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血

 

國殤記念日Remembrance Day最先由英王佐治五世於1919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設立,其後英聯邦國家包括加拿大,每年十一月十一日有國殤記念日,為要記念歷年來為國家犧牲的男女軍人。這些人為國捐軀,實在令人欽佩。

 

1900年的中國,也有一些非常勇敢、忠心和滿有愛心的屬靈戰士,他們為了把福音傳給中國人而犧牲了性命,那就是在「義和團事件」中殉道的外國宣教士及其家眷了。筆者最近讀到「回首百年殉道血」一書時,深深被這些宣教士的見証所感動,他們為主至死忠心的態度,藉得我們尊敬和效法。現節錄一些殉道者的遺言,作為大家的激勵。

 

「我不能想像救主將怎樣來迎接我,但深信一定能補償現今那種令人提心吊膽的懸念。親愛的,多親近主,少抓住世界。除祂以外,再無別處可以尋得那種出人意外的平安了。我很想給每一位寫信,但力不從心。這一刻,我極需要保持平靜安穩。我沒有後悔來中國,唯一遺憾的是,我只做了這麼一點點。」(這是艾渥德師母給親人最後的一封信,她與丈夫與兩女兒在山西太谷被殺,死時她正懷著另一個胎兒。)

 

「我像是一頭公牛,或用我耕田,或放我在祭壇上,我都準備就緒了。」「我們的血會像水泥般做成了地基,神的國度在這地之上延綿。我們雖被剷除,主名卻得高舉。神引導和賜福給我們!」(巴尚志教士5月底的信,在山西平陽府的當城殉道,死時年28歲。)

 

「假如你我從此訣別,請記住,我沒有後悔到中國來。神是知道的,究竟我曾否為祂找回一個失喪的靈魂?我們為祂而來,也為祂而去。我所最親愛的,再會吧!」(貝如意姑娘713日給弟弟最後的信,她在宣教站被燒死,殉道那天剛好是她35歲生辰。)

 

「未來一、兩年中國會發生什麼大問題,我們無法預測,但我們知道神絕不會差派祂的僕人出去,卻徒勞無功。我深信在中國內地的工作要帶來豐收,建立出榮耀的中國教會。」(顧正道牧師在中國內地會年會提及中國宣教前景的展望,不料成了他的遺言,他在山西保定府殉道。)

 

「我們成功逃生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我們早已視死如歸了,若主囑咐我們,當樂意把生命擺上。全體宣教士都同處危險中,倘若我們無一生還,將來必定有更多宣教士來替代我們。」(邸松牧師對中國同工趙夏雲傳道訣別的話。他被拳民剌殺後,衣服也被搶去,暴屍多日,無人收殮。)

 

「在英國,我們不可能成為殉道者,在中國,父母和我都有可能。」(畢翰道牧師的12歲兒子畢天保,在1898年最後一次回英國渡假期間對朋友所說的話。他一家在山西太原殉道。)

 

杜嘉明

温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傳道人

20101114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