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廿六日 使人信道長進的保羅 劉君堯弟兄

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   - 腓立比書1:20-21

大家知道保羅在腓立比傳道的時候,和西拉一起被關在監獄裡面,卻因為半夜禱告歌唱,地大震動,最後影響禁卒和他一家信主得救。比較少人留意的是,當時保羅面對的控告,「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羅馬人)的城,傳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是要致他們於死地的告法,結果很可能就是釘十字架。所以他們被打是像死囚一樣往死裡打,坐牢也是像死囚一樣下在內監裡,上了木狗。可以想像保羅和西拉被人用木棍毒打到傷口需要清洗,需要忍受多大的苦楚。估計官長和禁卒都以為這兩個低等的猶太人很快就要釘死了,怎麼打並無所謂。

其實他們兩個都是羅馬公民。只要他們聲明一下自己的身分,一定可以得到申訴的機會,不會受十字架的酷刑,官兵也不敢隨便毒打。最令人費解的是,他們從被人揪住,然後拉到市集,又拉到官府,然後送去監牢,經過了多少次致死的控訴和死囚一樣的殘酷毆打,竟然完全沒有申辯,沒有聲明,沒有抗議。口才學識和智慧都比律師還要厲害的保羅,一定非常清楚這種控告的目的,過程,和結果。然而他竟然完全沒有出聲!西拉也是如此,令人想起他們的主「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往往就是在基督徒的利益和安全最受損害的時候,周圍的人會特別發現,這個信仰是非常真實的。如果所信所盼望的不能確定,為什麼基督徒會這樣不介意損失,甚至損失一切呢?為什麼「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呢?雖然對於很多基督徒神沒有安排他們面對殉道的可能性(聖經裡面不少信心和屬靈偉人也沒有),但是因為所信的道受苦,受損失,受逼迫,卻是每個敬虔的人常常要面對的。

我們作見證也好,傳福音也好,事奉也好,教導也好,都是按照神的吩咐。有純正的道理當然是必須的,但是常常人更加留意的是所信的道如何在我們心裡活出來。保羅在各種困苦危險裡面,想到神的作為,特別是因為他的遭遇,以致見證更加滿有能力,神的道更加廣傳,他就滿心歡喜。那天晚上在腓立比監獄,其實地震並不是最有能力的,反而保羅和西拉的禱告,遍體鱗傷之後那種平安的充滿,面對死亡那種喜樂的歌聲,讓監獄裡面的一堆囚犯安靜下來,側耳傾聽,就算監門全開他們也捨不得逃跑離開。這是何等大的能力?使地震動容易呢?還是抓住了一堆惡人的心容易?

腓立比的教會就是在這種環境裡面建立起來的。所以主裡的弟兄因為這個感染,也大大地放膽,在各種的難處裡面滿心喜樂,不在乎自己的利益位置得失,非常堅定的把神的道傳出去。如果說保羅的道理純正,滿有屬靈的亮光和深度,更加重要的是這種感染力把基督的生命深深地「打入」弟兄姊妹的內心。願主也這樣感染我們,讓我們中間常常看到「我受虧損,神的道充滿教會」的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