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目 錄
[ 勝 過 心 理 壓 力
[ 聖 誕 節 不 宜 慶 祝
[ 時 代 需 要 ?!
[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培 靈 信 息

勝 過 心 理 壓 力

據 聞 , 基 督 徒 患 精 神 病 或 神 經 衰 弱 病 的 , 比 一 般 人 的 機 會 更 大 。 雖 然 筆 者 無 從 證 實 這 個 說 法 , 但 可 以 想 像 , 基 督 徒 的 罪 咎 感 一 定 比 一 般 人 大 , 對 生 命 素 質 的 要 求 比 世 人 高 , 因 為 在 基 督 徒 的 良 心 上 多 加 了 聖 經 極 高 的 標 準 。 越 愛 主 、 越 想 要 照 主 的 教 訓 去 做 人 或 辦 事 , 對 自 己 要 求 就 越 高 , 心 理 壓 力 也 隨 之 越 大 。 他 們 不 像 世 人 , 犯 了 罪 之 後 , 常 以 「 天 下 烏 鴉 一 般 黑 」 這 句 話 來 安 慰 自 己 , 那 麼 即 使 下 次 再 犯 罪 也 就 心 安 理 得 , 患 心 理 病 的 機 會 自 然 也 減 少 了 。

聖 經 告 訴 每 一 個 基 督 徒 , 心 恨 人 已 經 等 於 犯 了 殺 人 罪 , 眼 見 婦 女 而 動 淫 念 已 經 犯 了 姦 淫 … … , 而 且 還 要 求 我 們 要 「 完 全 」 , 像 天 父 完 全 一 樣 。 試 問 照 這 樣 高 的 標 準 , 犯 罪 的 機 會 何 等 的 大 ? 罪 咎 感 、 挫 敗 感 、 自 卑 感 、 無 安 全 感 、 無 出 路 、 灰 心 、 懷 疑 、 恐 懼 、 自 恨 、 自 閉 、 失 眠 、 憂 慮 等 等 … … 也 隨 之 而 來 , 內 心 被 各 種 幻 想 重 重 困 住 , 不 能 自 拔 , 胡 思 亂 想 , 無 法 自 制 , 落 在 惡 性 循 環 的 自 我 恐 嚇 狀 態 中 , 那 種 痛 苦 是 何 等 的 大 ? 又 有 誰 了 解 ? 為 此 , 有 一 部 份 信 心 不 夠 堅 固 的 人 , 因 為 想 不 通 , 也 受 不 住 心 理 壓 力 的 煎 熬 , 決 定 乾 脆 放 棄 信 仰 算 了 。 也 有 不 少 基 督 徒 似 乎 想 通 了 , 知 道 離 開 主 就 是 永 死 , 不 敢 只 為 叫 自 己 好 過 一 點 而 放 棄 信 仰 , 卻 又 無 法 勝 過 日 益 加 增 的 心 理 壓 力 , 於 是 落 在 長 期 的 痛 苦 中 。

我 們 的 信 仰 真 的 為 我 們 帶 來 如 此 厄 運 嗎 ? 不 ! 自 古 以 來 , 許 多 屬 靈 偉 人 豈 不 是 同 樣 面 對 聖 經 如 此 高 的 要 求 嗎 ? 他 們 豈 不 是 比 我 們 更 嚴 厲 地 要 求 自 己 去 行 真 理 嗎 ? 為 甚 麼 他 們 可 以 做 一 個 快 樂 的 基 督 徒 , 而 我 們 不 能 呢 ? 原 來 我 們 只 注 意 信 仰 要 我 們 「 對 付 自 我 」 的 部 份 , 極 少 注 意 聖 經 也 要 我 們 「 學 像 主 」 , 以 及 因 為 更 像 主 而 產 生 更 大 喜 樂 的 那 部 份 。 舉 例 來 說 , 我 們 知 道 發 脾 氣 是 不 對 的 , 於 是 我 們 竭 力 對 付 自 己 的 脾 氣 , 不 准 它 發 出 來 。 但 是 任 何 人 在 這 樣 做 的 同 時 , 都 會 經 歷 到 , 這 是 何 等 的 痛 苦 又 何 等 的 難 成 ! 可 是 , 如 果 我 們 只 稍 為 加 上 一 個 念 頭 ─ ─ 「 我 若 面 對 別 人 的 誤 會 而 不 發 脾 氣 , 我 豈 不 是 更 像 我 所 愛 的 恩 主 ? 」 一 想 到 「 更 像 主 」 , 我 們 會 立 即 感 到 控 制 脾 氣 不 但 容 易 得 多 , 且 還 樂 意 得 多 。 因 為 每 當 別 人 刺 激 自 己 的 時 候 , 自 己 的 思 想 並 非 集 中 在 別 人 的 不 是 上 , 乃 是 集 中 在 「 更 像 恩 主 」 的 念 頭 上 。 若 是 出 於 愛 主 和 羡 慕 主 的 心 , 脾 氣 就 能 控 制 自 如 , 內 心 的 壓 力 也 就 可 以 消 除 了 。

因 此 , 我 們 不 要 只 為 「 離 開 罪 惡 的 生 活 」 而 做 基 督 徒 , 也 要 為 「 得 與 神 恢 復 父 子 關 係 」 而 做 一 個 快 樂 的 基 督 徒 ; 不 要 只 為 「 怕 下 地 獄 」 而 悔 改 信 主 , 也 要 因 為 「 愛 上 天 堂 」 而 決 定 跟 隨 主 ; 不 要 只 為 「 免 得 有 禍 」 才 傳 福 音 , 也 要 因 為 「 甘 心 傳 就 有 賞 賜 」 而 傳 福 音 ( 參 林 前 9:16-17 ) ; 也 不 要 只 為 「 忍 受 罪 人 的 頂 撞 」 而 背 十 字 架 跟 隨 主 , 也 要 因 為 學 像 主 「 因 那 擺 在 前 面 的 喜 樂 」 而 輕 看 十 字 架 的 羞 辱 ( 來 12:2 ) 。

請 看 我 們 的 主 , 有 誰 比 祂 在 地 上 生 活 的 時 候 , 受 到 的 挫 折 和 壓 力 還 多 呢 ? 然 而 , 主 一 生 從 沒 有 表 示 過 難 於 忍 受 任 何 壓 力 , 因 為 主 會 自 我 開 解 。 拿 馬 太 福 音 十 一 章 後 半 部 的 記 述 為 例 。 當 時 , 主 在 諸 城 中 行 了 許 多 異 能 , 而 那 些 城 的 人 終 不 悔 改 。 當 然 主 很 傷 心 , 用 今 天 的 話 來 說 , 主 實 在 受 到 了 挫 折 。 所 以 祂 說 : 「 哥 拉 汎 哪 , 你 有 禍 了 ! 伯 賽 大 阿 , 你 有 禍 了 ! 因 為 在 你 們 中 間 所 行 的 異 能 , 若 行 在 推 羅 西 頓 , 他 們 早 已 披 麻 蒙 灰 悔 改 了 。 但 我 告 訴 你 們 , 當 審 判 的 日 子 , 推 羅 西 頓 所 受 的 , 比 你 們 還 容 易 受 呢 ? 加 百 農 阿 , 你 已 經 升 到 天 上 , 將 墜 落 陰 間 , 因 為 在 你 那 裡 所 行 的 異 能 , 若 行 在 所 多 瑪 , 他 還 可 以 存 到 今 日 。 但 我 告 訴 你 們 , 當 審 判 的 日 子 , 所 多 瑪 所 受 的 , 比 你 還 容 易 受 呢 ? 」 ( 太 11:20-24

讀 者 試 試 看 這 樣 想 , 如 果 你 是 主 , 你 會 有 甚 麼 感 覺 呢 ? 你 定 會 感 到 很 難 過 、 失 望 、 挫 敗 、 無 奈 、 灰 心 … … , 對 嗎 ? 因 為 你 在 這 些 城 裡 行 了 這 麼 多 神 蹟 , 他 們 還 是 不 肯 悔 改 信 你 , 再 進 一 步 想 , 主 讓 我 們 所 受 的 挫 敗 還 不 只 一 次 阿 , 祂 的 一 生 都 是 這 樣 ! 而 且 眾 人 由 不 信 祂 , 發 展 到 恨 祂 、 攻 擊 祂 、 要 拿 石 頭 打 祂 。 到 了 最 後 , 猶 太 人 要 殺 祂 、 從 前 跟 隨 祂 的 人 都 離 棄 祂 、 猶 大 要 出 賣 祂 、 彼 得 三 次 不 認 祂 … … 。 你 會 說 , 如 果 我 是 主 , 我 早 就 受 不 住 , 精 神 崩 潰 了 。 對 ! 一 般 人 確 實 是 這 樣 。 然 而 我 們 的 主 卻 不 是 這 樣 , 因 為 祂 會 開 解 自 己 。

主 的 秘 訣

或 問 , 主 怎 樣 開 解 自 己 呢 ? 請 接 續 讀 馬 太 福 音 十 一 章 二 十 五 節 至 二 十 七 節 。 經 文 說 : 「 那 時 ( 諸 城 的 人 不 肯 悔 改 , 主 受 到 挫 敗 之 時 。 然 而 , 根 據 路 加 福 音 十 章 二 十 一 節 的 記 載 , 當 時 主 被 聖 靈 感 動 , 甚 至 『 歡 樂 起 來 』 ) , 耶 穌 說 : 『 父 阿 ! 天 地 的 主 , 我 感 謝 你 , 因 為 你 將 這 些 事 向 聰 明 通 達 人 就 藏 起 來 ( 指 那 些 自 以 為 聰 明 通 達 , 不 肯 相 信 主 所 行 的 神 蹟 , 也 不 肯 悔 改 的 人 , 天 父 的 福 音 向 他 們 是 隱 藏 的 ) , 向 嬰 孩 就 顯 出 來 ( 指 那 些 肯 謙 卑 如 嬰 孩 , 肯 相 信 主 所 行 的 神 蹟 , 又 因 而 向 主 悔 改 的 人 , 天 父 的 福 音 就 向 這 些 人 顯 明 , 叫 他 們 明 白 和 相 信 ) 。 父 阿 , 是 的 , 因 為 你 的 美 意 本 是 如 此 ( 意 思 是 , 只 要 父 的 旨 意 成 就 , 我 就 歡 喜 了 。 我 卻 不 介 意 自 己 的 工 作 不 成 就 ) 。 一 切 所 有 的 , 都 是 父 交 付 我 的 ( 指 一 切 所 有 屬 於 主 的 人 , 都 是 天 父 賜 給 主 的 。 反 過 來 說 , 現 今 這 些 人 不 肯 悔 改 , 不 肯 相 信 主 所 行 的 神 蹟 , 並 不 是 主 的 失 敗 , 只 因 為 這 些 人 不 是 天 父 所 賜 的 , 所 以 主 得 不 著 他 們 , 主 認 為 用 不 著 難 過 灰 心 , 用 不 著 感 到 挫 敗 ) 。 除 了 父 沒 有 人 知 道 子 ( 主 內 心 的 感 受 如 何 , 沒 有 人 知 道 。 然 而 , 主 認 為 , 只 要 父 知 道 自 己 的 感 受 , 就 心 安 理 得 了 , 何 必 要 人 知 道 呢 ) , 除 了 子 和 子 所 願 意 指 示 的 人 , 沒 有 人 知 道 父 ( 既 然 自 己 行 了 這 麼 多 神 蹟 , 應 該 夠 了 , 這 些 人 不 肯 相 信 也 不 肯 悔 改 , 主 也 不 願 意 進 一 步 將 父 指 示 給 他 們 , 就 讓 他 們 不 知 道 好 了 ) 。

讀 者 注 意 到 了 沒 有 ? 倘 若 在 我 們 遭 遇 到 挫 折 之 時 , 能 像 主 一 樣 想 , 「 只 要 父 的 旨 意 成 就 , 不 要 自 己 的 工 作 成 就 , 我 就 快 樂 」 ; 「 我 所 有 的 一 切 , 都 是 天 父 賜 給 我 的 ; 我 所 失 去 的 一 切 , 因 為 那 些 都 不 是 天 父 賜 給 我 的 , 我 何 必 因 為 失 去 那 些 而 難 過 灰 心 」 ; 「 只 要 天 父 知 道 我 的 內 心 感 受 就 夠 了 , 何 必 要 求 別 人 知 道 」 … … 這 樣 , 我 們 還 可 能 有 甚 麼 挫 敗 感 嗎 ? 讀 者 要 明 白 , 一 切 心 理 壓 力 , 一 切 神 經 衰 弱 的 病 , 一 切 自 己 內 心 認 為 受 不 了 的 痛 苦 難 過 , 全 因 為 這 個 「 自 我 」 要 求 成 功 , 要 求 被 人 讚 賞 , 要 求 在 地 上 擁 有 更 多 , 一 旦 不 成 功 , 這 個 「 自 己 」 就 瀕 臨 崩 潰 了 。 倘 若 我 們 學 主 , 沒 有 了 「 自 我 」 , 只 有 父 旨 得 成 , 我 們 還 可 能 有 甚 麼 痛 苦 嗎 ?

筆 者 的 見 證

筆 者 自 身 就 是 一 個 患 了 多 年 神 經 衰 弱 的 人 , 了 解 甚 麼 是 「 受 不 住 的 壓 力 」 。 然 而 , 靠 著 愛 我 們 的 主 , 筆 者 現 在 勝 過 了 , 只 是 筆 者 花 了 二 十 幾 年 的 光 陰 才 慢 慢 學 會 , 真 是 學 得 太 慢 了 , 因 為 要 對 付 這 個 「 自 我 」 真 是 不 容 易 啊 ! 頭 幾 年 時 間 , 筆 者 從 藥 物 著 手 , 一 點 也 不 見 好 轉 。 後 來 將 所 有 安 眠 藥 、 鎮 靜 劑 都 丟 了 , 反 倒 好 些 。 之 後 筆 者 又 從 心 理 方 面 著 手 , 買 了 一 些 了 解 自 己 心 理 的 書 來 看 , 又 研 究 許 多 心 理 病 , 發 現 好 些 心 理 學 家 所 謂 「 開 解 別 人 」 的 方 法 , 只 不 過 是 將 對 方 的 罪 咎 感 、 挫 敗 感 、 自 卑 感 … … 歸 咎 於 別 人 , 例 如 遺 傳 、 家 人 、 環 境 、 社 會 、 教 育 … … 等 等 , 極 少 指 出 對 方 心 靈 裡 的 癥 結 。 最 後 筆 者 回 到 神 的 話 語 裡 去 找 答 案 , 發 現 原 來 神 的 話 語 裡 面 , 早 就 有 各 種 醫 治 心 理 病 的 良 方 , 而 且 是 從 根 本 上 對 症 下 藥 來 醫 治 。 神 的 話 指 出 , 因 為 我 們 太 過 注 重 「 自 我 」 , 所 以 一 切 罪 惡 、 一 切 心 理 壓 力 、 一 切 內 心 的 痛 苦 , 就 接 踵 而 來 。 假 若 我 們 肯 將 自 我 與 主 耶 穌 基 督 一 同 「 釘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 一 切 問 題 就 都 迎 刃 而 解 了 。 「 與 主 同 釘 十 字 架 」 也 是 保 羅 得 勝 的 秘 訣 。 試 問 有 誰 比 保 羅 所 遭 受 的 壓 力 更 大 呢 ? 然 而 , 保 羅 在 腓 立 比 書 裡 面 多 次 說 : 「 我 靠 主 大 大 的 喜 樂 」 ( 腓 4:4,10, 此 外 , 也 請 參 考 1:4; 18; 24; 2:2; 17-18; 28; 3:1; ) 這 幾 年 來 , 筆 者 從 胡 恩 德 先 生 的 教 導 中 , 得 到 非 常 大 的 幫 助 。 聞 說 他 教 導 人 追 求 的 路 線 是 「 死 」 , 筆 者 感 到 十 分 希 奇 。 然 而 , 當 筆 者 在 許 多 次 的 默 想 和 細 心 查 考 聖 經 之 後 , 就 越 來 越 感 受 到 其 中 的 奧 秘 , 也 漸 漸 領 會 其 中 的 竅 門 。 後 來 有 一 天 筆 者 去 拜 訪 胡 先 生 , 他 對 筆 者 說 : 「 弟 兄 , 真 的 , 因 為 連 我 們 的 主 也 是 這 樣 。 祂 若 不 死 , 就 不 能 吸 引 萬 人 來 歸 祂 呀 ! 」 於 是 筆 者 就 更 加 注 意 「 死 」 的 功 課 。 結 果 , 筆 者 越 學 越 感 到 寶 貴 , 以 致 在 書 信 中 告 訴 胡 恩 德 先 生 說 : 「 胡 先 生 , 我 感 謝 你 , 我 現 在 漸 漸 學 會 『 死 』 , 越 死 越 輕 鬆 , 越 死 越 快 樂 , 因 為 我 再 無 所 求 了 。 我 不 求 別 人 欣 賞 我 , 不 求 名 、 不 求 利 、 不 求 人 記 念 … … , 只 求 主 喜 悅 。 」 真 的 , 當 這 個 「 自 我 」 死 透 了 , 再 沒 有 要 求 , 地 上 還 有 甚 麼 事 捆 綁 得 住 我 呢 ? 怪 不 得 倪 析 聲 弟 兄 的 臨 別 贈 言 表 示 : 「 讓 我 愛 而 不 受 感 戴 , 讓 我 事 而 不 受 賞 賜 , 讓 我 盡 力 而 不 被 人 記 , 讓 我 受 苦 而 不 被 人 睹 , 只 知 傾 酒 而 不 知 飲 酒 , 只 想 擘 餅 而 不 想 留 餅 , 倒 出 生 命 來 使 人 得 幸 福 , 捨 棄 安 寧 而 使 人 得 舒 服 , 不 受 體 恤 不 受 眷 顧 , 不 受 推 崇 不 受 安 撫 , 寧 可 悽 涼 寧 可 孤 苦 , 寧 可 無 告 寧 可 被 負 … … 。 」

讓 主 分 擔

也 許 有 人 會 說 , 我 不 是 倪 析 聲 , 我 就 是 無 法 忍 受 ! 慢 著 ! 慢 著 ! 親 愛 的 弟 兄 , 主 知 道 你 的 痛 苦 , 所 以 請 你 將 馬 太 福 音 十 一 章 這 段 經 文 接 續 讀 下 去 , 聽 聽 主 說 :

凡 勞 苦 擔 重 擔 的 人 , 可 以 到 我 這 裡 來 , 我 就 使 你 們 得 安 息 。 我 心 裡 柔 和 謙 卑 , 你 們 當 負 我 的 軛 , 學 我 的 樣 式 。 這 樣 , 你 們 心 裡 就 必 得 享 安 息 。 因 為 我 的 軛 是 容 易 的 , 我 的 擔 子 是 輕 省 的 。 」 ( 28-30

「 勞 苦 擔 重 擔 的 人 」 包 括 擔 了 「 犯 罪 不 被 人 接 納 的 擔 」 、 受 盡 「 凌 辱 冤 屈 的 擔 」 、 「 孤 單 無 助 的 擔 」 、 「 身 患 絕 症 的 擔 」 、 「 經 濟 貧 乏 的 擔 」 … … , 任 何 擔 子 我 們 的 主 都 可 以 替 我 們 分 擔 , 因 為 祂 降 世 成 為 人 子 , 目 的 就 是 為 要 分 擔 我 們 的 擔 子 , 正 如 經 文 記 著 說 : 「 兒 女 既 同 有 血 肉 之 體 , 祂 也 親 自 成 了 血 肉 之 體 … … , 他 自 己 既 然 被 試 探 而 受 苦 , 就 能 搭 救 被 試 探 而 受 苦 的 人 。 」 ( 來 2:14-18

我 們 若 肯 到 主 這 裡 來 , 將 重 擔 卸 給 主 , 主 就 會 使 我 們 「 心 裡 得 享 安 息 」 , 意 思 是 將 我 們 所 有 的 心 理 壓 力 全 部 消 除 , 一 掃 而 空 。 弟 兄 姊 妹 , 不 要 到 心 理 學 家 那 裡 去 得 安 慰 , 他 們 只 會 教 你 們 把 失 敗 和 罪 咎 感 歸 於 環 境 、 遺 傳 和 其 他 因 素 , 為 要 建 立 「 病 者 的 自 尊 」 。 他 們 相 信 這 就 是 醫 治 的 良 方 。 其 實 , 人 若 不 到 主 的 跟 前 來 , 先 解 除 罪 的 毒 , 然 後 讓 主 來 分 擔 , 任 何 人 決 無 法 藉 心 理 輔 導 得 以 解 決 問 題 。 因 為 人 所 遭 遇 的 「 重 擔 」 不 一 定 是 由 心 理 幻 想 出 來 的 , 可 能 是 有 其 實 質 的 。 這 些 實 質 上 的 問 題 , 只 有 主 才 能 解 決 , 而 主 解 決 的 方 法 , 是 替 我 們 分 擔 。 心 理 學 家 決 無 法 分 擔 , 也 不 肯 分 擔 。

新 牛 受 訓

主 說 : 「 我 的 軛 是 容 易 的 , 我 的 擔 子 是 輕 省 的 。 」 意 思 是 , 當 那 個 沉 重 的 「 軛 」 落 在 我 們 肩 頭 上 的 時 候 , 也 同 時 落 在 主 的 肩 頭 上 。 只 要 我 們 「 學 主 心 裡 柔 和 謙 卑 」 , 我 們 就 會 立 即 感 到 , 那 個 「 軛 」 或 「 擔 子 」 最 少 輕 省 了 一 半 ! 原 來 主 的 這 句 話 , 是 借 用 古 時 農 夫 訓 練 年 輕 新 牛 耕 田 的 方 法 來 講 : 主 人 將 軛 綁 在 一 隻 「 新 牛 」 和 一 隻 滿 有 負 軛 經 驗 的 「 老 牛 」 身 上 , 那 隻 「 新 牛 」 立 即 掙 扎 , 想 要 掙 脫 這 個 軛 , 但 是 越 掙 扎 , 軛 就 越 重 , 因 為 已 經 綁 上 了 , 掙 扎 是 脫 不 了 這 個 軛 的 。 可 是 , 當 這 隻 「 新 牛 」 看 一 看 旁 邊 的 「 老 牛 」 , 見 牠 若 無 其 事 地 負 軛 , 好 像 很 輕 省 似 的 , 就 感 到 希 奇 了 。 「 老 牛 」 對 「 新 牛 」 說 : 「 青 年 牛 ! 你 不 要 掙 扎 , 掙 扎 是 無 濟 於 事 的 ! 你 不 如 學 我 『 心 裡 柔 和 謙 卑 』 , 甘 心 負 軛 , 這 樣 你 就 會 感 到 我 們 的 軛 其 實 沒 有 那 麼 重 , 我 們 的 擔 子 實 在 是 輕 省 的 。 」 這 隻 「 新 牛 」 聽 了 , 試 著 柔 和 謙 卑 下 來 , 果 然 發 現 軛 不 重 , 因 為 全 部 重 量 平 均 落 在 兩 隻 牛 的 肩 頭 上 , 這 樣 就 輕 省 得 多 了 。

真 的 , 親 愛 的 讀 者 , 試 試 將 你 的 一 切 重 擔 交 托 主 , 讓 主 替 你 分 擔 ! 你 的 心 理 壓 力 就 輕 了 , 問 題 就 解 決 了 , 因 為 主 答 應 過 , 我 們 所 遭 遇 的 試 探 , 都 是 我 們 所 能 受 的 , 在 我 們 受 試 探 的 時 候 , 總 會 給 我 們 開 一 條 出 路 ( 林 前 10:13 ) 。 主 又 說 : 「 若 是 你 們 的 天 父 不 許 , 一 個 ( 麻 雀 ) 也 不 能 掉 在 地 上 。 就 是 你 們 的 頭 髮 也 都 被 數 過 了 。 」 ( 太 10:29-30 ) 這 樣 寶 貴 的 應 許 , 你 相 信 嗎 ? 你 若 不 信 , 那 就 不 是 主 不 能 解 決 你 的 問 題 , 而 是 因 為 你 不 信 , 也 不 肯 順 服 ! 你 若 信 , 你 的 所 有 心 理 壓 力 就 立 即 消 除 了 。 別 人 不 了 解 是 別 人 的 事 , 只 要 你 肯 以 天 父 了 解 和 肯 為 你 分 擔 而 受 安 慰 就 夠 了 。

學 主 心 柔 和 謙 卑 : 像 牛 一 樣 , 雖 然 力 大 無 窮 , 還 是 甘 心 負 軛 ; 像 主 一 樣 , 雖 然 祂 是 無 所 不 能 的 神 , 還 是 甘 心 背 負 十 字 架 , 為 我 們 受 盡 最 大 的 痛 苦 。 若 肯 甘 心 負 軛 , 問 題 就 解 決 了 。 問 題 解 決 不 是 因 為 沒 有 問 題 , 乃 是 因 為 主 「 分 擔 」 了 ; 問 題 解 決 也 不 是 因 為 擔 子 好 受 , 乃 因 為 我 這 個 罪 人 , 竟 然 有 至 尊 貴 的 恩 主 肯 與 我 同 行 分 擔 , 我 就 感 到 比 任 何 人 都 幸 福 ; 問 題 也 不 是 因 為 我 有 甚 麼 能 力 去 承 擔 , 乃 因 為 一 想 到 我 可 以 越 來 越 像 主 , 我 的 承 擔 力 就 強 大 起 來 了 。 像 主 ! 啊 ! 我 竟 然 可 以 越 來 越 像 主 ! 我 是 那 麼 的 幸 福 ? 目 前 我 雖 然 像 主 一 樣 受 苦 , 不 久 之 後 , 我 就 可 以 像 主 一 樣 得 榮 耀 了 ! 就 是 目 前 我 像 主 一 樣 受 苦 , 其 實 也 沒 有 甚 麼 大 不 了 , 因 為 「 充 其 量 是 死 」 , 但 我 卻 可 以 與 主 一 同 復 活 ! 我 連 死 也 可 以 勝 過 , 還 有 甚 麼 困 難 我 不 能 勝 過 的 呢 ? 心 理 學 家 教 我 們 要 「 建 立 自 尊 」 , 那 是 欺 騙 人 的 , 一 個 該 死 的 罪 人 還 有 甚 麼 自 尊 可 言 ? 但 是 , 我 得 以 在 主 裡 面 與 主 一 同 復 活 , 一 同 升 到 天 上 , 一 同 坐 在 神 的 寶 座 上 , 我 的 「 自 尊 」 就 是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 尊 榮 」 , 我 為 甚 麼 不 快 樂 呢 ? 想 到 這 裡 , 我 可 以 笑 , 我 可 以 跳 , 我 可 以 唱 詩 , 我 還 可 以 歡 呼 !

— — 吳 主 光 弟 兄

路 線 信 息

聖 誕 節 不 宜 慶 祝

打 從 三 十 八 年 前 , 我 們 教 會 平 安 福 音 堂 成 立 之 初 , 就 明 白 教 會 不 應 該 慶 祝 聖 誕 節 。 雖 然 一 直 以 來 , 有 一 些 肢 體 受 到 外 界 的 壓 力 , 認 為 我 們 過 於 「 偏 激 」 , 我 們 卻 認 為 這 是 我 們 的 「 榮 耀 」 , 就 是 嚴 謹 遵 行 聖 經 教 訓 的 榮 耀 。 我 們 不 攻 擊 別 教 會 慶 祝 聖 誕 節 , 因 為 這 並 不 是 一 個 分 別 異 端 的 課 題 ; 但 在 我 們 教 會 內 部 看 來 , 不 慶 祝 聖 誕 節 卻 成 了 我 們 教 會 以 聖 經 為 信 仰 最 高 權 威 和 嚴 守 聖 經 教 訓 的 象 徵 。 筆 者 寫 這 一 篇 文 章 , 目 的 為 要 提 醒 平 安 福 音 堂 眾 堂 會 和 數 千 會 眾 , 千 萬 不 要 因 為 受 到 外 界 一 點 壓 力 就 變 相 地 製 造 一 些 慶 祝 聖 誕 節 的 節 目 。 不 論 是 為 兒 童 主 日 學 也 好 , 為 傳 福 音 給 未 信 主 的 新 朋 友 也 好 , 為 我 們 個 人 的 家 庭 生 活 也 好 , 我 們 都 要 盡 量 避 免 給 別 人 一 個 錯 覺 , 以 為 慶 祝 聖 誕 節 是 真 理 ( Truth 真 實 的 事 ) 。

我 們 有 許 多 理 由 不 慶 祝 聖 誕 節 :

第 一 , 聖 經 沒 有 記 載 慶 祝 生 日 的 事 , 只 有 記 載 了 兩 個 殘 暴 君 王 的 生 日 。 一 次 是 創 世 記 四 十 章 的 法 老 王 , 他 在 慶 祝 生 日 時 , 將 那 個 服 侍 他 的 膳 長 殺 了 ; 另 一 次 是 希 律 王 , 他 在 慶 祝 生 日 時 , 將 施 洗 約 翰 的 頭 斬 了 。 此 外 , 再 沒 有 記 載 任 何 慶 祝 生 日 的 事 蹟 。 如 果 神 喜 悅 人 為 祂 的 兒 子 降 世 而 慶 祝 , 神 必 定 會 在 聖 經 中 有 所 教 導 和 啟 示 , 但 聖 經 在 這 方 面 是 完 全 緘 默 的 。 當 主 耶 穌 降 生 時 , 很 明 顯 的 , 神 並 沒 有 通 知 任 何 人 , 只 通 知 了 夜 間 仍 在 伯 利 恆 野 地 看 守 羊 群 的 幾 個 牧 羊 人 , 不 是 為 叫 他 們 前 來 慶 祝 , 他 們 也 沒 有 帶 甚 麼 禮 物 前 來 , 也 沒 有 舉 行 任 何 慶 祝 節 目 。 天 使 向 牧 羊 人 報 信 是 傳 第 一 次 福 音 , 並 不 是 今 天 的 詩 班 在 聖 誕 節 前 夕 到 處 唱 詩 「 報 佳 音 」 。 至 於 那 幾 個 博 士 , 他 們 前 來 朝 見 嬰 孩 主 耶 穌 之 時 , 相 信 已 經 遲 了 最 少 幾 個 月 , 以 至 希 律 王 以 為 新 生 王 可 能 已 經 誕 生 兩 年 了 。 神 安 排 「 牧 羊 人 」 和 「 幾 個 博 士 」 前 來 , 為 的 是 要 我 們 明 白 , 人 憑 自 己 的 智 慧 尋 找 主 耶 穌 , 結 果 跑 到 希 律 王 那 裡 , 害 死 伯 利 恆 所 有 嬰 孩 ; 像 貧 窮 的 牧 羊 人 憑 神 的 啟 示 去 尋 找 主 耶 穌 , 就 直 接 而 準 確 得 多 了 , 可 見 神 愛 貧 窮 人 和 愚 拙 人 多 過 智 慧 人 和 富 有 人 , 這 就 是 主 降 生 的 意 義 。 神 並 沒 有 吩 咐 人 以 狂 歡 的 節 期 來 慶 祝 主 降 生 , 因 此 初 期 教 會 直 到 主 後 三 百 年 都 沒 有 任 何 慶 祝 聖 誕 節 的 事 。 「 聖 經 都 是 神 所 默 示 的 … … , 叫 屬 神 的 人 得 以 完 全 , 預 備 行 各 樣 的 善 事 。 」 ( 提 後 3:17 ) 。 意 思 是 , 只 要 照 著 聖 經 的 教 訓 而 行 , 我 們 就 能 「 完 全 」 , 也 能 行 「 各 樣 的 善 事 」 ( 善 事 原 文 作 「 好 事 」 ) 。 如 今 聖 經 沒 有 教 訓 要 我 們 慶 祝 聖 誕 節 , 我 們 就 是 缺 少 了 這 一 個 節 期 的 慶 祝 , 也 不 會 變 成 不 完 全 或 少 行 了 一 件 好 事 。

第 二 ,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根 本 不 是 主 降 生 的 日 子 。 根 據 聖 經 記 載 , 主 降 生 時 , 伯 利 恆 野 地 的 牧 羊 人 還 在 夜 裡 看 守 羊 群 ( 路 2:7-8,15 ) 。 眾 所 週 知 , 巴 勒 斯 坦 的 十 二 月 是 寒 冷 的 雨 季 , 完 全 不 適 宜 夜 裡 看 守 羊 群 。 由 十 月 至 翌 年 四 月 這 段 嚴 冬 時 間 , 牧 羊 人 只 將 山 上 的 羊 趕 回 羊 圈 過 冬 。 因 此 , 主 絕 對 不 會 在 十 二 月 這 個 月 份 降 生 。 再 者 , 聖 經 又 指 出 , 當 時 各 地 的 猶 太 人 都 要 回 鄉 報 名 上 冊 ( 路 2:1 ) 。 該 撒 大 帝 知 道 , 如 果 在 嚴 冬 要 百 姓 回 鄉 報 名 上 冊 , 貧 苦 的 百 姓 在 路 途 上 就 會 加 倍 辛 苦 。 為 了 確 保 報 名 上 冊 的 事 進 行 順 利 , 該 撒 大 帝 絕 對 不 會 在 嚴 冬 進 行 此 事 。 就 是 我 們 的 主 預 言 末 世 大 災 難 來 臨 , 祂 也 勸 門 徒 應 當 求 主 , 叫 他 們 逃 走 的 時 候 不 會 遇 見 冬 天 ( 太 24:20 ) 。 如 果 連 在 冬 天 逃 命 也 有 困 難 , 何 況 報 名 上 冊 呢 ?

至 於 主 耶 穌 在 哪 一 天 降 生 , 我 們 不 知 道 。 但 按 聖 經 推 測 , 應 該 大 約 在 十 月 初 吧 。 因 為 主 在 地 上 工 作 了 三 年 半 , 而 主 死 的 時 間 是 在 猶 太 人 的 彌 散 月 十 四 日 , 即 我 們 陽 曆 的 四 月 ( 參 約 19:21, 23:5 ) 。 如 果 倒 算 三 十 三 年 半 的 話 , 主 降 生 的 時 間 應 該 就 是 十 月 十 四 日 了 。 雖 然 自 古 以 來 , 世 界 各 地 慶 祝 聖 誕 節 的 人 , 有 的 是 在 十 一 月 , 也 有 人 在 三 月 , 或 在 一 月 , 或 每 個 月 都 慶 祝 , 但 我 們 注 重 的 , 不 應 該 是 主 在 哪 一 天 降 生 , 而 是 主 降 生 的 意 義 。 我 們 可 以 捫 心 自 問 , 今 天 我 們 慶 祝 聖 誕 節 的 目 的 是 為 自 己 有 一 個 歡 樂 的 節 日 呢 , 還 是 真 的 為 記 念 主 耶 穌 降 生 呢 ? 筆 者 觀 察 到 , 絕 大 部 份 人 都 是 為 自 己 多 於 為 主 , 因 此 這 些 人 完 全 不 介 意 聖 誕 節 的 日 期 和 來 源 , 只 注 意 送 禮 物 、 收 禮 物 、 各 種 節 目 和 宴 會 而 已 。

其 實 根 據 歷 史 , 我 們 知 道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乃 是 古 羅 馬 帝 國 那 些 拜 日 頭 為 神 的 節 期 。 他 們 認 為 日 頭 使 農 產 豐 收 , 所 以 這 個 節 期 又 稱 為 農 神 節 。 這 節 期 源 於 創 世 記 洪 水 後 的 寧 錄 ( Nimrod ) , 他 娶 了 他 的 母 親 森 慕 瑪 利 ( Semiramis ) 為 妻 , 之 後 森 慕 瑪 利 自 稱 為 天 后 。 她 在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與 兒 子 寧 錄 亂 倫 生 了 一 個 兒 子 , 取 名 為 譚 木 斯 ( Tammuz ) 。 據 說 , 這 個 譚 木 斯 非 常 放 蕩 , 每 逢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慶 祝 他 生 日 之 時 , 人 人 也 為 他 而 放 蕩 起 來 。 眾 人 會 選 出 十 個 美 女 , 供 一 名 美 男 子 與 之 淫 合 。 十 天 後 , 大 家 相 信 這 個 美 男 子 「 吸 取 」 了 十 名 美 女 的 精 華 , 於 是 他 們 就 殺 了 這 名 美 男 子 , 獻 祭 給 日 頭 神 譚 木 斯 。

這 個 節 日 被 慶 祝 了 幾 千 年 , 直 到 主 後 三 百 多 年 , 那 個 利 用 基 督 教 鞏 固 自 己 勢 力 的 羅 馬 皇 帝 康 士 坦 丁 , 看 見 民 間 人 人 都 熱 烈 慶 祝 這 個 淫 亂 的 節 期 , 於 是 他 下 令 將 之 改 為 慶 祝 主 耶 穌 降 生 的 聖 誕 節 。 據 歷 史 說 , 這 個 康 士 坦 丁 並 不 是 因 為 愛 主 才 這 樣 做 , 乃 因 他 看 見 二 百 年 來 , 羅 馬 歷 代 皇 帝 不 斷 屠 殺 基 督 徒 , 不 但 殺 之 不 盡 , 悔 改 信 耶 穌 的 人 反 而 更 多 。 於 是 他 想 , 如 果 羅 馬 帝 國 能 像 基 督 徒 那 麼 堅 強 就 好 了 。 無 奈 羅 馬 人 所 相 信 的 是 多 神 主 義 的 宗 教 , 他 們 的 神 也 常 常 互 相 打 鬥 , 怎 能 叫 全 國 上 下 團 結 呢 ? 於 是 康 士 坦 丁 宣 稱 自 己 看 見 十 字 架 異 象 , 並 且 說 因 為 以 十 字 架 為 旗 幟 才 得 以 在 Milvian Bridge 戰 役 中 獲 得 大 勝 。 戰 勝 後 , 他 立 基 督 教 為 國 教 。 但 他 不 是 真 心 信 主 的 , 因 為 他 強 迫 尼 西 亞 會 議 通 過 讓 他 死 後 可 以 做 羅 馬 人 的 神 , 而 且 他 一 生 都 不 肯 受 浸 成 為 基 督 徒 。

可 是 , 他 所 扶 持 的 國 教 教 會 就 漸 漸 富 有 起 來 , 並 且 開 始 將 羅 馬 人 的 異 教 儀 式 漸 漸 搬 進 教 會 , 使 教 會 變 質 , 一 直 變 到 主 後 590 年 就 正 式 變 成 天 主 教 。 因 此 , 我 們 聖 誕 節 在 英 文 是 Christmas , 由 Christ ( 基 督 ) 加 上 Mass ( 天 主 教 的 彌 撒 ) 兩 個 字 合 成 。 我 們 知 道 , 彌 撒 原 是 天 主 教 為 死 人 而 做 的 儀 式 , 為 要 救 那 些 死 了 的 親 人 在 煉 獄 裡 少 受 些 苦 。 十 誡 中 的 第 三 誡 警 告 我 們 「 不 要 妄 稱 耶 和 華 的 名 」 , 今 天 我 們 這 些 「 尊 主 的 名 為 聖 」 的 基 督 徒 , 怎 可 以 在 「 基 督 」 的 名 字 上 加 上 褻 瀆 神 的 「 彌 撒 」 , 作 為 聖 誕 節 的 名 稱 呢 ? 尤 其 是 因 信 稱 義 的 基 督 徒 , 絕 對 不 應 該 向 人 說 : 「 祝 你 聖 誕 快 樂 」 ( Merry Christmas ) 。

歷 史 告 訴 我 們 , 1614 年 由 清 教 徒 執 政 的 英 國 國 會 曾 經 通 過 一 條 法 案 , 宣 稱 慶 祝 聖 誕 節 為 非 法 活 動 。 後 來 反 對 基 督 教 的 王 帝 上 任 , 對 這 些 清 教 徒 加 以 逼 害 , 他 們 就 在 1620 年 坐 「 五 月 花 」 號 船 逃 到 北 美 洲 去 , 成 了 美 國 人 的 祖 先 。 他 們 一 到 達 北 美 洲 之 後 , 在 第 一 個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所 做 的 頭 一 件 事 , 就 是 將 附 近 的 小 樹 砍 下 來 , 免 得 有 人 用 來 慶 祝 聖 誕 節 云 。 到 1650 年 , 這 些 清 教 徒 更 在 美 國 麻 省 下 議 院 再 度 通 過 一 條 法 案 , 定 慶 祝 聖 誕 節 為 非 法 活 動 。 該 法 案 這 樣 說 : 「 無 論 任 何 人 , 一 旦 被 發 現 慶 祝 諸 如 聖 誕 節 之 類 的 節 期 , 將 被 罰 款 五 個 先 令 ( 5 shilling ) … … 。 因 為 慶 祝 這 樣 迷 信 的 節 期 , 不 但 會 造 成 社 會 混 亂 , 同 時 也 是 對 神 一 種 侮 辱 , 對 別 人 造 成 冒 犯 。 」 過 了 二 百 多 年 , 在 1885 年 的 十 二 月 二 十 六 日 , 美 國 紐 約 一 份 名 為 「 新 紐 約 每 日 時 報 」 報 導 說 : 「 今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所 有 長 老 會 、 浸 信 會 、 和 循 道 會 都 不 開 放 , 都 沒 有 聚 會 。 只 有 少 數 宣 教 士 子 弟 學 校 開 放 , 因 為 這 些 教 會 不 同 意 這 日 是 聖 日 , 唯 獨 聖 公 會 、 天 主 教 教 會 、 和 德 國 教 會 等 仍 然 開 放 。 他 們 在 這 天 大 事 裝 飾 慶 祝 聖 誕 。 」

美 國 出 版 的 百 科 全 書 ( Encyclopedia Americana ) 解 釋 Christmas 這 個 字 說 : 「 Christmas ─ 原 意 是 基 督 的 彌 撒 。 根 據 許 多 權 威 的 考 據 , 第 一 世 紀 的 教 會 並 沒 有 慶 祝 這 節 期 。 當 時 的 教 會 只 注 重 記 念 主 耶 穌 的 死 , 沒 有 慶 祝 祂 的 降 生 。 乃 是 到 了 第 四 世 紀 的 西 方 教 會 , 為 的 是 用 以 取 代 歷 史 尤 久 的 羅 馬 神 『 蘇 』 ( Sol ) 的 生 日 節 期 。 今 天 聖 誕 節 常 擺 設 的 紅 葉 『 聖 誕 花 』 ( holly ) , 『 檞 寄 生 小 枝 』 ( mistletoe ) 、 『 聖 誕 柴 』 ( yule log ) 和 『 聖 誕 飲 宴 杯 』 ( wassail bowl ) 等 物 , 都 是 源 於 基 督 教 之 前 的 遠 古 。 至 於 『 聖 誕 樹 』 , 可 以 根 查 得 出 , 是 源 自 羅 馬 人 的 傳 統 , 再 由 德 國 傳 入 英 國 的 。 」 聖 經 明 說 : 「 耶 和 華 如 此 說 , 你 們 不 要 效 法 列 國 的 行 為 … … , 眾 民 的 風 俗 是 虛 空 的 , 他 們 在 樹 林 中 用 斧 子 砍 伐 一 棵 樹 , 匠 人 用 手 工 , 用 金 銀 妝 飾 它 , 用 釘 子 和 錘 子 釘 穩 , 使 他 不 搖 動 … … 。 但 他 們 盡 都 是 畜 類 , 是 愚 昧 的 。 」 ( 耶 10:2-4,8 ) 這 段 經 文 很 清 楚 形 容 聖 誕 樹 是 源 自 異 教 , 聖 經 吩 咐 我 們 不 要 效 法 。 如 果 有 人 反 對 這 種 說 法 , 筆 者 要 請 問 他 們 , 用 裝 飾 的 小 樹 來 慶 祝 聖 誕 又 是 甚 麼 理 由 呢 ? 其 根 源 是 甚 麼 呢 ? 告 訴 你 , 根 據 歷 史 , 最 先 以 裝 飾 小 樹 來 慶 祝 節 期 的 , 是 希 腊 人 為 了 慶 祝 他 們 的 神 亞 杜 尼 亞 ( Adonia ) 。 希 腊 人 傳 說 , 亞 杜 尼 亞 神 被 殺 後 , 由 一 位 蛇 神 阿 修 立 比 ( Aessulapius ) 將 他 救 活 過 來 。 因 此 , 希 腊 人 在 改 信 天 主 教 之 後 , 仍 然 以 裝 飾 小 樹 來 慶 祝 聖 誕 節 。 其 實 天 主 教 本 身 也 有 許 多 儀 式 是 從 羅 馬 異 教 傳 進 來 的 , 怪 不 得 他 們 也 不 介 意 用 異 教 的 方 式 來 慶 祝 聖 誕 節 。 今 天 有 許 多 基 督 徒 會 說 , 何 必 這 麼 偏 激 去 研 究 聖 誕 節 每 一 個 細 節 的 異 教 根 源 呢 ? 事 實 上 今 天 的 人 慶 祝 聖 誕 節 , 再 沒 有 那 些 異 教 信 念 ! 筆 者 認 為 , 真 理 就 是 真 理 , 若 不 追 根 究 底 , 為 甚 麼 我 們 還 要 跟 隨 聖 經 的 教 訓 而 受 浸 呢 ? 為 甚 麼 我 們 還 要 考 究 聖 餐 是 怎 樣 進 行 的 呢 ? 為 甚 麼 我 們 還 要 研 究 聖 經 裡 面 的 六 十 六 卷 書 是 否 出 於 正 典 呢 ? 筆 者 認 為 , 不 追 溯 根 源 的 態 度 就 是 糊 塗 。 教 會 在 慶 祝 聖 誕 的 事 上 糊 塗 , 就 等 於 是 在 訓 練 會 眾 對 遵 行 聖 經 教 訓 也 樂 得 糊 塗 , 這 是 我 們 不 能 接 納 的 。

第 三 , 聖 誕 節 根 本 是 一 個 世 俗 化 的 節 期 。 且 看 世 人 慶 祝 聖 誕 比 教 會 慶 祝 聖 誕 更 加 熱 烈 。 世 人 以 之 為 「 聖 誕 老 人 節 」 , 沒 想 到 「 聖 誕 老 人 」 ( Santa Claus ) 的 傳 說 實 屬 迷 信 。 許 多 父 母 和 主 日 學 老 師 都 欺 騙 小 孩 子 , 說 如 果 小 孩 子 乖 , 聖 誕 老 人 會 在 聖 誕 夜 為 他 們 帶 來 一 滿 袋 的 禮 物 , 由 北 極 坐 雪 車 來 到 屋 頂 , 然 後 從 煙 囪 爬 下 來 , 將 禮 物 送 進 小 朋 友 的 房 間 。 筆 者 小 時 候 , 就 曾 經 在 床 頭 掛 上 一 雙 襪 子 , 等 聖 誕 老 人 來 裝 禮 物 。 守 候 了 整 整 兩 個 晚 上 , 結 果 聖 誕 老 人 當 然 沒 有 來 。 當 時 我 小 小 的 心 靈 受 到 的 創 傷 相 當 大 。 聖 經 明 明 吩 咐 我 們 不 要 說 謊 , 但 是 教 會 卻 協 助 撒 播 聖 誕 老 人 這 個 千 年 的 大 謊 話 。 不 知 多 少 孩 子 長 大 後 , 發 現 聖 誕 老 人 是 謊 話 , 同 時 認 為 神 的 兒 子 降 世 為 要 拯 救 罪 人 也 是 謊 話 。 今 天 , 一 般 人 已 將 聖 誕 節 看 為 送 禮 節 、 到 百 貨 公 司 購 物 節 、 舞 會 和 狂 歡 晚 宴 節 。 這 些 人 在 甚 麼 事 上 表 明 記 念 耶 穌 基 督 降 世 為 要 拯 救 罪 人 呢 ? 若 記 念 耶 穌 救 罪 人 , 那 些 盜 賊 小 偷 就 不 會 去 偷 錢 來 過 聖 誕 節 啦 ! 主 耶 穌 在 路 加 福 音 十 六 章 十 五 節 曾 經 這 樣 說 : 「 人 所 尊 貴 的 是 神 看 為 可 憎 的 。 」 如 今 世 人 看 聖 誕 節 為 尊 貴 , 神 便 看 這 個 世 俗 化 的 聖 誕 節 為 可 憎 。 約 翰 壹 書 二 章 十 五 節 又 說 : 「 不 要 愛 世 界 , 人 若 愛 世 界 , 父 的 愛 就 不 在 他 裡 面 了 ( 正 確 譯 法 ) 。 」

          ─ ─ 吳 主 光 弟 兄

應 該 切 合

時 代 需 要 ?!

常 聽 見 許 多 人 說 : 「 時 代 進 步 了 , 傳 道 人 務 要 切 合 時 代 的 需 要 , 不 然 就 會 落 後 。 」 這 句 話 聽 來 很 有 道 理 , 時 代 不 同 了 , 傳 道 人 應 該 對 時 代 的 轉 變 非 常 敏 銳 , 不 但 取 得 第 一 手 資 料 , 更 是 對 時 代 為 何 改 變 而 有 深 一 層 的 洞 察 力 , 從 而 對 症 下 藥 。

可 是 想 深 一 層 , 這 句 話 的 反 面 更 叫 人 擔 心 , 因 為 傳 道 人 何 時 應 該 作 時 代 的 「 中 流 砥 柱 」 , 何 時 應 該 「 跟 上 潮 流 」 , 往 往 沒 有 甚 麼 準 則 , 結 果 應 抵 擋 的 不 抵 擋 , 應 跟 上 的 不 跟 上 , 傳 道 人 因 而 常 常 變 成 「 沒 有 原 則 」 , 只 隨 著 肉 體 和 自 己 心 中 所 喜 好 的 去 行 , 失 去 屬 靈 的 方 向 。 據 筆 者 的 觀 察 , 跟 不 上 時 代 的 傳 道 人 不 多 , 但 隨 波 逐 流 的 傳 道 人 卻 比 比 皆 是 。 為 此 , 筆 者 寫 本 文 , 盼 望 能 影 響 一 些 傳 道 人 不 要 隨 波 逐 流 。

哥 林 多 教 會 的 黨 爭

根 據 哥 林 多 前 書 一 至 四 章 全 面 的 研 究 , 哥 林 多 教 會 有 一 部 份 弟 兄 因 為 十 分 佩 服 滿 有 智 慧 及 口 才 的 亞 波 羅 , 因 而 起 來 批 評 曾 經 創 立 這 教 會 的 保 羅 , 認 為 保 羅 不 及 亞 波 羅 那 麼 有 智 慧 , 這 些 弟 兄 說 : 「 我 們 是 屬 亞 波 羅 的 」 , 是 為 「 智 慧 派 」 。 於 是 維 護 教 會 創 辦 人 保 羅 的 一 些 弟 兄 起 來 與 亞 波 羅 派 爭 辯 , 說 「 我 們 是 屬 保 羅 的 」 , 是 為 「 元 老 派 」 。 兩 黨 之 爭 又 引 致 一 部 份 猶 太 人 不 滿 , 他 們 也 起 來 表 示 最 佩 服 的 不 是 亞 波 羅 , 也 不 是 保 羅 , 而 是 耶 路 撒 冷 總 會 那 位 他 們 認 為 最 大 的 使 徒 彼 得 ( 即 磯 法 ) , 所 以 他 們 也 說 「 我 們 是 屬 磯 法 的 」 , 是 為 「 總 會 派 」 。 三 派 的 紛 爭 弄 得 教 會 很 不 愉 快 , 以 致 一 些 較 為 屬 靈 的 弟 兄 起 來 勸 和 , 及 至 勸 不 來 的 時 候 , 他 們 也 灰 心 了 , 表 示 「 我 們 誰 也 不 屬 , 我 們 只 屬 基 督 」 , 於 是 就 又 多 了 一 派 「 基 督 派 」 出 來 , 教 會 黨 爭 的 情 況 更 趨 惡 劣 。

面 對 這 些 黨 爭 , 保 羅 先 責 備 的 , 是 「 屬 靈 派 」 。 保 羅 責 備 他 們 說 : 「 基 督 是 分 開 的 麼 ? 」 ( 林 前 1:13 ) 意 思 是 說 , 根 本 上 每 一 個 弟 兄 都 是 屬 基 督 的 , 為 甚 麼 你 們 這 一 派 要 與 其 他 同 樣 是 屬 基 督 的 弟 兄 分 開 呢 ? 就 算 是 勸 和 勸 不 成 功 , 也 不 應 該 與 他 們 分 開 。 你 們 自 以 為 屬 靈 , 其 實 還 是 屬 肉 體 。 保 羅 知 道 這 些 屬 靈 派 的 弟 兄 較 為 明 理 , 於 是 先 責 備 他 們 。 接 著 , 保 羅 大 大 責 備 的 , 竟 然 是 支 持 保 羅 的 「 元 老 派 」 , 保 羅 說 : 「 保 羅 為 你 們 釘 了 十 字 架 麼 ? 你 們 是 奉 保 羅 的 名 受 了 洗 麼 ? 」 意 思 是 針 對 他 們 說 自 己 是 「 屬 」 保 羅 的 , 這 個 「 歸 屬 感 」 應 該 歸 給 「 為 你 們 釘 十 字 架 」 和 「 你 們 奉 祂 名 受 洗 」 的 基 督 才 對 , 你 們 怎 可 以 因 為 支 持 我 而 將 應 該 歸 給 基 督 的 歸 給 了 我 呢 ? 保 羅 對 支 持 他 的 一 派 這 麼 嚴 厲 的 責 備 , 卻 對 磯 法 派 和 亞 波 羅 派 完 全 沒 有 半 點 責 備 , 是 非 常 聰 明 的 。 一 來 這 樣 表 示 自 己 大 公 無 私 , 二 來 為 要 避 免 磯 法 和 亞 波 羅 也 起 來 與 他 分 爭 , 教 會 的 破 裂 就 永 不 能 彌 補 了 。

但 是 , 哥 林 多 教 會 的 黨 爭 , 主 要 原 因 是 那 些 佩 服 亞 波 羅 有 智 慧 的 一 派 引 起 的 。 崇 尚 「 智 慧 」 的 外 邦 弟 兄 和 強 調 「 神 蹟 」 的 猶 太 弟 兄 之 間 的 根 本 問 題 , 若 不 能 徹 底 解 決 , 教 會 的 黨 爭 勢 必 永 遠 存 在 。 於 是 保 羅 用 了 差 不 多 四 章 的 篇 幅 去 教 導 他 們 , 其 中 以 第 一 章 十 七 節 至 三 十 一 節 保 羅 表 明 有 「 七 個 重 大 理 由 , 是 為 何 他 當 初 向 哥 林 多 教 會 傳 福 音 不 用 人 智 慧 的 言 語 」 , 和 第 二 章 全 章 表 示 「 七 個 重 大 理 由 , 他 為 何 只 用 聖 靈 和 大 能 的 明 證 」 為 最 重 要 的 教 導 。 因 篇 幅 的 問 題 , 筆 者 在 本 文 便 只 將 「 不 用 人 智 慧 言 語 」 的 七 大 理 由 中 , 第 五 個 理 由 來 與 讀 者 分 享 。

保 羅 並 不 適 切 時 代

保 羅 說 : 「 猶 太 人 是 要 神 蹟 , 希 利 尼 人 是 求 智 慧 , 我 們 卻 是 傳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在 猶 太 人 為 絆 腳 石 , 在 外 邦 人 為 愚 拙 , 但 在 那 蒙 召 的 , 無 論 是 猶 太 人 、 希 利 尼 人 , 基 督 總 為 神 的 能 力 , 神 的 智 慧 。 因 為 神 的 愚 拙 總 比 人 智 慧 , 神 的 軟 弱 總 比 人 強 壯 。 」 ( 林 前 1:22-25

保 羅 這 段 話 使 我 們 想 到 , 他 當 時 並 沒 有 做 一 個 「 適 切 時 代 需 要 的 傳 道 人 」 。 因 為 當 時 的 世 代 , 猶 太 人 一 直 要 求 要 有 大 神 蹟 為 證 才 可 以 相 信 , 希 利 尼 人 ( 希 腊 人 ) 卻 一 直 強 調 要 符 合 他 們 的 哲 學 文 化 才 為 合 理 , 而 哥 林 多 教 會 內 部 就 是 充 塞 著 這 兩 種 要 求 。 如 果 保 羅 聽 到 今 天 許 多 人 的 意 見 , 認 為 「 時 代 進 步 了 , 傳 道 人 務 要 切 合 時 代 的 需 要 , 不 然 就 會 落 後 。 」 那 麼 保 羅 肯 定 會 認 為 自 己 是 一 個 「 不 受 歡 迎 」 的 傳 道 人 了 , 因 為 他 完 全 不 理 會 猶 太 人 和 外 邦 人 的 需 要 , 只 知 道 一 味 傳 「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 而 且 他 明 知 「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這 信 息 在 猶 太 人 聽 來 , 是 他 們 的 「 絆 腳 石 」 , 因 為 猶 太 人 很 難 認 同 那 位 親 自 定 死 罪 , 又 被 他 們 外 邦 人 以 羞 恥 已 極 的 十 字 架 死 刑 來 處 死 的 耶 穌 , 就 是 他 們 等 候 已 久 的 王 ( 基 督 ) ! 為 甚 麼 耶 穌 不 肯 從 天 上 顯 一 個 神 蹟 給 他 們 看 , 這 樣 所 有 的 猶 太 人 豈 不 是 人 人 都 立 即 悔 改 信 祂 嗎 ? 何 必 接 受 這 麼 羞 恥 和 殘 酷 的 十 字 架 刑 罰 呢 ? 是 的 , 如 果 將 主 耶 穌 復 活 的 大 神 蹟 從 神 的 計 劃 剔 除 , 猶 太 人 這 樣 看 「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是 對 的 。 另 一 方 面 , 保 羅 也 明 知 在 外 邦 人 聽 來 , 「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這 信 息 是 愚 拙 到 極 點 的 , 因 為 講 究 哲 學 的 外 邦 人 怎 會 相 信 神 這 麼 愚 蠢 , 竟 然 殺 了 自 己 的 兒 子 來 救 微 不 足 道 的 罪 人 , 還 將 這 些 罪 人 收 為 自 己 的 兒 子 ? 任 何 一 個 有 常 理 , 頭 腦 清 醒 的 人 都 不 可 能 為 了 疼 愛 家 中 的 一 隻 狗 , 而 將 自 己 兒 子 煮 熟 , 去 餵 那 隻 狗 ! 照 樣 , 神 愛 世 人 , 甚 至 將 祂 的 獨 生 子 賜 給 他 們 , 好 擔 當 他 們 的 罪 , 為 他 們 死 , 豈 不 是 同 樣 可 笑 嗎 ? 是 的 , 如 果 將 神 奇 妙 到 不 能 言 喻 的 大 愛 從 救 贖 計 劃 中 剔 除 , 外 邦 人 這 樣 看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是 對 的 。

但 是 , 保 羅 認 為 , 不 管 猶 太 人 肯 相 信 也 好 , 不 相 信 以 至 絆 倒 也 好 , 他 絕 對 不 會 遷 就 他 們 所 求 , 改 變 不 傳 「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 而 不 斷 行 神 蹟 去 滿 足 猶 太 人 的 要 求 。 保 羅 這 樣 堅 持 , 不 是 因 為 他 不 會 行 神 蹟 , 其 實 保 羅 行 的 神 蹟 比 許 多 使 徒 所 行 的 還 要 大 。 保 羅 認 為 , 只 用 神 蹟 來 滿 足 猶 太 人 的 要 求 , 而 不 傳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這 些 人 是 不 可 能 得 救 的 。 雖 然 , 保 羅 偶 爾 也 行 神 蹟 , 但 保 羅 的 原 則 是 : 到 底 決 志 信 主 的 人 是 為 了 神 蹟 , 還 是 因 為 基 督 耶 穌 釘 十 字 架 ? 如 果 是 前 者 , 這 樣 的 結 果 叫 基 督 的 十 字 架 落 了 空 , 這 就 是 異 端 , 這 就 是 失 敗 。 如 果 是 後 者 , 即 使 完 全 不 行 神 蹟 也 沒 有 問 題 , 只 要 他 們 因 為 佩 服 耶 穌 基 督 釘 十 字 架 , 因 而 了 解 神 的 大 愛 , 彰 顯 神 的 智 慧 和 榮 耀 , 他 們 便 得 救 , 傳 道 的 目 的 也 就 達 到 了 。

至 於 外 邦 人 , 保 羅 同 樣 認 為 , 不 管 他 們 肯 相 信 也 好 , 不 相 信 以 至 誤 會 了 十 字 架 的 道 理 為 愚 拙 也 好 , 他 絕 對 不 會 遷 就 他 們 所 求 的 , 改 變 不 傳 「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 而 不 斷 引 用 希 腊 人 的 哲 學 和 邏 輯 來 證 明 真 道 。 保 羅 這 樣 堅 持 , 不 是 因 為 保 羅 沒 有 學 問 , 沒 有 希 腊 人 的 智 慧 和 知 識 , 其 實 保 羅 是 最 有 學 問 的 大 教 師 迦 瑪 烈 的 愛 徒 , 我 們 從 保 羅 的 書 信 就 可 以 看 出 , 保 羅 是 極 有 智 慧 , 極 有 知 識 和 口 才 的 大 辯 論 家 。 可 是 , 保 羅 認 為 , 只 講 人 的 智 慧 來 滿 足 外 邦 人 的 要 求 , 而 不 傳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他 們 是 不 可 能 得 救 的 。 雖 然 , 保 羅 偶 爾 也 提 到 人 的 智 慧 , 就 如 他 向 雅 典 人 傳 道 之 時 , 能 以 在 亞 略 巴 古 、 以 彼 古 羅 派 和 斯 多 亞 派 兩 門 學 士 爭 論 , 又 在 講 道 中 提 及 「 就 如 你 們 作 詩 的 , 有 人 說 , 我 們 也 是 他 所 生 的 。 」 就 足 見 保 羅 也 會 用 希 腊 人 的 哲 學 , 但 保 羅 的 原 則 是 , 到 底 這 樣 講 , 決 志 信 主 的 人 是 因 為 佩 服 哲 學 , 還 是 因 為 基 督 耶 穌 釘 十 字 架 ? 如 果 是 前 者 , 這 結 果 叫 基 督 的 十 字 架 落 了 空 , 這 就 是 異 端 , 這 就 是 失 敗 。 如 果 是 後 者 , 即 使 完 全 不 講 哲 學 和 人 的 智 慧 也 沒 有 問 題 , 只 要 他 們 因 為 佩 服 耶 穌 基 督 釘 十 字 架 , 因 而 了 解 神 的 大 愛 , 彰 顯 神 的 智 慧 和 榮 耀 , 他 們 便 得 救 了 , 傳 道 的 主 要 目 的 也 就 達 到 了 。

錯 誤 的 切 合

保 羅 堅 持 不 論 向 猶 太 人 或 外 邦 人 都 是 傳 基 督 的 十 字 架 , 而 不 肯 用 人 的 智 慧 或 神 蹟 去 滿 足 群 眾 的 要 求 , 因 為 他 相 信 , 叫 人 悔 改 的 「 大 能 」 不 是 在 神 蹟 奇 事 裡 面 , 也 不 是 潛 藏 在 哲 學 和 人 的 智 慧 裡 面 , 乃 在 「 十 字 架 的 道 理 」 裡 面 。 所 以 保 羅 強 調 說 : 「 因 為 十 字 架 的 道 理 ( 雖 然 ) 在 那 滅 亡 的 人 為 愚 拙 , 在 我 們 得 救 的 人 卻 為 神 的 大 能 」 ( 1:18 ) 、 「 這 福 音 本 是 神 的 大 能 」 ( 羅 1:16 ) 、 「 在 那 蒙 召 的 , 無 論 是 猶 太 人 , 希 利 尼 人 , 基 督 總 為 神 的 能 力 , 神 的 智 慧 」 ( 1:24 ) 、 「 叫 你 們 的 信 不 在 乎 人 的 智 慧 , 只 在 乎 神 的 大 能 。 」 ( 2:5 ) 親 愛 的 讀 者 , 為 甚 麼 今 天 的 世 代 這 麼 缺 乏 佈 道 家 ? 為 甚 麼 今 天 的 神 學 院 很 少 造 就 佈 道 人 才 ? 為 甚 麼 今 天 的 傳 道 人 多 半 都 怕 講 佈 道 信 息 ? 為 甚 麼 今 天 的 傳 道 人 那 麼 的 強 調 心 理 學 、 哲 學 、 學 術 思 想 、 學 位 … … ? 說 清 楚 一 點 , 就 是 因 為 他 們 不 再 相 信 「 這 福 音 本 是 神 的 大 能 」 , 也 不 相 信 「 十 字 架 的 道 理 」 仍 然 能 切 合 這 個 時 代 的 需 要 。 他 們 一 天 到 晚 在 那 裡 研 究 , 人 不 信 主 是 甚 麼 「 心 理 因 素 」 ? 人 喜 歡 聽 的 是 「 甚 麼 哲 理 」 ? 難 道 群 眾 不 佩 服 傳 道 人 是 因 為 傳 道 人 的 「 學 位 」 不 夠 高 , 所 講 的 也 不 夠 「 學 術 水 準 」 嗎 ? 他 們 不 再 考 慮 自 己 極 少 講 十 字 架 , 不 再 依 靠 聖 靈 和 大 能 的 明 證 。 他 們 認 為 「 屬 靈 」 是 虛 構 的 , 「 十 字 架 的 道 理 」 是 過 時 的 , 「 福 音 」 必 須 加 上 「 預 工 」 、 「 社 關 」 、 「 心 理 遷 就 」 、 「 文 化 遷 就 」 、 「 哲 學 的 說 服 力 」 … … 等 等 , 否 則 , 「 今 天 這 個 高 科 技 的 時 代 , 人 怎 可 能 還 相 信 二 千 年 前 那 個 古 老 十 字 架 的 信 息 呢 ? 」

筆 者 深 深 地 感 嘆 , 這 世 代 的 傳 道 人 所 傳 的 福 音 不 是 叫 人 悔 改 的 福 音 , 而 是 倒 過 來 將 福 音 改 變 , 使 之 可 以 遷 就 罪 人 , 叫 罪 人 不 用 悔 改 的 「 另 類 福 音 」 。 請 看 今 天 不 是 有 許 多 教 會 接 納 同 性 戀 、 男 性 戴 耳 環 、 聚 會 運 用 流 行 歌 調 和 音 樂 、 紋 身 和 大 麻 、 帶 領 聚 會 效 法 『 歡 樂 今 宵 』 節 目 主 持 人 、 教 會 慶 祝 鬼 節 又 慶 祝 聖 誕 節 、 敬 拜 聚 會 揚 手 跳 舞 效 法 流 行 音 樂 會 … … ! 讀 者 你 認 為 這 些 方 法 傳 福 音 會 叫 人 得 救 嗎 ? 如 果 不 能 叫 人 得 救 , 你 又 是 否 會 擔 心 時 間 越 久 , 大 部 份 教 會 充 塞 著 的 都 是 假 基 督 徒 嗎 ?

我 們 回 想 從 前 的 宣 教 士 傳 福 音 , 是 用 福 音 的 大 能 改 變 整 個 社 會 腐 敗 的 文 化 , 去 接 受 救 恩 , 現 今 似 乎 很 少 看 見 這 樣 的 現 象 了 。 大 家 還 記 得 中 國 的 席 勝 魔 , 用 福 音 勝 過 中 國 當 時 大 量 人 民 吸 食 鴉 片 的 文 化 嗎 ? 我 們 還 記 得 是 福 音 叫 清 朝 的 女 人 不 再 纏 足 的 嗎 ? 我 們 還 記 得 為 了 拜 祖 先 問 題 , 犧 牲 了 多 少 宣 教 士 的 性 命 , 為 的 是 堅 持 不 能 接 受 拜 祖 先 的 文 化 嗎 ? 清 朝 時 代 , 天 主 教 原 已 流 行 於 朝 政 之 間 , 但 那 時 的 天 主 教 卻 堅 持 不 可 以 拜 祖 先 , 寧 願 忍 受 被 清 朝 諸 位 帝 王 將 全 部 天 主 教 神 父 趕 出 中 國 , 何 故 現 今 天 主 教 在 東 方 ( 尤 其 是 韓 國 ) 率 先 准 許 人 拜 祖 先 呢 ? 為 甚 麼 連 韓 國 世 界 最 大 教 會 ( 靈 恩 派 的 『 純 福 音 中 央 教 會 』 ) 的 趙 鏞 基 牧 師 也 准 許 信 徒 拜 祖 先 呢 ? 大 家 還 記 得 有 許 多 宣 教 士 在 非 洲 用 福 音 改 變 土 人 「 多 妻 」 、 「 殺 妻 」 、 「 換 妻 」 、 「 亂 倫 」 、 「 殺 兔 唇 嬰 孩 」 、 「 迷 信 邪 術 」 … … 等 風 俗 文 化 嗎 ? 為 甚 麼 今 天 的 佛 教 仍 然 要 人 吃 素 , 摩 門 教 仍 然 不 准 人 吸 煙 和 喝 可 口 可 樂 , 耶 和 華 見 證 人 會 仍 然 不 准 人 輸 血 … … , 而 我 們 基 督 教 卻 率 先 改 變 福 音 , 准 許 人 同 性 戀 、 紋 身 、 奇 裝 異 服 、 男 性 戴 耳 環 、 用 流 行 歌 曲 來 敬 拜 神 等 等 ? 是 我 們 的 福 音 不 及 異 端 的 福 音 嗎 ? 可 悲 至 極 ! ! !

讓 筆 者 對 主 內 所 有 傳 道 人 和 基 督 徒 說 一 句 忠 告 話 , 今 天 我 們 若 肯 苦 心 研 讀 神 的 話 語 , 相 信 古 老 的 福 音 裡 面 藏 有 神 的 大 能 , 我 們 在 任 何 時 代 都 可 以 做 一 個 「 切 合 時 代 需 要 」 的 傳 道 人 , 因 為 神 的 話 語 立 定 在 天 , 是 從 來 不 會 改 變 的 ! 人 若 離 開 了 神 的 話 語 , 就 是 用 人 間 最 大 的 智 慧 , 最 厲 害 的 口 才 , 最 能 摸 中 人 心 的 心 理 學 , 也 不 能 叫 一 個 人 得 救 。

─ ─ 吳 主 光 弟 兄

世 界 宗 教 動 向 守 望

大 合 一 運 動 的 形 勢

主 後 三 百 年 , 教 會 運 用 大 公 會 議 清 除 異 端 , 將 之 放 逐 , 但 大 公 教 會 本 身 卻 悄 悄 地 將 羅 馬 人 各 種 異 端 思 想 、 禮 儀 和 節 期 搬 進 教 會 , 使 教 會 發 展 到 主 後 590 年 , 就 逐 漸 變 成 天 主 教 。 天 主 教 又 用 極 其 殘 酷 的 異 端 裁 判 所 去 除 異 己 , 藉 十 字 軍 將 不 肯 接 受 天 主 教 信 仰 的 基 督 徒 屠 殺 , 為 的 是 要 保 存 教 會 「 合 一 」 。

然 而 , 天 主 教 的 殘 忍 罪 行 、 極 度 迷 信 和 離 經 叛 道 , 發 展 到 主 後 第 十 六 世 紀 之 時 , 已 經 叫 歐 洲 列 國 忍 無 可 忍 了 , 於 是 才 爆 發 了 一 場 支 持 馬 丁 路 德 的 國 家 , 與 支 持 天 主 教 的 國 家 之 戰 , 持 續 三 十 年 才 告 停 息 。 但 這 場 慘 烈 戰 事 的 停 息 , 不 是 因 為 基 督 教 與 天 主 教 合 一 了 起 來 , 相 反 地 , 更 是 形 成 兩 方 對 立 無 法 和 解 的 局 面 , 因 為 除 了 更 正 教 越 來 越 發 現 聖 經 的 真 理 是 不 能 妥 協 之 外 , 天 主 教 著 名 的 「 天 特 會 議 」 ( 主 後 1562-1567 ) 更 通 過 了 超 過 一 百 條 「 咒 詛 」 來 對 付 更 正 教 。

之 後 , 更 正 教 和 天 主 教 都 遭 受 到 「 理 性 主 義 」 的 沖 擊 , 導 致 雙 方 都 大 量 流 失 他 們 的 教 徒 , 變 成 無 神 主 義 者 , 而 更 正 教 和 天 主 教 內 部 都 分 別 出 現 「 新 派 神 學 」 ( 又 稱 為 「 自 由 派 神 學 」 , 或 「 不 信 派 神 學 」 ) , 他 們 影 響 教 會 漸 漸 不 信 聖 經 無 誤 、 不 信 童 貞 女 馬 利 亞 生 耶 穌 、 不 信 主 耶 穌 復 活 、 不 信 天 堂 地 獄 … … 等 , 甚 至 發 展 到 最 高 峰 之 時 , 新 派 神 學 家 竟 然 宣 佈 「 神 死 了 」 , 是 為 「 神 死 神 學 」 。

他 們 的 「 神 」 既 然 死 了 , 教 徒 更 大 量 流 失 , 所 以 雙 方 都 瀕 臨 滅 亡 的 邊 緣 。 為 了 爭 扎 求 存 , 基 督 教 新 派 神 學 的 總 部 「 普 世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 (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 簡 稱 為 WCC ) 在 二 十 世 紀 之 初 已 經 首 先 向 天 主 教 招 手 , 想 要 進 行 「 教 會 合 一 運 動 」 。 從 歷 史 的 觀 點 來 說 , 二 十 世 紀 可 以 說 是 「 教 會 合 一 運 動 的 世 紀 」 。 不 過 , 在 這 合 一 運 動 之 初 , 因 為 仍 有 未 被 理 性 主 義 擊 倒 的 福 音 派 教 會 大 肆 反 對 , 合 一 運 動 不 算 成 功 。

可 是 , 自 從 靈 恩 運 動 在 一 九 六 零 年 代 進 入 基 督 教 主 流 教 會 ( 主 要 是 新 神 學 派 教 會 ) 和 天 主 教 之 後 , 「 教 會 合 一 運 動 」 就 開 始 漸 漸 步 上 成 功 之 路 了 。 天 主 教 方 面 更 立 即 召 開 了 歷 史 上 最 著 名 的 「 梵 蒂 崗 第 二 次 會 議 」 ( II Council of Vatican 1962-1965 ) , 目 的 就 是 為 了 擴 大 這 合 一 運 動 , 使 之 變 成 「 普 世 宗 教 合 一 運 動 」 。 這 次 會 議 一 開 始 , 教 皇 就 先 「 確 定 」 ( confirm ) 天 特 會 議 那 一 百 多 條 咒 詛 , 然 後 向 「 分 離 的 弟 兄 」 ( 基 督 教 ) 招 手 , 廣 泛 地 進 行 教 會 合 一 ; 另 一 方 面 又 以 「 世 界 和 平 」 為 由 , 與 世 上 所 有 異 教 ( 諸 如 印 度 教 、 回 教 、 佛 教 、 猶 太 教 … … 等 ) 進 行 合 一 。

到 了 一 九 九 零 年 代 , 因 為 靈 恩 運 動 進 入 了 福 音 派 教 會 , 影 響 福 音 派 教 會 也 漸 漸 與 天 主 教 接 觸 並 合 一 , 以 至 普 世 差 不 多 所 有 著 名 的 基 督 教 神 學 院 都 有 一 門 天 主 教 的 靈 修 神 學 ; 繼 而 先 後 兩 次 與 天 主 教 簽 訂 著 名 的 「 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 」 宣 言 , 促 使 眾 教 會 彼 此 全 面 復 合 。

「 合 一 運 動 」 發 展 到 二 十 世 紀 末 , 就 是 去 年 , 可 以 說 達 到 最 成 熟 階 段 。 以 下 我 們 來 回 顧 一 下 去 年 一 整 年 的 合 一 運 動 趨 勢 , 讀 者 可 以 見 微 知 著 , 知 道 現 今 確 實 是 末 世 時 代 了 。

去 年 五 月 七 日 至 九 日 , 天 主 教 教 皇 竟 然 親 自 到 羅 馬 尼 亞 拜 訪 東 正 教 ( 與 天 主 教 分 裂 了 一 千 年 的 東 歐 教 會 ) , 與 東 正 教 的 大 主 教 論 及 兩 教 的 和 解 。 教 皇 John Paul II 宣 稱 「 一 個 漫 長 的 受 苦 與 逼 迫 的 冬 天 終 於 過 去 了 , 讚 美 主 , 我 們 現 在 可 以 奉 這 「 大 合 一 運 動 」 之 名 , 互 相 和 平 擁 抱 了 。 」 (Ecumenical News International 5-10-99)

到 去 年 十 月 三 十 一 日 , 與 天 主 教 談 判 了 三 十 多 年 的 世 界 路 德 宗 聯 合 會 ( Lutheran World Federation , 簡 稱 為 LWF ) 更 與 天 主 教 梵 蒂 崗 在 德 國 的 奧 古 斯 堡 聯 合 簽 署 並 宣 佈 雙 方 同 意 接 納 的 「 稱 義 教 義 」 (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 。 記 得 四 百 八 十 二 年 前 的 同 一 天 , 路 德 會 的 創 辦 人 馬 丁 路 德 為 反 對 贖 罪 券 和 主 張 「 因 信 稱 義 」 教 理 , 將 反 對 天 主 教 的 九 十 五 條 理 由 釘 在 威 丁 堡 大 教 堂 的 大 門 上 , 觸 發 了 偉 大 的 宗 教 改 革 運 動 。 現 在 路 德 會 竟 然 出 賣 了 他 們 的 創 辦 人 馬 丁 路 德 , 重 新 與 天 主 教 全 面 聯 合 , 定 馬 丁 路 德 的 死 罪 。 代 表 路 德 會 簽 署 的 世 界 路 德 會 聯 會 主 席 Christian Krause 主 教 很 高 興 地 宣 告 說 : 「 這 麼 多 個 世 紀 以 來 , 天 主 教 和 我 們 第 一 次 在 信 仰 上 同 行 … … 。 今 天 我 們 在 此 宣 佈 , 從 前 馬 丁 路 德 所 作 的 改 革 運 動 , 完 全 是 一 場 誤 會 。 」 天 主 教 的 代 表 Edward Cassidy 紅 衣 主 教 說 : 「 我 們 可 以 在 『 稱 義 』 的 教 義 上 彼 此 認 同 , 這 是 極 其 重 大 的 意 義 , 因 為 這 不 單 關 係 我 們 兩 方 面 的 教 會 , 也 關 係 普 世 眾 多 支 持 合 一 運 動 的 其 他 教 會 。 」 Cassidy 紅 衣 主 教 又 表 示 , 雖 然 這 些 教 會 還 有 墮 胎 、 同 性 戀 者 任 聖 職 等 問 題 未 能 完 全 解 決 , 但 是 這 些 都 是 小 問 題 而 已 , 相 信 很 快 就 會 獲 得 解 決 云 。 雖 然 路 德 會 與 天 主 教 簽 署 了 這 項 宣 言 , 德 國 和 美 國 路 德 會 仍 有 二 百 多 名 神 學 家 起 來 反 對 , 他 們 認 為 這 個 宣 言 未 能 證 實 天 主 教 真 實 地 改 變 「 稱 義 」 的 教 理 , 也 未 能 清 楚 定 義 甚 麼 是 「 恩 典 」 。 他 們 問 及 天 主 教 的 代 表 , 馬 丁 路 德 在 威 丁 堡 大 教 堂 提 出 的 九 十 五 條 反 對 理 由 是 否 正 確 , Cassidy 紅 衣 主 教 卻 回 答 說 : 「 我 們 的 對 話 和 宣 言 並 不 是 為 要 定 罪 … … 乃 是 要 問 , 今 天 的 路 德 教 會 信 徒 和 天 主 教 徒 願 意 說 甚 麼 。 」

去 年 五 月 二 十 一 日 的 Chicago Tribune 雜 誌 報 導 指 出 , 英 國 聖 公 會 與 羅 馬 天 主 教 共 同 組 成 的 國 際 委 員 會 Anglican-Roman Catholic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 簡 稱 ARCIC ) 有 一 份 官 方 公 佈 宣 稱 , 天 主 教 教 皇 至 高 無 上 的 職 權 乃 「 神 賜 給 眾 教 會 的 禮 物 , 任 何 教 會 都 應 該 接 受 」 。 這 個 委 員 會 的 成 員 只 有 十 八 位 , 一 半 由 英 國 聖 公 會 選 出 , 一 半 由 天 主 教 梵 蒂 崗 選 出 。 出 任 這 個 委 員 會 協 同 主 席 的 聖 公 會 主 教 Mark Santer 牧 師 說 : 「 我 們 這 個 共 同 委 員 會 相 信 , 如 果 基 督 徒 願 意 尋 求 符 合 神 旨 意 的 合 一 , 他 們 至 終 必 定 接 納 , 教 皇 就 是 神 特 別 委 派 執 行 這 合 一 的 法 定 人 。 」

去 年 八 月 十 九 日 , 擁 有 五 百 二 十 萬 會 友 的 美 國 福 音 派 路 德 會 (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簡 稱 ELCA ) 決 定 與 擁 有 二 百 三 十 萬 會 友 的 英 國 主 教 制 聖 公 會 ( Episcopal Church ) 共 同 發 表 一 份 聯 合 聲 明 , 表 示 兩 派 教 會 會 進 入 完 全 相 通 ( Full communion ) 狀 態 , 彼 此 之 間 的 聖 禮 將 會 共 通 , 聖 職 人 員 將 會 互 用 , 宣 教 士 將 會 合 併 , 社 會 服 務 和 其 他 事 工 將 會 聯 合 。 路 德 會 歷 史 系 教 授 Martin E. Marty 曾 經 在 公 開 的 宣 佈 中 表 示 , 他 一 直 努 力 不 懈 地 與 靈 恩 派 和 其 他 主 流 宗 派 接 觸 , 為 的 是 盼 望 將 他 們 領 回 美 國 福 音 派 聯 會 裡 來 。 葛 培 理 的 佈 道 團 在 這 一 方 面 一 直 非 常 積 極 地 去 做 。 美 國 有 九 個 宗 派 ( 組 成 教 會 聯 合 顧 問 委 員 會 The Consultation on Church Union 簡 稱 COCU ) 已 經 同 意 在 2002

  ─ ─ 吳 主 光 弟 兄

( 本 文 大 部 份 資 料 取 材 於 Foundation 雜 誌 1999 年 十 一 至 十 二 月 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