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普遍被誤解的救恩真理(五)                                                                            

 「得救」的問題不能輕忽,你若是真的得救了,我恭喜你;你若是仍未得救,你得趕緊弄清楚,你誤解救恩的問題在那裡,從而對症下藥,從速解決。可惜,許多人聽到有人提醒他們可能仍未得救,他們的反應多是以「忿怒」來回應,因為感到「自尊心」受到傷害。其實,你的「忿怒」表現反而成為多一個證據,證明你還未得救──一個有把握得救的人,必定是很喜樂地,很榮耀地,向任何人作出自己得救的見證,歸榮耀給主;忿怒的反應反而出賣了你的本質──你裡頭並沒有天父的性情,一點也不像以「愛」為大特徵的天父。

  其實別人提醒你──你可能還未得救;是出於愛心和關懷,要及時拯救你,免得你突然去世而落地獄。你要明白,提醒你「你可能未得救」的人,要鼓起很大的勇氣才會這樣對你說的,你應該很欣賞他的關懷和勇氣才對。好比你去看醫生,醫生不會隨便說,你「患了絕症」;倘若醫生真的這樣說,你會以忿怒來回應他,大罵他嗎?你應該感謝他的忠誠,立即問個究竟,何以他認為你患上絕症,從而趕快尋求醫治才對。

  上期我們討論了五大點──「誤解因信稱義」、「誤解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以為信甚麼福音都得救」、「用好行為來判斷自己得救」、「以為靠恩得救就不需要有好行為」。今期繼續討論如下第六至第十一點:

六、以為一個人信主,全家都得救

  筆者有一個親戚,因為太太信了主,他也以為自己亦會因而得救。過了許多年,他的生命沒有甚麼大改變。有一天,我和他談及信仰,他才說出來,以為聖經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及至聽了我的解釋,他就忿怒地問我說:「為甚麼聖經這樣寫,豈不是誤導人嗎?」我對他說:「聖經並沒有錯,因為經文並不是說──你一個人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就必得救。經文乃是說──你和你一家都當信主耶穌,這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可惜,當他聽了,還是表示不服氣。

  許多人也有類同的誤解,以為這是聖經的「應許」。其實任何一讀使徒行傳十六章,就知道這只不過是保羅對腓立比那獄卒的勸勉,並不是一種「應許」。請看那獄卒聽了保羅的勸勉,豈不是立即帶保羅回家,讓保羅可以向他全家傳福音嗎?聖經指出,「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徒16:32-34

  其實一個人信主,一個人得救,這是最普通不過的常理;怎可能一個人信主,全家得救呢?照樣,一個人犯罪,一個人承擔;怎可能一個人犯罪,全家承擔呢?神說:「(我)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7)所說的三四代,是指這人活多久,神就追討他的罪多久,如果他活到可以看見三四代,他的罪也就連累三四代,直到他死了為止。神絕對不會因父殺子;也不會因子殺父。所以神啟示先知耶利米說:「當那些日子,人不再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耶31:29-30)神同樣啟示以西結先知說:「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你們在以色列地怎麼用這俗語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呢﹖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們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這俗語的因由。看哪,世人都是屬我的;為父的怎樣屬我,為子的也照樣屬我;犯罪的,他必死亡。你們還說:兒子為何不擔當父親的罪孽呢﹖兒子行正直與合理的事,謹守遵行我的一切律例,他必定存活。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結18:1-4, 19-20

  得救不能「拉關係」──各人的名字,或記載在「生命冊」上;各人的行為,或記載在「案卷」中,神的審判都是按個人的記錄進行的。你不能因為屬於「浸信會」就得救;你也不能因為屬於「平安福音堂」而得救。各人只能問,你是不是屬於神而得救。所以,基督徒的家庭要特別注意──千萬不要以為,你的兒子生在你的家庭中,必定會有許多機會聽福音,不用愁。不!剛剛相反,基督徒的兒女因為從小就被帶返教會,很可能他們從小就討厭基督教,因為反叛心理會叫他們討厭父母一直強逼他們接納的東西。再者,由於聽聖經道理太多,日後長大,任何人再用聖經真理來勸他們悔改,都會變成無效。所以為父母的,千萬要小心自己的行為,免得你們的兒女長大後不信主,理由是被你們的壞行為絆倒。

七、以為洗了禮,就必得救

  在諸多誤解救恩的事例中,相信最普遍被誤解的,就是以為「洗了禮,就必然得救」。要知道,按聖經真理,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叫人得救,或得恩典的聖禮;浸禮或洗禮都只不過是一種公開的見證;聖餐亦只不過是為記念主而已,兩者都不能叫人直接蒙恩或得救。

  但是受了洗的人會提出如下理由,以為受了洗就必然得救:第一、我教會的牧師若不是認為我是真心信主的,他怎會為我施洗呢?第二、我教會的牧師並不是普通人,他是著名的牧師,他怎會連得救與未得救也看不出來呢?第三、我教會的宗派也是信仰純正的,難道我們整個宗派的人都會看錯嗎?第四、不單我是這樣信,也這樣受了洗,我教會數以百計的會友都是這樣信,都是這樣受了洗,難道我們幾百人都不能得救嗎?第五,有許多行為比我更差的基督徒,他們都認為自己得救;我受了洗,行為又比許多人好,為甚麼我不能得救呢?

  要回答以上種種問題,最好是看一看「循道衛理公會」的創辦人──「衛斯理約翰」。他原是聖公會的教友,受了洗,而且非常熱心傳福音;他甚至獻身到北美洲紅印第安人中傳道七年。當他回到英國述職時,在船上巧遇一個弟兄會的青年人;這個青年人問他說:「先生,請問你得救了沒有?」他回答說:「青年人,我很欣賞你這麼熱心傳福音;讓我為你介紹──我是一個牧師!」那青年人回答說:「我不是問你是不是牧師,我是問你得救了沒有?」衛斯理約翰就光火了,對他說:「牧師還未得救,誰可以得救?」那年青人見他這麼兇,就跑了。衛斯理約翰回到房間,思前想後,實在沒有把握得救,他就懼怕起來。後來,他回到英國,有人介紹他看馬丁路德所著《羅馬書注釋》的「序言」,他才明白「因信稱義」的道理;並且照著聖經真理來信主,才清楚得救。

  還記得筆者年少之時,在一間浸信會申請受浸。一位老牧師和教會兩位長者負責向我問信德。牧師問我說:「你受浸之後,願意不願意按時奉獻金錢呢?」我回答說:「我願意。」牧師就只問我這麼一條與得救全無關係的問題,就批准我受浸。當我從問信德的房間出來之時,我在神面前立志:將來如果神呼召我做傳道人,我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批准一個人受浸。因為太多人以為教會既然批准他們受浸,教會當然認為他們已經得救;於是,以後就不再聽福音信息,也不再思考自己是否得救。這些人離世後若落到地獄裡受苦,是他們教會的牧師害死他們的。

  後來筆者牧養教會,我非常小心輔導每一個申請受浸的信徒,並且將多年來的輔導經驗,寫成《受浸輔導課程》一書,好幫助每一個人在受浸之前,確實清楚自己真心信主得救。在此,當然我無法將整本書的內容介紹出來;但筆者仍然勸勉每一個給人施浸的傳道人,和每一個申請受浸的基督徒,最低限度要注意如下的要點:

  1. 受浸者是否有認罪悔改,和勝過罪的重生經歷?信主後,有沒有對罪越來越敏感,以至不敢犯罪?即使偶然犯了罪,內心有沒有懼怕神,又立即向神認罪悔改?
  2. 受浸者是否知道,他犯罪,應該他受刑罰;但如今主耶穌代替他受刑罰,他曾否因此受感動,並且立志今後不再犯罪,一生為主而活?倘若他不小心再犯罪,他有沒有感受到自己得罪主,而異常難過?他有沒有從難過中得到力量,再決心離開罪呢?
  3. 受浸者是否明白「全備的福音」──叫他明白因信稱義,靠恩得救,主再來之時身體復活被提,在天上與主一同享受永遠的福樂等道理?他有沒有因此很留意末世預兆,切切等候主再來,作為人生最大的盼望?
  4. 受浸者是否已經受了聖靈,有聖靈七項工作(約14:26, 15:26, 16:7-15)顯在他身上,他也結出悔改的果子來?
  5. 受浸者是否有愛慕屬靈的「奶」──對屬靈的事越來越愛慕,好像吃奶的嬰孩,漸漸長大,想要追求和參與事奉呢?
  6. 受浸者是否明白受浸的意義,是「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復活」,並且藉著浸禮,向神,向人,向天使,向魔鬼,公開作見證?如果明白的話,受浸者是否願意表示,決心信主,就是為主殉道也不會後悔呢?
  7. 受浸者的人生觀,是否有一百八十度改變──從前以世界為滿足,現在以天上屬靈的事為滿足;從前為人為己而活,現在為神為永恆而活;從前很怕死,現在知道自己死後有永生?
  8. 受浸者有沒有恆常性的靈修生活,並且在禱告中「呼叫阿爸父」──以神為父,並且感受到神的親情,又以自己做父神兒女的高貴身份為樂?

  在此,筆者也警告那些以為只要信就得救,無須受浸的人。筆者要問你們,主耶穌要我們「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給人施浸」,難道三位一體的神一同「簽名」的浸禮,你們可以認為是多餘的嗎?你們的「主」吩咐你們做這最簡單的事,你們倘且不肯順服,他怎可能是曾經拯救過你們的「主」呢?你們有甚麼不得已的事,認為不能藉浸禮為你(你)的恩主做見證呢?你們怕的是甚麼呢?你們所怕的,會不會是你們還未真心信主的證據呢?一個人如果是真心信主為他死,使他得著永生,他還有甚麼值得怕的人或事,以至他不敢見證自己的恩主呢?一個人如果知道,我們信主得救,是因為與主「聯合」──主復活,我們也復活;主升天,我們也升天;主作王,我們也作王;主進入榮耀裡,我們也同祂一起進入榮耀裡,這樣,他又怎會遲遲不願意公開藉著浸禮,表示與主「聯合」呢?試問有那一個少女真心愛上一個王子,而會遲遲不願意與他舉行「婚禮」的呢?

  在此,筆者又警告凡以為必須受洗才能得救的人。你們要明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這句話,是來自馬可福音十六章十六節,而所有最好的古卷聖經都顯示,由第九節至結束都是原著沒有的。至於其他出現這段經文的古代文獻,卻是不同版本,有不同說法,彼此不合。因此,我們不應承認這段經文是正典。再者,我們從這段經文的「內證」,也證明不是出於馬可的手筆,因為筆法和表達方式都不同;這段經文似乎是將使徒行傳和其他史實,濃縮地寫上去,好為《馬可福音》作一個「總結」。

  根據整本聖經的真理,救恩並不是來自聖禮,也不需要靠聖禮為媒介。聖經很明白地指出,救恩只來自「信耶穌」──聖經說:「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約3:18)我們豈不是看到,與主同釘十字架的強盜並沒有受浸,主就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嗎?(路23:43)那些在沙漠區,或在獄中傳道的人,豈能帶一個浸池一同去傳道,才能完成傳福音的使命呢?倘若一個患重病的病人,臨終才決志信主,你可以冒險為他施浸,而你知道,他可能一受浸就死去,你就會被控謀殺了!

  所以,凡誤解浸禮,以為可以叫人得救;或者以為受浸是多餘的,只要信就可以得救,都是不正確的。但那些按聖經真理而真心信主的人,必定樂於藉著浸禮來見證主,表示「與主聯合──主的一切,成了我的一切」,這是何等快樂和幸福的見證,怎會不樂於實行呢?

主光弟兄

(選自整全報4520092----下期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