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戰的兵器

 

「基甸和跟隨他的一百人,在三更之初,纔換更的時候,來到營旁,就吹角,打破手中的瓶。三隊的人,就都吹角,打破瓶子,左手拿著火把,右手拿著角,喊叫說,耶和華和基甸的刀。」(士719-20

 

神對祂要使用的人,要求十分嚴格,也有揀選的美意在其中。雖然有三萬二千以色列人願意為國家出力,為民族存亡與米甸聯軍爭戰。但神知道人內心隱藏的懼怕和驕傲,這些人戰勝後必自誇,竊取神的榮耀。於是神向跟隨基甸的人宣告說,凡懼怕膽怯的,可以離開回家,結果有二萬二千人回去,佔整體三分之二,只剩下一萬不怕困難又肯自我犧牲的人。但神還未能使用這些未經試驗的人,於是趁著人口渴的機會,藉喝水的表現來試驗他們,結果只得三百個儆醒的戰士蒙揀選,佔整體3%。到爭戰的時侯,三百戰士再分為三隊,每隊只得一百人,而且分派給他們爭戰的兵器,並非刀槍劍戟或是盾牌鎧甲,乃是號角、空瓶和火把。神再次考驗那些愛民族、肯犧牲、勝不驕、志不移的戰士對祂的信靠和順服。當他們吹角、打破瓶子、高舉火把、又呼喊神的名字,神便使仇敵全軍大敗。

 

古時人們常用角盛油,用瓶貯水,用火烤餅。神選用這些家居用品來成就祂戰勝仇敵的工具,特意說明神有揀選的主權和自由,又藉輭弱不配的東西去完成祂的工作,好叫人認識神的大能。藉著角、瓶和火三樣東西,神對聖徒也有一些提醒:

 

1.          聖徒是守望的人,要儆醒角:從前有爭戰臨近的時候,人用吹角來提醒國民防範或召集群眾爭戰。「人子阿,你要告訴本國的子民說,我使刀劍臨到那一國,那一國的民從他們中間選立一人為守望的。他見刀劍臨到那地,若吹角,警戒眾民。凡聽見角聲不受警戒的,刀劍若來除滅了他,他的罪就必歸到自己的頭上。」(結332-4)聖徒好像屬靈戰士,必須是一個儆醒守望的人,時常防備魔鬼的工作,也有責任去警戒和勸勉他人,免得有人落在罪的迷惑和網羅中。

 

2.          聖徒是服事者,作破碎的器皿:神所用的人要為主破碎自己(捨己),好讓耶穌基督的生命能夠從這輭弱的肉體彰顯出來。「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堙A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47)神的生命就像極貴重的寶物藏在我們這個卑賤漸衰的肉體中。什麼時候我們不再隨從肉體私慾,決意順服聖靈而行,神生命的榮耀和豐富就多顯在我們身上。

 

3.          聖徒是光明之子,持見証火炬:聖徒是神無瑕疵的兒女,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好像明光照耀在暗處(腓215)。神的生命從我們生活見証中彰顯出來,便吸引人來尋求和認識神。「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6

 

上述三樣東西並非聖徒得勝撒但的主因,我們勝過魔鬼,乃是因著主耶穌基督榮耀的名,正如基甸和那三百勇士在爭戰中,呼喊神的名字一樣。這點留待日後與大家再交通。

 

杜嘉明

温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傳道人

2008217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