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利馬之行                                                                                                        

從巴拿馬坐三個半小時飛機便到了秘魯首都利馬,從飛機座位鳥瞰而下,似是黃土高原,連綿的山嶺被灰暗暗的泥土所覆蓋,連一棵綠色的樹,一條青色的草也看不見,我驚呆了,這就是稱為「無水之城」的秘魯利馬。

過去三個月在巴拿馬服待中,認識了一位從利馬來進修的年青傳道人,因為他每逢周末都會住在牧師家中,所以我和他會常常見面與交通,從中了解到一些利瑪華人的宣教情況,他也邀請我去利瑪走一趟,所以我此刻是趁牧師夫婦返巴拿馬之後,便動身起行。

原來秘魯這個國家遠在滿清朝代已和中國建交,且互派大使,關係不錯,所以今日在秘魯的華人已有三,四代,全國華人超過百萬,以前多來自廣東省,操粵語,最近十年間多來自福建一帶的縣城,教育程度比巴拿馬華人稍好,主要操國語,中國人居住利馬非常分散,大多經營餐館,福青人多想「揾快錢」,十年八年間便想賺得「第一桶金」回鄉處休,告老歸田,所以會將家人及妻兒留在國內,自已卻單人匹馬,獨闖利馬,這會容易造成家庭破裂或染上不良嗜好, 如賭博, 使自己陷入困境, 難以自拔。

首都利馬只有兩間華人宣道會教會,其中一間聚會人數約一百人,但因為經營餐館人仕無法正常返主日崇拜,主日學等聚會,教會為了牧養這羣信徒,所以逢周五淩晨12點到3點舉辦餐福聚會,有團契,有分組,約有40人參加,我在離開利馬之前一個晚上出席了這個餐福聚會,開始時人人都因身體疲憊而有些沉悶,但藉著唱詩,慢慢將心靈提升,到分組時,大家討論得非常熱切,直到深夜三點才離開教會,途中送完兩位肢體回家後,到深夜四點才上床休息。這些餐福聚會並不容易維持下去,但難得是仍有幾位弟兄來幫手,一同參予事奉,他們不是餐飲業人仕,但為著這個羣體他們願意少睡數小時,這是不容易適應的,他們能如此擺上,我也深被感動,求神藉餐福聚會拯救更多利馬的華人,使「餐福」能在中南美洲的華人教會中遍地開花, 果實累累。

在九天的行程中,有兩天跑到唐人街,這堛熊堣H多經營疏菜市場,家品店及酒樓,宣道會租用了兩個細小單位作為福音站及查經班之用,我也藉此去探訪及接觸這羣老華僑,很多華人都顕得友善,願意傾談及接過所送贈的「號角」報紙。有一天在唐人街牌坊下,曾向一位白髮長者傳福音,因他早年從香港來到利馬,當然大家同聲同氣,説起話来自然特別投契,但奇怪是有一位年輕女子一直站在旁邊,似是留心我在説些甚麽,及至我給這位長者「號角」,並邀請他返聚會時,這位年輕女子便從手袋中反送我一份刊物,我一看,原來是「守望台」,這時才醒悟他們是「耶証」一夥的,耶證在中南美洲非常活躍,在巴拿馬的爛區(贫民堀),也常踫見他們,奇怪是在利馬的唐人街更設有擺攤,長期有人派發「守望台」。這是假先知,是迷惑人的異端,深感黑夜已深,白晝将近,我們當謹慎自守,披戴主耶穌基督, 因為萬世戰争已經来臨, 我們當作忠勇戰士, 為主打美好的仗。

 

羅維志

溫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長老

201528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