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聖 經 中 的 群 眾 心 理
[ 老 子 的 道 德 經
[ 佛 教 的 輪 迴 -- 往 下 多 過 往 上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培 靈 信 息--

聖 經 中 的 群 眾 心 理

自 從 「 民 主 」 的 觀 念 在 近 代 引 入 這 個 世 界 之 後 , 許 多 人 就 開 始 以 為 「 民 主 」 就 是 真 理 。 其 實 聖 經 完 全 沒 有 「 民 主 」 這 回 事 。 雖 然 羅 馬 書 十 二 章 十 七 節 勸 勉 我 們 說 : 「 眾 人 以 為 美 的 事 要 留 心 去 作 。 」 但 「 留 心 去 作 」 並 不 等 於 「 必 須 去 作 」 , 因 為 還 要 「 留 心 」 眾 人 以 為 美 的 事 是 不 是 符 合 神 旨 意 的 事 。 當 然 , 我 們 萬 萬 不 能 「 自 以 為 是 」 , 就 完 全 不 聽 別 人 的 意 見 , 我 們 應 該 謙 卑 下 來 , 各 人 看 別 人 比 自 己 強 ( 參 腓 2:3 ) 但 是 , 倘 若 我 們 以 為 凡 是 群 眾 所 認 為 對 的 事 , 就 一 定 是 對 的 ; 凡 是 潮 流 所 趨 向 的 , 也 一 定 是 準 確 的 , 我 們 就 大 錯 特 錯 了 。 試 想 一 想 , 為 甚 麼 主 耶 穌 勸 勉 我 們 說 : 「 引 進 滅 亡 那 門 是 寬 的 , 路 是 大 的 , 進 去 的 人 也 多 」 呢 ? ( 太 7:13 ) 主 的 意 思 豈 不 是 要 指 出 , 群 眾 常 是 盲 目 的 嗎 ? 一 般 人 的 心 理 總 以 為 , 那 一 條 路 更 多 人 走 , 就 必 定 是 對 的 ! 誰 知 走 寬 路 的 群 眾 完 全 沒 有 想 過 這 路 會 引 到 「 滅 亡 」 。 他 們 選 上 這 條 路 只 不 過 是 為 趁 熱 鬧 , 為 目 前 走 路 舒 適 。 但 選 上 窄 路 的 那 幾 個 人 就 不 同 了 , 他 們 明 知 窄 路 難 走 , 人 又 少 , 為 甚 麼 仍 然 堅 持 走 這 路 ? 因 為 他 們 知 道 , 這 條 窄 路 的 盡 頭 是 「 永 生 」 。 因 此 主 教 導 我 們 分 辨 潮 流 , 不 要 以 「 人 多 」 為 準 , 應 以 潮 流 的 「 目 的 地 」 為 準 , 這 樣 就 可 以 看 出 「 人 少 」 選 擇 的 才 是 聰 明 的 選 擇 了 。 我 們 說 , 群 眾 心 理 常 是 盲 目 的 , 是 不 可 靠 的 , 讓 我 們 舉 幾 個 聖 經 例 子 來 加 以 證 實 吧 : 以 弗 所 戲 院 的 群 眾 讀 者 應 該 記 得 , 保 羅 在 以 弗 所 講 道 三 年 , 帶 來 大 復 興 , 使 許 多 拜 偶 像 的 人 都 悔 改 歸 向 神 。 他 們 焚 燒 行 邪 術 的 書 , 總 值 也 高 達 五 萬 塊 錢 , 甚 至 影 響 全 城 製 造 底 米 丟 銀 龕 的 銀 匠 也 沒 有 生 意 , 於 是 群 眾 就 聚 集 在 以 弗 所 戲 院 , 怒 氣 填 胸 , 大 喊 大 叫 , 滿 城 都 轟 動 起 來 。 聖 經 形 容 當 時 的 情 景 說 : 「 聚 集 的 人 , 紛 紛 亂 亂 , 有 喊 叫 這 個 的 、 有 喊 叫 那 個 的 , 大 半 不 知 道 是 為 甚 麼 聚 集 。 」 ( 徒 19:32 ) 未 進 入 研 究 這 裡 所 形 容 的 群 眾 心 理 之 前 , 讓 我 們 先 交 待 清 楚 「 聚 集 的 人 」 一 詞 。 原 來 這 詞 在 希 臘 原 文 就 是 ek-klesi'a , 我 們 大 家 都 很 熟 悉 ek-klesi'a 這 個 字 , 因 為 它 通 常 在 聖 經 中 被 翻 譯 為 「 教 會 」 的 。 基 督 教 一 直 研 究 「 教 會 是 甚 麼 ? 」 學 者 們 先 推 翻 天 主 教 的 說 法 , 認 為 教 會 不 是 教 堂 那 座 建 築 物 , 而 是 「 神 呼 召 出 來 的 一 群 人 」 , 因 為 他 們 研 究 「 教 會 」 這 詞 的 希 臘 文 ek-klesi'a , 認 為 是 「 神 呼 召 出 來 的 一 個 集 會 」 之 意 。 於 是 就 產 生 「 神 召 會 」 之 類 的 教 會 名 稱 ; 倪 柝 聲 弟 兄 甚 至 認 為 不 應 該 稱 「 教 會 」 , 因 為 不 是 「 宗 教 的 集 會 」 , 於 是 就 改 稱 「 召 會 」 。 然 而 , 後 來 有 人 發 現 , 以 弗 所 戲 院 這 次 「 聚 集 」 , 在 原 文 也 是 用 ek-klesi'a 這 個 字 , 難 道 那 些 銀 匠 聚 集 也 是 「 教 會 」 嗎 ? 現 在 我 們 知 道 了 , 其 實 ek-klesi'a 這 個 字 並 沒 有 人 「 神 呼 召 」 的 意 思 在 內 , 它 只 不 過 是 指 「 為 同 一 個 目 的 而 聚 集 一 起 的 群 眾 」 而 已 。 這 樣 , 我 們 也 看 見 , 眾 人 以 為 對 的 事 , 未 必 一 定 對 , 因 為 真 理 不 能 由 於 人 多 來 確 定 的 。 研 究 以 弗 所 戲 院 那 些 銀 匠 的 心 態 , 經 文 明 明 指 出 : 「 聚 集 的 人 , 紛 紛 亂 亂 , 有 喊 叫 這 個 的 、 有 喊 叫 那 個 的 , 大 半 不 知 道 是 為 甚 麼 聚 集 。 」 聚 集 而 不 知 為 何 , 喊 叫 而 不 知 所 謂 , 這 就 是 群 眾 熱 血 之 時 的 心 理 了 。 這 使 我 們 想 到 希 特 拉 激 昂 的 演 說 , 根 據 一 位 納 粹 黨 員 的 回 憶 , 他 指 出 : 「 希 特 拉 演 說 時 , 聽 的 人 都 熱 血 騰 騰 , 非 常 激 動 , 及 至 回 家 想 一 想 , 希 特 拉 其 實 並 沒 有 說 些 甚 麼 ! 」 我 們 又 想 起 中 國 文 革 時 的 「 公 審 」 , 當 群 眾 高 叫 打 倒 XXX 之 時 , 群 眾 中 每 一 個 人 都 感 到 壓 力 , 心 中 認 為 , 若 不 隨 眾 高 叫 , 就 會 連 累 自 己 也 有 罪 了 。 於 是 枉 死 於 這 樣 公 審 的 人 , 真 是 多 得 不 可 勝 數 。 彼 拉 多 也 是 在 這 樣 的 群 眾 心 理 下 將 主 耶 穌 交 給 猶 太 群 眾 去 處 死 的 。 群 眾 通 常 在 熱 血 的 情 況 下 會 變 得 盲 目 , 彼 此 牽 制 , 不 准 旁 邊 的 人 運 用 自 己 的 良 心 自 由 去 判 斷 事 物 , 人 人 以 「 同 心 」 和 「 團 結 」 為 理 由 去 將 整 體 捆 綁 在 一 起 , 去 做 出 一 些 異 常 危 險 和 不 合 理 性 的 事 。 例 如 「 同 性 戀 」 , 這 種 行 為 本 身 已 經 具 有 非 常 可 怕 的 捆 綁 力 , 叫 人 難 以 脫 離 , 患 者 若 加 入 了 「 同 性 戀 組 織 」 、 再 參 加 「 同 性 戀 大 遊 行 」 , 這 樣 , 要 脫 離 這 種 罪 行 就 難 似 登 天 了 。 同 樣 , 那 些 參 加 「 教 會 大 合 一 運 動 」 , 出 席 甚 麼 「 世 界 大 會 」 的 人 要 小 心 , 因 為 在 這 樣 的 場 合 裡 , 參 加 者 會 變 得 盲 目 , 雖 然 明 知 大 會 某 些 主 張 不 合 聖 經 教 訓 , 但 內 心 仍 以 為 「 全 世 界 這 麼 多 偉 大 的 教 會 領 袖 都 在 這 裡 , 難 道 全 體 都 錯 , 只 有 我 一 個 人 對 嗎 ? 」 於 是 內 心 儆 醒 謹 守 的 心 理 就 大 大 放 鬆 , 一 步 一 步 走 向 與 天 主 教 聯 合 , 漸 漸 又 與 其 他 宗 教 聯 合 , 最 後 甚 至 有 可 能 將 不 肯 聯 合 的 人 定 為 「 危 害 宗 教 和 平 」 份 子 , 並 且 加 以 屠 殺 , 因 為 心 中 以 為 , 屠 殺 這 些 偏 激 份 子 事 小 , 危 害 世 界 和 平 以 致 產 生 戰 爭 事 大 。 到 那 時 , 加 入 宗 教 大 合 大 的 群 眾 已 經 失 去 了 理 性 , 完 全 沒 有 想 到 用 不 和 平 的 手 段 來 假 造 和 平 , 是 已 經 中 了 魔 鬼 的 詭 計 了 。 聽 約 翰 講 道 的 群 眾 我 們 再 看 約 翰 所 帶 領 的 大 復 興 運 動 。 主 耶 穌 指 出 , 約 翰 本 是 凡 婦 人 所 生 , 沒 有 一 個 興 起 來 比 他 更 大 的 , 因 為 他 是 耶 穌 基 督 的 開 路 先 鋒 。 他 一 個 人 在 曠 野 大 聲 喊 叫 , 就 有 成 千 上 萬 的 人 , 從 各 城 出 來 聽 他 講 道 。 經 文 形 容 說 : 「 耶 路 撒 冷 和 猶 太 全 地 , 並 約 但 河 一 帶 地 方 的 人 , 都 出 去 到 約 翰 那 裡 , 承 認 他 們 的 罪 , 在 約 但 河 裡 受 他 的 洗 。 」 ( 太 3:5-6 ) 在 這 大 群 人 中 , 當 然 不 乏 真 心 悔 改 的 人 , 甚 至 連 兵 丁 、 娼 妓 和 稅 吏 都 受 洗 表 示 悔 改 , 應 驗 了 以 賽 亞 先 知 的 預 言 , 說 : 「 一 切 山 窪 都 要 填 滿 , 大 小 山 崗 都 要 削 平 , 彎 彎 曲 曲 的 地 方 要 改 為 正 直 , 高 高 低 低 的 道 路 要 改 為 平 坦 … 。 」 ( 路 3:4-6 ) 意 思 是 各 種 心 靈 需 要 的 人 都 得 到 幫 助 。 然 而 , 在 群 眾 中 , 約 翰 也 注 意 到 那 些 假 冒 為 善 的 法 利 賽 人 和 撒 都 該 人 , 約 翰 勇 敢 地 指 摘 他 們 說 : 「 毒 蛇 的 種 類 , 誰 指 示 你 們 逃 避 將 來 的 忿 怒 呢 ? 」 ( 太 3:7 ) 但 約 翰 卻 忽 略 了 群 眾 中 佔 大 多 數 的 「 看 熱 鬧 份 子 」 , 這 些 人 前 來 受 洗 , 很 容 易 給 人 一 個 錯 覺 , 以 為 「 大 復 興 」 真 是 這 麼 「 大 」 ! 約 翰 很 可 能 會 因 為 這 樣 「 龐 大 的 群 眾 」 而 暗 暗 自 喜 , 後 來 他 坐 監 之 時 同 樣 也 會 為 失 去 這 「 龐 大 群 眾 」 而 感 到 灰 心 。 然 而 , 我 們 的 主 卻 沒 有 依 賴 這 「 龐 大 的 群 眾 」 , 在 馬 太 福 音 十 一 章 那 裡 將 這 「 龐 大 群 眾 」 的 虛 假 心 態 揭 發 出 來 。 當 時 , 約 翰 在 監 裡 派 兩 個 門 徒 來 問 耶 穌 說 : 「 那 將 要 來 的 是 你 麼 ? 還 是 我 們 等 候 別 人 呢 ? 」 約 翰 這 樣 問 , 表 示 他 有 點 懷 疑 了 。 從 前 「 龐 大 的 群 眾 」 跟 隨 自 己 , 那 時 自 己 有 多 偉 大 的 成 功 感 ; 何 竟 公 開 介 紹 耶 穌 為 「 神 的 羔 羊 」 之 後 , 「 龐 大 群 眾 」 就 轉 去 跟 隨 耶 穌 , 而 耶 穌 卻 沒 有 半 點 跡 象 會 前 來 救 自 己 脫 離 監 獄 ? 主 耶 穌 指 示 約 翰 的 門 徒 回 去 答 覆 約 翰 之 後 , 就 轉 過 來 對 跟 隨 祂 的 「 龐 大 群 眾 」 說 : 「 你 們 從 前 出 到 曠 野 , 是 要 看 甚 麼 呢 ? 要 看 風 吹 動 蘆 葦 麼 ? 你 們 出 去 到 底 是 要 看 甚 麼 , 要 看 穿 細 軟 衣 服 的 人 麼 ? 那 穿 細 軟 衣 服 的 人 是 在 王 宮 裡 。 你 們 出 去 , 究 竟 是 為 甚 麼 ? 是 要 看 先 知 麼 ? 我 告 訴 你 們 , 是 的 , 他 比 先 知 大 多 了 … … 。 」 ( 太 11:7-9 ) 主 耶 穌 一 連 三 次 指 出 他 們 從 前 出 到 曠 野 , 原 來 不 是 為 「 聽 」 約 翰 講 道 , 他 們 出 去 只 不 過 是 為 要 「 看 熱 鬧 」 而 已 。 主 指 出 他 們 出 去 「 看 風 吹 動 蘆 葦 」 , 心 態 上 以 為 約 翰 只 不 過 像 風 吹 動 蘆 葦 那 麼 平 凡 和 沒 有 意 思 而 已 ; 主 又 指 他 們 出 去 「 看 穿 細 軟 衣 服 的 人 」 , 心 態 上 以 為 約 翰 是 名 人 , 外 表 和 衣 著 必 定 也 很 特 出 , 及 至 他 們 看 見 約 翰 穿 的 只 不 過 是 最 粗 的 駱 駝 毛 衣 , 就 感 到 沒 有 甚 麼 好 看 了 , 主 說 , 如 果 要 看 外 表 衣 飾 , 為 甚 麼 你 們 不 到 王 宮 去 看 呢 ? 至 於 其 中 有 一 部 份 相 信 約 翰 為 先 知 的 , 主 指 出 他 們 還 是 去 「 看 看 」 而 已 , 完 全 不 是 為 「 聽 先 知 講 道 」 , 因 為 他 們 一 點 也 不 明 白 約 翰 的 真 正 身 份 。 面 對 這 樣 的 群 眾 , 主 耶 穌 非 常 感 歎 地 說 : 「 我 可 用 甚 麼 比 這 世 代 呢 ? 好 像 孩 童 坐 在 街 市 上 , 招 呼 同 伴 , 說 , 我 們 向 你 們 吹 笛 , 你 們 不 跳 舞 ; 我 們 向 你 們 舉 哀 , 你 們 不 捶 胸 … … 。 」 ( 太 11:16 ) 主 耶 穌 形 容 他 們 為 「 這 世 代 」 , 意 思 是 「 非 常 龐 大 的 群 眾 」 , 主 又 形 容 他 們 這 種 「 看 熱 鬧 」 的 心 態 , 好 像 「 看 孩 童 在 街 市 上 玩 耍 」 的 心 態 一 樣 , 常 將 自 己 所 看 的 , 看 為 「 與 自 己 無 關 , 只 看 看 就 好 了 , 不 要 作 出 任 何 反 應 」 。 主 又 指 出 , 約 翰 來 向 他 們 講 道 , 用 非 常 激 動 的 話 來 責 備 他 們 , 他 們 卻 「 不 捶 胸 」 ; 而 主 耶 穌 來 向 他 們 講 道 , 將 大 喜 訊 息 告 訴 他 們 , 他 們 卻 「 不 跳 舞 」 , 這 種 沒 有 反 應 的 心 態 , 正 是 「 看 熱 鬧 」 的 心 態 , 並 且 以 約 翰 和 主 耶 穌 為 「 孩 童 在 街 市 上 」 , 玩 「 出 殯 遊 戲 」 和 「 娶 新 娘 遊 戲 」 而 已 , 是 假 的 、 是 玩 耍 的 、 是 可 笑 的 、 是 不 值 得 回 應 的 ! 親 愛 的 讀 者 , 連 約 翰 所 帶 領 的 大 復 興 也 有 這 麼 多 「 看 熱 鬧 」 的 人 , 你 想 , 今 天 在 大 教 會 裡 、 在 神 醫 佈 道 大 會 裡 、 在 葛 培 理 佈 道 大 會 裡 、 在 大 合 一 運 動 裡 … … , 有 沒 有 類 似 的 人 呢 ? 根 據 多 次 大 型 佈 道 會 的 事 後 分 析 , 我 們 發 現 在 跑 到 台 前 表 示 決 志 信 主 的 人 中 , 常 有 高 達 七 成 的 人 是 假 決 志 的 , 原 來 其 中 有 一 些 是 想 要 走 前 一 點 , 為 要 看 清 楚 講 員 的 ; 有 一 些 是 被 人 勉 強 走 到 台 前 的 ; 有 一 些 只 不 過 為 陪 伴 親 友 決 志 , 免 得 散 會 時 走 迷 或 失 散 的 。 韓 國 趙 鏞 基 就 捉 到 了 這 樣 的 群 眾 心 理 , 他 建 造 一 間 「 全 世 界 最 大 的 教 會 」 , 說 是 主 耶 穌 要 他 建 造 的 , 筆 者 認 為 這 一 點 剛 剛 與 主 耶 穌 教 訓 人 「 不 要 進 寬 門 」 相 反 , 證 明 趙 鏞 基 在 說 謊 。 其 實 趙 鏞 基 明 白 , 「 看 熱 鬧 」 心 理 的 人 最 多 , 只 要 建 造 一 間 最 大 的 教 會 , 那 些 「 看 熱 鬧 」 的 人 就 會 自 動 來 了 , 用 不 著 怎 樣 傳 福 音 就 可 以 叫 教 會 增 長 。 幾 年 前 台 灣 有 一 位 青 年 傳 道 人 名 叫 孫 大 程 , 他 宣 說 自 己 看 見 神 , 於 是 人 人 都 擁 去 看 他 所 主 持 的 佈 道 大 會 , 一 時 間 , 風 聞 全 球 。 他 想 要 到 溫 哥 華 來 舉 行 佈 道 大 會 , 希 望 溫 哥 華 的 教 牧 同 工 支 持 他 , 我 們 中 間 有 一 些 同 工 擔 心 他 是 靈 恩 派 份 子 , 就 差 派 筆 者 去 問 他 許 多 問 題 , 他 極 力 表 示 自 己 不 是 靈 恩 派 。 可 是 當 筆 者 問 及 他 : 「 倘 若 你 不 是 靈 恩 派 , 你 能 不 能 改 變 日 期 舉 行 佈 道 會 呢 ? 因 為 你 原 定 的 日 期 剛 剛 與 本 城 已 經 策 劃 有 一 年 的 聖 樂 佈 道 會 衝 突 。 」 他 說 : 「 不 能 , 因 為 那 日 期 是 聖 靈 自 己 定 的 。 」 這 樣 的 回 答 已 經 很 像 靈 恩 派 份 子 了 。 筆 者 又 問 : 「 那 麼 你 能 不 能 多 停 留 在 溫 哥 華 兩 週 , 我 們 可 以 舉 行 分 區 佈 道 會 , 由 你 主 講 , 這 樣 你 豈 不 是 同 樣 達 到 目 的 嗎 ? 」 他 說 : 「 不 能 , 因 為 神 的 旨 意 是 要 我 主 領 全 城 聯 合 的 大 型 佈 道 大 會 , 不 是 要 我 主 領 小 型 的 佈 道 會 。 」 為 這 兩 點 , 我 們 全 體 教 牧 同 工 認 定 孫 大 程 是 假 借 神 的 旨 意 來 舉 行 佈 道 大 會 , 因 為 我 們 無 法 相 信 , 聖 靈 感 動 他 所 定 的 日 期 必 須 與 聖 樂 佈 道 大 會 衝 突 , 一 點 不 能 改 變 ; 我 們 又 無 法 相 信 神 的 旨 意 是 要 他 只 講 大 型 佈 道 會 , 不 講 小 型 的 。 我 們 的 主 決 不 是 這 樣 , 就 算 是 與 門 徒 一 同 坐 船 過 海 , 只 為 救 一 個 格 拉 森 被 鬼 附 的 人 , 主 也 願 意 。 聖 經 從 來 沒 有 一 個 教 訓 , 只 注 重 大 型 人 多 的 聚 會 , 小 型 人 少 的 聚 會 就 可 以 忽 略 。 但 是 , 想 要 人 多 的 心 理 卻 是 比 比 皆 是 。 今 天 不 少 教 會 增 長 的 專 家 們 想 盡 千 方 百 計 , 為 的 是 要 使 教 會 聚 會 人 數 增 多 , 極 少 考 慮 到 會 眾 屬 靈 質 素 的 問 題 。 有 專 家 認 為 : 「 過 份 強 調 質 素 , 會 拖 慢 教 會 增 長 。 如 果 我 們 在 一 年 內 領 一 百 個 人 信 主 , 其 中 若 有 三 十 個 是 假 意 的 , 我 們 也 有 七 十 個 是 真 心 的 ; 倘 若 我 們 過 份 強 調 教 會 的 質 素 , 恐 怕 連 五 十 個 人 信 主 也 沒 有 。 」 筆 者 認 為 這 樣 的 教 導 是 危 險 的 , 因 為 過 份 注 意 數 字 。 其 實 我 們 怎 能 以 為 一 百 個 人 中 有 七 十 個 真 心 信 主 , 就 比 五 十 個 真 心 信 主 好 得 多 ? 為 甚 麼 不 考 慮 那 三 十 個 假 意 信 主 的 人 將 來 會 造 成 「 麵 酵 使 全 團 發 起 來 」 的 惡 果 ? 怎 知 道 這 三 十 個 假 基 督 徒 後 來 所 帶 來 的 禍 患 , 不 是 遠 遠 比 少 了 二 十 個 人 信 主 更 嚴 重 ? 再 者 , 那 七 十 個 真 心 信 主 的 人 又 怎 可 以 與 這 五 十 個 真 心 信 主 的 人 相 比 ? 倘 若 這 五 十 個 是 以 利 亞 , 他 們 就 能 將 全 世 界 翻 轉 過 來 了 ; 倘 若 那 七 十 個 人 都 是 革 流 巴 ( 主 復 活 時 在 以 馬 忤 斯 路 上 被 主 挽 回 的 一 個 信 徒 ) , 他 們 即 使 得 救 , 也 只 不 過 平 平 無 奇 而 已 。 其 實 , 聖 經 有 許 多 例 子 顯 示 , 神 從 來 不 擔 心 福 音 傳 開 而 沒 有 人 相 信 。 神 知 道 , 凡 預 定 得 救 的 人 , 若 不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信 主 , 也 會 在 那 個 時 候 信 主 , 直 到 得 救 的 人 數 滿 足 為 止 。 整 本 聖 經 從 沒 有 半 節 經 文 指 出 , 神 責 備 那 一 間 教 會 , 或 那 一 個 傳 道 人 , 傳 福 音 領 很 少 人 信 主 。 筆 者 認 為 , 聖 經 顯 示 神 的 旨 意 是 要 教 會 在 「 質 」 先 增 長 , 「 量 」 隨 之 而 增 長 , 這 是 非 常 清 楚 的 。 倘 若 「 質 」 增 長 了 , 而 「 量 」 不 增 長 , 這 決 不 是 我 們 的 責 任 , 乃 屬 特 殊 情 況 。 但 是 那 些 只 謀 取 「 量 」 增 長 而 忽 略 「 質 」 增 長 的 人 有 禍 了 , 因 為 他 們 在 不 知 不 覺 中 , 替 魔 鬼 仇 敵 預 備 大 量 變 質 的 教 會 , 為 末 世 的 大 迷 惑 舖 路 。 我 們 知 道 , 越 靠 近 末 世 , 假 基 督 徒 就 越 多 , 真 基 督 徒 就 越 少 。 直 到 那 「 兩 個 見 證 人 被 殺 」 之 時 , 全 世 界 絕 大 部 份 教 會 差 不 多 都 支 持 敵 基 督 和 假 先 知 , 他 們 因 二 見 證 人 被 殺 而 互 相 餽 送 禮 物 , 大 肆 慶 祝 。 而 支 持 二 見 證 人 的 真 基 督 徒 卻 少 得 可 憐 , 他 們 都 不 敢 出 來 埋 葬 二 見 證 人 的 屍 首 。 聽 天 國 比 喻 的 群 眾 也 許 讀 者 以 為 , 大 概 施 洗 約 翰 時 代 的 群 眾 才 是 這 樣 吧 。 不 , 我 們 研 究 主 耶 穌 的 生 平 , 就 看 到 許 多 時 候 , 跟 隨 主 的 那 些 群 眾 也 是 這 樣 。 就 拿 馬 太 福 音 十 三 章 , 主 耶 穌 講 著 名 的 「 天 國 的 比 喻 」 為 例 吧 , 首 先 我 們 發 現 , 第 十 二 章 結 尾 之 時 , 主 耶 穌 在 房 中 講 道 , 因 為 塞 滿 了 人 的 緣 故 , 以 致 馬 利 亞 和 主 的 弟 妹 們 前 來 找 祂 , 也 無 法 進 去 見 祂 。 然 後 第 十 三 章 一 開 始 就 說 : 「 那 一 天 , 耶 穌 從 房 子 裡 出 來 , 坐 在 海 邊 , 有 許 多 人 到 祂 那 裡 聚 集 , 祂 只 得 上 船 坐 下 , 眾 人 站 在 岸 上 , 祂 用 比 喻 對 他 們 講 許 多 道 理 … … 。 」 可 見 , 這 「 許 多 人 」 很 愛 聽 耶 穌 講 道 , 所 以 從 房 子 出 來 , 跟 主 來 到 海 邊 。 然 而 主 只 用 比 喻 對 這 些 人 講 話 , 若 不 用 比 喻 , 就 不 對 眾 人 說 甚 麼 。 但 是 這 些 比 喻 , 連 門 徒 也 不 明 白 , 眾 人 怎 能 明 白 呢 ? 於 是 門 徒 就 進 前 來 問 耶 穌 說 : 「 對 眾 人 講 話 , 為 甚 麼 用 比 喻 呢 ? 」 耶 穌 回 答 說 : 「 因 為 天 國 的 奧 秘 只 叫 你 們 知 道 , 不 叫 他 們 知 道 。 因 為 凡 有 的 , 還 要 加 給 他 , 叫 他 有 餘 ; 沒 有 的 , 連 他 所 有 的 也 要 奪 去 。 」 在 此 , 主 耶 穌 稱 那 些 蒙 恩 得 救 的 門 徒 為 「 有 的 」 , 又 稱 與 那 些 只 來 看 熱 鬧 的 群 眾 為 「 沒 有 的 」 ; 主 解 釋 用 比 喻 的 原 因 , 是 為 要 叫 「 有 的 」 還 要 「 加 多 」 , 叫 他 「 有 餘 」 ; 又 要 叫 那 些 「 沒 有 的 」 更 沒 有 , 因 為 要 「 連 他 所 有 的 也 要 奪 過 來 」 , 意 思 是 , 這 些 人 聽 完 比 喻 , 因 為 不 明 白 , 很 快 就 忘 記 了 。 或 問 , 為 甚 麼 要 這 樣 呢 ? 難 道 主 傳 福 音 不 想 人 明 白 嗎 ? 這 樣 , 倒 不 如 不 傳 ! 主 解 釋 說 : 「 我 用 比 喻 對 他 們 講 , 是 因 為 他 們 看 也 看 不 見 , 聽 也 聽 不 見 , 也 不 明 白 。 在 他 們 身 上 正 應 驗 了 以 賽 亞 的 預 言 , 說 : 『 你 們 聽 是 要 聽 見 , 卻 不 明 白 ; 看 是 要 看 見 , 卻 不 曉 得 。 因 為 這 百 姓 油 蒙 了 心 , 耳 朵 發 沉 , 眼 睛 閉 著 , 恐 怕 眼 睛 看 見 , 耳 朵 聽 見 , 心 裡 明 白 , 回 轉 過 來 我 就 醫 治 他 們 。 』 」 請 注 意 , 主 的 意 思 不 是 神 不 肯 醫 治 他 們 , 而 是 他 們 「 恐 怕 」 自 己 回 轉 過 來 就 得 神 的 醫 治 。 因 此 他 們 將 自 己 接 收 外 界 信 息 的 所 有 功 能 全 部 關 閉 : 例 如 他 們 將 「 心 」 蒙 上 油 , 意 思 是 叫 福 音 信 息 無 法 掛 在 心 上 , 很 快 就 溜 走 了 ; 他 們 的 「 耳 朵 」 發 沉 , 意 思 是 只 聽 到 「 哦 哦 … 」 的 聲 音 , 而 無 法 將 之 轉 化 成 為 信 息 , 傳 入 心 中 ; 他 們 又 將 「 眼 睛 」 閉 上 , 眼 看 本 來 是 證 明 真 實 的 意 思 , 但 他 們 卻 不 肯 睜 開 眼 睛 來 看 , 不 肯 正 視 福 音 的 真 實 性 。 這 樣 , 他 們 將 接 收 信 息 的 功 能 全 部 關 閉 , 主 耶 穌 講 甚 麼 也 沒 有 用 。 為 此 主 只 講 比 喻 , 為 要 定 他 們 的 罪 。 倘 若 他 們 有 一 點 點 想 要 明 白 的 心 , 他 們 必 定 會 像 門 徒 一 樣 上 前 來 問 耶 穌 , 耶 穌 就 會 給 他 們 講 解 了 。 然 而 , 我 們 希 奇 , 這 些 人 一 方 面 跟 主 到 海 邊 來 聽 , 另 一 方 面 又 關 閉 自 己 內 心 接 收 信 息 的 功 能 , 豈 不 是 很 矛 盾 麼 ? 是 的 , 這 就 是 「 愛 看 熱 鬧 」 的 「 群 眾 心 理 」 了 , 這 種 心 理 只 叫 人 愛 看 熱 鬧 , 而 不 將 所 看 的 存 放 在 心 裡 , 這 樣 的 人 比 比 皆 是 。 因 此 , 如 果 教 會 聚 會 人 數 眾 多 , 不 要 因 此 而 開 心 , 乃 要 因 為 這 些 人 都 明 白 福 音 , 並 且 重 生 得 救 而 開 心 。 然 而 , 今 天 要 求 聚 會 人 多 而 不 要 求 人 人 得 救 的 教 會 實 在 很 普 遍 , 這 些 教 會 , 為 了 達 到 人 多 的 目 的 , 甚 至 不 惜 將 福 音 的 要 求 降 低 , 叫 人 差 不 多 不 用 悔 改 就 可 以 信 耶 穌 , 也 不 追 問 是 否 重 生 得 救 就 批 准 他 們 受 浸 加 入 教 會 , 試 想 , 假 於 時 日 , 教 會 會 變 成 怎 樣 的 一 個 團 體 ? 讀 者 由 此 可 以 明 白 , 為 甚 麼 末 世 時 代 絕 大 部 份 都 是 假 基 督 徒 了 。 然 而 我 們 的 主 耶 穌 並 不 是 這 樣 , 大 量 群 眾 跟 隨 祂 、 支 持 祂 , 祂 不 一 定 開 心 , 也 不 一 定 接 納 他 們 。 請 看 約 翰 福 音 第 六 章 所 記 載 的 , 那 些 吃 過 主 分 五 餅 二 魚 得 飽 的 人 , 知 道 主 耶 穌 沒 有 跟 門 徒 一 同 過 海 , 就 繞 過 加 利 利 海 , 辛 辛 苦 苦 來 到 迦 百 農 來 找 耶 穌 , 主 耶 穌 知 道 這 些 人 是 為 食 物 而 來 , 不 是 為 聽 道 而 來 , 於 是 就 對 他 們 說 : 「 不 要 為 能 朽 壞 的 食 物 而 勞 力 , 乃 要 為 存 到 永 生 的 食 物 而 勞 力 。 」 然 而 他 們 不 明 白 , 甚 麼 是 存 到 永 生 的 食 物 ? 主 知 道 這 些 人 存 心 不 正 , 就 是 解 釋 給 他 們 聽 , 他 們 也 不 會 明 白 的 , 於 是 就 用 比 喻 說 : 「 我 的 肉 是 可 吃 的 , 我 的 血 是 可 喝 的 , 吃 我 肉 喝 我 血 的 人 有 永 生 。 」 那 些 人 就 說 : 「 這 話 甚 難 , 誰 能 聽 呢 ? 」 於 是 就 退 去 了 。 倘 若 這 事 是 發 生 在 今 天 一 間 大 教 會 裡 , 本 來 每 主 日 有 五 千 人 聚 會 的 , 突 然 傳 道 人 講 了 一 堂 「 怪 道 」 , 將 五 千 人 都 嚇 跑 了 , 你 想 , 教 會 會 怎 樣 對 付 這 位 傳 道 人 呢 ? 可 見 主 並 不 介 意 人 怎 樣 看 祂 , 也 不 介 意 有 多 少 人 跟 隨 祂 。 祂 所 介 意 的 , 是 人 是 否 真 心 跟 隨 祂 。 群 眾 不 可 靠 聖 經 還 提 過 許 多 類 似 的 群 眾 , 就 如 「 高 唱 和 散 那 的 群 眾 」 ( 其 中 有 一 部 份 是 小 孩 子 。 他 們 比 成 年 人 好 一 點 , 因 為 比 成 年 人 來 得 「 真 」 ) , 他 們 高 聲 歡 呼 迎 接 主 耶 穌 入 城 ; 可 是 , 才 只 不 過 五 天 之 後 , 主 耶 穌 被 捉 拿 , 在 彼 拉 多 院 子 裡 受 審 的 時 候 , 群 眾 就 喊 叫 : 「 除 掉 他 , 除 掉 他 , 釘 他 在 十 字 架 上 。 」 ( 約 19:15 ) 我 們 不 禁 會 問 , 前 幾 天 喊 叫 「 和 撒 拿 」 的 群 眾 到 那 裡 去 了 ? 答 案 是 , 可 能 躲 藏 起 來 , 也 有 可 能 受 大 祭 司 的 賄 買 而 加 入 大 叫 「 除 掉 他 」 的 行 列 中 ! 這 使 我 們 想 起 以 利 亞 , 他 在 迦 密 山 上 與 四 百 巴 力 先 知 鬥 法 , 結 果 支 持 他 的 群 眾 高 聲 呼 喊 「 耶 和 華 是 神 」 , 並 且 起 來 合 力 將 四 百 個 巴 力 先 知 殺 了 ; 可 是 才 只 不 過 兩 三 天 之 後 , 當 耶 洗 別 下 令 要 追 殺 以 利 亞 之 時 , 支 持 殺 巴 力 先 知 的 群 眾 竟 然 沒 有 一 個 人 敢 出 來 繼 續 支 持 以 利 亞 , 叫 以 利 亞 灰 心 得 去 求 死 ! 此 外 , 約 翰 福 音 又 記 載 「 有 許 多 人 看 見 祂 ( 耶 穌 ) 所 行 的 神 蹟 , 就 信 了 祂 的 名 。 」 然 而 , 「 耶 穌 卻 不 將 自 己 交 託 他 們 , 因 為 他 知 道 萬 人 , 也 用 不 著 誰 見 證 人 怎 樣 , 因 祂 知 道 人 心 裡 所 存 的 。 」 ( 約 2:23-25 ) 有 一 次 , 主 耶 穌 講 道 , 經 文 指 出 : 「 就 有 許 多 人 信 祂 。 」 耶 穌 對 信 祂 的 猶 太 人 說 : 「 你 們 必 曉 得 真 理 , 真 理 必 叫 你 們 得 以 自 由 。 」 ( 約 8:32) 他 們 回 答 說 : 「 我 們 是 亞 伯 拉 罕 的 後 裔 , 從 來 沒 有 作 過 誰 的 奴 僕 , 你 怎 麼 說 , 你 們 必 得 以 自 由 呢 ? 」 ( 約 8:33 ) 於 是 耶 穌 解 釋 , 所 有 犯 罪 的 , 就 是 罪 的 奴 僕 。 但 是 , 經 文 顯 示 , 無 論 耶 穌 怎 樣 解 釋 , 他 們 都 無 法 聽 進 去 了 ; 並 且 這 些 人 越 聽 就 越 反 感 , 到 了 最 後 , 主 就 見 證 他 們 說 : 「 我 知 道 你 們 是 亞 伯 拉 罕 的 子 孫 , 你 們 卻 想 要 殺 我 , 因 為 你 們 心 裡 容 不 下 我 的 道 … … 。 你 們 為 甚 麼 不 明 白 我 的 話 呢 ? 無 非 是 因 你 們 不 能 聽 我 的 道 。 你 們 是 出 於 你 們 的 父 魔 鬼 , 你 們 父 的 私 慾 你 們 偏 要 行 , 牠 從 起 初 是 殺 人 的 … … 」 ( 約 8:37-44 ) 群 眾 就 罵 耶 穌 是 「 撒 瑪 利 亞 人 , 並 且 是 被 鬼 附 著 的 。 」 最 後 , 群 眾 聽 到 主 耶 穌 說 : 「 還 沒 有 亞 伯 拉 罕 就 有 了 我 。 」 ( 約 8:58 ) 群 眾 就 拿 石 頭 要 打 祂 了 。 請 看 , 本 來 表 示 願 意 「 信 耶 穌 」 的 一 群 人 , 後 來 竟 然 變 成 漫 罵 耶 穌 , 最 後 還 變 成 忿 怒 至 立 即 想 要 殺 死 耶 穌 , 這 是 何 等 難 測 的 群 眾 心 理 ? 像 這 樣 的 例 子 , 聖 經 還 有 許 多 。 但 是 , 說 來 奇 怪 , 除 了 五 旬 節 聖 靈 降 臨 , 彼 得 出 來 佈 道 而 成 立 的 初 期 耶 路 撒 冷 教 會 之 外 , 差 不 多 看 不 見 有 那 一 個 龐 大 的 群 眾 是 有 良 好 反 應 的 , 似 乎 聖 經 記 載 的 群 眾 , 壞 的 多 過 好 的 許 多 倍 ! 怪 不 得 , 我 們 的 神 在 許 多 個 時 代 裡 , 都 只 以 一 小 群 作 為 祂 的 滿 足 。 挪 亞 時 代 是 這 樣 , 因 為 得 救 的 只 有 八 個 人 ; 以 利 亞 時 代 也 是 這 樣 , 因 為 只 剩 下 七 千 人 沒 有 向 巴 力 屈 膝 ; 到 了 耶 穌 的 時 代 , 雖 然 好 像 不 少 人 願 意 信 主 , 但 主 只 看 那 些 真 信 主 的 門 徒 為 「 小 群 」 而 已 , 因 此 主 對 他 們 說 : 「 你 們 這 小 群 、 不 要 懼 怕 、 因 為 你 們 的 父 、 樂 意 把 國 賜 給 你 們 。 」 ( 路 12:32 )             — — 吳 主 光 弟 兄

--- 吳 主 光 弟 兄

─ ─ ─ 吳 主 光

真 道 篇

老 子 的 道 德 經

不 久 之 前 , 筆 者 從 雜 誌 中 讀 到 中 國 哲 學 家 遠 志 明 博 士 的 一 篇 文 章 , 論 及 中 國 古 人 「 老 子 」 所 著 的 「 道 德 經 」 , 原 來 是 講 論 「 耶 和 華 」 三 位 一 體 的 真 神 , 並 耶 穌 基 督 「 道 成 肉 身 」 的 真 理 , 甚 感 希 奇 , 於 是 買 了 遠 志 明 博 士 所 著 的 「 老 子 vs 聖 經 」 那 本 書 , 仔 細 閱 讀 。 越 讀 就 越 有 興 趣 , 越 感 到 「 耶 和 華 」 確 實 是 真 神 。 願 意 在 此 簡 介 遠 志 明 和 他 的 研 究 。 原 來 「 老 子 」 乃 是 主 前 約 六 百 年 中 國 春 秋 末 年 的 人 ( 差 不 多 與 但 以 理 同 時 代 ) , 比 「 孔 子 」 年 紀 稍 大 一 點 。 「 孔 子 」 也 曾 偕 同 弟 子 前 往 拜 訪 「 老 子 」 問 禮 , 拜 訪 完 之 後 , 向 弟 兄 們 說 : 這 位 「 老 子 」 真 像 「 乘 風 雲 而 上 天 」 的 神 人 啊 ! 可 惜 「 老 子 」 的 出 生 、 籍 貫 、 享 年 、 和 一 生 事 蹟 都 沒 有 留 下 任 何 考 據 的 資 料 , 唯 獨 當 他 離 開 中 國 西 行 之 時 , 路 過 函 谷 關 , 被 守 關 的 君 喜 強 逼 他 留 下 真 言 才 肯 放 行 。 於 是 「 老 子 」 就 寫 了 僅 僅 五 千 真 言 , 後 世 人 稱 之 為 「 道 德 經 」 , 以 後 人 們 就 憑 這 五 千 真 言 來 認 識 「 老 子 」 了 。 然 而 , 古 代 文 字 的 表 達 方 式 都 是 以 精 簡 為 原 則 , 若 要 精 確 解 釋 , 實 不 容 易 , 何 況 「 老 子 」 所 論 的 全 部 都 是 「 屬 靈 」 的 奧 秘 事 ( 哲 學 家 稱 之 為 「 形 而 上 學 」 ) , 是 先 前 從 來 沒 有 任 何 人 講 論 過 的 , 所 以 更 難 明 白 。 有 人 研 究 「 道 德 經 」 , 認 為 這 是 「 道 教 」 的 創 教 教 義 書 ; 有 人 認 為 不 然 , 「 老 子 」 所 講 論 的 、 是 無 神 論 的 自 然 現 象 ; 又 有 人 認 為 「 老 子 」 只 不 過 在 感 歎 當 時 世 代 的 道 德 墜 落 而 已 , 各 說 紛 云 。 如 今 遠 志 明 博 士 深 入 研 究 , 竟 發 現 原 來 「 老 子 」 是 在 講 論 「 耶 和 華 , 三 位 一 體 的 真 神 」 , 並 「 耶 穌 基 督 道 成 肉 身 來 世 」 的 真 理 , 怎 叫 人 不 感 到 希 奇 呢 ? 遠 志 明 博 士 是 「 河 殤 」 的 作 者 之 一 , 原 為 六 四 民 運 人 士 , 及 至 跑 到 北 美 洲 之 後 , 就 接 受 了 福 音 。 初 時 妻 子 認 為 他 迷 信 , 想 要 與 他 離 婚 , 後 來 為 遠 志 明 所 感 動 , 兩 夫 婦 都 受 浸 成 為 基 督 徒 。 遠 志 明 更 獻 身 攻 讀 神 學 , 專 心 研 究 「 老 子 」 的 「 道 德 經 」 , 獲 得 異 常 的 心 得 , 常 被 眾 教 會 邀 請 前 往 講 道 分 享 。 最 近 有 一 位 牧 者 告 訴 筆 者 , 遠 志 明 博 士 竟 然 在 報 章 上 刊 登 一 段 廣 告 , 請 求 各 教 會 減 少 請 他 講 道 , 因 為 他 講 道 太 多 了 , 以 致 影 響 他 與 神 之 間 的 關 係 云 。 此 舉 在 基 督 教 內 從 未 有 過 , 筆 者 聽 了 , 深 受 感 動 。 心 想 , 遠 志 明 若 不 是 真 的 接 觸 到 神 , 決 不 會 有 如 此 的 表 現 。 遠 志 明 博 士 研 究 , 孔 子 、 老 子 、 墨 子 , 都 感 歎 當 時 天 下 無 道 , 各 國 越 來 越 敗 壞 。 人 們 都 懷 念 堯 、 舜 、 禹 幾 位 王 帝 的 「 禪 讓 」 , 因 為 他 們 沒 有 將 自 己 的 帝 位 傳 給 兒 子 , 乃 讓 位 與 比 自 己 兒 子 更 好 的 人 當 政 。 可 是 到 了 夏 、 商 、 周 各 朝 的 時 候 , 不 少 君 王 荒 淫 無 道 , 到 了 春 秋 時 代 , 更 是 四 分 五 裂 , 人 人 唯 利 是 圖 。 因 此 孔 子 、 老 子 等 人 都 感 歎 「 大 道 隱 去 」 ( 意 思 是 最 高 的 道 德 標 準 已 經 不 見 了 ) 。 孔 子 為 了 挽 救 當 時 的 世 代 , 於 是 講 論 「 仁 、 義 、 禮 、 智 、 信 、 溫 、 良 、 恭 、 儉 、 讓 」 等 道 理 , 主 要 是 以 「 禮 」 來 克 己 , 以 為 這 樣 就 可 以 恢 復 「 古 道 」 。 遠 志 明 博 士 認 為 「 道 為 德 之 本 , 德 為 道 之 末 , 捨 本 而 求 末 , 差 哉 ! … … 老 子 確 信 , 天 下 若 失 了 道 , 則 不 論 仁 、 義 、 禮 、 法 , 都 不 能 補 救 , 所 以 大 道 捨 棄 不 得 。 」 他 又 引 述 老 子 的 話 指 出 : 「 大 道 廢 棄 了 , 才 大 講 仁 義 ; 喪 失 了 大 道 , 才 強 調 德 行 ; 所 謂 禮 、 法 , 是 禍 亂 的 先 兆 。 有 了 道 , 最 好 的 戰 馬 會 用 來 種 田 ; 失 了 道 , 懷 駒 的 母 馬 也 要 上 戰 場 。 所 以 , 唯 有 順 從 大 道 , 才 是 最 高 的 道 德 形 態 ; 秉 持 上 古 之 道 , 才 能 把 握 現 今 之 事 … … 。 不 順 從 大 道 的 , 是 早 已 註 定 要 滅 亡 了 。 」 甚 麼 是 「 道 」 呢 ? 遠 志 明 博 士 的 研 究 指 出 , 「 道 」 就 是 創 物 者 , 是 神 化 身 成 耶 穌 基 督 , 是 人 類 最 高 的 道 德 標 準 , 是 奇 妙 的 三 位 一 體 、 無 所 不 在 、 無 所 不 知 、 無 所 不 能 的 耶 和 華 , 是 中 國 古 時 最 早 的 宗 教 信 仰 … … 。 遠 志 明 又 指 出 , 其 實 中 國 古 代 早 已 有 不 少 文 字 是 與 聖 經 有 關 , 例 如 : 「 義 」 ( 以 羊 、 我 兩 字 合 併 , 是 古 代 獻 羊 為 祭 的 代 表 ) , 「 船 」 ( 本 來 舟 字 已 經 是 船 , 但 舟 字 旁 邊 再 加 八 口 , 就 是 指 挪 亞 一 家 八 口 進 入 方 舟 ) , 「 婪 」 ( 有 女 人 躲 在 樹 林 裡 , 這 是 形 容 女 人 夏 娃 犯 罪 後 藏 起 來 ) , 「 一 賜 樂 業 」 ( 猶 太 教 被 中 國 人 稱 為 一 賜 樂 業 教 , 是 Israel 的 譯 音 ) , 「 女 媧 」 ( 中 國 上 古 一 女 神 , 傳 說 曾 煉 石 補 青 天 , 其 實 女 媧 就 是 Eve 「 夏 娃 」 的 譯 音 ) , 「 安 登 」 ( 又 稱 盤 古 、 阿 丹 、 阿 耽 。 屈 原 曰 : 『 登 立 為 帝 , 熟 道 尚 之 ? 女 媧 有 禮 , 熟 制 匠 之 ? 』 屈 原 所 指 的 『 登 』 , 即 是 『 安 登 』 , Adam 亞 當 的 譯 音 ) 遠 志 明 解 釋 老 子 道 德 經 一 句 著 名 的 話 : 「 人 法 地 , 地 法 天 , 天 法 道 , 道 法 自 然 。 」 指 出 , 許 多 人 錯 解 了 「 自 然 」 二 字 , 以 為 是 「 大 自 然 」 , 因 此 認 為 老 子 所 強 調 的 「 道 」 , 只 不 過 是 「 自 然 主 義 的 無 神 論 」 。 遠 志 明 卻 認 為 「 自 」 是 「 自 己 」 、 「 然 」 只 不 過 是 助 詞 。 因 此 , 這 句 話 的 意 思 應 該 是 : 「 人 出 自 地 , 死 於 地 , 其 生 死 均 不 出 地 的 法 度 ; 地 出 自 天 , 溶 於 天 , 其 存 滅 均 不 出 天 的 法 度 ; 天 出 自 道 , 行 於 道 , 其 行 止 均 不 出 道 的 法 度 。 唯 有 道 , 無 所 出 無 所 去 , 無 所 從 無 所 屬 , 道 以 自 身 為 法 度 。 因 此 , 道 是 最 高 的 立 法 者 , 是 一 切 存 在 的 法 度 。 說 白 一 點 , 『 道 是 他 所 是 的 』 , 是 『 自 在 者 』 。 」 老 子 的 道 德 經 裡 介 紹 三 個 極 其 神 秘 的 字 , 就 是 「 夷 、 希 、 微 」 。 老 子 指 出 , 「 此 三 者 不 可 致 詰 , 故 混 而 為 一 」 ( 意 思 是 這 三 個 字 不 可 以 獨 立 解 釋 , 應 該 合 為 一 體 來 解 釋 ) 。 從 古 至 今 , 許 多 人 研 究 這 三 個 神 秘 字 , 無 法 明 白 其 中 的 意 思 。 想 不 到 德 國 哲 學 家 黑 格 爾 在 十 九 世 紀 研 究 這 三 個 字 時 指 出 , 「 夷 、 希 、 微 的 讀 音 是 I-hi-wei , 與 希 伯 來 文 『 耶 和 華 』 的 讀 音 Yhwh ( 國 語 讀 音 是 『 耶 威 』 ) 非 常 相 近 。 究 竟 「 夷 、 希 、 微 」 是 不 是 耶 和 華 呢 ? 老 子 指 出 「 夷 、 希 、 微 」 是 「 視 之 不 見 , 聽 之 不 聞 , 搏 之 不 得 」 , 遠 志 明 立 即 想 到 聖 經 說 : 「 你 們 聽 是 要 聽 見 , 卻 不 明 白 ; 看 是 要 看 見 , 卻 不 曉 得 。 」 ( 賽 6:9 ) 所 說 的 , 就 是 神 的 「 道 」 。 老 子 又 解 釋 這 「 夷 、 希 、 微 」 說 , 在 他 之 上 不 再 有 光 明 , 在 他 之 下 不 再 有 黑 暗 。 聖 經 也 說 : 「 自 在 者 耶 和 華 坐 在 至 高 之 處 , 他 的 榮 光 高 過 諸 天 。 」 ( 詩 113:45 ) 又 說 : 「 在 他 毫 無 黑 暗 。 」 ( 約 壹 1:5 ) 再 說 回 來 「 道 法 自 然 」 , 上 文 已 經 解 釋 過 , 意 思 是 「 道 以 自 身 為 法 度 」 , 因 此 , 「 道 是 他 所 是 的 」 。 神 對 摩 西 說 : 「 我 是 耶 和 華 , 我 是 自 有 永 有 的 。 」 「 耶 和 華 」 的 原 意 就 是 「 自 己 存 在 者 」 , 「 自 有 永 有 」 在 英 文 是 I am who I am , 意 是 就 是 「 我 是 我 所 是 者 」 。 這 樣 , 我 們 就 看 見 , 「 耶 和 華 」 的 本 意 就 是 「 夷 、 希 、 微 」 了 , 因 為 都 是 「 我 是 我 所 是 者 」 的 意 思 。 「 夷 、 希 、 微 」 說 出 了 「 道 」 就 是 萬 物 的 第 一 因 , 因 為 「 人 法 地 」 , 人 要 依 賴 地 的 法 度 而 生 存 ; 「 地 法 天 」 , 地 要 依 賴 天 的 法 度 而 生 存 ; 「 天 法 道 」 , 宇 宙 星 體 都 要 依 賴 「 道 」 的 法 度 而 存 在 ; 「 道 法 自 然 」 , 「 道 」 就 是 自 己 存 在 的 , 在 他 之 前 沒 有 法 度 , 他 就 是 萬 有 的 法 度 , 因 為 萬 有 本 於 他 、 依 靠 他 、 歸 於 他 ( 羅 11:36 ) 。 由 此 可 見 , 老 子 是 認 識 神 的 人 , 因 為 中 國 人 原 是 挪 亞 兒 子 閃 的 後 裔 , 中 國 古 代 聖 賢 若 以 「 大 道 」 為 本 , 可 見 中 國 古 代 非 常 普 遍 地 認 識 神 , 只 可 惜 當 「 大 道 隱 去 」 之 時 , 人 們 就 忘 記 神 , 將 被 傳 入 的 佛 教 偶 像 化 了 。 根 據 「 道 德 經 」 , 老 子 不 單 認 識 神 是 「 道 法 自 然 」 , 是 「 夷 、 希 、 微 」 , 而 且 這 位 神 還 是 「 三 位 一 體 」 的 。 老 子 說 : 「 道 生 一 , 一 生 二 , 二 生 三 , 三 生 萬 物 」 。 解 釋 這 句 話 的 意 見 , 眾 說 紛 紜 。 有 認 為 「 道 」 生 二 是 指 「 陰 陽 」 , 「 陰 陽 相 交 而 生 萬 物 」 。 遠 志 明 博 士 卻 認 為 , 「 道 生 一 」 是 指 「 道 」 源 自 一 位 真 神 ; 「 一 生 二 , 二 生 三 」 是 指 一 位 神 生 出 兩 位 , 到 第 三 位 就 止 住 了 ; 「 三 生 萬 物 」 是 指 三 位 一 體 的 神 創 造 了 宇 宙 萬 物 。 遠 志 明 又 根 據 莊 子 的 解 法 , 認 為 老 子 這 句 話 應 解 為 : 「 道 先 於 萬 物 而 自 在 , 這 是 他 的 『 實 在 』 , 稱 為 一 ; 道 被 言 說 為 道 , 這 是 他 的 『 名 』 , 稱 為 二 ; 道 的 實 在 , 能 被 言 說 為 道 的 名 份 , 是 因 為 他 的 『 表 像 』 , 稱 為 三 。 三 而 一 的 道 生 養 了 萬 物 。 」 按 : 這 被 人 認 識 的 「 名 」 就 是 耶 和 華 神 ; 而 神 的 「 實 」 就 是 「 聖 靈 」 , 正 如 聖 經 說 、 神 是 個 靈 一 樣 ; 而 「 像 」 是 指 主 耶 穌 , 正 如 聖 經 說 「 愛 子 是 那 不 能 見 之 神 的 像 」 ( 西 1:15 ) 。 此 外 , 遠 志 明 博 士 還 在 他 的 著 作 中 , 引 用 老 子 的 道 德 經 , 非 常 詳 細 地 講 論 三 位 一 體 的 神 , 是 永 存 不 死 的 、 是 自 由 而 又 是 賜 人 自 由 意 志 的 、 是 全 智 全 能 的 、 是 生 命 之 源 、 是 至 聖 公 義 的 、 是 拯 救 人 類 脫 離 罪 惡 的 、 是 道 成 肉 身 而 為 聖 人 、 是 將 要 犧 牲 而 復 活 的 、 是 人 類 歸 回 安 息 之 所 在 … … 。 如 此 說 來 , 老 子 可 能 是 我 國 古 代 直 接 得 到 神 啟 示 的 聖 人 之 一 , 足 見 聖 經 之 可 信 , 神 真 是 全 人 類 的 神 。 老 子 感 歎 當 時 「 大 道 隱 去 」 , 然 而 稍 後 耶 穌 基 督 就 降 世 , 拯 救 罪 人 ; 今 天 我 們 感 歎 「 人 厭 煩 純 正 的 道 理 , 耳 朵 發 癢 , 就 隨 從 自 己 的 情 慾 , 增 添 好 些 師 傅 , 並 且 掩 耳 不 聽 真 道 , 偏 向 荒 渺 的 言 語 。 」 ( 提 後 4:3 ) , 我 們 知 道 , 不 久 的 將 來 , 主 耶 穌 必 再 來 審 判 天 下 。 ─ ─ 吳 主 光 編 寫 。

福 音 信 息

佛 教 的 輪 迴 -- 往 下 多 過 往 上

上 一 期 談 到 「 六 道 輪 迴 」 中 的 「 天 道 」 , 「 天 道 」 又 分 「 三 界 二 十 八 層 天 」 , 按 這 些 天 的 分 類 , 足 見 佛 教 教 義 極 其 消 極 , 人 要 修 道 數 千 億 億 年 希 望 「 往 上 輪 迴 」 , 最 後 只 不 過 來 到 「 槃 」 , 就 是 「 自 我 消 失 」 而 已 。 這 條 路 長 得 可 怕 、 又 完 全 不 合 理 。 因 為 單 單 是 最 高 第 二 十 八 層 「 非 想 非 非 想 處 天 」 就 要 修 道 六 千 二 百 三 十 三 兆 四 千 四 百 八 十 億 年 , 這 數 字 遠 遠 超 過 進 化 論 者 所 構 想 的 宇 宙 年 齡 千 億 倍 ! 「 輪 迴 觀 念 」 還 有 許 多 不 合 理 的 地 方 。 如 果 佛 教 徒 講 理 的 話 , 應 該 知 道 「 輪 迴 觀 念 」 是 矛 盾 百 出 , 不 可 置 信 。 可 惜 大 部 份 佛 教 徒 都 不 以 邏 輯 理 性 為 思 想 的 根 據 , 事 事 只 以 靈 驗 不 靈 驗 為 準 繩 , 於 是 就 越 弄 越 迷 信 了 。 其 實 「 輪 迴 觀 念 」 乃 古 印 度 人 觀 察 自 然 現 象 的 猜 想 結 論 , 看 見 所 有 生 物 互 相 依 賴 而 生 存 , 就 如 人 吃 大 魚 , 大 魚 吃 小 魚 , 人 死 後 生 蟲 , 飛 鳥 來 吃 蟲 等 現 象 , 就 以 為 這 是 因 果 循 環 報 應 , 輪 迴 轉 世 的 現 象 。 如 今 科 學 已 經 證 明 這 些 觀 察 是 錯 誤 的 , 但 從 印 度 而 產 生 的 各 種 宗 教 還 是 以 輪 迴 為 信 仰 的 根 基 。 其 實 根 基 若 不 對 , 就 應 該 醒 悟 過 來 , 不 要 再 迷 信 才 對 。 可 惜 佛 教 早 已 不 講 究 邏 輯 理 性 , 只 一 味 講 究 發 財 順 利 , 結 果 就 被 邪 靈 欺 騙 了 。 眾 生 不 加 不 減 ? 「 輪 迴 觀 念 」 認 為 「 眾 生 在 六 道 輪 迴 之 中 永 無 止 息 地 投 胎 轉 世 」 , 這 觀 念 先 假 設 「 眾 生 」 的 數 目 永 遠 不 變 , 來 來 去 去 都 在 「 六 道 輪 迴 」 中 , 不 會 增 加 , 也 不 會 減 少 。 就 如 一 百 囚 犯 被 監 禁 在 一 個 有 六 個 監 房 的 大 監 獄 裡 , 審 判 的 結 果 是 永 遠 不 准 他 們 出 獄 , 只 按 他 們 各 人 的 善 行 惡 果 , 將 他 們 從 這 個 監 房 調 到 那 個 監 房 , 調 來 調 去 , 囚 犯 的 人 數 永 不 減 少 , 也 不 增 加 。 因 為 眾 生 若 逐 漸 減 少 的 話 , 永 無 止 息 地 輪 迴 , 「 六 道 」 便 會 空 空 如 也 ; 眾 生 若 逐 漸 增 加 的 話 , 「 六 道 」 又 將 會 爆 滿 。 筆 者 曾 經 向 佛 教 人 士 質 問 , 世 界 上 吃 肉 、 殺 生 、 作 惡 、 不 念 佛 經 的 人 豈 不 是 佔 絕 大 部 份 嗎 , 為 甚 麼 自 古 以 來 , 長 期 輪 迴 到 如 今 , 人 口 卻 逐 漸 增 加 ? 許 多 種 動 物 卻 頻 臨 絕 種 ? 有 一 些 佛 教 人 士 在 報 章 上 回 答 筆 者 說 : 「 很 可 能 眾 生 輪 迴 成 為 天 上 數 以 億 萬 計 的 星 球 吧 ! 」 如 此 說 來 , 「 眾 生 」 究 竟 是 甚 麼 ? 何 故 連 沒 有 生 命 的 星 球 算 在 內 呢 ? 印 度 教 相 信 凡 物 都 是 神 , 他 們 形 容 一 個 女 孩 子 喝 下 一 杯 牛 奶 , 說 : 「 神 將 神 喝 到 神 裡 頭 去 了 ! 」 佛 教 原 不 接 納 這 種 泛 神 論 的 說 法 , 只 稱 生 物 為 「 眾 生 」 , 從 沒 有 將 死 物 也 算 在 內 。 如 果 死 物 也 是 「 眾 生 」 , 死 物 被 輪 迴 入 「 地 獄 道 」 又 怎 樣 會 受 苦 呢 ? 再 者 , 「 吃 肉 」 和 「 吃 蘋 果 」 都 應 該 算 為 「 殺 生 」 了 , 那 麼 人 要 吃 甚 麼 才 好 呢 ? 輪 迴 不 能 永 不 止 息 其 實 「 六 道 輪 迴 永 無 止 息 」 的 邏 輯 性 已 經 被 今 天 的 物 理 學 熱 力 學 第 二 定 律 否 定 了 , 因 為 熱 力 學 第 二 定 律 證 實 宇 宙 是 有 一 個 開 始 , 將 來 也 會 有 一 個 結 束 , 並 不 會 「 輪 迴 永 無 止 息 」 的 。 再 者 , 「 眾 生 」 數 目 如 果 永 遠 不 變 , 豈 不 表 示 能 脫 離 輪 迴 而 進 入 「 槃 」 的 人 數 等 於 零 ? 怪 不 得 佛 教 認 為 二 十 八 天 中 的 神 仙 要 修 道 數 千 兆 億 年 了 , 原 來 是 為 要 保 持 「 六 道 」 內 的 眾 生 不 至 大 量 減 少 ! 但 從 「 永 遠 」 的 角 度 來 想 , 這 還 是 不 可 能 的 。 往 下 容 易 往 上 難 按 「 六 道 輪 迴 」 , 人 死 後 若 能 進 入 「 天 道 」 成 仙 , 就 是 往 上 輪 迴 。 往 上 輪 迴 非 常 困 難 , 從 最 低 級 的 六 欲 天 開 始 , 升 到 二 十 八 天 為 止 , 要 修 道 數 千 億 億 億 年 才 可 以 , 所 謂 「 難 似 登 天 」 。 但 往 下 輪 迴 就 非 常 容 易 了 , 只 要 吃 肉 、 殺 生 、 不 念 經 、 不 修 道 , 死 後 就 會 按 其 因 果 輪 迴 到 「 阿 修 羅 道 」 去 做 怪 物 ; 或 到 「 禽 獸 道 」 去 做 禽 獸 牲 畜 ; 或 到 「 餓 鬼 道 」 去 做 鬼 ; 或 到 「 地 獄 道 」 去 受 刑 罰 。 佛 教 徒 沒 有 想 過 , 這 樣 的 輪 迴 觀 念 , 在 永 恆 無 止 境 之 中 , 必 會 造 成 不 平 衡 的 矛 盾 現 象 , 叫 禽 獸 道 、 餓 鬼 道 和 地 獄 道 的 眾 生 爆 滿 , 而 二 十 八 層 天 卻 會 因 為 空 置 而 被 棄 。 不 是 嗎 ? 請 看 二 十 八 層 天 中 的 神 仙 , 每 升 高 一 層 , 修 道 的 日 子 ( 壽 命 ) 就 要 倍 增 , 表 示 越 升 高 就 越 困 難 , 越 困 難 就 越 人 少 。 佛 教 傳 說 常 有 神 仙 下 凡 。 負 責 管 理 地 獄 的 閰 羅 王 , 就 是 從 二 十 八 天 中 第 三 層 的 「 夜 魔 天 」 降 下 來 的 。 而 釋 迦 牟 尼 卻 是 從 比 夜 魔 天 高 一 層 的 「 兜 率 天 」 輪 迴 到 世 上 來 的 。 佛 教 將 歷 史 上 差 不 多 每 一 個 較 為 有 成 就 的 人 物 , 都 形 容 為 神 仙 輪 迴 下 凡 。 這 些 說 法 都 表 示 , 做 神 仙 也 不 安 全 , 因 為 一 不 小 心 , 犯 了 戒 , 就 要 輪 迴 下 來 做 人 , 重 新 修 道 積 德 , 才 能 慢 慢 返 回 天 界 。 證 實 「 向 下 輪 迴 」 做 人 做 妖 精 非 常 容 易 , 「 向 上 輪 迴 」 做 神 仙 就 難 似 登 天 。 因 此 , 沒 有 一 個 佛 教 徒 有 把 握 得 救 , 佛 教 歷 史 也 從 未 記 載 過 有 高 僧 達 到 「 槃 」 境 界 。 佛 教 的 末 世 觀 有 一 派 佛 教 徒 說 , 梵 文 佛 經 之 中 , 有 一 段 還 未 譯 出 來 的 , 它 原 來 是 講 論 「 世 界 末 日 」 , 而 「 兜 率 天 」 那 裡 有 一 個 神 仙 名 叫 彌 勒 佛 , 將 要 在 末 世 時 間 降 臨 人 間 , 打 救 世 人 云 。 其 實 佛 教 教 義 從 來 沒 有 「 末 世 」 觀 念 的 , 現 今 竟 然 講 起 末 世 來 , 實 在 太 希 奇 了 ! 據 龔 天 民 牧 師 研 究 , 可 能 是 主 的 門 徒 多 馬 去 到 印 度 傳 道 , 影 響 印 度 人 接 受 了 「 末 世 觀 念 」 。 但 「 末 世 觀 念 」 原 與 「 輪 迴 觀 念 」 衝 突 , 因 為 佛 教 認 為 「 六 道 輪 迴 」 是 永 恆 不 息 的 , 怎 會 有 末 世 呢 ? 佛 教 雖 然 接 受 了 「 末 世 觀 念 」 , 卻 未 有 詳 細 交 待 , 末 世 時 「 六 道 輪 迴 」 會 變 成 怎 樣 ? 是 那 一 位 神 仙 控 制 「 世 界 末 日 」 ? 還 是 連 天 上 所 有 神 仙 也 要 面 臨 「 世 界 末 日 」 呢 ? 這 世 界 因 何 面 臨 末 日 呢 ? 說 來 說 去 , 都 是 因 為 「 大 乘 佛 教 」 將 釋 迦 牟 尼 原 先 創 辦 屬 於 無 神 主 義 的 「 小 乘 佛 教 」 加 以 修 改 , 以 致 變 成 滿 天 神 佛 。 「 大 乘 佛 教 」 無 論 傳 到 那 裡 , 都 吸 收 那 裡 的 神 明 和 迷 信 觀 念 , 越 變 越 亂 。 最 明 顯 就 是 將 中 國 道 教 玉 皇 大 帝 、 八 仙 、 城 隍 、 灶 君 、 土 地 等 神 明 也 納 入 佛 教 , 卻 未 能 交 待 其 他 國 家 的 神 明 ! 如 今 他 們 吸 收 了 基 督 教 的 「 末 世 觀 念 」 , 卻 又 未 能 交 待 「 末 世 」 的 其 他 問 題 。 因 此 「 小 乘 佛 教 」 斥 責 「 大 乘 佛 教 」 為 「 非 佛 」 , 又 稱 一 般 中 國 人 所 信 的 不 是 佛 教 而 是 「 中 國 民 間 信 仰 」 , 因 為 他 們 不 再 注 重 「 往 上 輪 迴 」 , 只 注 重 「 能 否 發 財 順 利 」 吧 了 。 瞎 著 眼 信 輪 迴 雖 然 佛 教 已 經 變 成 「 占 卜 發 財 」 的 宗 教 , 但 佛 教 徒 仍 然 瞎 著 眼 睛 , 看 不 見 世 上 所 有 相 信 輪 迴 的 國 家 , 例 如 印 度 、 泰 國 、 中 國 、 越 南 等 , 全 部 都 是 越 輪 迴 越 貧 窮 落 後 的 ! 最 可 笑 的 , 就 是 有 不 少 佛 教 徒 竟 然 求 神 拜 佛 , 希 望 菩 薩 保 佑 他 們 移 民 到 美 國 、 加 拿 大 、 澳 洲 、 英 國 等 基 督 教 國 家 ! ! 佛 教 徒 相 信 輪 迴 而 不 重 視 輪 迴 , 這 就 是 他 們 眼 瞎 的 所 在 。 眾 所 週 知 , 一 個 人 若 要 「 向 上 輪 迴 」 做 神 仙 , 就 得 常 吃 素 、 不 殺 生 、 多 念 經 、 積 功 德 。 這 一 點 在 人 來 說 , 已 經 難 以 實 行 了 , 因 為 吃 肉 的 人 總 比 吃 素 的 人 多 ; 何 況 那 些 輪 迴 成 為 禽 獸 的 眾 生 , 他 們 做 了 禽 獸 , 豈 能 按 自 己 的 選 擇 不 吃 肉 而 吃 素 ? 豈 能 再 像 人 一 樣 念 經 積 德 ? 至 於 那 些 「 輪 迴 」 到 「 餓 鬼 道 」 中 去 做 餓 鬼 的 人 , 就 更 不 合 理 了 。 佛 教 相 信 , 親 人 死 後 , 如 果 子 孫 不 加 以 祭 祀 , 他 們 就 會 在 陰 間 淪 為 餓 鬼 。 這 種 觀 念 , 使 許 多 中 國 人 不 准 自 己 的 子 女 信 耶 穌 , 就 是 怕 自 己 死 了 , 沒 有 人 再 拜 祭 , 於 是 自 己 就 「 沒 有 衣 食 」 , 淪 為 「 餓 鬼 」 。 其 實 「 餓 鬼 」 觀 念 是 來 自 印 度 貧 窮 而 又 不 公 平 的 社 會 , 印 度 人 民 分 為 「 四 姓 階 級 」 , 為 奴 的 就 世 世 代 代 為 奴 , 貴 族 的 就 永 永 遠 遠 做 貴 族 , 階 級 與 階 級 之 間 分 隔 得 很 清 楚 。 他 們 看 見 許 多 窮 人 餓 死 , 不 但 不 施 以 同 情 之 手 , 反 而 看 他 們 為 「 餓 鬼 」 。 據 說 眾 生 輪 迴 做 「 餓 鬼 」 的 最 多 。 原 來 「 餓 鬼 」 是 按 他 們 所 吃 的 東 西 來 分 類 , 共 分 三 十 六 類 , 例 如 有 吃 嘔 吐 物 的 、 吃 糞 的 、 吃 氣 的 、 吃 唾 沫 的 、 吃 香 的 、 吃 血 的 、 吃 髮 的 、 吃 火 炭 的 、 吃 毒 的 、 吃 灰 土 的 、 吃 膿 的 、 吃 嬰 兒 糞 便 的 … 。 最 不 公 平 者 , 就 是 做 餓 鬼 也 要 做 一 萬 五 千 年 , 而 且 以 人 間 五 百 年 為 餓 鬼 的 一 日 計 算 。 之 後 , 還 要 轉 生 為 更 低 賤 的 餓 鬼 。 我 們 不 禁 要 問 , 做 窮 人 有 甚 麼 罪 ? 竟 要 淪 為 如 此 痛 苦 的 餓 鬼 ? 筆 者 奇 怪 , 為 甚 麼 佛 教 徒 會 甘 心 接 受 這 樣 不 公 平 的 輪 迴 觀 念 ! 最 後 來 到 「 地 獄 道 」 了 , 當 然 這 就 是 佛 教 認 為 最 公 平 執 法 之 處 , 由 閰 羅 王 按 公 平 審 判 , 將 人 判 入 各 層 地 獄   受 苦 。 計 有 「 八 熱 地 獄 」 、 「 八 寒 地 獄 」 、 「 孤 獨 地 獄 」 。 每 一 個 地 獄 又 分 有 十 六 個 小 地 獄 , 算 起 來 合 共 一 百 三 十 六 個 地 獄 。 這 些 地 獄 用 盡 各 樣 酷 刑 來 折 磨 人 不 在 話 下 , 在 此 特 別 要 提 的 , 是 「 八 熱 地 獄 」 中 有 一 個 名 叫 「 無 間 地 獄 」 , 眾 生 在 此 受 苦 , 死 了 又 死 , 活 了 又 死 , 永 無 間 斷 。 這 一 點 證 明 眾 生 向 下 輪 迴 容 易 , 向 上 輪 迴 極 難 , 並 且 假 於 時 日 , 地 獄 必 定 爆 滿 。 不 過 , 說 來 奇 怪 , 大 乘 佛 教 竟 然 又 想 出 一 個 「 地 藏 菩 薩 」 來 , 專 門 闖 進 地 獄 救 人 。 地 獄 不 是 閰 羅 王 秉 公 執 法 的 地 方 嗎 ? 地 藏 菩 薩 憑 甚 麼 原 則 來 救 人 脫 離 地 獄 呢 ? 原 來 地 藏 菩 薩 不 是 以 「 律 師 」 身 分 來 與 閰 羅 王 「 爭 辯 」 , 而 是 冒 充 甚 麼 神 明 身 分 來 「 劫 獄 」 ! 據 說 地 藏 菩 薩 能 應 人 所 求 , 變 成 梵 天 神 、 夜 叉 、 虎 狼 、 水 牛 … 地 獄 獄 卒 、 甚 至 閰 羅 王 等 身 分 , 然 後 趁 機 將 地 獄 裡 的 人 搶 救 出 來 , 這 種 不 合 法 的 行 徑 , 怎 能 算 得 上 是 導 人 向 善 的 宗 教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Foundation 雜 誌 今 年 三 四 月 號 報 導 , 去 年 十 二 月 三 至 十 四 日 , 「 世 界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 ( WCC ) 借 用 非 洲 的 Harare 森 巴 威 大 學 校 園 舉 行 了 第 八 屆 普 世 會 議 。 記 得 1 9 9 1 年 , 這 個 新 神 學 派 總 部 在 澳 洲 坎 培 拉 舉 行 第 七 屆 會 議 之 時 , 那 一 次 的 講 員 Dr. Chung Hyun-kyung 竟 然 說 : 「 在 我 們 國 家 的 歷 史 裡 , 有 許 多 冤 枉 被 殺 的 冤 魂 … … , 他 們 到 處 遊 蕩 … , 我 們 若 不 肯 聆 聽 這 些 冤 魂 的 呼 聲 , 我 們 絕 不 能 聽 到 聖 靈 … 的 聲 音 。 … 對 我 們 來 說 , 他 們 就 是 聖 靈 的 精 華 , 和 確 實 同 在 的 可 見 證 據 。 」 當 時 有 二 十 多 位 神 學 博 士 起 來 與 這 位 韓 國 長 老 會 的 講 員 辯 論 , 可 是 , 辯 論 的 結 果 , 竟 然 全 體 起 來 拍 掌 , 大 家 讚 賞 她 講 得 好 , 理 由 是 她 只 不 過 以 韓 國 人 的 文 化 來 表 達 聖 靈 而 已 ( 參 「 靈 恩 運 動 全 面 研 究 」 286 頁 ) 。 今 次 WCC 的 大 會 以 「 在 十 字 架 下 的 非 洲 聯 合 起 來 」 為 題 , 討 論 內 容 以 政 治 、 社 會 和 經 濟 為 骨 幹 。 大 會 的 統 籌 人 His Holiness Aram I 在 講 道 中 , 說 : 「 我 請 求 所 有 會 員 教 會 合 力 創 造 一 個 更 健 康 的 環 境 , 好 讓 我 們 能 與 其 他 宗 教 信 仰 更 充 份 地 合 作 , 彼 此 分 享 德 道 的 價 值 觀 , 以 尋 求 一 種 超 越 任 何 宗 教 信 仰 和 利 益 的 全 球 性 共 同 道 德 觀 念 。 」 WCC 的 秘 書 長 Dr. Konrad Raiser 更 在 文 章 中 提 出 , 希 望 大 會 不 要 過 份 強 調 「 會 員 」 問 題 , 因 為 這 問 題 限 制 了 出 席 許 多 重 要 成 員 的 活 動 , 例 如 天 主 教 、 東 正 教 、 福 音 派 、 靈 恩 派 等 。 他 又 建 議 修 改 大 會 會 章 , 好 讓 其 他 非 成 員 團 體 也 可 以 充 份 地 參 與 大 會 的 任 何 工 作 與 活 動 。 為 了 推 動 宗 教 合 一 , 大 會 又 建 議 盡 一 切 努 力 去 影 響 耶 路 撒 冷 聖 地 成 為 所 有 宗 教 信 仰 共 享 的 聖 地 ; 又 建 議 向 西 方 列 強 提 出 , 豁 免 所 有 落 後 國 家 在 過 往 所 借 的 國 債 。 看 來 , 這 次 大 會 的 重 心 , 很 清 楚 是 政 治 性 的 , 並 且 以 推 動 所 有 宗 教 合 一 為 大 前 題 。 我 們 深 信 , 不 久 的 將 來 , 協 進 會 必 定 推 動 成 立 一 個 世 界 性 的 宗 教 , 和 一 個 世 界 性 的 政 府 , 藉 以 統 治 全 世 界 , 為 末 世 的 敵 基 督 舖 路 。 Foundation 雜 誌 今 年 五 六 月 號 報 導 , 「 多 倫 多 機 場 基 督 徒 團 契 教 會 」 ( Toronto Airport Christian Fellowship Church ) , 簡 稱 為 Toronto Blessing Revival , 多 年 來 不 斷 有 靈 恩 運 動 最 激 烈 的 現 象 出 現 , 例 如 聖 潔 大 哭 、 聖 潔 大 笑 、 被 聖 靈 擊 倒 、 獅 子 吼 叫 、 各 種 野 獸 叫 等 等 , 最 近 又 有 奇 怪 的 消 息 傳 出 , 他 們 竟 然 在 刊 物 中 宣 傳 說 : 「 1999 年 三 月 三 日 星 期 三 晚 上 , 會 眾 中 開 始 出 現 神 蹟 , 因 為 到 了 星 期 四 晚 , 超 過 五 十 個 人 在 台 上 見 證 , 他 們 的 假 牙 冠 竟 然 變 成 金 或 銀 。 有 一 些 人 得 到 一 隻 , 有 的 兩 隻 或 三 隻 、 甚 至 十 隻 。 到 了 星 期 六 晚 , 有 1 9 8 人 跑 到 台 上 見 證 他 們 的 牙 出 現 神 蹟 。 到 星 期 日 晚 已 經 增 加 到 3 0 0 個 這 樣 的 見 證 人 。 較 早 時 , 靈 恩 運 動 第 三 波 始 創 人 John Wimber 曾 經 到 過 這 間 教 會 , 為 的 是 要 查 看 他 們 的 「 獅 子 吼 叫 」 經 歷 是 否 出 於 聖 靈 , 結 果 連 John Wimber 也 認 為 這 樣 的 獅 子 吼 叫 是 邪 靈 附 身 所 至 。 從 此 , Toronto Blessing 就 與 John Wimber 斷 絕 來 往 。 我 們 認 為 , Toronto Blessing 的 「 神 蹟 」 不 是 出 於 神 的 , 因 為 出 於 神 的 神 蹟 絕 對 不 可 能 毫 無 屬 靈 目 的 和 意 義 , 像 玩 把 戲 一 樣 的 。 Foundation 雜 誌 今 年 五 六 月 號 報 導 : 天 主 教 教 皇 Paul II 與 伊 朗 回 教 領 袖 Mohammad Khatami 於 今 年 三 月 十 一 日 作 了 一 次 二 十 五 分 鐘 的 會 議 , 討 論 兩 個 宗 教 間 需 要 更 深 的 彼 此 溝 通 問 題 。 根 據 路 透 社 消 息 , Khatami 向 教 皇 表 示 , 他 很 祈 盼 見 到 一 神 主 義 、 道 德 、 和 平 得 以 普 及 和 獲 取 勝 利 。 教 皇 認 為 這 次 會 議 非 常 重 要 , 效 果 是 叫 人 興 奮 的 , 因 為 雙 方 均 能 在 友 誼 的 氣 氛 下 討 論 兩 教 的 存 在 問 題 。 在 美 國 , 天 主 教 與 全 國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亦 將 繼 續 為 合 一 而 努 力 。 當 普 世 為 Y2K 千 年 蟲 問 題 而 談 論 不 休 之 時 , 有 一 部 份 宗 教 界 人 士 卻 鼓 吹 危 言 聳 聽 的 「 世 界 末 日 來 臨 」 , 說 屆 時 會 發 生 : 銀 行 擠 提 、 交 通 癱 瘓 、 航 運 空 難 、 政 府 大 量 檔 案 失 效 、 帶 核 彈 頭 的 飛 彈 失 去 控 制 而 到 處 亂 飛 , 造 成 世 界 性 的 災 難 、 經 濟 突 然 全 面 崩 潰 、 醫 院 所 有 先 進 儀 器 失 效 、 各 大 城 鎮 均 沒 有 電 力 供 應 、 到 處 搶 劫 殺 人 … … 。 因 此 , 這 些 宗 教 團 體 勸 人 要 預 早 購 糧 貯 水 , 跑 到 山 上 或 曠 野 去 避 難 。 目 前 有 不 少 神 僕 在 雜 誌 上 勸 人 不 要 恐 慌 , 因 為 最 有 可 能 的 災 難 不 是 由 電 腦 失 靈 而 產 生 , 乃 是 由 於 群 眾 不 合 理 的 恐 慌 而 引 致 。 筆 者 認 為 , 千 年 蟲 的 問 題 絕 對 不 是 聖 經 所 預 言 的 世 界 末 日 大 災 難 , 因 為 : 末 世 大 災 難 的 日 期 是 不 能 預 測 的 ; 末 世 大 災 難 可 以 分 為 三 類 , 第 一 類 是 環 境 污 染 , 第 二 類 是 宗 教 逼 害 , 第 三 類 是 列 國 世 界 大 戰 。 聖 靈 完 全 沒 有 提 及 像 電 腦 失 靈 之 類 的 混 亂 所 造 成 的 災 難 。 我 們 若 以 常 理 來 想 , 世 界 各 國 和 各 大 銀 行 怎 會 明 知 電 腦 失 靈 而 不 理 ? 豈 不 都 在 事 前 急 於 設 法 處 理 和 挽 回 嗎 ? 有 人 指 出 , 飛 彈 不 可 能 因 為 電 腦 失 靈 而 亂 飛 , 因 為 在 電 腦 中 , 2000 年 1 月 1 日 只 能 誤 算 為 00 年 1 月 1 日 , 不 可 能 出 現 00 年 0 月 0 日 的 。 再 者 , 飛 彈 的 發 射 , 不 是 單 由 電 腦 控 制 , 同 時 也 由 最 高 元 首 的 鑰 匙 和 密 碼 等 複 雜 的 程 序 所 控 制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