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文化對我們的影響

人類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最近的二十年稱為「資訊爆炸時代」,我們使用手機除了方便取得網絡世界帶來的快訊和精彩的觀能享受之餘,有否想到手機同時對基督徒也帶來直接的衝擊和潛伏性的影響呢?丹佛神學院教授 Dr. Douglas Groothuis 在他的著作The Soul in Cyberspace指出手機對基督徒最少有以下潛移默化的影響。筆者在此與大家分享並回應他的一些觀點。

1)我們多看什麼,便會像什麼we are becoming like what we behold。我們若多敬拜和仰望基督,便會漸漸像基督。照樣,人若多看和倚重手機,他的人生觀和價觀便慢慢受其所出的東西塑造和影響。人若沉溺和盲目追尋手機帶來的供應和滿足,它便會漸漸成為偶像,慢慢取代了神的位置。聖經人拜偶像,並非單指人跪拜金銀木石的偶像,也指到人在獨一真神以外,心有所屬,且迷戀那些東西以致生出貪慾來。「有貪心的,就與拜偶像一樣。」(弗55)手機吞噬了很多人無數的時間,消耗了許多人的精神,它不單成為人的偶像,而是霸主,許多人不自覺作了手機的奴隸。基督徒實在需要反思和謹慎使用它,又免得與世人一樣,貪新忘舊,盲目追求新款手機,把自己陷在科技偶像的網羅中。

2)該專一辦理的事被多任務處理方式取代 we are multitasking what should be unitasked。今日手機科技發展多功能用途,我們用它來應付急速變化的生活需要,自以為也可以在同一時間一心多用地完成多個工作E-世代年青人使用多功能電子品時,都有一個普遍習慣,一心多用地處理事情,例如使用電腦時,同時打開多個視窗處理多樣的工作,仍可以與別人在電話上交談。在人際關係上造成的結果便是中斷、干擾、不能專一、失去焦點、泛泛的溝通和浮淺的友情。事實上,我們並不能一心多用,有這樣天賦的人極少。我們與神的關係不能一心多用,我們讀經禱告的時候,不能multitasking,總要專心一志地親近神。因為親近敬拜創天造地的主是一件嚴肅的事,人需要有敬畏、謙卑和專一尋求的心,才能尋見和經歷祂。我們若拜會總理,也絕不會輕率無禮,不上心不在意地與他交談,更何況我們與這位賜生命和恩典的主相交呢?

 

3)我們慢慢在言詞上失去謹慎we are growing careless with our words。用手機發短訊textingwechatwhatsapp等確實方便,但稍一不慎,在言詞上也容易冒犯他人。電子短訊是非面對面的溝通方式,語氣表達不能用文字來傳遞,倘若我們留言用詞不夠謹慎,便容易令人誤會。由於不是當面交談,不少衝動和愛發表的人很容易在言詞上犯錯,隨意批評,輕率論斷,文字過份尖銳等;事後雖然懊悔,但已經不能收回已發的短訊,在群組通訊上失言更為尷尬。此外,有些人盲目誤傳一些虛假的消息,有些信徒缺乏屬靈判斷,隨眾轉發其他宗教的哲理,引來不少誤解。「話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箴12:18)「多言多語難免有過,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10:19

 

科技發達帶給我們方便,也帶來負面的影響,聖徒要有屬靈的判斷,使用世物時不受其轄制,作天父的光明兒女,凡事為主發光作見証。

 

杜嘉明

溫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長老

2014824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