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2017 

 

五百年來 (中 - 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

 

「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神已經想起來了」  - 啓示錄 18:4-35

 

從聖經的歷史到教會的歷史,直到今天,羅馬天主教是一個歷史最長,也是非常特別的組織。她自稱為教會,但是按照信仰來說是一個異端。從很早的時候她已經離開真理,裡面充滿了各種的罪惡,污穢,邪惡和不義。教皇自稱為基督在地上的代表,但是歷代的教皇的作為充滿各種淫亂,詭詐,虛謊,惡毒和兇殘。不要說完全沒有聖徒的體統,連不信者也覺得其行為極度無恥,令人髮指。她歷代封立了很多聖人,又崇拜聖人(saints,英文和聖經的’聖徒’是同一個字),但是她的異端裁判所和十字軍,對聖徒和猶太人的迫害,折磨,和屠殺是歷史上最殘忍,最血腥的。有歷史學家說,相比起天主教的異端裁判所,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逼迫和屠殺已經算是「又溫和又人道」了。Dave Hunt弟兄在他的書 “A woman rides the beast” (中文翻譯「騎在獸上的女人」,種子出版;YouTube有英文的視頻裡面非常有力地證明,羅馬天主教就是聖經啓示錄裏面說的「大巴比倫」。這樣,從聖經我們就知道神是怎樣看她的。

 

歷代以來,神一直差派先知到以色列人當中,指責他們的罪惡,警告他們悔改。那些先知始終留在以色列,因為在主沒有降生之前,聖殿還是以色列人獻祭的地方。但是對於羅馬天主教,情況就不一樣了。歷代以來,神照樣一直興起祂的僕人,認真地讀聖經,按照神的話語來生活。這些改革家也像舊約的先知一樣,傳神的道,呼籲人悔改,也特別指出羅馬天主教那些離經叛道,淫亂兇殘的惡行。不同的是,他們都離開了天主教,也向天主教徒作見證,讓他們的信心建立在神話語的應許上。信主的天主教徒也自然離開羅馬天主教,加入各處屬神的教會。歷代以來天主教對這些改革家和基督徒,和以前的以色列人待先知一樣,打的打,殺的殺,留下了一千多年(歐洲的黑暗時期)基督徒的血淚史。

 

500年前的1030日,馬丁路德弟兄把他不同意羅馬天主教的《九十五條論綱》(正式名稱為《關於贖罪券的意義及效果的見解》)釘在德國一個教堂的大門上,公開的指出她厲害的罪和異端的信仰。他其實只是神興起為真理作見證的弟兄們之中的其中一個。當然羅馬教廷和以前一樣,不肯認罪,不肯悔改。她對路德,還有其他的基督徒展開厲害的追捕和屠殺。但是當時因為那些天主教國家的君王和軍隊忙於應付已經入侵歐洲的回教徒,印刷的技術又讓聖經和改革家的屬靈文章傳遍歐洲,所以天主教不能向以前那樣,殺絕聖徒和禁止人讀聖經。

 

回到聖經真理的火燄,在歐洲因為眾聖徒的見證到處點燃傳播。好像聖殿的領導層不能面對基督復活的事實和五旬節以後教會大能的見證,羅馬教廷也面對不了廣傳的聖經真理,一直在呼召人離開天主教,歸向基督。所以,他們也同樣地想出辦法來轉移人的視線。不久,他們召開了天特會議(Council of Trend),重申他們的異端信仰,同時宣布對聖經真理信仰的嚴厲咒詛。他們把離開天主教的基督徒定為分裂教會份子,把宗教改革的歷史寫成「教會大分裂」,重申只有天主教才是基督的身體。這種伎倆,和舊約的假先知用「這些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耶利米書7:1-3)」來用來迷惑以色列人手段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