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光弟兄的近況

 

謝謝弟兄姊妹一直以來的禱告和問候,主光弟兄經醫生一輪診斷後先發現有口水腺癌,然後再發現了肝癌,弟兄已轉到瑪麗醫院肝臟病房留醫。由於肝癌很大,如果割除,怕餘下的肝不用,所以先做肝功能測試。並且可能堵塞部分血管,然後養大個肝,才割除腫瘤。頭頸科與肝科醫生會開會,詳細研究,才決定怎樣做。

 

這段時間很多教會的弟兄姊妹來探主光弟兄,就連不信主只信科學的家庭醫生也在whatsapp"His religious faith gives him an inner peace, unaccountable by science."(他的信仰所給他裡的平安是科學也沒法理解的。)弟兄和太太都能靠主得平安,只要是主的旨意,又能叫主的名得榮耀,便安然面對,也深信無論怎樣,主的安排總是最美好的,希望大家繼續以禱告支持。

 

以下是主光弟兄的其中一段whatsapp信息:我的心情:

 

1.   pet scan之前,以為問題只是「口水腺癌」有沒有擴散的問題;今天去見醫生才知道,pet scan發現我的肝另外有一個更大的癌腫瘤,有6 cm X 5 cm那麼大,是幾年來醫生為我檢都沒有發現的。我第一個感受是,神決意要召我回家。

2.   後來研究過報告之後,發現兩個癌可能彼此沒有聯繫,是各自獨立的。這樣又使我生另一個想法,可能神藉「口水腺癌」使我的舌頭痲痺,逼我趕快去處理已經存在而我不知道的「肝癌」。因為從診治「口水腺癌」的過程中,我真的看到神的手在引導著我,一方面使我找到全世界第一最好的「菲臘牙科醫院」;另一方面又藉著這醫院使我得到瑪麗院醫最有名的「肝病診治醫療」,這豈不是神的心意嗎?

3.   其實這十多年來,不知怎樣的,我常常想到離世的問題。尤其是親眼見到穆斯林割下基督徒的頭來,使我想到為主殉道原來不是很痛苦的事,因為不到一分鐘,頭就被割下來了。所以我早就準備好心理,他日有機會為主殉道,必不懼怕。加上最近寫成《聖經中的屬靈路線》一書,寫到最後一章:「效法保羅達標的人生」,研究保羅怎樣面對死亡的問題,更加羨慕早日見主面。所以今次聽到pet scan報告,只有一點緊張,沒有震撼。因為這是人人必走的路,與主同在是好得無比的。

4.   我與許多人不同,因為我知道往那裡去,他們不知道。當我想到見主面的日子更近之時,心裡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興奮。我可能很快與恩主會面了,雖然自問仍有點軟弱,但我裡頭愛主的心非常熱,我巴不得早一點見主面。世上的一切都見過了,不外如是,怎麼也不能與天家相比。天上的榮耀漸漸充滿我心。

5.   也許我必須經歷死亡一點肉身的煎熬,但那只不過是至暫至輕的苦楚而已。整個宇宙沒有一樣能逃得過「敗壞的轄制」;所有人也沒有能免「疾病和死亡」的。我相信主有恩典,只要忍耐一點點,就進入榮耀裡,以後再沒有死亡,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6.   當然,如果神要我多做一點工才可以返天家,我也願意。但是我確實感受到,一與永恆比較,遲一點走,與早一點走,沒有甚麼分別。但我感謝神,我已經作完工,《聖經中的屬靈路線》這本書也寫好了,校對過多次了,所以我一無掛慮。回想我的一生,神對我很好,用許多恩典托住我,差許多天使環繞我,照顧我,超過所想所求的,使我一無所缺。

7.   但我最掛心的是下一代和再下一代,他們要面對的世代越來越艱難。我常呼籲教會要盡力救救下一代。因為他們信主難,信純正的福音更難,守住所守的道最難。他們的父母當然有責任,父母若不肯重視兒女得救問題,和靈性問題,進能救他們呢?但教會傳道人更有責任,傳道人若不傳純正的道,使下一代在靈裡剛強起來,他們怎能抵受得住撒但的攻擊呢

8.   我常認為,當今神學院要在神面前擔當最大的罪名,他們只顧爭取學術更高地位,增加許多學術的科目;不注重聖經,不再相信聖經無誤,只高舉人的理性,由理性判決一定,以理性為最高權威。所以他們以為可以取異端之長而捨自己的短,就保持與異端對話,引至全世界大部份教會與天主教合一。屬神的人越來越孤單,教會漸漸偏於邪,傳道人變成假知先,挪亞世代的大衰退潮漸漸在西方國家出現。很快我們就看見身邊許多基督徒跌倒,入了迷惑,愛心冷淡,為敵基督鋪路。這就是我心最掛念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