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俄米的吸引

 

曾有聖經學者認為「路得記」應稱為「拿俄米記」。因路得是摩押女士(非猶太人),聖經沒有一卷書是以外邦女子命名的。再者,這書卷的開始,是記載拿俄米一家移民摩押地的經歷;書卷的結束,也是記載婦人們為拿俄米的祝福和她作了俄備得的養母等。筆者認為「路得記」中拿俄米的確擔當了非常重要的角式,若她沒有歸回伯利恆,便不能帶出路得的跟隨;若拿俄米不是人如其名(甜的意思),便不能吸引路得甘願放棄一切來服事她。

 

究竟拿俄米有什麼吸引,使這外邦媳婦願意這樣跟隨和服事她呢?

 

拿俄米人如其名,甜蜜可愛,她的愛心吸引了路得。有關拿俄米與兩個媳婦在摩押地怎樣相處,雖然聖經沒有記載,但我們仍可從媳婦兩人對拿俄米的敬愛,見到他們婆媳間甜美和諧的關係。若拿俄米是一個野蠻奶奶,自私自利,沒有愛心,那麼當她決定回伯利恆時,兩個媳婦一定是如釋重負,必會把握機會回娘家,怎會放聲同哭地要求與她同去呢?拿俄米已為寡婦多年,其後又喪失兩個愛兒,她自知一無所有,不願意年輕媳婦隨自己回本地去,與她一起捱苦。她不求自己的喜悅,只求兩位媳婦的益處,待人有恩,凡事為別人設想(31),路得因此非常敬愛她,甚至為她放棄終身幸福,也在所不惜的跟隨和服事她。

 

拿俄米敬畏神的態度影響了路得。筆者看出拿俄米認識和敬畏神,她聽見神眷顧自己的百姓,便毅然決定返回猶大去。她多次在媳婦面前提及神(18-9),她對神的態度深深地影響了路得,不然路得不會指著神起誓,定意隨她同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的降罰與我。」(得117

 

拿俄米面對苦難的態度影響了路得。雖然拿俄米經歷人生的重重打擊和痛苦,但她沒有因此而怨天尤人。她沒有把失夫喪子的悲痛,變成埋怨、憤怒和苦毒,將不滿的情緒發洩在媳婦身上。拿俄米看自己經歷的苦難是出於神(113),她對同鄉的人說:「全能者使我受苦」(121),她並沒有埋怨神,只希望自己再次歸向神,默然倚靠神。正如大衛題詩說:「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詩399)拿俄米在百般的苦難和打擊下仍然心存忍耐,不發怨言,以致路得也受到她的感染,願意全心全意投靠神的翅膀下,「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116

 

拿俄米一家離開伯利恆往摩押地去,這十多年間,她從滿滿出去,到空空回來,經歷了人生許多的苦難。她絕對想不到自己的生命影響著路得,最後使路得成為神救贖計劃的重要部份。筆者希望大家有像拿俄米一樣的生活態度,在逆境困難中,仍然敬畏神和愛人,以致這屬天的生命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其他人,使他們因此認識神。

 

杜嘉明

温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傳道人

2010228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