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普遍被誤解的救恩真理(四)                                                                           

親愛的讀者,我們若真能明白神的性情,我們就會知道,神有一種世人看為「怪僻」的性情──神竟然為「一個罪人悔改」而歡喜,較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大。(路15:7)其實這不是「怪僻」,因為一個肯悔改的罪人,若蒙恩得救,他就會大大感謝神;但那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以為自己得救是必然的,因為自己有本事去行善,結果他就自誇,不會感謝神。神寧願救「一個」肯悔改的罪人,為要得到他獻上的「感恩」;不願意愛惜「九十九個」義人,因為從他們身上得不到「感恩」。所以主形容自己到世上來,不是尋找義人;乃是尋找罪人。主解釋這一點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

以賽亞先知得到啟示,明白神這一點「怪僻」的性情,說:「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賽57:15)又說:「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耶和華說:『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顧的,就是虛心痛悔、因我話而戰兢的人。』」(賽66:1)意思是,這位至高至尊貴的神,嫌棄天和地,不喜愛住在其中;所羅門為祂造的聖殿,也看不上眼.可是,神從天上看下來,發現地上有一個人肯因神的話而「虛心痛悔」,這位高貴的神就愛上這個人,認為看中了一個最好住的地方,就是進入這人的心中,與這人同住。其實天地不夠寬大嗎?聖殿不夠聖潔嗎?但神卻愛上「肯虛心痛悔」的人,樂意與他同住,不嫌他裡面污穢和狹窄,神要用祂兒子的血,把這人裡頭洗淨,作為祂最喜悅的居所。

所以,我們越以為自己有好行為,神就越鄙視我們,因為我們瞎眼,自以為義;但我們越肯承認自己的罪,就越蒙神喜愛,因為我們的心眼得開,看見自己的罪,又看見神願意向他施恩。怪不得保羅說:「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1:26-29

五、以為靠恩得救就不需要有好行為

上一點誤解,人以為有好行為就必得救;這一點誤解,以為靠恩得救,就不需要有好行為。我們不能靠好行為得救,因為神不要我們「自誇」;但我們仍要靠好行為來證明我們真心信主,已經重生得救,因為神不要我們「自欺」。約翰在《約翰壹書》一章五節至二章十一節,用了三個「我們若說……」,和三個「人若說……」來教導我們學會如何觀察一個人是否真心信主得救──若我們聽見一個人「說」他信了主,清楚得救了;然而,我們明明看見他仍然犯罪,與未信主之前無異,你會相信他是真心信主的嗎?但是在教會裡頭,說自己信了主,受了浸,清楚得救的人,暗中仍然賭博,仍然被色情事物捆綁,仍然在家常常發脾氣罵人,又以為沒有人看見就放膽說謊……,這樣的人,非常之多。

請看約翰怎樣用了許多「正」與「反」的辯證來指出,行為與信仰相反的人,是不可能得救的:

  1. 反面:約翰先指出──「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這是我們信仰的大主題,最基本的真理。但是,約翰教導我們說,如果我們聽見一個人宣告「說」,他是「與神相交」(凡得救的人都與神相交),卻觀察到這人「仍然行在黑暗裡」(犯罪),行為與光明的神相反,邏輯告訴我們,這是不可能的;與「光」相交的人,怎可能仍然行在「黑暗」中呢?這就證明,他在說謊。「與神相交」只不過是他宣告自己裡頭的信仰而已;「行在黑暗中」卻是他外在的表現,行出來的實況。由外在的行為,就可以證明人裡頭的信仰是否真實。
  2. 正面:拆毀了反面的假面具之後,約翰再從正面教導我們說:「我們若在光明中行(意思是,如果一個過著光明不犯罪的生活),如同神在光明中(意思是,光明的程度,很接近神的程度,這人才可以真實地與神)彼此相交,(這時,若因為與神這麼接近相交而被神發現自己有罪的話),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意思是,神不會定我們的罪,反而會愛上我們,因為我們肯被光照,肯承認自己有罪;於是神就用祂兒子耶穌的血來洗淨我們的罪,好讓我們能繼續與神相交。)」是的,一個真心信主的人必定常常樂於認罪,因為他知道神喜歡人認罪,又樂意洗淨真心與神相交的人一切的罪。於是,我們從一個人常常認罪,常常自潔,行為越來越光明的表現,就可以知道這人是真與神相交的了。
  3. 反面:約翰又舉第二個例子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意思是,如果你們聽見我們當中有任何人反駁說「自己無罪」;約翰就認為,這人必定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意思是,這人「心裡的情況,不是真實無罪」。因為任何一個人,那怕是最聖潔的聖人,越接近神,就必定越發現自己有罪。初信之時與神同行,隔得遠一點,所以只看見自己犯了較為大的罪;後來靈性越高,越接近神,被神光照得越清楚,就必然看見自己越細微的罪。所以,屬靈人認罪是無止境的,直到我們與神相交,親密程度達到「與神同住」──返回天家之時,才不再需要認罪。請看以賽亞先知,他在異象中看見耶和華高高坐在寶座上,祂的榮光充滿全地,他就不其然地發現自己「嘴唇不潔」,又「住在嘴唇不潔的人中」。意思是,身為先知也常常講話帶有污穢,因為受到嘴唇不潔的世人影響,以致自己也說話污穢,而且,卻不能影響世人說話越來越聖潔,怎配作先知?這罪叫以賽亞非常懼怕,以為自己必定滅亡了。可是當他一認罪,天使就跑過來,用祭壇上的火炭沾他的嘴唇,他就潔淨了,可以恢復用嘴唇來傳道,來事奉神了。
  4. 正面:人不可能沒有罪,只是人人都怕認罪而已。所以約翰正面地鼓勵我們,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所說的「信實」,暗示神曾應許有赦罪的恩典為我們存留;所說的「公義」,暗示神必照應許而行,絕不會食言。例如筆者在前文指出,會幕的設計就是這樣──神用「宗教律法」和「社會律法」來證明人有罪,人察覺自己有罪之後,就可以跑到會幕來向神求赦罪恩典,因為神在至聖所裡頭安設的,不是定人罪的「白色大寶座」,而是赦人罪的「施恩座」。再者,耶和華神在西乃山宣告自己名字的時候,說:「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暗示了一個「關鍵」──只要人肯認罪,神就會憐憫他,向他施恩;倘若人不肯認罪,神就「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6-7),意思是直到他死亡為止,因為他的壽命可能長到可以見到三四代子孫。
  5. 反面:約翰又從反面舉例教我們分辨──「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這句話與前文所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不同,這裡的意思是「我們根本沒有做過錯事,神為何硬說我是罪人呢?」約翰就認為,說這話的人不明白「神的道」──「神的道」指證,一方面人是在罪裡出生的,所以就有了「原罪」;另一方面人人在長大的過程中,都不能勝過自己的「罪性」,於是都必定在行為上「犯了罪」。倘若有人反駁,他們根本沒有做過錯事,約翰就認定,這些人必定是「以神為說謊的,祂的道也不在我們心裡了。」意思是,這些人連最基本的道也沒有聽進去,還侮辱神「說謊」,這樣的人怎可能是認識神,和神的道呢?
  6. 正面:約翰怕讀者以為他在挑剔,所以正面地表白──「我小子們哪,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是要叫你們不犯罪。」意思是,寫這封信不是出於惡意,目的只不過是叫他們不要犯罪而已。倘若他們真的沒有犯過罪,當然是好事;只怕他們犯了罪也不自知,或犯了罪也不肯承認,這就非常愚拙了。
  7. 反面:然後約翰又安慰讀者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裡我們有一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祂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意思是,你們為甚麼怕認罪呢?世上那裡有人不犯罪的呢?倘若你們發現自己真的犯了罪,你們不要怕,父神早就設立了耶穌基督為「中保」──祂代表我們承受了神對罪人忿怒的刑罰;又代表神原諒我們,接納我們與神親密相交。而且,不單單是你們,世上所有罪人都是靠這位中保得救,恢復與父神相交的。
  8. 正面:約翰又正面勸勉讀者說──「我們若遵守祂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祂。」意思是,一個人是不是真心信主,真認識神和神的道,不是單憑他的「宣告」,也是憑他的「好行為」──看他如何「遵守神的誡命」。「言」與「行」是合一的。
  9. 反面:反過來,「人若說我認識祂,卻不遵守祂的誡命」,約翰就指證這人必定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裡了」,意思是,反映他內心的情況,不是真實的,並不如他所說的一樣。所以,「遵守主的誡命」是一個很好的試金石,可以鑑別出誰是真認識神的人。
  10. 正面:所以,從正面來看,「凡遵守主道的,愛神的心在他裡面實在是完全的。」意思是,一個人是否真正認識神,從他願不願意遵守神的道可以看出來;他認識神越深,愛神必定越多,遵守神的道也必定越嚴慬,彼此之間是相輔相承的,我們就可以看到這人愛神的心是否到達「完全」的地步。並且,「從此我們知道我們是在主裡面」,意思是,從這認識神,愛神,和遵守神的誡命,還可以看出我們與神的關係如何,證實「我們是在神裡面」;因為「人若說他住在主裡面」,他必然會「照主所行的去行」──「同住」必定天天與主會面,天天與主相交,這樣必然受主的薰陶,「行為」上必然會照主所行的去行。

主光弟兄

(選自整全報44200812----下期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