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遷徙的啟示

 

近年科學家發現,自然界有許多生物,包括大小不同的飛禽、走獸、爬蟲和海洋生物等,都有大遷徙的現象Great Migrations,牠們遷徙旅程長短各異,路途遍及海陸空。雀鳥中有雪鵝、西伯利亞鶴、北極燕鷗、倉雀、巴特奧鷹等,牠們年都從北方飛越數千哩,往南方避寒。走獸有非洲的角馬、班馬、亞洲中部的賽加羚羊和美洲大草源的野牛等。昆蟲方面有北美的綠蜻蜓和帝皇蝴蝶。海洋生物有歐洲鰻魚、澳洲的大白鯊、太平洋的藍鰭金槍魚、北大西洋的蠵海龜、北極洋的灰鯨等,牠們世世代代年都作循環數千哩的旅程。生物的大遷徙充滿著奇妙和智慧的設計,筆者認為這是神向人彰顯永能和神性的示之一。

 

長久以來,生物學家和自然學家都一致認為,大遷徙活動是季節改變帶給生物的自然反應,主要為了避寒、覓食、交配和繁殖下一代。經過多年觀察和研究,生物學家認為生物的大遷徙行為,遠比人起初所認識的更複雜,他們歸納出五個特點:固定性、旅程線性linearity、特別的起止行為、儲存能量和不受干擾性undistractibility(參201011月國家地理雜誌)。所有大遷徙的生物,神賦予牠們強烈不受干擾的本能,這種不怕困難和冒死的表現,有助牠們完成神所定的旅程來傳遞生命。三文魚回流卵便是一個例子。

 

大遷徙的生物中,有兩種生物對我們基督徒有一些屬靈提醒。

 

v    沒有一種生物比北極燕鷗arctic tern的遷徙旅程更長,牠們從北極的格陵蘭島,順著氣流,沿著北大西洋和非洲海岸,飛往南極洲海岸邊的島嶼,單程飛行超越28700。觀察所見,當北極燕鷗飛過魚穫甚豐的漁村時,牠們不受魚香的吸引,沒有停下來覓食。本能驅使牠們繼續向前飛,直到抵達終點完成旅程為止。

 

v    年數以百萬計的角馬wildebeest,都會由非洲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國家公園,遷移到肯尼亞的馬賽馬拉河流地區,尋覓水草和繁殖下一代。牠們遷移的旅程,必須經過獅群的草原和滿佈鱷魚的河流,牠們沒有因危險而改變路線。角馬集體跳進鱷魚守候的河堙A冒死去完成旅程。

 

基督徒無論身處何地,都是天路客,在短暫的世界寄居,神已經為我們預備了將來榮耀和永恆的家,作為我們終極的歸宿。在寄居遷徙過程中,筆者希望大家也具備上述生物那種強烈的不受干擾本能,好抵禦世界和私慾的試探,勝過環境危險帶來的恐懼,堅守聖經的教訓,靠著聖靈的幫助和導航,忠心完成神所交託我們的,努力為主作見証,以生命來傳遞生命。

 

「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謹慎自守,專心盼望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所帶來給你們的恩。」(彼前113

 

杜嘉明

温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傳道人

2010117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