佛 教 最 主 要 的 教 義 , 以 「 人 死 後 進 入 六 道 輪 迴 」 為 骨 幹 , 若 沒 有 「 六 道 輪 迴 」 的 思 想 , 就 根 本 沒 有 佛 教 存 在 。 然 而 讀 者 你 知 道 「 六 道 輪 迴 」 是 甚 麼 嗎 ? 筆 者 認 為 你 若 真 的 知 道 , 你 極 有 可 能 不 再 說 自 己 是 「 佛 教 徒 」 , 因 為 「 輪 迴 」 之 說 原 是 極 之 不 合 理 的 怪 談 。 可 惜 通 常 的 「 佛 教 徒 」 都 以 「 宗 教 尊 嚴 」 為 擋 箭 牌 , 動 不 動 就 說 「 你 們 為 甚 麼 攻 擊 別 人 的 宗 教 」 , 不 肯 客 觀 地 尋 求 真 理 , 筆 者 在 此 誠 心 地 向 這 些 「 佛 教 徒 」 表 達 心 意 , 我 們 完 全 是 為 了 「 愛 心 」 , 想 閣 下 不 致 「 靈 魂 永 遠 滅 亡 」 , 才 向 閣 下 指 出 佛 教 教 義 的 真 相 , 而 且 全 部 資 料 都 是 來 自 佛 教 經 典 , 不 是 我 們 捏 造 的 謊 話 。 要 知 道 , 創 造 天 地 萬 物 的 真 神 原 是 我 們 全 人 類 靈 魂 的 天 父 , 祂 為 愛 我 們 , 已 經 為 我 們 預 備 了 最 寶 貴 最 完 善 的 救 恩 , 如 果 我 們 捨 棄 天 父 的 大 救 恩 , 轉 而 靠 自 己 的 功 德 去 自 救 , 我 們 就 走 錯 路 了 。 我 們 就 是 為 了 愛 你 , 所 以 才 這 麼 冒 昧 向 你 介 紹 福 音 的 。 在 這 篇 文 章 裡 、 我 們 暫 時 不 談 福 音 , 先 根 據 佛 教 教 義 向 閣 下 分 析 佛 教 是 否 真 能 讓 你 的 靈 魂 得 救 , 至 於 基 督 教 的 福 音 , 我 們 有 非 常 多 的 資 料 可 以 另 行 向 你 介 紹 。 六 道 輪 迴 的 趣 事 原 來 佛 教 認 為 宇 宙 就 是 一 座 山 , 名 叫 須 彌 山 ( SEMNRU ) , 這 山 的 上 下 和 海 底 分 成 「 六 道 」 , 凡 有 生 命 的 ( 即 所 謂 「 眾 生 」 ) , 不 論 人 、 鬼 、 神 , 全 部 都 要 在 這 「 六 道 」 之 內 不 斷 生 死 輪 迴 , 因 此 統 稱 為 「 六 道 輪 迴 」 。 所 謂 「 六 道 」 , 就 是 「 天 道 」 ( 神 佛 居 住 之 處 ) , 「 人 間 道 」 ( 人 類 居 住 之 處 ) , 「 阿 修 羅 道 」 ( 不 人 不 鬼 不 獸 的 怪 物 住 處 ) , 「 畜 生 道 」 ( 各 類 禽 獸 昆 蟲 之 處 ) , 「 餓 鬼 道 」 ( 曾 做 壞 事 因 而 受 苦 之 處 ) , 「 地 獄 道 」 ( 惡 人 受 刑 罰 之 處 ) 。 「 六 道 輪 迴 」 最 不 合 理 的 地 方 , 就 是 六 道 眾 生 的 壽 數 長 短 差 別 極 大 。 就 以 「 天 道 」 來 說 , 天 道 分 為 「 三 界 天 」 : 第 一 界 天 稱 為 「 六 欲 天 」 , 這 裡 「 最 低 」 壽 命 的 神 佛 可 以 活 到 五 百 歲 , 以 人 間 五 十 年 為 這 裡 一 天 , 算 起 來 即 相 等 於 人 間 九 百 十 二 萬 五 千 年 ; 「 最 高 」 壽 數 可 活 到 一 萬 六 千 歲 , 以 人 間 一 千 六 百 歲 為 一 日 , 算 起 來 即 相 等 於 人 間 九 百 三 十 四 億 年 。 第 二 界 天 是 「 色 界 十 八 天 」 , 住 在 最 高 一 層 天 的 神 佛 可 以 享 壽 「 三 千 劫 」 , 一 劫 是 十 三 萬 三 千 四 百 萬 年 , 以 人 間 一 千 六 百 歲 為 一 日 , 算 起 來 即 等 於 人 間 二 千 三 百 七 十 七 億 一 千 六 百 八 十 萬 年 。 第 三 界 天 是 「 無 色 界 四 天 」 , 這 裡 的 神 佛 可 以 活 到 八 萬 大 劫 , 算 起 來 即 相 等 於 人 間 六 千 二 百 三 十 三 兆 四 千 四 百 八 十 億 年 。 有 趣 不 有 趣 ? 告 訴 你 、 這 數 字 比 思 想 最 開 放 的 科 學 家 所 認 為 的 宇 宙 的 年 齡 還 要 長 一 百 二 十 四 億 六 千 四 百 八 十 九 萬 二 千 倍 、 有 趣 吧 ? 筆 者 認 為 不 單 是 「 有 趣 」 , 更 是 痛 苦 , 因 為 佛 教 的 教 義 認 為 , 眾 生 的 生 、 老 、 病 、 死 , 都 是 痛 苦 的 , 若 能 脫 離 輪 迴 , 進 入 「 涅 槃 」 境 界 , 即 與 宇 宙 合 為 一 體 , 不 再 轉 生 , 就 是 「 得 救 」 , 就 是 至 高 境 界 。 換 言 之 , 「 涅 槃 」 就 等 於 「 自 我 消 失 」 ! 請 問 這 種 悲 觀 至 極 的 信 念 , 你 要 不 要 呢 ? 唉 ! 這 麼 辛 苦 齋 戒 了 幾 千 兆 億 年 , 結 果 就 是 「 自 我 消 失 」 ? ! ? ! 難 以 想 像 ! 再 者 , 佛 經 從 未 說 過 有 人 真 能 達 到 那 境 界 , 因 為 天 上 的 神 佛 一 不 小 心 , 還 會 「 跌 下 來 」 , 再 轉 世 到 人 間 來 做 人 , 又 要 從 頭 來 過 ; 更 可 憐 的 , 如 果 不 幸 轉 世 到 「 餓 鬼 道 」 去 做 餓 鬼 的 話 , 那 可 就 淒 涼 了 , 根 據 優 婆 塞 戒 經 卷 第 七 , 餓 鬼 的 壽 數 是 一 萬 五 千 歲 , 以 人 間 五 百 年 為 餓 鬼 道 的 一 日 , 算 將 起 來 , 做 餓 鬼 也 要 做 二 十 七 億 年 才 能 脫 離 , 而 且 還 有 經 書 說 , 餓 鬼 是 永 不 得 超 生 的 。 那 麼 如 此 說 來 , 餓 鬼 道 豈 不 是 大 爆 滿 ? 其 實 誰 來 判 定 這 些 餓 鬼 和 神 仙 的 壽 命 ? 以 甚 麼 標 準 來 判 定 ? 誰 來 管 理 「 六 道 輪 迴 」 ? 佛 經 從 來 都 沒 有 解 釋 過 這 些 問 題 。 有 一 些 佛 教 人 士 在 報 章 上 反 駁 筆 者 說 : 「 為 甚 麼 一 定 要 有 一 位 神 來 管 理 輪 迴 才 認 為 可 信 ? 」 筆 者 認 為 這 分 明 是 遁 詞 。 然 則 若 沒 有 一 位 神 來 主 持 輪 迴 , 輪 迴 就 是 「 自 然 現 象 」 了 。 若 是 這 樣 , 「 自 然 律 」 可 以 公 平 判 斷 「 善 有 善 報 , 惡 有 惡 報 」 嗎 ? 管 理 地 獄 的 閻 羅 王 是 誰 , 他 是 依 據 自 然 律 來 判 斷 的 嗎 ? 地 獄 道 和 餓 鬼 道 尚 且 有 閻 羅 王 來 管 理 , 為 甚 麼 不 可 以 相 信 輪 迴 系 統 有 神 來 管 理 ? 再 說 , 佛 教 的 教 義 勸 人 要 吃 素 , 不 要 殺 生 , 免 得 輪 迴 投 胎 做 豬 , 做 雞 被 別 人 吃 ! 筆 者 倒 要 問 , 世 上 不 吃 肉 , 只 吃 素 的 人 有 多 少 ? 連 蚊 蟲 也 不 打 死 , 螞 蟻 也 不 踏 死 的 人 有 多 少 ? 不 用 殺 蟲 藥 殺 死 害 蟲 的 農 夫 有 多 少 ? 不 吃 抗 生 素 來 殺 死 體 內 細 茵 的 人 有 多 少 ? 想 讀 者 必 定 同 意 , 這 樣 的 人 一 定 少 得 近 乎 零 了 。 那 麼 , 豈 不 是 說 , 第 二 世 投 胎 轉 世 做 雞 做 豬 的 一 定 很 多 , 做 人 的 一 定 很 少 嗎 ? 然 則 為 甚 麼 這 個 世 界 人 口 大 爆 炸 , 雞 肉 豬 肉 越 來 越 貴 , 糧 食 越 來 越 短 缺 呢 ? 這 些 事 實 豈 不 是 證 明 輪 迴 之 說 不 可 信 嗎 ? 親 愛 的 讀 者 , 你 知 道 創 辦 佛 教 的 釋 迦 牟 尼 是 因 為 吃 了 不 潔 的 豬 肉 而 生 赤 痢 病 死 的 嗎 ? 你 知 道 印 度 古 國 因 為 沒 有 顯 微 鏡 , 不 知 道 有 細 菌 這 回 事 , 才 主 張 不 殺 生 的 嗎 ? 你 知 道 做 人 尚 且 可 以 吃 素 念 經 , 但 轉 生 做 了 某 種 食 肉 的 禽 獸 動 物 之 後 , 就 絕 對 不 可 能 吃 素 和 念 經 了 , 那 麼 他 們 憑 甚 麼 在 輪 迴 中 轉 世 回 到 人 間 來 呢 ? 吃 雞 吃 豬 有 可 能 吃 了 自 己 的 親 人 , 然 則 已 成 了 雞 的 親 人 , 若 吃 蟲 , 會 不 會 感 到 吃 自 己 的 曾 祖 父 呢 ? 你 有 想 過 轉 世 做 禽 獸 的 人 , 已 經 失 去 了 自 己 本 身 是 誰 的 記 憶 資 料 了 , 誰 能 確 定 禽 獸 有 可 能 是 自 己 去 世 的 親 人 呢 ? 會 不 會 是 古 代 那 騙 人 的 江 湖 術 士 捏 造 出 來 的 故 事 呢 ? 如 果 輪 迴 轉 世 投 胎 是 真 實 的 , 為 甚 麼 中 國 人 又 拜 祖 先 呢 ? 他 們 豈 會 在 神 位 上 祝 福 你 呢 ? 他 們 豈 不 是 已 經 轉 世 投 胎 做 了 別 的 生 物 嗎 ? 如 果 讀 者 你 說 , 為 甚 麼 我 從 來 沒 有 聽 過 這 些 事 情 ? 答 案 是 因 為 你 根 本 談 不 上 是 一 個 真 正 的 佛 教 徒 , 你 信 的 是 「 中 國 民 間 的 雜 亂 信 仰 」 而 已 , 你 的 靈 魂 將 來 去 那 裡 , 民 間 信 仰 是 完 全 沒 有 為 你 提 供 答 案 的 。 如 果 你 還 堅 持 你 是 佛 教 徒 , 認 為 「 輪 迴 之 說 」 是 可 信 的 話 , 那 麼 請 你 去 吧 。 但 願 你 有 耐 力 , 能 活 六 千 兆 億 年 而 不 「 向 下 輪 之 迴 之 」 , 又 願 你 走 完 這 條 路 , 達 到 「 涅 槃 」 境 界 而 能 感 到 幸 福 快 樂 。 請 醒 悟 過 來 倘 若 你 醒 悟 過 來 , 明 白 「 輪 迴 」 之 說 是 行 不 通 的 , 你 就 該 想 一 想 全 能 慈 悲 的 天 父 , 為 你 預 備 了 一 個 寶 貴 的 救 恩 , 叫 凡 悔 改 信 靠 耶 穌 基 督 , 就 是 神 的 獨 生 兒 子 的 , 都 得 永 生 , 與 神 恢 復 「 父 子 關 係 」 , 可 以 進 入 天 家 享 受 天 上 榮 耀 而 永 遠 的 福 樂 , 因 為 主 耶 穌 已 經 為 救 贖 我 們 脫 離 罪 的 咒 詛 而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又 為 我 們 復 活 過 來 , 完 成 拯 救 我 們 的 救 贖 恩 典 。 我 們 每 一 個 已 經 信 主 的 人 都 可 以 證 明 , 這 救 恩 是 寶 貴 無 比 的 , 你 也 可 以 來 白 白 的 得 著 這 救 恩 。 ( 下 期 續

─ ─ ─ 吳 主 光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新 神 學 派 與 新 福 音 派

自 從 「 理 性 主 義 」 興 起 , 打 擊 歐 美 教 會 而 漸 漸 形 成 不 信 的 新 神 學 派 ( 又 稱 自 由 派 ) 之 後 , 不 少 神 學 家 開 始 以 人 的 理 性 去 批 評 和 懷 疑 聖 經 , 以 致 不 信 聖 經 無 誤 , 不 信 復 活 , 不 信 神 蹟 , 甚 至 不 信 有 天 堂 地 獄 , 最 後 竟 然 倡 說 「 神 死 神 學 」 , 使 許 多 受 到 影 響 的 教 會 瀕 臨 倒 閉 。 不 過 , 神 在 德 國 興 起 「 敬 虔 運 動 」 , 在 英 國 興 起 「 復 興 運 動 」 , 在 美 國 興 起 「 大 甦 醒 運 動 」 , 大 大 挽 回 教 會 , 以 致 教 會 在 上 一 個 世 紀 推 動 普 世 宣 教 運 動 , 將 福 音 帶 到 非 洲 、 印 度 、 南 美 、 中 國 , 和 世 界 各 地 去 , 開 始 人 類 歷 史 新 的 一 頁 。 可 惜 , 各 地 的 宣 教 事 工 出 現 「 爭 地 盤 」 和 「 互 相 攻 擊 」 的 弊 端 , 於 是 大 家 就 在 1 8 4 6 年 , 在 英 倫 召 開 一 次 宣 教 會 議 , 組 成 「 世 界 福 音 聯 合 會 」 ( 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 ) , 協 商 各 宗 派 的 宣 教 事 工 。 這 個 會 議 非 常 成 功 , 尤 其 是 喚 起 一 群 愛 主 熱 心 的 青 年 基 督 徒 , 促 使 他 們 先 後 組 成 「 男 青 年 會 」 ( YMCA ) 、 「 女 青 年 會 」 ( YWCA ) , 和 「 世 界 基 督 徒 學 生 聯 盟 」 ( WSCF ) 。 因 為 大 家 都 十 分 嚮 往 這 些 會 議 帶 來 的 成 果 , 於 是 在 1 9 1 0 年 在 英 國 愛 丁 堡 召 開 一 個 歷 史 上 最 具 規 模 的 「 世 界 宣 教 會 議 」 ( 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 ) 。 大 家 認 為 這 次 必 須 會 議 要 有 一 些 永 久 性 的 工 作 表 現 才 對 , 於 是 就 成 立 了 三 個 會 議 , 推 動 「 宣 教 」 、 「 生 命 與 工 作 」 、 「 信 仰 與 教 制 」 。 可 惜 , 在 推 動 這 些 永 久 性 的 工 作 之 時 , 不 信 的 新 神 學 派 分 子 漸 漸 加 入 , 而 反 對 新 派 的 基 要 信 仰 分 子 則 漸 漸 退 出 , 最 後 到 了 1 9 4 8 年 , 竟 然 全 被 新 派 分 子 所 支 配 , 組 成 新 派 大 總 部 , 名 為 「 世 界 教 會 協 進 會 」 (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簡 稱 為 W.C.C. ) 。 那 些 退 出 WCC 組 織 的 教 會 領 袖 分 為 兩 大 派 , 其 中 一 派 由 「 基 要 派 」 信 仰 的 麥 堅 泰 博 士 ( Carl McIntire ) 領 導 , 他 們 組 成 u 萬 國 基 督 教 聯 合 會 」 ( 簡 稱 ICCC ) , 主 要 目 的 是 為 針 對 WCC 的 異 端 。 按 「 基 要 派 」 ( Fundamentalism ) 源 於 本 世 紀 初 美 國 一 群 維 護 正 統 信 仰 的 神 學 家 , 他 們 將 聖 經 中 的 基 要 信 仰 寫 成 六 十 五 本 名 為 「 基 本 要 道 」 ( The Fundamentals ) 的 小 冊 , 這 些 小 冊 流 傳 出 去 , 大 大 影 響 全 美 眾 教 會 和 神 學 院 , 以 致 眾 教 會 和 神 學 院 都 紛 紛 將 那 些 「 信 仰 有 問 題 」 的 牧 師 和 教 授 革 除 , 一 時 成 為 清 潔 教 會 的 風 氣 。 麥 堅 泰 博 士 更 脫 離 長 老 會 而 成 立 「 篤 信 聖 經 長 老 會 」 , 浸 信 會 和 不 少 宗 派 也 爭 相 效 尤 。 美 國 Princeton 神 學 院 一 群 師 生 就 是 因 為 反 對 Princeton 信 仰 變 質 而 集 體 離 開 學 院 , 另 組 Westminster 神 學 院 。 我 們 中 國 著 名 的 賈 玉 銘 牧 師 就 是 他 們 的 成 員 。 他 們 曾 經 召 開 過 十 多 次 世 界 大 會 , 以 文 字 、 講 道 、 廣 播 、 會 議 等 形 式 積 極 攻 擊 WCC , 呼 籲 所 有 基 督 徒 脫 離 WCC ; 反 抗 無 神 主 義 , 經 常 在 美 國 華 府 舉 行 示 威 遊 行 。 退 出 WCC 的 另 一 派 基 督 徒 領 袖 認 為 「 基 要 派 」 太 過 偏 激 , 不 應 如 此 失 去 「 君 子 風 度 」 , 大 肆 反 對 WCC 。 只 要 積 極 純 正 信 仰 的 福 音 就 很 自 然 地 與 WCC 形 成 分 別 。 於 是 他 們 在 1 9 5 1 年 在 荷 蘭 舉 行 一 次 世 界 性 的 會 議 , 組 成 代 表 「 福 音 派 」 的 「 世 界 福 音 聯 誼 會 」 ( World Evangelical Fellowship 稱 簡 為 WEF ) , 到 1 9 7 4 年 再 由 葛 培 理 博 士 領 導 舉 行 一 次 「 世 界 福 音 會 議 」 ( 簡 稱 為 ICOWE ) , 參 加 的 華 人 代 表 有 滕 近 輝 、 王 永 信 等 人 , 他 們 又 在 1 9 7 6 年 發 起 「 世 界 華 人 福 音 會 議 」 ( 簡 稱 為 CCCOWE ) 。 目 的 是 不 反 對 宗 派 的 存 在 , 只 在 愛 心 , 工 作 , 和 信 仰 上 追 求 合 一 , 以 君 子 風 度 來 面 對 新 神 學 派 , 以 傳 福 音 為 大 前 題 , 為 合 一 的 根 據 。 這 些 表 現 是 為 「 福 音 派 」 的 特 徵 。 「 福 音 派 」 雖 然 不 針 對 WCC , 初 時 還 能 維 持 信 仰 純 正 。 可 是 福 音 派 的 主 要 領 袖 葛 培 理 博 士 , 卻 為 要 「 藉 福 音 多 得 人 」 而 在 五 十 年 代 與 天 主 教 和 新 派 有 很 多 次 接 觸 , 繼 而 接 納 天 主 教 徒 做 佈 道 團 的 同 工 , 又 在 福 音 派 所 有 領 袖 之 先 接 納 靈 恩 運 動 ; 近 期 葛 培 理 更 公 開 表 示 接 納 天 主 教 與 摩 門 教 的 信 仰 ; 於 9 7 年 接 受 Robert Schuller 的 電 視 訪 問 , 更 表 示 「 不 論 信 仰 甚 麼 宗 教 或 無 信 仰 的 人 , 都 可 以 在 不 認 識 耶 穌 基 督 的 情 況 下 歸 入 基 督 的 身 體 , 只 要 他 們 轉 向 內 心 之 光 就 可 以 得 救 , 在 天 上 與 我 們 一 同 會 面 。 」 今 天 全 美 國 福 音 派 聯 會 已 經 與 WCC 恢 復 相 交 ; 福 音 派 在 八 零 年 代 已 經 接 納 靈 恩 運 動 ; 世 上 二 十 幾 名 最 著 名 的 福 音 派 領 袖 更 分 別 在 1 9 9 4 年 和 1 9 9 7 年 與 天 主 教 簽 署 互 相 交 納 的 宣 言 。 這 些 變 質 的 福 音 派 分 子 , 學 者 稱 之 為 「 新 福 音 主 義 」 , 其 主 要 特 徵 如 下 : 1.他 們 藉 心 理 學 、 社 會 服 務 、 社 會 關 懷 、 文 化 遷 就 、 學 術 態 度 等 來 製 造 一 套 甚 為 複 雜 的 理 論 , 為 要 使 福 音 迎 合 年 輕 人 , 異 教 人 士 , 政 治 家 , 電 影 明 星 等 ; 2.他 們 相 信 只 要 用 人 的 方 法 來 使 人 表 示 願 意 加 入 教 會 , 就 等 於 叫 那 人 得 救 。 他 們 的 福 音 針 對 人 的 頭 腦 、 肉 體 需 要 和 社 會 關 係 , 多 過 針 對 人 的 靈 魂 和 人 與 神 的 關 係 , 忽 略 人 得 救 需 要 靠 聖 靈 重 生 , 他 們 下 意 識 地 不 相 信 「 這 福 音 本 是 神 的 大 能 」 , 乃 依 靠 心 理 輔 導 、 學 術 分 析 、 文 化 遷 就 等 來 迎 合 人 ; 3.他 們 的 福 音 節 目 , 類 同 「 歡 樂 今 宵 」 多 姿 多 彩 的 節 目 , 注 重 叫 觀 眾 感 到 滿 意 , 並 不 太 注 重 對 付 罪 , 主 的 代 罰 , 永 遠 審 判 等 真 理 ( 我 們 稱 之 為 『 直 接 福 音 』 , 與 他 們 的 『 間 接 福 音 』 有 分 別 ) ; 4.他 們 的 福 音 強 調 「 愛 」 高 於 「 對 付 罪 和 魔 鬼 」 , 不 太 重 視 過 「 分 別 為 聖 的 生 活 」 和 「 與 異 端 異 教 分 離 」 ; 5.他 們 對 「 聖 經 無 誤 」 這 一 類 教 義 採 取 「 學 術 開 放 態 度 」 , 鼓 勵 人 「 重 新 思 考 」 聖 經 某 些 嚴 謹 教 義 是 否 行 得 通 , 在 神 學 界 鼓 勵 學 子 吸 取 異 端 和 異 教 所 長 ; 6.他 們 主 張 「 入 世 」 而 不 自 覺 地 「 同 俗 」 , 因 此 對 異 端 和 世 俗 常 常 採 取 「 妥 協 」 態 度 ; 7.他 們 常 常 將 聖 經 的 權 威 放 在 科 學 和 現 實 生 活 之 下 , 以 致 遷 就 進 化 論 、 社 會 群 體 、 心 理 學 、 精 神 病 學 、 甚 至 同 性 戀 ; 8.他 們 的 信 息 重 視 「 積 極 思 想 」 , 討 厭 任 何 反 面 的 提 醒 , 屬 靈 的 糾 正 , 異 端 的 分 辨 … … , 都 視 之 為 破 壞 性 的 「 消 極 思 想 」 , 不 去 考 慮 「 積 極 思 想 」 的 根 源 是 印 度 教 的 「 新 紀 元 運 動 」 , 這 運 動 目 前 正 嚴 重 而 全 面 地 拆 毀 北 美 洲 的 教 育 制 度 , 甚 至 滲 入 基 督 教 內 部 推 動 神 蹟 奇 事 和 靈 修 神 學 , 和 推 動 大 合 一 運 動 ; 至 於 「 基 要 派 」 , 因 為 常 被 人 指 為 偏 激 , 甚 至 有 人 在 指 別 人 偏 激 之 時 , 說 : 「 你 是 基 要 派 ! 」 再 者 , 可 能 因 為 回 教 原 教 旨 派 亦 稱 為 基 要 派 ( Fundamentalist ) , 所 以 近 代 很 少 人 敢 稱 自 己 為 「 基 要 派 」 , 但 是 仍 有 一 小 部 份 肯 勇 敢 起 來 維 護 真 理 的 傳 道 人 自 稱 為 「 聖 經 基 要 派 」 ( Fundamentalist on the Bible ) , 因 為 他 們 開 始 以 「 福 音 派 」 為 恥 , 反 指 那 些 「 福 音 派 」 人 士 為 「 新 福 音 派 」 , 這 些 都 是 近 代 才 產 生 的 新 名 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