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念

 

以諾活到六十五,生了瑪土撒拉。以諾生瑪土撒拉之後,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以諾共活了三百六十五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瑪土撒拉活到一百八十七,生了拉麥。瑪土撒拉生拉麥之後,又活了七百八十二年,並且生兒養女。瑪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就死了。5:21-27

 

無論是三百六十五或更長的九百六十九,人生在世都總有終結的時候,離世對於幾十年前的自己,可以很遙遠的事情,但對於今天的我們卻是令一種感受……………!

 

回顧過去兩年多時間我們都經歷幾位主長者離開,現在父親突然離世同時又收到自己香港教會消息,昔日與自己一同在教會成長姊妹也因病而先回天家!這些事情發生都令人不禁唏噓及許多思想。

 

回爸爸安息主懷這件事,當知道要寫一些對父親懷念及有關父親生評述史時;這些可能對其他人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對我卻像千斤重擔,不知如何下筆,苦思移民前在港三十多年,從出生到成家立室,與爸爸幾十年相處縱然不是一片空百,但停留在腦海中的卻大多是難過的回憶,若不是將來盼望,等待著那得贖的日子。人的一生就只停留在如聖經所:『嘆息勞苦!空虛愁煩!』感謝主恩典、憐憫,在這二十多年移民生活中,能拾回一些對父親的懷念,還記得一次父母來加拿大探望我們,當時竚熙還小;差不多每個晚上他總是拉著爺爺和他玩,飛行棋就常常成為我們三爺孫在關係上的建立;今天這些都已成過去!再想今天我們和主的關係,主的恩典有幾多常停留在我們的回憶中,又有多少已經忘得一乾二淨。若主真的要記下我們和的關係,又有多少討主喜悅的日子可以讓記在帳上,但我們的主實在滿有恩慈、憐憫,仍然以不變的愛去愛我們,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我想以諾與神之間在地上充滿著甜蜜懷念的日子。

 

最後很感謝教會弟兄姊妹對我和家人的關心和支持,你/妳們所送上的愛心與慰問願主一一的報答。

 

陳國強

溫哥華列治文平安福音堂長老

2016710日「牧者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