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教會對社關和參政」的態度                                                                            主光著

1.     舊約時代是神治社會, 所以摩西律法成了社會律法 。到列王時期開始由神治社會變成人治社會

 

2.     以色列亡國之後,因受治於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等國,所以摩西律法就受到國家律法約束。 例如猶太人沒有殺人權 ,所以求比拉多審判耶穌,將耶穌治死

又例如,耶穌認為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 這句話其實是避免捲入猶太人想要推翻羅馬帝國的革命意見,猶太人不想納給羅政府。 耶穌又。神的物當歸給神,這是耶穌將宗教律法和社會律法分開,不想參與猶太人想推翻羅馬帝國的革命行動

又例如,猶太人想用石頭打死那人淫婦。耶穌對群眾:「你們中間誰沒有罪、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耶穌這話是要避免以摩西律法凌駕於羅馬律法。因為羅馬政府不准人民 私下執行私刑。所以用石頭打死淫婦是犯法的。

猶太人向羅馬政府報告,是司提反激怒群眾,所以群眾暴動,將他殺死,這樣就使羅馬政府就無法追究

 

3.     所以新約羅馬書1315 教導我們,:「在上有權柄的 ,人人都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 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順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另外彼得前書二章十三節:「你們為主的緣故 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因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可以堵住那糊塗無知人的口。」

請注意,以上的經訓顯示,隨便反政府的示威行動是抵擋神。保羅對於教外的事,常採取「交給神審判他們」的態度,:「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麼?至於外人有神審判他們。 」(林前5:12-13

 

可能有人問,政府和官員如果不義, 我們也要順服嗎?

是的, 因為彼得叫作奴僕的也順服乖僻的主人,又勸做妻子的順服不信的丈夫。這樣,當然連不義的政府也要順服。除非政府的不義,是要我們放棄信仰,或不准我們信耶穌, 我們才不順服

因為福音要傳遍天下,教會必須在各種不同政制的政府之下存在和傳道。如果以教會名義參政,或反對某政黨,他日那政黨當政之時,教會就被視為反政府的陰謀分子,而逼害教會,阻礙福音傳開。所以聖經不贊成教會參政,免得我們不能在各種政治體制的環境下傳道

例如,施洗約翰之死不是殉道,而是因為反對希律王娶妻而坐牢。其實希律王不是教弟兄,不應隨便反對。所以耶穌完全沒有為施洗約翰表達任何批評政府的話,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去營救洗約翰,因為不想為宗教的緣故參與政治

又例如,猶太人被羅馬人視為二等公民,政府捉拿他們之時,未經審訊證實有罪就先鞭打他們。羅馬人行遠路,可以隨便強迫一個猶太人陪他們走一里路。但主耶穌和教會從來沒有反對政府,還用愛心去陪羅馬人走二里路

又例如,聖經從來沒有反對當時的奴隸制度,更沒有鼓勵奴隸起來反對主人,或勸基督徒起來革命,推翻奴隸制度。只勸奴隸順服主人,連惡主人也要順服。阿尼西母就是逃避主人的奴隸,保羅勸他返回主人身邊,繼續做奴僕

 

福音傳到世界各地,從來沒有以教會名義參政。例如太平天國,和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教會也沒有參與。 五四運動,許多中國人誤會教會是外國滲入中國,要窺探中國人的民情、政情、軍情。教會立即為自己的名稱冠上中華二字。例如中華浸信會、中華基督教會…… 等等,以表示教會是「自立、自傳、自養」的, 與外國人無關。 所以共黨後來接管中國,也無法以政治罪名,入罪教會

 

4.     初期教會是政教分離的,但是到了天主教時代,教皇與國皇鬥爭,很想奪得政治權。後來天主教與西歐列國組織「神聖羅馬帝國」,統治歐洲一千幾百年。教皇借用政治勢力組織十字軍,殺害千萬與自己信仰不同的人。又在各國設立「異端裁判所」,控告各國數以萬計不同信仰人士,將他們殺死,充公他們的財。支持馬丁路德的國家與支持天主教的國家就打了一場著名的仗,叫「三十年宗教戰爭」,使歐洲死了超過一半人口。最後雙方簽訂和約,實行政教分離,信仰自由。但教皇反對,於是在15451567年舉行著名的「天特會議」,向基督教發出一百條咒詛。天主教的異端裁判所,要到19世紀才被拿破崙正式消滅。今天我們享有信仰自由,政教分離,得來不易

 

5.     但我們明白,如果國家敗壞,政府不義,是需要有人起來改革,示威,革命的。所以我們不反對孫中山先生的革命,反而非常讚賞他。我們教會也不阻止基督徒參政, 基督徒能使政府多行公義是多美好的事。但基督徒必須以「公民名義」參政,不得以教會名義,免得連累教會。也不得以基督教名義,免得連累福音事工。各人本著基督徒的良心參政,只行義,不作惡。因為:

1)以公民名義參政才與國家政治相關。若以教會名義參政,則風馬牛不相及。例如,某學校有不義的措施,如果人們以廚師聯會名義起來反對,這是多麼可笑的事。若以家長名義起來反對,就有相關意義了

2)經驗告訴我們,以基督教名義參政,不但得不到社會人士認同,反而招惹非基督教人士反對和憎恨,使參政變成無效。

3各人參政要小心,因為政治口號都是美麗的,手段往往是卑的。政治家常:「為著國家的前途著想,謊、一些不義的手段、甚至暴動殺人,是難免的。」基督徒憑良心參政就常被政黨利用,因為加入了政黨,該政黨所走的方向與我們的信仰衝突,基督徒是無法改變的。於是往往被逼出賣自己的良心, 贊成同性戀,為佛廟上香。所以基督徒參政必須只代表自己,若出現什麼不良的後果,由自己一個人承擔。若以教會名義參政,就強迫教會來一同承擔,這是對教不公平,有「騎劫教會」之嫌。

 

今次反對中央釋法,在某些人來,是為支持兩個對立法會宣誓不敬的年青議員,在另一些人來說,是為反對中央不尊重香港司法自主,有一些人非常討厭以上兩派思想,認為他們無風生浪,攪亂香港,我們教會欲不阻止任何政見,因為持這些政見的人都可以信耶穌,所以我們上萬會眾中,必不缺乏持不同政見的人。如果他們在教會討論起政見來,教會必定分裂

 

所以我們堅持「政教分離」,讓不同政見的人也可以在基督裡合而為一。請不要說我們的「政教分離」指引不清楚,也不要說「教會不參政」的聲明不清楚,我們這些立場早已應用於「六四事件」,也應用於「佔中運動」,如今應用於「反中央釋法」是貫徹我們幾十年來的立場,後起的年青長老和傳道人,只得一條路,就是尊重和順服我們既有的立場路線,不然,大可以轉到別的教會去事奉

 

我們確立的「屬靈路線」,顧名思義,就是與世俗分隔,專心討神喜悅的路線,「政教分離」原是為此。因為主說:「我的國不屬世界,如果我的國屬世界,我的神僕就要爭戰。」又對門徒說:「收刀入鞘罷!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 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太26:52-54)主又為門徒禱告說:「我已將你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17:14-18

 

為了實行「政教分離」,我們照主所說:「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太10:42-44)所以我們沒有主教、監督之類的高級職位,我們各堂獨立,平輩相交,不走天主教金字塔式領導路線。我們的講臺和刊物,從來不談政治,若有人談政治,我們必定請他下臺。我們的會堂也不插國旗,不唱國歌。我們連「民主投票」也取消了,長老執事都是終身任職的,為要讓聖靈運行於教會,感動會議的議決,感動人起來事奉。

 

有牧師想競選議員,他也必須辭去牧師職才能競選。競選時,還要被其他候選議員質問,牧師應該「政教分離」,為何競選議員?「佔中三子」宣稱自己是基督徒,你以為為基督教帶來榮耀和幫助,還是羞辱和中央對基督教更收緊呢?昨天年青人示威和與警察對恃,你想如果有人拉著橫額布條,寫著「平安人反對中央釋法」,會有怎樣的結果呢?相反,如果平安福音堂全面支持「政教合一」,又全面反對中央釋法,你想會有甚麼結果呢?我可以想象,打壓「藏獨疆獨的刀」就快放在我們的頸項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