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詩 篇 一 零 三 篇 的 研 究
[ 佛 教 的 空 與 湟 槃
[ 耶 和 華 以 勒
[ 回 教 與 末 世

>培 靈 信 息--

詩 篇 一 零 三 篇 的 研 究

怎 樣 才 可 以 在 靈 修 時 集 中 思 想 , 好 像 自 己 的 靈 飛 到 天 上 , 來 到 神 的 寶 座 前 親 近 神 呢 ? 這 一 個 問 題 , 許 多 所 謂 「 靈 修 大 師 」 都 在 不 斷 地 尋 求 。 可 惜 他 們 不 肯 在 神 的 話 語 中 尋 求 , 反 而 離 開 了 神 的 話 語 到 印 度 教 、 天 主 教 、 靈 恩 派 之 中 尋 求 , 說 這 是 「 學 術 研 究 態 度 , 不 論 正 、 邪 都 應 該 參 考 」 云 。 筆 者 要 清 楚 地 告 訴 讀 者 們 , 物 理 學 , 天 文 學 , 化 學 等 科 學 可 以 用 「 學 術 研 究 態 度 」 去 尋 找 答 案 , 但 屬 靈 的 事 卻 不 可 以 , 因 為 科 學 的 正 邪 都 是 人 的 意 見 , 人 是 沒 有 絕 對 的 ; 但 屬 靈 的 事 不 但 有 人 意 見 , 還 有 「 絕 對 」 的 神 的 意 見 , 和 「 絕 不 對 」 的 魔 鬼 的 意 見 , 試 想 , 神 的 兒 女 怎 可 以 向 「 魔 鬼 」 請 教 「 親 近 神 的 秘 訣 」 呢 ? 被 神 驅 趕 的 魔 鬼 還 可 能 有 甚 麼 好 建 議 教 導 我 們 更 親 近 神 呢 ? 以 賽 亞 書 的 靈 修 指 示 因 此 、 論 到 靈 修 的 秘 訣 , 我 們 只 有 一 條 途 徑 , 就 是 從 神 的 話 中 尋 求 。 以 賽 亞 先 知 責 備 百 姓 說 : 「 主 耶 和 華 以 色 列 的 神 曾 如 此 說 , 你 們 得 救 在 乎 『 歸 回 安 息 』 , 你 們 得 力 在 乎 『 平 靜 安 穩 』 , 你 們 竟 自 不 肯 … … 。 耶 和 華 必 然 『 等 候 』 , 要 施 恩 給 你 們 . 必 然 興 起 , 好 憐 憫 你 們 , 因 為 耶 和 華 是 公 平 的 神 , 凡 『 等 候 』 祂 的 , 都 是 有 福 的 … … 」 ( 賽 30:15-18 ) 請 注 意 「 歸 回 安 息 」 、 「 平 靜 安 穩 」 和 「 等 候 」 這 三 個 詞 , 就 是 靈 修 的 秘 訣 了 。 神 指 摘 人 不 肯 「 歸 回 安 息 」 , 是 針 對 人 「 生 活 太 忙 」 , 不 肯 享 受 安 息 日 親 近 神 的 福 氣 。 讀 者 檢 討 自 己 , 是 否 因 為 太 忙 的 緣 故 而 沒 有 靈 修 , 或 馬 虎 靈 修 ? 為 甚 麼 我 們 不 肯 將 靈 修 親 近 神 的 事 放 在 最 先 的 優 先 次 序 ? 這 是 因 為 我 們 輕 視 神 ! 你 若 輕 視 神 , 神 也 必 輕 視 你 ! 你 焉 想 存 這 樣 的 態 度 可 以 親 近 神 ! 如 果 你 的 「 愛 人 」 以 這 樣 的 態 度 來 與 你 親 近 , 你 早 就 將 他 丟 了 ! 神 又 指 摘 人 不 肯 「 平 靜 安 穩 」 , 這 是 針 對 人 的 「 心 境 雜 亂 」 , 不 但 生 活 忙 , 連 心 境 也 忙 , 以 致 將 許 多 雜 亂 的 事 物 堆 塞 到 心 裡 去 , 正 如 主 耶 穌 所 說 「 你 的 財 寶 在 那 裡 , 你 的 心 也 在 那 裡 」 。 倘 若 我 們 一 早 起 來 , 腦 子 裡 充 塞 著 「 家 務 」 、 「 工 作 」 、 「 賺 錢 」 、 「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是 非 恩 怨 」 … … , 這 樣 的 心 境 怎 可 能 會 有 好 的 靈 修 ? 當 你 與 一 個 人 交 談 , 那 人 若 一 邊 談 話 一 邊 東 張 西 望 , 好 像 心 不 在 焉 , 一 點 兒 也 沒 有 留 心 聽 你 所 說 的 , 請 問 你 喜 歡 不 喜 歡 與 這 樣 的 人 交 談 ? 相 信 你 會 討 厭 這 樣 的 人 , 因 為 你 從 他 的 態 度 知 道 , 他 在 討 厭 你 。 同 樣 、 我 們 應 該 明 白 , 心 境 不 能 平 靜 安 穩 的 人 , 是 永 遠 不 能 有 好 的 靈 修 生 活 的 。 經 文 指 出 : 「 耶 和 華 等 候 要 施 恩 給 我 們 」 , 我 們 若 能 同 樣 的 「 等 候 神 」 , 我 們 就 有 福 了 。 「 等 候 」 是 最 重 要 的 靈 修 秘 訣 。 這 不 是 說 、 神 不 想 與 人 親 近 , 乃 要 我 們 等 候 很 久 才 肯 與 我 們 相 交 。 不 、 主 耶 穌 清 楚 地 告 訴 我 們 , 「 『 凡 』 祈 求 的 就 給 他 , 尋 找 的 就 尋 見 , 扣 門 的 就 給 他 開 門 。 」 ( 太 7:8 ) 『 凡 』 字 表 示 任 何 人 神 都 歡 迎 , 只 要 他 們 肯 求 , 肯 尋 找 , 肯 扣 門 , 沒 有 不 給 他 開 門 的 , 沒 有 不 接 見 他 的 。 所 以 我 們 「 等 候 」 , 其 實 是 「 等 我 們 內 心 裡 面 一 切 起 起 伏 伏 的 心 境 平 靜 下 來 , 等 我 們 的 思 想 從 各 處 各 方 收 回 來 , 等 我 們 裡 面 的 焦 急 和 雜 念 除 去 , 等 我 們 裡 面 出 現 一 種 愛 慕 神 的 心 境 … … 。 」 這 種 「 等 候 」 也 是 以 賽 亞 先 知 所 說 的 : 「 但 那 等 候 耶 和 華 的 , 必 從 新 得 力 , 他 們 必 如 鷹 展 翅 上 騰 , 他 們 奔 跑 卻 不 困 倦 , 行 走 卻 不 疲 乏 。 」 ( 賽 40:31 ) 請 看 , 經 文 不 是 很 清 楚 指 出 , 我 們 等 候 耶 和 華 , 是 等 候 「 從 新 得 力 」 , 以 致 我 們 的 靈 能 「 如 鷹 高 飛 」 嗎 ? 當 我 們 「 等 候 」 的 時 候 , 我 們 的 靈 是 在 飛 , 「 越 飛 越 高 」 , 直 飛 到 天 上 神 的 寶 座 那 裡 去 , 那 時 、 我 們 的 靈 修 就 達 到 高 潮 了 。 經 文 形 容 這 種 等 候 「 如 鷹 展 翅 上 騰 」 , 表 示 在 禱 告 中 , 這 種 「 等 候 」 是 享 受 , 因 為 鷹 不 像 小 麻 雀 , 要 拼 命 拍 牠 的 翅 膀 才 能 飛 , 翅 膀 一 旦 停 止 不 拍 , 牠 就 不 能 飛 了 ; 鷹 卻 不 是 這 樣 , 牠 能 找 到 空 氣 中 往 上 升 的 熱 氣 流 , 只 要 展 開 翅 膀 稍 微 拍 幾 下 , 就 可 以 在 空 中 盤 旋 很 久 , 越 飛 越 高 , 完 全 不 覺 疲 乏 , 因 為 牠 能 在 高 空 休 息 。 我 們 在 靈 修 時 若 能 學 會 這 樣 「 等 候 」 , 就 必 能 享 受 靈 修 , 禱 告 良 久 而 不 覺 疲 乏 。 再 者 、 飛 得 越 高 , 地 上 的 任 何 事 物 就 顯 得 越 小 , 越 微 不 足 道 ; 靈 修 也 是 這 樣 , 能 高 飛 的 靈 修 , 就 能 看 地 上 的 一 切 物 質 、 金 錢 、 人 間 的 恩 恩 怨 怨 等 為 極 小 的 事 , 完 全 不 值 得 放 在 心 上 。 反 之 、 在 高 空 , 心 境 何 等 自 由 , 胸 懷 何 等 廣 闊 , 屬 天 的 事 物 越 來 越 看 得 清 楚 , 渴 慕 神 的 心 也 越 來 越 熱 切 。 親 愛 的 讀 者 , 你 要 常 常 學 習 等 候 神 ! 大 衛 在 靈 修 中 的 心 境 或 問 , 實 際 一 點 來 說 , 我 們 「 等 候 神 」 之 時 , 心 境 在 想 甚 麼 呢 ? 能 否 舉 一 個 清 楚 的 例 證 , 說 明 這 一 點 呢 ? 可 以 ! 著 名 的 詩 篇 一 百 零 三 篇 就 是 最 好 的 實 例 了 。 我 們 發 現 、 在 一 百 五 十 篇 詩 篇 之 中 , 作 者 曾 經 在 詩 中 對 自 己 的 心 說 話 的 不 多 , 只 有 第 十 六 篇 , 四 十 二 篇 , 四 十 三 篇 , 六 十 二 篇 、 一 百 零 三 篇 , 一 百 零 四 篇 , 一 百 一 十 六 篇 , 一 百 四 十 六 篇 , 合 共 八 篇 而 已 。 在 這 八 篇 詩 篇 之 中 , 以 一 百 零 三 篇 最 顯 著 , 最 寶 貴 , 因 為 作 者 在 詩 的 開 始 和 至 尾 都 提 醒 自 己 說 : 「 我 的 心 哪 , 你 要 稱 耶 和 華 」 , 好 像 一 個 慈 母 教 子 一 樣 誨 語 諄 諄 。 在 靈 修 中 、 我 們 的 心 思 常 常 像 一 個 不 乖 的 孩 子 , 跑 來 跑 去 , 不 肯 靜 下 來 . 這 時 , 我 們 就 應 該 學 像 大 衛 一 樣 , 誨 語 諄 諄 地 教 訓 自 己 的 心 要 乖 , 要 安 靜 , 要 專 心 親 近 神 。 聖 經 所 說 的 「 心 」 也 是 「 靈 」 。 我 們 若 仔 細 讀 這 篇 詩 篇 , 就 不 難 發 現 , 詩 人 大 衛 不 但 成 功 地 勸 勉 自 己 的 心 靈 靜 下 來 , 也 成 功 地 叫 自 己 的 心 靈 高 飛 , 直 飛 到 天 上 神 的 寶 座 前 , 進 入 神 的 懷 抱 裡 , 其 間 作 者 說 出 非 常 奇 妙 , 非 常 寶 貴 的 經 歷 。 現 在 讓 我 們 來 欣 賞 作 者 在 詩 中 所 述 說 的 奇 妙 經 歷 吧 ! 第 一 節 是 全 詩 的 主 題 : 「 我 的 心 哪 ! 你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凡 在 我 裡 面 的 , 也 要 稱 頌 祂 的 聖 名 。 」 大 衛 勸 勉 自 己 的 心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可 是 、 大 衛 怕 自 己 的 心 詭 詐 , 常 常 說 「 自 己 已 經 專 心 」 了 , 其 實 還 是 屬 於 「 假 意 」 , 所 以 大 衛 指 出 , 若 要 「 真 心 」 , 就 要 將 「 凡 在 我 裡 面 的 」 都 拿 出 來 , 一 併 用 來 稱 頌 耶 和 華 。 人 的 「 心 靈 」 就 是 全 人 的 「 中 央 控 制 系 統 」 , 他 控 制 了 人 的 主 權 , 感 情 , 思 想 , 意 志 , 記 憶 , 情 緒 , 愛 意 , 慾 念 , 身 體 , 動 作 , 聲 音 , 表 情 , 以 至 自 己 的 生 命 , 時 間 , 和 自 己 擁 有 的 一 切 。 靈 修 時 , 我 們 先 要 喚 醒 自 己 的 全 人 , 叫 自 己 裡 面 的 全 部 功 能 都 醒 過 來 , 能 以 回 應 聖 靈 的 感 動 , 以 適 當 而 自 然 的 感 情 , 思 想 , 意 志 … … … 等 來 配 合 聖 靈 的 感 動 ; 聖 靈 若 感 動 我 們 唱 詩 , 我 們 就 要 開 聲 , 釋 放 自 己 的 感 情 來 唱 ; 聖 靈 若 感 動 我 們 敬 拜 主 , 我 們 就 要 跪 下 , 心 眼 好 像 看 見 主 的 榮 耀 威 嚴 一 樣 肅 然 起 敬 ; 聖 靈 若 要 我 們 回 想 主 的 恩 典 , 我 們 就 要 以 最 敏 捷 的 思 想 在 記 憶 中 搜 尋 過 往 所 蒙 的 恩 … … 。 總 而 言 之 , 靈 修 之 前 , 必 須 全 人 裡 面 所 有 的 功 能 都 準 備 好 , 等 候 在 最 高 的 狀 態 中 , 好 回 應 聖 靈 隨 時 的 感 動 。 靈 修 最 忌 在 半 睡 半 醒 的 狀 態 , 心 靈 木 納 呆 滯 , 如 同 老 鷹 拔 了 毛 , 一 點 也 飛 不 起 一 樣 。 默 想 個 人 蒙 恩 心 靈 預 備 好 了 , 大 衛 就 開 始 默 想 , 先 由 個 人 所 蒙 的 恩 典 開 始 , 他 說 : 「 我 的 心 哪 、 你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不 可 忘 記 他 的 一 切 恩 惠 。 」 這 是 說 , 「 忘 恩 」 是 叫 自 己 的 靈 飛 不 起 的 主 因 。 要 知 道 , 自 己 所 得 的 。 都 是 自 己 本 來 不 配 得 的 , 因 為 我 們 原 是 塵 土 , 是 乏 善 可 陳 的 罪 人 , 我 們 之 所 以 有 今 天 的 地 位 , 全 部 都 是 主 的 恩 典 。 人 總 喜 愛 數 算 自 己 勞 苦 所 得 的 , 不 愛 數 算 恩 典 。 其 實 勞 苦 所 得 、 的 會 叫 我 們 更 喜 愛 思 想 地 上 的 勞 苦 ; 恩 典 卻 叫 我 們 喜 愛 思 想 天 上 的 主 , 從 而 被 主 吸 引 我 們 的 心 思 意 念 飛 到 天 上 去 。 試 試 數 算 主 的 恩 典 , 我 們 的 靈 就 會 「 快 樂 」 , 再 數 算 主 的 恩 典 , 我 們 的 靈 就 會 「 興 奮 」 , 我 們 裡 頭 的 快 樂 和 興 奮 漸 漸 加 增 , 我 們 就 開 始 「 得 力 高 飛 」 了 。 大 衛 思 想 自 己 個 人 蒙 恩 , 可 以 分 為 四 方 面 : 第 一 、 「 他 赦 免 你 的 一 切 罪 孽 。 」 這 是 為 「 心 靈 」 得 醫 治 而 感 恩 。 心 靈 再 沒 有 任 何 罪 惡 捆 綁 , 才 能 自 由 高 飛 , 罪 一 天 不 得 赦 免 , 必 不 能 親 近 神 , 焉 有 任 何 罪 孽 可 以 在 神 面 前 存 留 呢 ? 因 此 、 靈 修 時 自 行 檢 討 、 自 潔 , 這 是 不 能 缺 少 的 例 行 檢 討 。 倘 若 自 己 犯 了 罪 , 未 能 勝 過 , 就 要 將 靈 修 改 為 對 付 罪 的 禱 告 , 直 到 心 靈 得 著 釋 放 為 止 , 才 可 以 進 行 靈 修 。 第 二 、 「 醫 治 你 的 一 切 疾 病 。 」 這 是 為 「 身 體 」 得 醫 治 而 感 恩 。 有 一 些 疾 病 是 從 罪 而 來 , 有 一 些 疾 病 不 是 從 罪 而 來 。 但 疾 病 得 醫 治 卻 肯 定 是 從 神 而 來 , 因 為 我 們 的 生 命 原 在 神 的 手 中 , 祂 要 我 們 活 多 久 就 多 久 , 沒 有 人 能 超 越 神 的 旨 意 。 因 此 , 大 衛 為 這 一 點 感 恩 , 就 是 為 神 讓 他 能 存 活 感 恩 與 下 面 一 點 相 關 。 第 三 、 「 他 救 贖 你 的 命 脫 離 死 亡 、 以 仁 愛 和 慈 悲 為 你 的 冠 冕 。 」 大 衛 感 謝 神 救 贖 他 的 命 脫 離 靈 魂 的 死 ( 一 切 罪 孽 得 赦 免 ) , 又 脫 離 肉 體 的 死 ( 一 切 疾 病 得 醫 治 ) , 使 他 的 生 命 能 存 活 得 有 意 義 , 好 像 戴 上 仁 愛 和 慈 悲 的 「 冠 冕 」 一 樣 。 這 是 說 、 大 衛 回 想 自 己 人 生 最 值 得 驕 傲 的 , 就 是 得 到 神 的 仁 愛 ( loving kindness ) 和 慈 悲 (tender mercies) 。 有 人 因 戰 勝 列 國 而 獲 得 冠 冕 ; 保 羅 因 打 完 美 好 的 仗 , 跑 完 當 跑 的 路 , 守 住 當 守 的 道 , 而 獲 得 公 義 的 冠 冕 ; 大 衛 卻 認 為 自 己 蒙 神 仁 愛 最 多 , 雖 然 自 己 犯 過 大 罪 , 神 又 以 最 大 的 慈 悲 來 挽 回 他 , 大 衛 看 這 些 為 冠 冕 , 感 受 到 自 己 的 心 靈 如 同 得 到 父 親 特 別 寵 愛 的 嬌 嬌 兒 一 樣 , 因 此 , 大 衛 越 想 越 感 激 神 , 心 靈 越 活 潑 越 快 樂 。 第 四 、 「 他 用 美 物 、 使 你 所 願 的 得 以 知 足 。 」 大 衛 為 自 己 所 得 的 物 質 財 富 感 恩 , 但 更 重 要 的 , 是 表 示 心 靈 感 到 「 滿 足 」 , 對 世 物 再 沒 有 任 何 貪 戀 。 這 一 點 十 分 重 要 , 因 為 當 你 的 心 靈 要 高 飛 之 時 , 叫 你 飛 不 起 最 大 的 累 贅 就 是 這 個 物 質 的 世 界 , 所 以 聖 經 勸 我 們 「 不 要 愛 世 界 , 人 若 愛 世 界 , 愛 父 的 心 ( 或 作 神 的 愛 ) 就 不 在 他 裡 面 了 。 」 ( 約 壹 2:15 ) 羅 得 的 妻 子 就 是 為 這 個 緣 故 而 滅 亡 的 。 我 們 的 禱 告 若 是 單 單 為 肉 體 的 需 要 , 求 神 賜 這 樣 賜 那 樣 , 很 不 知 足 , 心 靈 就 不 可 能 高 飛 。 一 個 不 知 足 的 心 , 是 無 法 進 入 以 神 為 滿 足 的 境 界 的 。 感 恩 的 結 果 : 「 以 致 你 如 鷹 返 老 還 童 。 」 請 注 意 , 這 句 話 的 意 思 表 示 , 大 衛 因 為 默 想 以 上 四 項 感 恩 的 事 , 自 己 的 靈 就 像 老 鷹 一 樣 漸 漸 「 反 老 還 童 」 了 。 原 來 老 鷹 翅 膀 的 羽 毛 如 果 折 斷 或 弄 壞 了 , 牠 會 自 動 脫 毛 再 長 , 像 小 孩 子 脫 牙 再 長 一 樣 . 新 長 起 來 的 羽 毛 非 常 有 力 , 使 老 鷹 高 飛 得 更 自 如 。 我 們 從 這 篇 詩 的 形 容 可 以 看 到 , 大 衛 在 默 想 神 的 恩 典 中 , 他 的 靈 就 漸 漸 得 著 力 量 , 開 始 飛 翔 起 來 了 。 親 愛 的 讀 者 , 這 就 是 靈 修 時 心 靈 高 飛 的 第 一 段 經 歷 了 , 你 是 否 也 學 會 ? 默 想 本 國 蒙 恩 大 衛 的 思 維 現 在 開 始 「 起 飛 」 , 離 開 了 「 個 人 的 感 恩 事 項 」 , 回 憶 歷 史 , 想 到 以 色 列 人 出 埃 及 , 他 的 靈 好 像 看 見 他 的 列 祖 怎 樣 在 埃 及 受 苦 , 然 而 、 他 稱 頌 神 說 : 「 耶 和 華 施 行 公 義 、 為 一 切 受 屈 的 人 伸 冤 。 」 以 色 列 人 在 埃 及 實 在 「 受 屈 」 , 被 法 老 王 欺 壓 , 不 但 做 奴 隸 , 做 苦 工 , 得 不 到 工 價 , 還 要 遭 受 滅 族 之 苦 。 法 老 王 不 准 以 色 列 人 生 男 孩 子 , 一 生 下 來 就 要 將 之 殺 死 , 因 為 妒 忌 以 色 列 人 繁 殖 得 太 快 。 然 而 , 神 垂 聽 以 色 列 人 的 呼 求 , 並 且 親 自 下 來 , 差 派 摩 西 以 十 大 災 難 打 擊 埃 及 全 國 和 法 老 王 , 足 足 報 應 他 們 。 又 在 全 體 以 色 列 人 離 開 埃 及 之 時 , 奪 去 埃 及 人 的 財 物 作 為 多 年 做 苦 工 的 工 價 。 神 這 樣 施 行 公 義 為 受 屈 的 以 色 列 人 伸 冤 , 實 在 是 值 得 稱 頌 的 。 一 個 活 潑 、 能 以 在 靈 修 時 高 飛 的 心 靈 , 必 須 是 一 個 不 以 自 己 的 事 為 念 , 多 以 神 的 國 和 神 的 義 為 念 的 心 靈 。 我 們 的 禱 告 若 事 事 為 己 , 心 境 就 太 狹 窄 了 。 神 所 重 用 僕 人 , 必 須 先 有 廣 闊 的 心 胸 , 關 懷 神 國 , 這 樣 他 的 靈 才 可 以 高 飛 , 與 神 同 心 同 行 。 大 衛 在 詩 中 接 著 說 : 「 他 使 摩 西 知 道 他 的 法 則 、 叫 以 色 列 人 曉 得 他 的 作 為 。 」 默 想 這 句 話 , 我 們 就 知 道 大 衛 的 靈 現 在 隨 著 摩 西 飛 上 西 乃 山 , 在 那 裡 , 他 看 見 神 將 一 切 會 幕 的 「 法 則 」 向 摩 西 傳 講 ; 山 下 的 以 色 列 人 看 見 山 上 冒 煙 , 有 密 雲 、 閃 電 、 雷 轟 、 地 震 、 和 吹 長 的 角 聲 , 又 聽 見 耶 和 華 以 打 雷 的 聲 音 親 自 說 出 十 誡 。 以 色 列 人 親 眼 看 見 神 的 威 嚴 「 大 作 為 」 , 顯 出 神 的 可 畏 和 至 聖 。 然 而 , 百 姓 竟 在 這 個 時 候 在 山 下 拜 金 牛 , 大 大 犯 罪 得 罪 神 。 於 是 摩 西 下 山 , 摔 碎 法 版 , 吩 咐 利 未 人 將 拜 金 牛 的 弟 兄 殺 了 三 千 。 然 後 摩 西 再 上 西 乃 山 替 以 色 列 人 求 赦 罪 恩 典 。 摩 西 很 了 解 神 的 性 情 , 所 以 他 竟 然 在 神 發 烈 怒 的 時 候 , 求 神 將 神 的 榮 耀 顯 給 他 看 。 神 果 然 聽 摩 西 的 禱 告 , 饒 恕 以 色 列 人 的 罪 過 , 並 且 指 出 , 人 不 能 見 神 的 面 , 雖 然 如 此 , 神 還 是 讓 摩 西 可 以 看 自 己 的 背 , 說 是 將 自 己 「 一 切 的 恩 慈 」 顯 給 他 看 。 然 後 神 和 摩 西 一 同 站 在 那 裡 , 神 就 向 摩 西 宣 告 自 己 的 名 字 。 大 衛 在 這 裡 所 說 : 「 耶 和 華 有 憐 憫 、 有 恩 典 、 不 輕 易 發 怒 、 且 有 豐 盛 的 慈 愛 。 」 正 是 神 宣 告 自 己 名 字 的 前 半 部 , 後 半 部 又 說 : 「 為 千 萬 人 存 留 慈 愛 , 赦 免 罪 孽 、 過 犯 和 罪 惡 . 萬 不 以 有 罪 的 為 無 罪 , 必 追 討 他 的 罪 自 父 及 子 直 到 三 四 代 。 」 ( 出 34:5-7 ) 摩 西 聽 見 這 後 半 部 就 急 忙 俯 伏 下 拜 , 求 神 赦 免 以 色 列 人 的 罪 孽 。 怪 不 得 大 衛 說 : 「 他 不 長 久 責 備 、 也 不 永 遠 懷 怒 。 他 沒 有 按 我 們 的 罪 過 待 我 們 、 也 沒 有 照 我 們 的 罪 孽 報 應 我 們 。 」 因 為 神 在 大 怒 之 中 仍 然 將 自 己 的 一 切 恩 慈 顯 給 摩 西 看 , 又 答 應 摩 西 的 禱 告 , 原 諒 以 色 列 全 體 百 姓 , 終 於 領 他 們 進 入 迦 南 應 許 之 地 。 親 愛 的 讀 者 , 倘 若 我 們 靈 修 親 近 神 , 能 像 摩 西 那 麼 得 神 的 喜 悅 , 那 麼 了 解 神 的 心 , 甚 至 在 祂 發 烈 怒 之 時 還 是 要 見 祂 的 面 , 我 們 就 必 能 作 神 忠 心 的 僕 人 了 。 我 們 從 大 衛 用 了 較 長 的 篇 幅 來 形 容 這 事 , 就 知 道 大 衛 的 靈 被 神 慈 愛 的 性 情 吸 引 住 , 可 見 大 衛 十 分 羨 慕 更 深 地 認 識 神 和 親 近 神 。 自 己 蒙 赦 罪 , 整 體 以 色 列 人 也 蒙 赦 罪 , 從 赦 罪 的 恩 典 中 深 入 認 識 神 的 性 情 , 這 是 靈 修 得 神 喜 悅 的 秘 訣 之 一 。 開 始 飛 向 高 空 離 開 西 乃 山 , 大 衛 的 靈 就 立 即 向 高 空 飛 翔 , 這 時 他 以 幾 個 「 何 等 」 來 形 容 自 己 的 感 受 , 說 : 「 天 離 地 何 等 的 高 、 他 的 慈 愛 向 敬 畏 他 的 人 、 也 是 何 等 的 大 。 」 天 離 地 究 竟 有 多 高 ? 能 向 高 空 一 直 飛 翔 的 人 才 能 感 受 到 。 大 衛 的 靈 現 在 向 著 高 天 飛 ! 飛 ! 飛 ! 噢 ! 明 明 望 見 那 顆 細 小 的 星 , 為 甚 麼 飛 了 那 麼 久 , 那 顆 星 還 是 顯 得 那 麼 的 細 小 , 一 點 兒 拉 近 的 感 覺 也 沒 有 ? 可 見 天 真 是 高 ! 突 然 大 衛 感 受 到 自 己 不 是 在 「 天 空 」 中 飛 翔 , 而 是 在 神 的 「 大 慈 愛 」 中 飛 翔 , 噢 ! 神 的 慈 愛 何 等 的 大 ! 真 是 超 過 人 所 能 測 度 。 偶 然 間 大 衛 的 靈 眼 轉 過 來 向 東 向 西 遠 眺 , 噢 ! 一 望 無 際 , 他 是 就 不 其 然 地 說 : 「 東 離 西 有 多 遠 、 他 叫 我 們 的 過 犯 、 離 我 們 也 有 多 遠 。 」 大 衛 在 他 的 認 罪 詩 中 曾 說 : 「 因 為 我 知 道 我 的 過 犯 , 我 的 罪 常 在 我 面 前 。 」 ( 詩 51:3 ) 意 思 是 , 我 的 過 犯 常 常 前 來 控 告 我 , 以 致 我 不 敢 親 近 神 , 我 因 此 沒 有 能 力 , 沒 有 喜 樂 , 沒 有 盼 望 。 但 是 現 在 不 同 了 , 神 的 怒 氣 真 是 轉 眼 之 間 , 祂 的 恩 典 真 是 一 生 之 久 ; 因 為 神 已 經 赦 免 了 大 衛 的 罪 , 恢 服 與 他 相 親 的 關 係 , 使 他 的 靈 從 新 得 力 , 能 以 高 飛 , 面 對 神 無 須 再 自 咎 , 因 為 神 已 經 將 他 的 罪 帶 去 , 像 東 離 西 那 麼 遠 , 完 全 看 不 見 了 。 讀 者 要 確 實 的 知 道 , 毫 無 自 咎 感 是 靈 修 時 自 己 的 靈 能 「 高 飛 」 最 基 本 的 條 件 , 正 如 聖 經 說 : 「 我 若 心 裡 著 重 罪 孽 , 主 必 不 聽 。 」 ( 詩 66:18 ) 想 到 這 裡 , 大 衛 的 靈 感 受 到 與 神 的 關 係 很 親 很 親 , 就 像 父 子 那 麼 親 , 所 以 他 說 : 「 父 親 怎 樣 憐 恤 他 的 兒 女 、 耶 和 華 也 怎 樣 憐 恤 敬 畏 他 的 人 。 因 為 他 知 道 我 們 的 本 體 、 思 念 我 們 不 過 是 塵 土 。 」 父 親 看 見 自 己 的 兒 女 因 為 學 行 路 而 偶 然 跌 倒 , 絕 對 不 會 過 份 怪 責 他 的 , 因 為 父 親 知 道 他 們 尚 年 幼 , 不 論 在 經 驗 、 體 力 、 意 志 等 方 面 很 軟 弱 , 跌 倒 是 免 不 了 的 , 只 要 能 立 即 起 來 、 終 久 必 定 學 會 走 路 , 不 再 跌 倒 。 神 看 人 更 是 如 此 , 神 考 慮 到 人 的 「 本 體 」 沒 有 足 夠 能 力 勝 過 罪 的 , 因 為 人 本 是 「 塵 土 」 , 人 出 於 塵 土 , 人 戀 慕 的 事 物 也 離 不 了 塵 土 。 犯 罪 的 心 就 是 如 此 , 人 放 縱 肉 體 的 情 慾 , 如 同 戀 慕 塵 土 中 污 穢 卑 賤 的 事 物 一 樣 。 若 不 是 神 將 「 靈 」 放 在 人 的 肉 體 裡 , 人 類 根 本 上 是 毫 無 價 值 的 。 因 此 , 神 要 救 人 的 「 靈 」 脫 離 污 穢 的 塵 土 , 就 動 了 憐 憫 人 的 心 腸 , 用 祂 的 榮 耀 美 德 來 吸 引 人 , 教 人 的 「 靈 」 高 飛 , 在 禱 告 中 上 升 , 好 成 為 高 貴 , 從 新 與 神 恢 服 父 子 關 係 , 這 關 係 只 能 在 高 空 中 領 會 , 不 能 在 地 上 塵 土 的 境 界 中 領 會 。 基 督 徒 要 學 會 在 禱 告 中 享 受 神 , 尤 如 蒙 慈 愛 的 兒 女 享 受 父 親 的 親 情 一 樣 , 才 能 叫 自 己 的 「 靈 」 飛 進 天 父 的 懷 抱 裡 。 我 們 在 禱 告 中 享 受 與 神 父 子 的 親 情 , 這 就 是 聖 靈 的 工 作 , 正 如 保 羅 所 說 : 「 因 為 凡 被 神 的 靈 引 導 的 , 都 是 神 的 兒 子 。 我 們 … … 所 受 的 乃 是 兒 子 的 心 , 因 此 我 們 呼 叫 阿 爸 父 。 聖 靈 與 我 們 的 心 同 證 我 們 是 神 的 兒 女 。 」 ( 羅 8:14-15 ) 大 衛 想 到 自 己 是 神 的 兒 子 , 他 就 不 其 然 地 想 到 自 己 的 靈 好 像 從 高 空 往 下 望 , 要 看 看 世 人 的 身 分 與 自 己 有 何 分 別 , 他 就 感 嘆 地 說 : 「 至 於 世 人 、 他 的 年 日 如 草 一 樣 . 他 發 旺 如 野 地 的 花 。 經 風 一 吹 、 便 歸 無 有 . 他 的 原 處 、 也 不 再 認 識 他 。 」 「 世 人 」 就 是 那 些 不 認 識 神 , 與 神 全 無 關 係 , 在 地 上 塵 土 中 過 污 穢 生 活 , 心 靈 只 想 到 物 質 , 並 不 關 心 屬 靈 和 永 恆 的 人 。 他 們 的 人 生 價 值 如 「 草 」 , 他 們 的 成 功 如 「 草 上 的 花 」 , 經 不 起 風 吹 就 折 斷 了 ; 尤 其 是 沙 漠 的 熱 風 括 來 , 連 根 都 枯 乾 了 。 草 枯 乾 之 後 就 會 腐 化 , 顏 色 與 本 質 都 完 全 與 它 的 「 原 處 」 ( 泥 土 ) 相 同 , 因 為 他 們 不 關 心 自 己 的 靈 魂 , 也 擺 脫 不 了 塵 土 的 污 穢 。 「 但 耶 和 華 的 慈 愛 、 歸 於 敬 畏 他 的 人 、 從 亙 古 到 永 遠 」 , 這 是 大 衛 想 到 自 己 蒙 恩 成 為 神 兒 子 的 幸 福 , 這 幸 福 是 永 遠 的 , 由 於 自 己 認 識 神 的 慈 愛 和 可 敬 可 畏 的 性 情 而 蒙 恩 得 到 的 。 能 對 神 敬 畏 , 才 能 享 受 神 的 慈 愛 ; 因 為 敬 畏 叫 我 們 的 靈 以 神 為 至 高 , 享 受 慈 愛 的 心 叫 我 們 的 靈 高 飛 去 親 近 至 高 的 神 。 大 衛 想 到 神 應 許 說 : 「 愛 我 守 我 誡 命 的 、 我 必 向 他 們 發 慈 愛 、 直 到 千 代 。 」 ( 出 20:6 ) 就 相 信 自 己 蒙 福 , 自 己 的 後 裔 也 必 蒙 福 , 所 以 他 說 : 「 他 的 公 義 、 也 歸 於 子 子 孫 孫 . 就 是 那 些 遵 守 他 的 約 、 記 念 他 的 訓 詞 而 遵 行 的 人 。 」 子 孫 蒙 福 不 是 血 統 遺 傳 的 , 乃 要 教 導 子 孫 「 遵 守 神 的 約 , 遵 行 神 的 訓 詞 」 才 可 以 。 這 裡 又 讓 我 們 看 見 , 大 衛 的 靈 雖 然 高 飛 , 他 也 關 心 自 己 的 子 孫 , 希 望 他 們 也 能 高 飛 , 好 叫 他 們 也 能 得 救 稱 義 。 一 個 高 飛 的 靈 , 必 定 是 一 個 常 在 家 中 帶 出 美 好 見 證 , 引 領 全 家 遵 行 聖 經 教 訓 的 靈 。 倘 若 有 人 說 自 己 有 很 好 的 靈 修 生 活 , 而 家 庭 生 活 卻 不 能 帶 出 美 好 見 證 , 使 兒 女 也 遵 行 神 的 道 者 , 這 人 必 定 是 在 說 謊 。 心 靈 飛 到 寶 座 前 靠 著 兒 子 的 身 分 , 大 衛 大 膽 地 默 想 自 己 飛 到 天 上 神 的 寶 座 前 , 說 : 「 耶 和 華 在 天 上 立 定 寶 座 . 他 的 權 柄 統 管 萬 有 。 」 大 衛 好 像 目 睹 神 坐 在 寶 座 上 , 在 祂 面 前 , 和 寶 座 前 的 玻 璃 海 上 , 站 著 千 千 萬 萬 天 使 , 並 且 在 玻 璃 海 以 下 , 可 以 看 見 整 個 宇 宙 萬 有 , 這 一 切 、 都 在 神 權 柄 的 統 管 之 下 。 默 想 到 這 種 境 界 , 心 靈 裡 的 感 受 , 是 何 等 的 奇 妙 。 大 衛 自 己 是 以 色 列 國 的 王 , 他 有 自 己 的 寶 座 , 但 大 衛 感 受 到 自 己 的 國 度 比 起 神 的 國 度 , 實 在 微 不 足 道 。 雖 然 如 此 , 我 們 驚 奇 地 看 到 , 這 時 大 衛 竟 然 用 「 命 令 」 的 口 吻 來 替 神 向 發 號 施 令 , 指 揮 所 有 天 使 和 宇 宙 萬 有 都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大 衛 發 出 第 一 個 命 令 說 : 「 聽 從 他 命 令 成 全 他 旨 意 有 大 能 的 天 使 、 都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 噢 ! 大 衛 竟 然 敢 命 令 所 有 有 大 能 的 天 使 ! ! 真 希 奇 ! 大 衛 究 竟 是 誰 、 竟 敢 用 這 種 語 氣 令 命 所 有 大 能 的 天 使 ? 是 的 , 大 衛 認 為 自 己 既 然 是 神 的 兒 子 , 就 有 權 柄 命 令 天 使 。 這 時 , 大 衛 的 靈 必 定 是 投 入 父 神 的 懷 抱 裡 , 坐 在 父 神 的 膝 蓋 上 , 用 手 指 著 那 些 站 在 寶 座 前 有 大 能 的 天 使 , 命 令 他 們 都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接 著 大 衛 發 出 第 二 個 命 令 , 指 著 天 上 的 萬 軍 說 : 「 你 們 作 他 的 諸 軍 、 作 他 的 僕 役 、 行 他 所 喜 悅 的 , 都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 在 此 , 我 們 注 意 到 , 大 衛 認 為 所 有 有 大 能 的 天 使 都 是 為 「 聽 從 祂 命 令 , 成 全 神 旨 意 」 的 使 者 ; 所 有 天 軍 和 天 使 , 都 是 為 「 行 神 所 喜 悅 的 」 僕 役 。 或 問 、 神 的 命 令 , 旨 意 , 和 神 所 喜 悅 的 是 甚 麼 ? 大 衛 直 接 了 當 地 替 神 回 答 說 : 「 就 是 稱 頌 耶 和 華 ! 」 如 果 神 要 所 有 的 天 使 稱 頌 祂 , 我 們 這 些 蒙 恩 做 神 兒 女 的 , 若 要 討 神 喜 悅 , 要 行 祂 旨 意 , 豈 能 不 稱 頌 天 父 呢 ? 接 著 , 大 衛 又 發 出 第 三 個 命 令 , 指 著 整 個 宇 宙 萬 有 , 不 論 生 物 , 死 物 , 說 : 「 你 們 一 切 被 他 造 的 、 在 他 所 治 理 的 各 處 、 都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 請 注 意 , 大 衛 每 發 出 一 個 命 令 , 他 所 指 揮 的 範 圍 就 擴 闊 一 點 , 來 到 第 三 個 命 令 , 大 衛 指 揮 的 範 圍 擴 到 最 闊 , 就 是 「 一 切 被 神 造 的 , 在 各 處 被 神 治 理 的 」 , 無 一 例 外 , 全 部 都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這 是 說 , 神 創 造 萬 有 最 高 的 目 的 , 就 是 要 萬 有 稱 頌 神 , 宣 揚 神 的 榮 耀 。 倘 若 有 任 何 受 造 之 物 不 肯 履 行 稱 頌 神 的 責 任 , 神 就 要 行 使 祂 「 治 理 」 的 權 柄 , 將 之 丟 在 「 地 獄 」 裡 。 「 地 獄 」 一 詞 , 原 文 是 耶 路 撒 冷 城 郊 的 「 欣 嫩 子 谷 」 , 是 城 中 居 民 常 常 出 來 倒 垃 圾 的 地 方 。 這 是 說 , 祂 看 那 些 不 肯 稱 頌 祂 的 受 造 之 物 為 「 無 用 的 垃 圾 」 ! 最 後 大 衛 發 出 第 四 個 命 令 , 就 是 對 自 己 的 「 心 」 ( 與 「 靈 」 相 同 ) 說 : 「 我 的 心 哪 、 你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 這 是 說 , 大 衛 擔 心 自 己 的 心 只 會 吩 咐 別 人 稱 頌 神 , 自 己 卻 忘 記 了 。 所 以 在 這 篇 詩 篇 裡 , 大 衛 再 度 提 醒 自 己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一 個 不 肯 稱 頌 神 的 「 靈 」 , 就 是 「 不 肯 聽 從 神 命 令 」 ( 反 叛 ) 、 「 不 肯 成 全 神 旨 意 」 ( 無 用 ) , 「 不 肯 行 神 所 喜 悅 的 」 ( 可 憎 ) 、 「 不 肯 以 受 造 物 的 身 分 來 尊 重 造 物 主 」 ( 自 大 ) 、 和 「 不 肯 以 公 民 的 身 分 來 順 服 神 作 王 的 治 理 」 ( 該 死 ) 的 靈 。 因 此 , 大 衛 慎 重 地 命 令 自 己 的 靈 一 定 要 稱 頌 耶 和 華 。 請 讀 者 默 想 , 大 衛 寫 到 這 裡 , 他 的 心 情 怎 樣 ? 他 的 感 受 是 怎 樣 ? 他 心 眼 所 見 到 的 是 甚 麼 ? 他 怎 樣 享 受 與 神 的 關 係 ? 如 果 讀 者 真 能 從 默 想 中 領 會 大 衛 這 些 心 境 , 你 大 概 也 能 學 會 「 享 受 神 」 的 靈 修 生 活 了 。

— — 吳 主 光 弟 兄

福 音 信 息

佛 教 的 空 與 湟 槃

上 期 與 讀 者 分 享 到 佛 教 「 六 道 輪 迴 」 中 的 「 天 道 」 , 筆 者 指 出 「 天 道 」 中 的 神 佛 所 居 住 的 「 二 十 八 天 」 , 每 升 高 一 層 天 所 享 的 壽 命 都 大 大 加 長 , 到 了 最 後 的 「 無 色 四 天 」 , 壽 命 竟 達 六 千 二 百 三 十 三 兆 四 千 四 百 八 十 億 年 , 比 贊 成 進 化 論 的 科 學 家 所 認 為 宇 宙 的 年 齡 還 要 長 一 百 二 十 四 億 六 千 四 百 八 十 九 萬 二 千 倍 , 誇 張 得 「 離 譜 」 ! 佛 教 將 天 道 中 神 仙 的 壽 命 加 到 如 此 長 , 目 的 是 要 叫 修 道 者 有 足 夠 時 間 去 「 擺 脫 自 我 」 , 從 而 進 入 「 涅 槃 」 自 我 消 失 的 境 界 。 簡 介 佛 教 思 想 史 原 來 佛 教 的 創 始 人 釋 迦 牟 尼 本 是 無 神 論 者 , 但 他 擺 脫 不 了 古 印 度 人 所 確 信 的 「 輪 迴 」 觀 念 , 認 為 這 是 「 自 然 現 象 」 , 是 「 天 理 循 環 」 。 例 如 , 他 們 認 為 , 一 個 人 若 想 要 賺 錢 , 他 這 賺 錢 的 慾 望 就 會 使 他 死 後 仍 回 到 世 間 來 繼 續 賺 錢 ; 一 個 人 想 要 報 仇 , 死 後 也 會 投 胎 到 仇 人 家 中 去 繼 續 報 仇 ; 一 個 人 想 要 吃 肉 而 殺 豬 殺 雞 , 他 死 後 也 會 輪 迴 到 世 上 來 做 豬 做 雞 , 被 別 人 吃 … … 。 釋 迦 牟 尼 看 見 當 時 的 印 度 人 生 活 非 常 艱 苦 , 他 認 為 , 人 的 「 生 、 老 、 病 、 死 」 都 是 痛 苦 的 , 若 還 要 輪 迴 到 世 上 來 再 受 痛 苦 , 世 世 代 代 永 無 窮 盡 , 這 實 在 是 最 大 的 痛 苦 。 於 是 釋 迦 牟 尼 默 想 , 要 悟 出 一 條 路 , 好 救 人 免 於 「 輪 迴 」 的 痛 苦 而 進 入 「 涅 槃 」 自 我 消 失 的 境 界 。 可 見 佛 教 的 信 念 是 極 度 悲 觀 的 。 後 來 , 經 過 險 些 餓 死 的 階 段 , 釋 迦 牟 尼 自 以 為 終 於 想 通 了 ( 「 佛 」 原 文 是 覺 悟 者 之 意 ) , 人 可 以 藉 著 打 座 , 吃 素 , 念 經 , 出 家 , 與 世 無 爭 等 方 法 來 叫 自 己 「 空 」 , 只 要 一 切 的 慾 念 全 然 「 空 」 了 , 再 不 執 著 去 得 著 甚 麼 , 人 就 不 會 再 「 輪 迴 轉 世 」 , 投 胎 到 世 上 來 再 受 「 生 老 病 生 」 的 痛 苦 。 這 就 是 佛 教 的 中 心 思 想 了 。 可 是 , 佛 教 流 傳 了 五 百 年 之 後 , 有 一 位 名 叫 「 龍 樹 大 師 」 的 僧 人 , 認 為 釋 迦 牟 尼 教 人 藉 修 行 來 叫 自 己 「 空 」 的 方 法 太 過 自 私 了 , 因 為 這 樣 只 能 救 自 己 , 不 能 救 別 人 。 於 是 龍 樹 大 師 就 將 釋 迦 牟 尼 的 教 義 加 以 修 改 , 構 想 天 上 有 許 多 神 佛 樂 於 聽 人 禱 告 , 打 救 世 人 。 他 稱 釋 迦 牟 尼 所 創 的 為 「 小 乘 佛 教 」 ( 「 小 乘 」 就 是 小 船 之 意 , 這 船 太 小 , 只 能 救 修 行 者 自 己 ) , 稱 自 己 所 創 的 為 「 大 乘 佛 教 」 ( 「 大 乘 」 就 是 大 船 , 不 但 能 救 自 己 , 還 可 以 救 別 人 。 例 如 佛 教 人 士 所 說 、 觀 世 音 萻 薩 慈 航 普 渡 , 打 救 眾 生 脫 離 苦 海 ) 。 「 大 乘 佛 教 」 既 然 想 到 天 上 許 多 神 佛 願 意 救 人 , 隨 著 時 代 的 演 變 , 他 們 就 將 許 多 歷 史 僧 人 , 和 幻 想 出 來 的 神 明 搬 到 天 上 去 , 天 上 的 佛 教 由 幾 個 變 成 幾 十 個 , 繼 而 幾 千 幾 萬 個 , 由 無 神 主 義 變 成 多 神 主 義 。 又 因 為 各 個 神 佛 有 不 同 的 性 情 , 不 同 的 法 力 , 於 是 拜 祭 的 祭 品 、 儀 式 和 咒 語 也 就 不 同 , 使 大 乘 佛 教 變 得 複 雜 到 難 以 想 象 。 及 至 傳 入 中 國 之 後 , 又 加 入 中 國 的 道 教 思 想 和 神 明 , 儒 家 的 孝 道 , 和 周 朝 皇 帝 的 祭 祖 觀 念 , 再 混 合 江 湖 術 士 的 傳 說 , 小 說 中 的 人 物 , 民 間 流 傳 的 迷 信 觀 念 等 等 , 大 乘 佛 教 就 變 成 不 再 是 佛 教 , 被 小 乘 佛 教 人 士 斥 之 為 「 民 間 信 仰 」 了 。 今 天 絕 大 部 份 自 稱 信 仰 佛 教 的 中 國 人 , 根 本 不 知 道 自 己 信 甚 麼 , 他 們 拜 佛 的 目 的 , 主 要 是 為 「 發 財 」 , 真 真 假 假 完 全 懶 得 去 分 辨 。 其 實 「 發 財 」 的 目 的 與 佛 教 最 基 本 「 空 」 的 教 義 背 道 而 馳 。 雖 然 如 此 , 我 們 若 問 及 一 個 想 要 發 財 的 佛 教 人 士 死 後 到 那 裡 去 ? 他 還 是 說 「 輪 迴 投 胎 去 」 , 卻 從 不 問 自 己 有 沒 有 把 握 輪 迴 到 天 道 做 神 仙 , 還 是 輪 迴 到 禽 獸 道 去 做 豬 做 雞 , 或 到 餓 鬼 道 去 做 永 不 得 超 生 的 餓 鬼 ? 既 然 自 己 信 佛 只 為 求 財 , 叫 自 己 「 空 」 的 工 夫 極 少 關 心 , 怎 能 叫 自 己 輪 迴 成 佛 成 仙 呢 ? 神 鬼 混 合 的 「 六 慾 界 天 」 即 使 在 一 些 虔 誠 的 佛 教 徒 來 說 , 他 們 以 為 自 己 可 以 成 佛 成 仙 了 , 他 們 也 有 沒 有 想 到 , 做 神 仙 要 做 多 少 年 才 可 以 升 盡 二 十 八 層 天 , 達 到 湟 槃 境 界 ; 他 們 更 有 沒 有 想 到 , 每 升 一 層 天 , 就 要 脫 離 人 性 的 一 部 份 , 直 至 脫 離 了 整 個 自 我 為 止 。 原 來 大 乘 佛 教 所 想 出 來 的 「 滿 天 神 佛 」 , 是 依 據 他 們 的 功 德 程 度 分 別 住 在 「 天 道 」 二 十 八 層 天 的 。 這 二 十 八 層 天 又 分 為 「 三 界 天 」 : 第 一 界 天 稱 為 「 六 慾 界 天 」 , 住 在 這 六 層 天 裡 的 神 佛 還 有 「 情 慾 」 。 據 說 「 六 欲 界 天 」 的 第 一 界 「 四 王 天 」 , 那 裡 的 男 女 神 仙 常 常 行 淫 作 樂 。 由 「 四 王 天 」 再 上 一 重 就 是 「 忉 利 天 」 , 佛 教 誣 稱 「 忉 利 天 」 就 是 基 督 教 所 說 的 耶 和 華 , 說 那 裡 的 男 女 天 神 常 「 以 性 器 相 交 為 淫 」 。 由 「 忉 利 天 」 再 上 去 就 是 「 夜 摩 天 」 , 聞 說 管 轄 地 獄 的 閻 羅 王 就 是 來 自 夜 摩 天 的 。 佛 教 認 為 閻 羅 王 還 比 耶 和 華 高 級 , 這 是 一 種 侮 辱 , 他 們 卻 宣 說 尊 重 基 督 教 的 神 。 佛 經 指 出 , 「 夜 魔 天 」 的 神 比 「 忉 利 天 」 的 神 淫 念 減 少 了 一 點 點 , 只 以 「 以 相 抱 為 淫 」 。 再 上 去 就 是 「 兜 率 天 」 , 據 說 此 處 的 神 仙 常 常 下 凡 , 釋 迦 牟 尼 就 是 從 此 處 下 凡 云 ; 佛 教 又 相 信 將 來 彌 勒 佛 會 降 臨 世 界 、 拯 救 世 人 , 那 就 是 基 督 教 所 等 候 要 來 的 基 督 了 , 這 也 是 一 大 侮 辱 。 據 佛 經 說 , 「 兜 率 天 」 是 一 個 特 區 , 別 處 可 以 天 翻 地 覆 , 此 處 不 會 有 變 化 , 所 以 「 兜 率 天 」 的 神 仙 無 壽 命 限 制 。 正 嚴 和 尚 說 : 「 風 劫 雖 可 吹 壞 到 三 禪 天 , 兜 率 內 院 卻 不 受 所 毀 」 云 。 這 個 「 兜 率 天 」 既 然 如 此 神 聖 , 應 該 十 分 理 想 才 對 , 但 佛 經 仍 指 出 「 兜 率 天 」 的 男 女 神 仙 常 「 以 執 手 為 淫 」 。 由 「 兜 率 天 」 再 上 去 就 是 「 樂 變 化 天 」 , 又 稱 為 「 化 自 在 天 」 ; 再 上 一 層 天 是 「 他 化 自 在 天 」 , 誰 也 想 不 到 「 六 欲 天 」 最 高 的 「 他 化 自 在 天 」 竟 然 是 「 魔 王 」 所 住 的 天 , 他 常 率 領 他 的 臣 民 與 人 間 的 佛 教 徒 作 對 , 而 且 此 處 的 男 女 神 仙 還 「 以 相 視 為 淫 」 。 據 說 佛 教 徒 在 打 座 中 常 見 到 「 行 淫 的 神 明 」 就 是 來 自 六 慾 天 。 他 們 認 為 打 座 的 人 若 被 所 見 到 的 挑 動 自 己 的 慾 念 , 就 會 「 走 火 入 魔 」 。 其 實 在 我 們 基 督 徒 來 說 , 這 些 打 座 的 人 所 見 到 的 , 全 部 都 是 「 邪 靈 污 鬼 」 。 這 一 點 其 實 佛 教 也 是 承 認 的 , 只 不 過 他 們 將 「 魔 王 」 所 住 的 「 他 化 自 在 天 」 放 在 「 天 道 」 裡 , 將 神 鬼 混 合 而 已 。 「 有 色 十 八 界 天 」 我 們 從 「 六 慾 界 天 」 每 上 升 一 層 就 脫 離 一 點 情 慾 的 觀 念 裡 , 可 以 看 到 佛 教 叫 自 己 「 空 」 的 過 程 。 及 至 離 開 「 六 欲 界 天 」 來 到 更 高 的 「 有 色 十 八 界 天 」 ( 「 有 色 」 指 仍 有 肉 體 ) , 我 們 就 看 見 這 裡 的 神 仙 已 經 「 空 」 到 脫 離 了 情 慾 , 還 要 繼 續 藉 著 修 行 去 「 空 」 到 脫 離 身 體 的 其 他 功 能 和 感 覺 , 繼 而 進 入 「 無 色 四 天 」 ( 「 無 色 」 指 不 再 有 肉 體 ) , 又 再 「 空 」 到 脫 離 了 全 部 肉 體 , 只 有 靈 體 ; 最 後 完 全 「 空 」 掉 自 己 , 進 入 「 涅 槃 」 , 就 是 「 自 我 消 失 」 為 止 。 在 這 裡 , 我 們 要 指 出 幾 點 : 第 一 、 佛 教 認 為 六 慾 界 天 的 神 佛 仍 要 行 淫 , 甚 至 連 佛 祖 釋 迦 牟 尼 所 住 的 「 兜 率 天 」 還 會 「 執 手 為 淫 」 , 這 樣 就 把 淫 念 放 得 太 過 輕 了 ; 第 二 、 六 慾 界 天 所 形 容 的 「 淫 行 動 作 」 並 不 是 正 常 的 夫 妻 關 係 , 然 則 正 常 的 夫 婦 關 係 被 放 在 甚 麼 位 置 呢 ? 第 三 、 算 起 來 六 欲 界 天 裡 每 一 層 天 神 佛 的 壽 命 相 等 於 人 間 93,440,000,000 年 ( 九 百 三 十 四 億 年 ) , 要 這 麼 長 時 間 才 能 叫 自 己 「 空 」 到 脫 離 一 點 點 情 慾 , 這 樣 長 的 路 , 其 實 是 行 不 通 的 。 何 況 來 到 「 有 色 十 八 天 」 這 裡 , 每 一 層 天 的 神 仙 還 要 修 行 2,377,168,000,000,000 年 ( 二 萬 三 千 七 十 七 億 億 年 ) 去 空 掉 肉 體 其 他 功 能 ? 據 佛 經 指 出 , 「 有 色 十 八 天 」 分 為 四 組 , 第 一 組 稱 為 「 第 一 靜 慮 處 三 天 」 ( 意 思 是 開 始 脫 離 各 種 思 慮 ) , 計 有 梵 眾 天 , 梵 輔 天 , 大 梵 天 . 以 「 梵 」 漸 顯 為 大 為 分 界 線 。 「 梵 」 乃 古 婆 羅 門 教 的 「 梵 天 神 」 ( BRAHMA ) , 是 創 造 萬 物 的 神 。 據 說 「 梵 」 創 造 了 人 類 之 後 即 進 入 人 裡 頭 , 是 所 謂 「 梵 我 一 如 」 的 說 法 。 意 思 是 「 梵 即 我 , 我 即 梵 」 , 當 一 個 人 藉 修 行 將 自 己 的 「 思 慮 」 清 除 , 就 越 顯 出 「 梵 」 在 自 己 身 上 的 本 性 。 佛 教 將 創 造 萬 物 的 神 放 在 有 色 十 八 天 的 最 低 三 層 天 , 表 示 這 位 神 已 經 墮 落 , 進 入 人 裡 頭 變 成 了 人 。 倘 若 連 「 梵 天 神 」 也 在 輪 迴 中 墮 落 變 成 人 , 筆 者 擔 心 一 般 佛 教 徒 怎 可 能 藉 著 修 行 來 脫 離 輪 迴 之 苦 ! 第 二 組 「 第 二 靜 慮 處 三 天 」 計 有 少 光 天 , 無 量 光 天 , 極 光 淨 天 , 以 「 光 」 的 程 度 為 分 界 線 。 意 思 是 「 越 靜 慮 就 越 進 入 光 明 」 。 第 三 組 「 第 三 靜 處 處 三 天 」 計 有 少 淨 天 , 無 量 淨 天 , 遍 淨 天 , 以 「 淨 」 ( 清 除 之 意 ) 的 程 度 為 分 界 線 , 意 思 是 「 越 清 除 心 中 的 思 慮 煩 惱 , 修 行 的 境 界 越 高 」 。 我 們 難 以 明 白 , 為 何 「 淨 」 還 要 比 「 光 」 高 , 而 「 光 」 又 比 「 梵 」 更 高 ? 其 含 意 分 明 指 出 : 第 一 , 造 物 主 「 梵 天 神 」 墮 落 了 , 以 致 離 開 了 光 明 , 落 在 黑 暗 和 各 式 各 樣 的 煩 惱 裡 面 , 這 是 對 造 物 主 的 侮 辱 。 第 二 , 「 光 明 」 之 上 仍 有 「 思 慮 煩 惱 」 , 可 見 佛 教 所 想 象 的 「 光 明 」 不 是 真 的 光 明 , 因 為 心 中 還 是 因 思 慮 煩 惱 而 黑 暗 ( 參 太 6:19-23 ) 。 「 有 色 十 八 天 」 最 高 的 第 四 組 是 「 第 四 靜 慮 處 九 天 」 , 分 別 是 : 福 生 天 , 福 愛 天 , 廣 果 天 ( 以 「 福 」 生 出 來 而 成 果 作 為 漸 進 的 分 界 線 ) , 無 想 天 , 無 煩 天 , 無 熱 天 ( 以 「 思 想 、 煩 惱 、 悶 熱 」 漸 漸 脫 離 作 為 分 界 線 ) , 善 現 天 , 善 見 天 , 及 最 高 的 色 究 竟 天 ( 以 「 善 」 的 實 現 作 為 分 界 線 ) 。 這 裡 又 奇 怪 了 , 在 第 三 靜 慮 處 天 不 是 已 經 「 無 量 淨 」 和 「 遍 淨 」 , 甚 麼 也 除 淨 了 嗎 ? 天 上 還 可 能 有 甚 麼 需 要 「 淨 」 的 東 西 ? 再 看 這 「 九 天 」 的 次 序 , 「 無 想 」 已 經 是 甚 麼 都 不 想 了 , 為 甚 麼 更 高 的 又 是 「 無 煩 」 ? 再 高 的 竟 然 是 「 無 熱 」 ! 然 則 「 熱 」 , 「 煩 」 和 「 想 」 依 何 種 道 理 來 安 排 其 先 後 次 序 ? 好 了 , 到 了 最 高 的 「 色 究 竟 天 」 那 裡 , 據 說 就 是 佛 教 有 形 有 物 質 的 「 天 堂 」 所 在 , 因 為 再 高 上 去 是 「 無 色 四 天 」 , 那 裡 再 無 形 體 , 再 無 物 質 , 乃 是 屬 於 純 靈 的 境 界 。 問 題 是 , 未 到 「 天 堂 」 之 前 , 已 經 沒 有 思 想 , 連 熱 的 感 覺 也 沒 有 了 , 究 竟 還 有 甚 麼 屬 於 物 質 界 的 東 西 會 叫 人 感 到 快 樂 ? 更 重 要 的 是 這 裡 的 神 佛 要 用 多 少 千 億 億 年 來 叫 自 己 脫 離 各 種 各 樣 出 於 肉 體 的 思 想 感 覺 , 叫 自 己 「 空 」 , 這 條 路 好 長 啊 ! 好 可 怕 啊 ! 發 明 這 種 修 行 的 魔 鬼 好 陰 毒 啊 ! 試 問 那 一 個 佛 教 徒 知 道 自 己 所 走 的 路 是 這 樣 的 呢 ? 純 靈 的 「 無 色 四 天 」 最 後 來 到 最 高 的 「 無 色 四 天 」 了 , 分 別 是 空 無 邊 處 天 ( 意 思 是 「 完 全 空 虛 」 ) ; 識 無 邊 處 天 ( 意 思 是 「 再 沒 有 任 何 意 識 」 ) ; 無 所 有 處 天 ( 意 思 是 甚 麼 也 沒 有 了 ) ; 非 想 非 非 想 處 天 ( 意 思 是 不 再 想 任 何 不 應 該 想 的 事 物 了 ) 。 從 這 些 名 稱 可 見 , 這 裡 的 神 佛 不 但 再 無 屬 於 物 質 的 驅 體 , 連 餘 下 的 任 何 「 思 想 意 識 」 都 擺 脫 得 一 乾 二 淨 , 只 剩 下 一 個 完 全 沒 有 功 能 , 完 全 靜 止 的 「 我 」 存 在 , 其 實 沒 有 了 思 想 意 識 , 根 本 就 沒 有 「 我 」 的 identification , 就 像 一 個 「 植 物 人 」 , 存 在 已 經 毫 無 意 義 了 。 但 佛 教 認 為 最 後 還 要 「 非 想 非 非 想 處 天 」 而 進 入 「 涅 槃 」 境 界 , 連 這 個 無 意 識 的 「 我 」 也 要 脫 離 ! 而 且 , 從 離 開 「 非 想 非 非 想 處 天 」 進 入 「 涅 槃 」 境 界 , 修 行 到 最 高 的 神 佛 還 要 花 六 千 二 百 三 十 三 兆 四 千 四 百 八 十 億 年 時 間 才 能 達 到 ! 不 但 在 數 字 上 遠 遠 超 過 宇 宙 年 齡 千 億 倍 , 根 本 上 任 何 佛 經 都 沒 有 記 載 過 曾 經 有 神 佛 達 到 那 些 境 界 ! 即 使 真 有 神 佛 達 到 「 涅 槃 」 , 那 只 不 過 是 「 自 我 消 失 」 而 已 , 何 等 可 憐 ? 何 不 接 受 慈 愛 的 天 父 , 創 造 天 地 萬 物 唯 一 的 真 神 , 在 祂 兒 子 耶 穌 基 督 裡 白 白 賜 給 我 們 的 「 永 生 」 ? 為 何 硬 要 用 積 自 己 功 德 的 方 法 來 走 那 漫 長 、 不 實 際 、 毫 無 根 據 、 無 人 能 行 、 束 意 折 磨 自 己 , 叫 自 己 不 斷 「 空 」 , 最 後 「 自 我 消 滅 」 的 路 徑 呢 ?

--- 吳 主 光 弟 兄

肢 體 見 證 分 享

耶 和 華 以 勒

耶 和 華 以 勒 一 九 九 八 年 十 一 月 中 , 我 作 了 每 年 定 期 的 婦 科 檢 查 。 到 十 二 月 一 日 , 我 的 家 庭 醫 生 通 知 我 , 驗 身 報 告 證 實 我 已 患 上 中 期 乳 癌 ! 不 過 , 從 病 發 至 今 , 我 已 經 安 然 渡 過 了 整 整 三 個 月 , 我 所 經 歷 的 是 神 出 人 意 外 的 平 安 ! 我 願 意 在 此 見 證 我 所 信 的 神 , 真 是 「 耶 和 華 以 勒 」 ( 耶 和 華 必 預 備 ) 。 究 竟 神 為 我 預 備 了 甚 麼 呢 ? 一 、 一 顆 平 安 的 心 當 醫 生 通 知 我 , 我 患 了 癌 病 , 並 且 要 我 盡 快 接 受 手 術 時 , 我 內 心 感 到 出 奇 的 平 靜 , 沒 有 很 大 的 反 應 。 本 來 我 是 一 個 很 衝 動 的 人 , 按 我 的 個 性 , 我 應 該 有 很 煩 躁 和 不 安 的 表 現 才 對 。 可 是 當 我 從 醫 務 所 回 到 家 裡 , 看 到 女 兒 還 小 , 心 想 、 若 然 她 真 的 失 去 母 親 , 豈 不 是 很 可 憐 嗎 ? 想 到 這 裡 , 我 便 哭 了 一 場 。 但 聖 靈 卻 即 時 安 慰 我 , 我 知 道 神 若 真 的 要 她 在 沒 有 母 親 的 情 況 下 成 長 , 神 必 有 足 夠 恩 典 托 住 , 使 女 兒 在 長 得 更 好 , 更 能 依 靠 神 。 想 到 這 裡 , 我 就 安 然 接 受 癌 病 的 事 實 了 。 二 、 一 顆 喜 樂 的 心 感 謝 神 ! 祂 賜 我 樂 天 的 性 格 。 從 小 到 大 , 我 都 是 一 個 很 容 易 喜 樂 的 人 。 這 一 次 我 更 因 著 神 所 賜 的 平 安 , 使 我 能 安 然 地 告 訴 我 身 旁 的 人 , 我 患 了 癌 病 。 可 是 , 身 旁 的 人 卻 感 到 難 過 , 比 我 更 甚 , 要 我 貴 許 多 氣 力 來 安 慰 他 們 。 我 實 在 感 到 有 點 不 好 意 思 , 為 了 擔 心 我 的 病 , 他 們 卻 流 淚 擔 憂 。 其 實 從 病 發 到 現 在 , 我 總 是 喜 樂 的 時 候 多 , 憂 傷 的 時 候 少 的 , 為 此 我 真 的 要 感 謝 我 的 神 。 三 、 一 個 愛 我 的 丈 夫 人 生 路 上 所 遇 到 的 苦 難 著 實 不 少 , 但 我 卻 感 謝 神 ! 因 為 祂 賜 給 我 一 位 很 愛 我 的 丈 夫 , 與 同 同 艱 苦 共 患 難 同 走 這 崎 嶇 的 人 生 路 。 當 我 丈 夫 知 道 我 患 上 一 個 可 怕 的 病 , 他 極 其 難 過 , 我 認 識 他 已 整 整 十 九 年 了 , 從 未 見 他 如 斯 傷 心 和 難 過 的 。 起 初 的 一 個 星 期 , 他 每 晚 都 起 床 幾 次 , 用 手 摸 摸 我 , 下 意 識 地 要 看 看 我 還 有 沒 有 呼 吸 ! 我 了 解 他 的 心 情 很 緊 張 。 有 時 我 會 想 , 離 世 與 基 督 同 在 , 兼 且 可 以 息 了 世 上 的 勞 苦 , 未 嘗 不 是 一 件 好 事 ! 但 每 當 我 看 見 丈 夫 的 情 況 , 我 就 會 對 自 己 說 , 我 應 該 為 他 多 活 幾 年 才 對 ! 這 個 念 頭 一 直 在 支 持 我 , 使 我 能 面 對 一 般 人 所 認 為 難 以 忍 受 的 「 化 療 痛 苦 」 。 四 、 一 班 愛 我 的 弟 兄 姊 妹 倘 若 我 不 是 患 上 癌 病 , 我 不 會 想 到 我 身 旁 的 弟 兄 姊 妹 們 會 這 樣 的 愛 我 , 我 患 病 就 如 他 們 至 愛 至 親 的 人 患 病 一 樣 ; 當 我 的 禱 伴 聽 到 我 患 病 的 消 息 時 , 她 哭 了 又 哭 , 她 流 的 眼 淚 比 我 的 還 要 多 , 她 為 我 的 代 禱 就 如 漫 天 風 雨 般 的 飛 向 神 。 感 謝 神 ! 透 過 這 次 經 歷 , 我 實 在 被 他 們 的 愛 溶 化 了 。 還 有 , 他 們 從 各 地 送 來 很 多 很 多 的 愛 心 維 他 命 、 愛 心 果 汁 、 愛 心 靈 芝 、 愛 心 的 問 候 卡 、 愛 心 的 電 話 … … , 如 雪 片 般 飛 來 , 這 份 「 情 」 , 我 怎 能 輕 看 呢 ! 五 、 一 個 靈 魂 得 救 我 以 前 在 香 港 的 老 板 娘 聽 見 我 病 了 , 竟 然 立 刻 從 多 倫 多 老 遠 飛 來 探 我 , 並 且 在 我 接 受 手 術 期 間 , 到 醫 院 來 陪 伴 我 。 她 看 見 我 面 對 病 魔 所 流 露 出 來 的 平 安 , 與 她 三 年 前 因 肺 癌 病 逝 的 丈 夫 截 然 不 同 , 她 便 對 我 的 信 仰 另 眼 相 看 。 等 到 她 親 眼 看 見 我 平 安 渡 過 手 術 而 漸 漸 康 復 之 時 , 她 同 意 這 實 在 是 神 的 大 能 , 並 且 表 示 願 意 決 志 信 主 , 接 受 耶 穌 基 督 進 入 她 的 生 命 中 。 我 與 她 一 同 禱 告 , 禱 告 完 了 , 我 們 兩 人 高 興 得 難 以 形 容 , 我 心 裡 對 神 說 、 若 然 我 這 次 病 , 目 的 就 是 為 要 使 她 得 救 的 話 , 我 覺 得 很 值 得 。 哈 利 路 亞 ! 榮 耀 歸 與 我 的 神 ! 六 、 一 個 對 撒 旦 說 「 不 」 的 機 會 記 得 一 九 九 八 年 十 一 月 初 , 當 我 答 應 教 會 傳 道 人 , 願 意 在 九 九 年 出 任 教 會 執 事 職 位 之 時 , 我 的 內 心 已 經 準 備 好 、 迎 接 撒 旦 今 次 可 能 用 甚 麼 方 法 來 攻 擊 我 了 。 誰 知 到 十 二 月 初 , 我 真 的 被 證 實 患 了 中 期 乳 癌 ! 面 對 自 己 的 病 , 我 很 擔 心 , 我 帶 著 這 個 病 怎 能 事 奉 我 的 神 呢 ? 丈 夫 勸 我 辭 職 , 我 心 靈 裡 卻 出 現 非 常 的 掙 扎 。 忽 然 , 心 裡 彷 彿 聽 見 有 聲 音 對 我 說 : 「 難 道 你 不 再 事 奉 我 嗎 ? 」 這 個 問 題 一 來 , 我 就 知 道 我 不 能 因 為 病 患 的 攔 阻 就 放 棄 事 奉 我 的 神 , 我 知 道 最 想 我 退 出 事 奉 的 是 撒 旦 , 我 怎 能 中 牠 的 計 呢 ? 於 是 我 毅 然 向 教 會 表 示 , 雖 然 病 , 也 要 保 留 執 事 的 職 位 , 等 到 病 癒 之 後 就 可 以 全 面 投 入 事 奉 了 。 我 愛 我 的 主 , 因 此 這 病 只 能 催 逼 我 更 愛 主 。 因 為 , 主 為 我 所 預 備 的 實 在 很 多 很 多 , 數 之 不 盡 , 永 說 不 清 。 我 能 夠 面 對 我 的 癌 病 , 這 不 是 出 於 我 的 堅 強 ( 其 實 我 是 一 個 非 常 非 常 怕 痛 的 人 ) , 而 是 因 為 神 的 恩 典 夠 我 用 。 在 人 看 來 , 我 能 經 得 起 叫 我 身 體 留 下 十 二 吋 疤 痕 的 手 術 , 接 受 了 到 現 時 為 止 共 五 支 抗 癌 針 ( 還 剩 七 支 ) , 我 真 可 以 說 、 「 行 過 死 蔭 的 幽 谷 」 , 但 我 可 以 確 實 的 見 證 , 我 在 這 幾 個 月 之 中 , 所 走 的 路 並 不 是 太 過 難 的 , 神 的 恩 典 實 在 夠 我 用 , 祂 為 我 所 預 備 的 , 遠 遠 超 過 我 所 想 我 所 求 的 。 我 的 感 受 是 , 非 我 自 己 走 這 段 路 , 而 是 神 抱 著 我 走 ! 願 將 一 切 榮 耀 、 頌 讚 歸 與 我 在 天 上 的 父 神 !

─ ─ 盧 薛 詠 娟

可 敬 的 李 昭 漢 弟 兄 墓 地 上 擺 滿 了 花 圈 , 上 面 寫 著 「 李 昭 漢 弟 兄 主 懷 安 息 」 … … 。 天 起 了 微 風 , 花 圈 上 的 白 布 帶 隨 風 起 舞 , 氣 氛 一 片 悽 涼 。 李 昭 漢 弟 兄 生 於 一 九 二 六 年 一 月 二 十 日 , 安 息 於 一 九 九 九 年 四 月 二 十 日 , 享 年 七 十 三 歲 。 本 人 從 列 治 文 平 安 福 音 堂 開 堂 時 就 認 識 李 弟 兄 了 , 他 的 「 標 記 」 是 聲 如 洪 鍾 , 常 正 面 勉 勵 我 。 有 一 次 我 有 機 會 到 他 家 中 做 訪 , 發 現 他 的 書 架 上 大 部 份 都 是 屬 靈 書 籍 , 十 分 佩 服 他 是 一 個 愛 好 屬 靈 事 物 的 好 長 者 。 李 弟 兄 離 我 們 而 去 , 我 們 不 免 傷 感 , 但 有 幾 點 我 要 為 他 感 謝 神 的 。 李 弟 兄 和 妻 子 Ruby 都 接 受 了 主 耶 穌 , 是 個 重 生 得 救 熱 心 追 求 真 理 的 基 督 徒 。 記 得 兩 個 月 前 的 聖 經 問 答 比 賽 , 李 弟 兄 和 Ruby 把 登 山 八 福 那 段 經 文 一 字 不 漏 的 背 出 來 , 得 到 熱 心 獎 , 叫 我 們 佩 服 得 五 體 投 地 。 李 弟 兄 的 大 兒 子 也 決 志 信 主 。 之 前 , 我 常 聽 到 李 弟 兄 為 兒 子 得 救 的 問 題 而 掛 心 , 感 謝 神 , 他 的 兒 子 終 於 信 主 了 , 還 穩 定 地 參 加 團 契 和 主 日 崇 拜 聚 會 。 李 弟 兄 和 Ruby 姊 妹 剛 渡 過 了 五 十 週 年 結 金 婚 紀 念 , 兩 人 能 共 同 生 活 五 十 年 , 感 情 沒 有 變 異 , 實 在 不 簡 單 。 我 常 覺 得 Ruby 姊 妹 一 隻 小 鳥 一 般 陪 伴 著 李 弟 兄 , 真 叫 人 羨 慕 。 他 們 有 一 子 兩 女 , 年 老 時 有 兒 女 照 顧 自 己 , 不 是 一 件 樂 事 嗎 ? 李 弟 兄 還 在 醫 院 時 , 我 曾 經 去 探 望 他 , 見 到 他 的 兒 孫 , 媳 婦 , 女 婿 都 很 關 心 他 , 為 他 的 病 情 憂 心 , 為 他 哭 , 我 就 感 到 李 弟 兄 真 是 很 有 福 , 對 嗎 ? 李 弟 兄 享 壽 七 十 三 才 離 世 , 能 活 到 如 此 長 壽 , 是 一 件 值 得 高 興 的 事 , 有 一 些 人 只 能 活 到 三 四 十 歲 而 已 。 況 且 李 弟 兄 享 長 壽 而 沒 有 白 廢 時 日 , 豈 不 是 要 感 謝 神 嗎 ? 李 弟 兄 中 風 後 不 足 五 天 就 離 世 了 , 受 痛 苦 的 時 間 不 至 太 長 . 雖 然 灼 傷 很 痛 苦 , 但 是 他 大 部 份 時 間 都 是 在 昏 迷 中 , 痛 楚 不 會 太 大 。 最 後 第 七 樣 要 感 謝 神 的 , 就 是 差 不 多 全 教 會 所 有 的 弟 兄 姊 妹 和 他 的 家 人 都 有 時 間 去 看 他 , 充 份 流 露 出 大 家 對 他 的 真 情 , 神 亦 安 慰 Ruby 和 她 的 家 人 不 至 傷 心 過 度 。 我 想 我 們 和 李 弟 兄 不 是 「 永 別 」 , 因 為 他 不 是 消 失 了 , 而 是 「 主 懷 安 息 」 , 有 一 天 我 們 會 「 再 見 」 的 , 求 主 叫 我 們 看 遠 一 點 , 看 到 永 恆 , 不 要 只 顧 目 前 。

─ ─ 鄧 敬 良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回 教 與 末 世

自 從 主 耶 穌 基 督 用 祂 的 權 能 頒 佈 「 大 使 命 」 以 來 , 福 音 一 直 以 不 能 阻 擋 的 力 量 傳 遍 天 下 。 但 時 至 今 天 , 世 上 最 頑 強 攔 阻 福 音 的 可 以 說 是 「 回 教 勢 力 」 了 。 大 部 份 回 教 國 家 都 不 讓 人 民 有 信 仰 , 出 版 , 言 論 , 良 心 等 自 由 。 以 沙 地 亞 拉 伯 這 個 國 家 為 例 , 雖 然 美 國 常 常 保 護 他 , 他 卻 禁 絕 基 督 教 在 境 內 任 何 活 動 。 不 准 人 擁 有 聖 經 , 即 使 在 美 國 領 事 館 內 還 是 不 能 舉 行 主 日 崇 拜 。 任 何 回 教 徒 放 棄 信 仰 都 要 判 處 死 刑 。 有 一 些 回 教 國 家 雖 然 較 為 開 放 , 諸 如 埃 及 , 科 威 特 , 馬 來 西 亞 , 印 尼 等 , 但 最 頑 固 的 「 原 教 旨 教 派 」 ( Fundamentalist ) 還 是 常 常 鼓 吹 極 端 回 教 化 , 最 近 印 尼 在 暴 亂 中 屠 殺 華 人 , 放 火 燒 基 督 教 堂 , 就 是 他 們 所 為 。 因 為 回 教 的 恐 怖 主 義 帶 來 宗 教 戰 爭 , 不 少 政 府 開 始 立 例 「 不 准 評 擊 別 的 宗 教 」 , 此 舉 勢 必 連 累 我 們 這 些 常 常 為 真 理 爭 辯 的 基 督 徒 , 將 來 我 們 受 政 府 逼 害 , 罪 名 將 是 「 危 害 世 界 平 安 」 。 回 教 本 是 一 個 好 戰 的 宗 教 , 模 罕 默 德 發 動 過 6 5 場 戰 爭 , 自 己 親 自 帶 領 的 肉 博 戰 也 有 2 7 場 。 回 教 曾 經 征 服 北 非 和 幾 乎 整 個 歐 洲 , 藉 著 刀 劍 叫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人 歸 入 回 教 。 根 據 可 蘭 經 和 遺 傳 律 法 , 他 們 以 征 服 全 人 類 為 目 標 ( ” Islam ” 「 伊 斯 蘭 」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 , 凡 不 信 「 阿 拉 」 和 「 模 罕 默 德 」 者 都 要 見 殺 或 貶 為 奴 隸 。 今 天 世 上 差 不 多 所 有 恐 怖 主 義 都 是 源 於 回 教 。 模 罕 默 德 說 : 「 回 教 徒 一 天 未 能 殺 盡 所 有 猶 太 人 , 末 世 還 未 能 來 到 。 」 原 來 「 末 世 預 言 」 在 回 教 佔 了 相 當 重 要 的 位 置 。 他 們 也 非 常 相 信 「 末 世 時 有 假 基 督 顯 露 出 來 」 , 而 且 「 真 基 督 必 要 從 天 降 臨 , 消 滅 假 基 督 」 。 今 天 天 主 教 全 力 拉 籠 回 教 , 與 之 合 一 , 甚 至 宣 說 聖 母 馬 利 亞 在 花 地 瑪 顯 聖 之 時 , 對 天 主 教 徒 說 , 回 教 徒 也 是 她 的 弟 兄 姊 妹 云 。 基 督 教 著 名 的 水 晶 宮 大 教 堂 主 任 牧 師 Robert Schuller 公 然 說 : 「 一 百 年 後 , 倘 若 我 看 見 全 教 會 會 眾 變 成 回 教 徒 , 我 也 能 接 納 。 」 這 些 人 之 所 以 接 納 回 教 , 因 為 他 們 認 為 回 教 所 信 的 神 「 阿 拉 」 就 是 聖 經 中 的 神 。 其 實 「 阿 拉 」 是 模 罕 默 德 未 出 生 前 亞 拉 伯 人 所 相 信 的 異 教 神 明 , 而 且 阿 拉 並 沒 有 兒 子 , 也 反 對 三 位 一 體 教 義 。 根 據 可 蘭 經 , 「 阿 拉 」 吩 咐 所 有 回 教 徒 說 : 「 不 要 與 猶 太 人 和 基 督 徒 做 朋 友 … 要 殺 盡 拜 偶 像 者 … 凡 不 肯 相 信 阿 拉 和 末 世 者 , 我 們 都 要 攻 打 。 」 回 教 的 遺 傳 律 法 承 認 耶 穌 基 督 由 童 貞 女 所 生 , 是 「 阿 拉 」 的 「 道 」 , 行 過 許 多 神 蹟 , 一 生 沒 有 犯 過 罪 , 是 人 類 最 高 的 模 範 , 是 唯 一 的 「 救 主 」 。 反 之 、 可 蘭 經 指 出 模 罕 默 德 也 是 罪 人 。 雖 然 回 教 尊 重 耶 穌 , 但 他 們 並 不 相 信 耶 穌 是 神 , 也 不 相 信 耶 穌 為 罪 人 死 的 救 贖 教 義 。 回 教 認 為 人 的 罪 要 由 人 自 己 來 承 擔 。 可 蘭 經 說 : 「 只 有 阿 拉 才 有 權 柄 赦 免 那 些 無 知 , 又 肯 立 即 悔 改 歸 回 阿 拉 的 犯 罪 者 … , 看 哪 ! 阿 拉 只 赦 免 那 些 阿 拉 願 意 赦 免 的 人 。 」 因 此 , 伊 朗 的 科 米 尼 宣 佈 說 : 「 即 使 Salman Rushdie ( 撒 旦 詩 篇 的 作 者 ) 悔 改 , 變 成 一 個 最 敬 虔 的 回 教 徒 , 世 上 的 回 教 徒 仍 然 要 盡 一 切 所 有 力 量 和 財 富 , 用 任 何 方 法 去 將 他 推 進 地 獄 。 」 今 天 在 伊 拉 克 邊 境 的 難 民 營 中 , 躲 藏 著 無 數 偷 竊 犯 , 因 為 回 教 定 規 , 必 須 將 偷 竊 者 的 手 , 腳 , 和 耳 朵 斬 去 。 但 擄 人 和 強 姦 犯 都 不 在 內 , 因 為 「 人 」 不 是 「 財 物 」 。 本 來 回 教 勢 力 已 經 衰 退 了 好 幾 百 年 , 但 自 從 發 明 用 石 油 作 為 燃 料 之 後 , 回 教 又 再 一 次 復 興 起 來 , 因 為 神 將 大 量 石 油 藏 在 世 上 回 教 國 家 的 土 地 裡 , 尤 其 是 一 九 七 三 年 中 東 石 油 爭 戰 之 後 , 回 教 亞 拉 伯 國 家 都 大 賺 錢 , 使 他 們 立 即 興 起 成 為 舉 足 輕 重 的 「 第 三 世 界 集 團 」 。 根 據 聖 經 預 言 , 這 集 團 將 激 發 歐 洲 聯 盟 的 敵 基 督 發 動 哈 米 吉 多 頓 世 界 大 戰 。 我 們 應 該 留 意 回 教 諸 國 的 發 展 , 因 為 除 了 以 色 列 國 之 外 , 亞 拉 伯 回 教 的 集 團 也 是 末 日 最 重 要 的 指 標 之 一 。 ─ ─ 吳 主 光 編 寫 , 文 中 資 料 來 自 The Berean Call (April 19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