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信息

如今是末時了

經文:「小子們哪,如今是末時了,你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約壹2:18

一直有人問、約翰在這段經文裡兩次說:「如今是末時了」,為甚麼到現今還是未見末時來到?不信的人更起來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裡呢?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和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彼後3:4

筆者要反問、萬物真的和起初創造的時候是「仍是一樣」沒有改變嗎?說「仍是一樣」的人,真是不曉得分辨這時代的「氣色」了(參太16:3-4)。第一、豈不知越多人起來說「仍是一樣」就越證明真是「末時」嗎?因為彼得預言說:「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彼後3:3,接在上述第4節之前);第二、我們這時代的人明明看見天地都改變,世界局勢也大大改變,與起初創造的時候「完全不一樣」,為甚麼還瞎著眼說「是一樣」呢?

聖經的角度看末時

在筆者來說、約翰寫約翰壹書之時故然是「末時」,現今過了一千九百之後應該是「更近末時」。從聖經的角度來看,主耶穌第一次降世就是「末時」了(參來1:2),因為創世至主降臨的日子遠遠長過主降臨至今的日子。如果主降臨至今的日子算是很長的話,那純萃是因為神「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又因為神「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的緣故(參彼後3:8-9)。要知道、神的旨意是福音先傳遍天下,叫可能悔改的人都悔改了,使得救的人數添滿了,然後「末期」才來到。

其實早在彼得第一次出來傳道時、已經引用約珥書來解釋聖靈降臨的現象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徒2:16-21)可見彼得也確相當時就是「末時」。只是以色列人拒絕福音,神的國就從他們奪去,轉而賜給能按時候結果子的外邦人(參太21:43),這樣才插入尤長的「外邦教會時代」,末世時間就好像拖延了。

若從但以理第九章「七十個七」的預言來說,「過了六十九個七、受膏者被剪除」,就是指基督被針十字架,剩下就只有末後的一個「七年」而已。但神為外邦人也可以得救的緣故、就插入這個尤長的「外邦教會時代」,末後的「七年」才拖長了。

最清楚的末世指標

約翰指出:「你們聽見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現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請注意前半句「你們聽見那敵基督的要來……」表示關於敵基督來臨的預言、當時眾教會十分注重,而且常常傳講,所以人人都聽過;後半句「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現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表示敵基督的出現就是「末時」最清楚不過的指標!

或問、為甚麼敵基督出現就是「末時」最清楚不過的指標?

因為聖經用了許多篇幅來預言敵基督就是史無前例大災難爆發的主因,牠敗壞世界,屠殺聖徒,自稱是神。但以理書形容那第四獸的十角中特別長起的「小角」就是敵基督,啟示錄又形容牠是從海裡上來的獸。牠在前三年半快要完之時出現,牠與假先知釣結,用大神蹟大奇事迷惑普天下,叫他們拜牠的像,受獸的印記、就是666。凡不肯受這印記的,都被殺害。那時、神最後的兩個見證人都被他們殺了,牠就因此得以進入以色列的聖殿,在裡面設立可憎的像,最後還坐在殿裡自稱是神。牠出現之初、人們還未認出牠就是敵基督,等到牠強逼人受牠的印記之時,就被屬神的人認出牠來了。那兩個見證人被殺後三天半,神就使他們復活,當著眾人面前被提到天上去。

我們從神所定規的原則來看,知道所有聖徒都要在同一個時間復活,不能有先有後,因此我們相信兩個見證人復活被提的時間,也就是教會復活被提的時間。正如希伯來書說:「因為神給我們預備了更美的事,叫他們(指歷史上所有聖徒)若不與我們同得(指更美的復活),就不完全。」(來11:40)保羅論及復活之時又說:「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指復活被提)」(帖前4:15)因此、敵基督的出現,就是末世預言中最重要的關鍵,也是教會被提之前最後的兆頭。

「敵基督的系統」已經出現

不過、我們現今不是要等敵基督出現才醒悟「末時來到」,這樣就太遲了。約翰教我們看「末世臨近」是要看「好些敵基督出現」。我們要明白「好些敵基督」(眾數)是指歷史上多個宗教異端所傳說的假基督而言,指「宗教」的「敵基督系統」;若是單數,就是指這系統發展到末世之時、最後出現的一位歐洲政治強人,他說自己就是各種宗教一直等候要來的神明,也就是基督。約翰當時所看見的好些敵基督,就是「敵基督系統」中的先聲,今天我們看見這「敵基督系統」已經發展到成熟的地步,接著就是真正的「敵基督」出現了。

「敵基督系統」可以分開「政治」與「宗教」兩方面來說。在「政治」上,聖經形容這系統就是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王夢中所見的大像、這大像由(巴比倫)金頭開始,經過(瑪代波斯聯盟)銀臂,再經過(希臘)銅肚,就來到(羅馬)鐵造的下半身,但(羅馬)下半身是最長的,包括了(東西羅馬)兩條腿,最後來到(歐盟)十個半泥半鐵的腳趾,那時,就是「敵基督系統」全面形成的時間。

在「宗教」上、這「敵基督系統」就是啟示錄所形容,一直騎著七頭十角獸(歐盟)的「大淫婦」,她是在政教合一的釣結上敗壞了教會,根據啟示錄十七至十九章詳細形容,這教會必定是天主教無疑;而天主教教皇就是與假基督釣結的假先知。他們藉著彼此釣結,使中世紀的歐洲「神聖羅馬帝國」再度實現。

因此、我們不是要先看「敵基督」出現,乃是要先留意「敵基督系統」怎樣出現,因為它的形成,就好像末世舞台已經佈置好了,讓真人敵基督和假先知可以上台表演一齣「末世大災難」的活劇。

1948年至今

為甚麼我們說,我們看到「敵基督系統」已經形成?因為我們親眼看見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這世代有了非常的變化,尤其是1948年這個奇特的年份,好像整個世界都扭轉了方向。原來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1942-1945)之後,世界列國從戰爭中學到了許多功課,於是紛紛按自己所學到的教訓而改變方針,這樣就不自覺地朝著預言所定的進發,成形「敵基督的系統」。例如:

1.神聖羅馬帝國復興:自從羅馬帝國在歷史上消失了之後,天主教教皇與歐洲列強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聯盟,這個聯盟稱為「神聖羅馬帝國」,由教皇出任屬靈最高的權力,列國選舉一位君王出來代表屬世最高的權力,這樣、全兩者之力來統治整個歐洲。到馬可路德等人出來改革之後,歐洲發生了三十年的宗教戰爭,神聖羅馬帝國就因而逐漸解體了。根據聖經預言,這個神聖羅馬帝國的體系必會再度復活,果然、到1948年,比利時、盧森堡,荷蘭三個國家訂立Benelux Treaty開始,到1957年增加到六個國家就訂立Treaty of Rome,改名「歐洲共同市場」,後來又改為「歐洲共同體」,到今天進一步改為「歐洲聯盟」。原來這樣的發展,是因為歐洲列國接納了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建議,認為如果要對抗蘇聯共產黨和使歐洲富強起來,一定要學美國聯邦的做法(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將歐洲組成「歐洲聯邦國」(United States of Europe)。今天的「歐盟」不但在經濟上,軍事上聯盟,還計劃發行「歐盟貨幣」,研究制成歐洲共通語言,逐漸實現美國式的「聯邦政府」,然後他們就會選出一位總統,這樣「歐洲聯邦國」就真的出現了。現今這個「歐洲聯邦國」的組成是勢在必行的,全世界都在注視,其中最有野心的就是天主教教皇。歐洲一些神僕指出,天主教正部署一切,等待「歐洲聯邦」組成就與之結合,組成「神聖羅馬帝國」,「教皇」與「歐洲聯邦」會再度聯合統治整個歐洲。目前天主教正用各樣方法討好各大宗教,與他們合一,好在神聖羅馬帝國實現之時,教皇可以做所有宗教的領袖。最近教皇派遣許多教士在東歐沿十字軍東征的路線為十字軍東征時所殺的千萬回教徒向他們道歉,成為轟動全世界的「感人新聞」。然而、一般人怎會想到,「歐洲聯邦」與天主教再度結合之後就是啟示錄所預言「受死傷的獸被醫好了」,又稱為「從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上來的獸」,牠與假先知結合、迷惑普天下的人,反對的都要被殺害。

2.以色列神奇的復國:1948年也是以色列復國的一年。原來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聯合國討論難民問題,認為希特拉屠殺數百萬猶太人,全因為猶太人沒有自己的國土,幾千年來都在列國漂流之故。於是英國就結束殖民地政策之便,將他們一直統治的巴勒斯旦地交還給以色列人,聯合國也通過讓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復國。於是1948年這個年份,就成為一個劃時代的歷史年份,因為一個亡國二千五百年的古國竟然這樣神蹟般復國了。從復國那一天開始,阿拉伯諸國就發誓要消滅他們,然而、1948年獨立戰爭以色列戰勝了;1956年蘇彝 士運河戰爭以色列又戰勝了;1967年著名的六日閃電戰爭以色列又戰勝了,並且奪回耶路撒冷,發誓永不放棄(而世界列國從這場閃電戰中學了功課,知道若要戰爭,就必須發動閃電而全面的大戰,不然、像越南戰爭就是最不智慧的。但閃電戰的策略勢必成為將來哈米吉多頓世界大戰的借鏡,使大戰發生之前,普天下沒有任何人會事先知道);1973年的石油戰爭以色列又戰勝了,不過阿拉伯諸國將石油大量加價,使他們發了財,購買極多核子武器,形成第三世界的勢力,在末世的政治舞台上舉足輕重;1978年的利巴嫩戰爭以色列又戰勝了,不過、阿拉伯諸國也因此泛起「恐怖活動」,使戰爭變成零零碎碎的恐怖突擊戰,又使中東的戰事一直無法停止。現今耶路撒冷成了世上四大宗教(回教,猶太教,天主教,東正教)互相爭奪的聖地,回教什葉派的好戰策略,和中東極為豐富的石油藏量,都逼使世界列強不能不重視這個地方的政治局勢,看來、最後敵基督要用欺騙的手法才能騙得中東暫時的和平。但那和平是虛假的,很快就崩潰了,那時、以色列會再度亡國,敵基督要攻入耶路撒冷大屠殺,並且自稱是基督,教會等候已久的被提時間就來到了。

3.電腦促進末世的步伐:更奇怪的是、1948年也是電腦開始發明的年份,有人指出,電腦COMPUTER就是666。計算法是這樣:將英文字母A當為1X6=6,B當為2X6=12,C當為3X6=18……如此類推,這樣、“COMPUTER”每一個字母的代表數字加起來,就是666了。這樣的算法對與不對,相信沒有人敢肯定,但我們不防放在心上。有人指出、今天「歐盟」所用的大電腦,能將全人類所有資料都貯存起來,它的名字就叫做「THE BEAST」。無論如何,電腦的發明,大大加速了這個世界的步伐,將過往人類用百年時間才能做到的事縮短為一天就造成了。這是說、世界末日的兆頭很可能會在很短時間內全部實現,甚至實現了、我們還未來得及察覺!

4.東方開始強盛起來:1948年的翌年,1949年共產黨接管了中國。雖然蘇聯共產黨和東歐共產黨全面瓦解,其他共產國家也紛紛放棄共產主義或越來越貧窮,唯獨中國共產黨卻富強起來,這在屬靈的啟示上是有意義的,因為神使中國組成末世的「東方聯盟」,這「東方聯盟」要在末世哈米吉多頓大戰中派遣二萬萬大軍到以色列去的米吉多平原去參戰。啟示錄用了許多篇幅來形容這個「東方聯盟」,又指出這二萬萬大軍叫全人類的三分之一被殺;連敵基督所領導的「歐洲聯邦」才恐懼起來。如今西方的經濟豈不是一直衰退,而東方一直富強起來嗎?我們豈不是看見中國全面吸收了西方的科技,使他趕上西方列強嗎?我們豈不是看見中共堅持放開政策,與東南亞諸國逐漸結盟,不肯買面子給西方國家嗎?誰還敢說,萬物和起初創造之時原是一樣呢?

5.「教會合一運動」興起:很少人注意到,1948年也是「世界基督教協進會」(WCC)組成的年份。WCC本是從「教會合一運動」而生,只可惜、由於新神學派教會加入,基要派教會退出,結果WCC就變新神學派的「總部」,她將「不信聖經」和「拆毀聖經」的觀念帶入基督教,使極多教會因此關閉。為了生存,她又發動與天主教合一。在天主教來說,這也是她多年夢寐以求的目標,因為自從宗教改革之後,天主教不但失去歐洲一半以上的國家,歐洲列國更逐漸放棄國教觀念,義大利政府更強力收回天主教全部領土,只剩下一個梵蒂崗小城給她,再加上基督教影響大量天主教徒讀聖經和離開天主教,天主教可以說已經落到歷史上最低潮。如今WCC建議合一,當然最好不過,此舉可以使她不但得以重新統治歐洲,更可以統治全世界,成為世界所有宗教之「母」。本來、單憑WCC的力量是不足以成事的,但到了六十年代,靈恩運動滲入了天主教,而且靈恩運動的主腦人物也樂於加入這個合一運動,合一的步伐就突飛猛進了,於是雙方舉行無數次大型聯合會議。本來基督教的福音派教會一直反對,但葛培理卻率先接納天主教,新神學派和靈恩派,不但與他們合作,更召開世界性的福音會議,逐漸公開與天主教來往。直到1993年、世上大部份福音派領袖均與天主教簽署了最轟動的「Evangelical and Catholic Together」協議,大合一運動更進行得如火如荼,各神學院及教會都爭先恐後地接納天主教,推介天主教的靈修神學,彼此承認為弟兄,斥責向天主教徒傳福音的行為,大量推銷天主教的書籍,到現在,天主教和基督之間的合一是史無前例的。

6.「宗教合一運動」興起:部份的福音派領袖以為與天主教合一或許可以影響她返回正途,但這樣的說法分明是託詞,因為人人都看見天主教一面與基督教和東正教進行合一,另一方面又廣泛地與印度教,佛教,喇嘛教,新時代運動,並世上各式各樣宗教接觸,公然吸納他們的邪術。福音派領袖們明明看見「教會合一運動」已經漸漸變成「宗教合一運動」,但他們還是不收手。看天主教在1962-1967年舉行的「第二次梵蒂崗會議」就知道了,這次會議說是特別為教會合一運動而召開的,但會議一開始就先確定(Conform1562-1567天特會議的信條;眾所週知、天特會議原是為要對付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而召開,那一次會議、天主教通過了超過一百條帶「咒詛」的信條,為要咒詛基督教;如今他們說第二次梵蒂崗會議是為了教會合一,又再確定天特會議的信條,我們豈能相信?

7.福音派出賣自己:原來不但天主教的信仰漸漸改變,連基督教福音派領袖們的信仰也逐漸改變:最近教皇竟然宣佈接納進化論,為相信創造論的天主教徒所嘩然;天主教更逐漸公開表示信仰任何宗教都可以得救,就如最近去世的德克蘭修女所公開表示的一樣,其目的顯然是為「宗教大合一運動」舖路,使教皇可以成為全界宗教的最高領導人。在基督教方面,今年五月卅一日星期六我們竟然聽見葛培理博士在南加洲的七分鐘電視節目中,接受著名的「積極思想」牧師Robert Schuller訪問,公然表示:「不論信仰甚麼宗教,或無信仰的人,都可以在不認識基督的情況下,歸入基督的身體,只要他們轉向自己內心之光,我想他們就可以得救,將來與我們一同在天上。」由此讀者應該知道、「宗教大合一運動」已經到了非常成熟的階段。

8.「聯合宗教」與「聯合國」:今年六月,美國三藩市聖公會的William Swing主教在訪問之時公開介紹一個名為「聯合宗教發起二千」(United Religions Initiative 2000簡稱為“URI”),他指出、URI的成立原是為要創造一個機會,讓世上所有宗教權威人士可以對話,一如「聯合國」(United Nations)的意義一樣。大約二百多位各宗教的代表將會聚集到史丹福大學來出席會議。他又說:「1993年『聯合國』曾告訴我將有183個國家代表會到三藩市來,他們請求我邀請全世界各宗教代表也一同來舉行一次信仰交流聚會,我為此感到異常興奮,願意供獻一生來達成這個偉大的任務。早在1893年,『世界宗教國會』(Parliament of World Religions)已經成立,但那時機尚未成熟,現在我們認為若能照『聯合國』的模式來組織,必能成功……」(註:關於「聯合宗教」的報導,請參考本刊之「世界宗教守望」篇)。讀者可以看見,一個「世界性的宗教」和一個「世界性的政府」已經出現了,看來、上演「世界末日」的舞台已經佈置完成了。

9.世界和平運動:有一點我們不能不注意的,就是從1975年開始的「新時代運動」,除了用「積極思想」、「打座通靈術」、「輪迴理論」等來迷或世界之外,它最能叫普世的人接納它的,就是大事鼓吹「世界和平」。「新時代運動」認為這個世界將會無法避免「核戰危機」、「能源危機」和「糧食危機」,除非藉著一個「世界性的宗教」和一個「世界性的政府」合力來控制世界,強迫執行「世界和平」,這世界才會有希望。所以、聯合國大力支持「新時代運動」,天主教大力支持「新時代運動」,尤以德克蘭修女為表表者,教皇也多次與各種宗教一同為世界和平祈禱,連韓國大異端「國際統一神靈協會」的文鮮明也主持多次「世界和平會議」,敦請列國退任總統和政要人物到來演講,他就做大會的主席。現今「宗教大合一運動」之所以進行得如此廣泛和成功,就是因為以「世界和平」為大前題,他們指出、目前這個世界的戰爭,不再是為共產主義,乃是為不同的宗教觀點。「新時代運動」宣傳說:「為甚麼要分辨對與錯呢?這樣的分辨正是帶來戰爭的主因」,於是、這世代的「超宗派運動」演變成「教會合一運動」,再進一步變成「宗教合一運動」,大家不再堅持自己的信仰特點,反而轉過來指摘那些起來分辨的人為「偏激分子」!

有一點我們要明白,就是沒有假先知,就沒有假基督;二者是相輔相承的.按啟示錄的預言,是假先知迷惑普天下的人信仰假基督的。聖經一直強調、被攔阻不准出現的是假基督,但假先知並沒有被攔阻,因為他早就出現了。筆者相信天主教就是「大淫婦」,她是世上所有淫婦的母.意思是指天主教帶動宗教大合一運動。筆者又確信假先知就是教皇.是他建議設立假基督的像,又吩咐普天下的人來拜這像的。將來「歐洲聯邦」全面組織成功,其中一位總統就是敵基督,教皇就會借助「宗教合一運動」的力量來強逼普天下人的人都要拜敵基督的像。如今「歐盟」已經出現,「宗教大合一運動」也形成,看來、主回來的時日實在不多了。

      ——吳主光弟兄




 

福音信息

永遠的福音

「我又看見另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祂,因祂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啟14:6-7

聖經告訴我們,第一次「福音」是由天使傳的,最後一次「福音」也是由天使傳的。

讀者還記得主耶穌降生之時,在恆利恆的野地裡,有牧羊的人在夜間看見一群天使顯現,將關乎萬民「大喜的信息」傳給他們;以後,我們就看見神不要天使來傳,乃要人來傳福音了;因為關係人自己得救的福音,當然是由人來傳,並且神樂意要人來傳,是因為要人得永恆的賞賜。不過、根據聖經預言,這個世界的人必越久越惡,到世界末日之時,邪靈必任意而行,敵基督和假先知要屠殺信主的人,那時、教會就復活被提了,地上再沒有得救的人存在,都是假基督徒,都是屬於鬼魔的人。這時,既然地上再沒有信主的人,也就沒有人來傳福音了,因此、啟示錄就告訴我們,神用一位天使飛在空中,將「永遠的福音」傳給地上的人,「永遠」這詞似乎表示,這最後一次所傳的福音,就是人進入「永恆」之前唯一悔改的機會了。

不過、這「永遠的福音」不像第  一次傳的「大喜的信息」,後者是關乎萬民的,任何人只要肯悔改信靠主耶穌,歸向神,與神恢復父子的關係,那人就可以靠恩得救了。但是、這靠恩得救的機會並不是永遠有的,若是永遠的機會,就不是機會,也不是福音了。就如挪亞時代,人若要悔改進入方舟,就必須在方舟的門還未關之前進去,等到門一關了,任何人都沒有機會進去。同樣的,現今就是「恩典門大開」之時,人應當趁著這門仍然開著,就趕開悔改歸向神,等到「世界末日」來臨之時,機會就沒有了。

因此前者,就是稱為「永遠的福音」,不再是「因著信就可以得救」的福音了,神要求肯悔改的人以三種行動來回應:

第一、是要他們「敬畏」神,譯清楚一點就是要「懼怕神」,因為世界末日的大災難到了,人若仍不怕因犯罪而受到神公平的報應,人就是無可救藥的了;

第二、是將「榮耀歸給祂」,就是在受到大災難報應之時,承認這是神審判罪人的公義作為,看出神審判的大能力,從而懼怕祂,敬拜祂,因為到了那時,最可怕的「後三年半大災難」,就是神忿怒的「七碗」快要傾倒下來了;

第三、是「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的」,因為當神大怒的「七碗」倒下來之時,海水就都變成血,江河與眾水泉源的淡水也都變為血,人就沒有淡水可以喝,太陽也用火來烤人,人被大熱所烤,就咬自己的舌頭(參啟16:1-9)。所以、人還能享受這些「自然界」的恩典,就應及早承認是神的作為,從而歸榮耀給祂。

舉一個例來說,我們享受我們人類身體裡面的「免疫系統」,這是神的設計,也是神的恩典,但人不肯承認神的存在,也不肯正視大自然是神的設計,神就要向那些犯同性戀罪的人收回「免疫系統」的恩典,於是「愛滋病」就蹂躝這個世界,叫數以百萬計的人遭到災害了。神又為我們所居住的地球設計好一個安全網,就是一個厚約二百里的大氣層,叫太空眾多的 石打下來之時不會傷到我們的頭,又叫太傷的紫外光不會灼傷我們;但是、當人類不肯承認這是神的設計,不肯將榮耀歸給神之時,神就叫大氣層的嗅氧層穿了,人就開始生皮膚癌。筆者相信,越靠近末世,人的不信和所犯的罪必然會越來越利害,於是神也會越來越收回祂所賜下自然界的恩典,神要看看那些自大的人,沒有神的恩典還能作甚麼!啟示錄十六章告訴我們,神先收回「人體免疫系統」的恩典,叫他們生毒瘡;再收回「海中魚類作為食物」的恩典,叫他們大大缺少糧食;然後又收回江河的「淡水」作為食水的恩典,因為他們曾流聖徒的血,現在給他們血喝,是公義的(參啟16:4-7);跟著神又再收回「太陽作為取溫」的恩典,人就因為大熱而咬自己的舌頭。

親愛的讀者,神的恩典有許多種,最寶貴的恩典就是在基督耶穌的寶血裡的救恩;第二就是神放在自然界的保護系統,包括人體的免疫系統,環境上的淨化循環等;第三就是神在刑罰中的恩典,要知道,神若在今生刑罰人,還有提醒的作用,為的是給人有最後可以悔改的機會,如果神不在今生刑罰那個惡人,並不表示神無法對付他,乃表示神放棄他,等他在地上被神利用完了(神能叫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因此連惡人的存在,也被神利用,為要達成神的旨意),神就要取去他的性命,好在來世之時審判他,將他丟在地獄裡,足足的報應他。因此、那位天使所傳「永遠的福音」,雖然是為宣佈神的審判快到了,但仍有給人最後減輕刑罰的機會,只要人肯懼怕神,肯承認神審判報人的作為是公義,肯敬拜神,將榮耀歸給神,神還可以在來世審判他之時,定他較為輕的罪。

可是、聖經告訴我們,那時這位天使將「永遠的福音」傳給住在地上的人,住在地上的人都不肯悔改。根據啟示錄的記載,當第四位天使將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人被大熱所烤,就褻瀆神的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啟16:9);到天使倒第五碗之時,人就因疼痛咬自己的舌頭,並且「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啟16:11

許多人都誤會了「福音」,以為「福音」就只是講及神的慈愛,並沒有想到也講及神的公義。沒有公義的慈愛並不是出於神的,因為沒有公義,耶穌基督就不用釘十字架了;反過來,沒有慈愛的公義,也不是出於神的,因為神並不是只顧定罪人的罪,以刑罰他們為樂。

我們可以從靈恩派流行的「成功福音」就看出魔鬼的詭計了。魔鬼叫人相信,人的思想有創造能力,人若強烈地想「積極」方面的結果,人的思想就能為人創造出積極的結果來;人若強烈地想「消極」方面的結果,人的思想就會為人創造出消極的結果來。因此、這一類靈恩派分子認為,傳道人不應該傳講叫人知罪的福音,因為這樣叫人想到自己的罪,人的思想就會為他們創造出「罪人的自卑形象」來。他們不斷鼓吹「積極思想」,要人一天到晚思想的,都是「成功」、「發財」、「健康」的事物,他們說,這樣就能為人創造出成功,財富,和健康了。因此、他們不肯講罪,不肯講神公義的審判和報應,一天到晚只講神的慈愛,這樣的福音,絕對不是福音,乃是魔鬼在這個末後的時代,要敗壞世界的手段。

 




世界宗教動向守望

 

美國三藩市「紀事報」今年六月下旬有一篇報道,該市聖公會主教威廉施榮(William Swing)將會主持在史丹福大學舉行的一次會議,出席者約有二百位來自各種宗教的代表。會議的目的在於草批「聯合宗教章程」。會議所討論的課題包括「聯合宗教」將如何運作,總部地點應設在何處,以及從九七年六月至二千年六月之間所舉行之一連串會議地點等。最後決定「聯合宗教」總部設於三藩市。

威廉施榮主教在講道時又指出、「每一個宗教幾乎都想獨當一面,把所有其他宗教消滅」,例如外表斯文的佛教徒竟然在斯里蘭卡擲手榴彈;印度教徒及錫克教徒在喀什米爾不斷謀殺回教徒;蘇丹的回教徒不停殺害基督徒;而北愛爾蘭的基督徒一直自相殘殺。

施榮認為在三藩市附近讓各宗教代表聚集,「為世界人民尋求永久和平及福祉,是多麼好的一件事」。又說:「我們將會把刀劍變成犁耙。」

施榮向記者透露,當一九九三年聯合國在三藩市舉行慶祝成立五十週年盛典時,要求他召集世界各宗教代表到「恩典大教堂」來舉行一次信仰交流聚會。於是他就決定在有生之年竭力創立一個類似「聯合國」組織「聯合宗教」,讓所有宗教能竭誠合作,和平共處。

他這一個構思,各宗教領袖大多數都表示贊同,包括美國坎特伯雷大主教,剛去世的德蘭修女,猶太教的拉比,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等。甚至中共三自教會領袖丁光訓也表示對「聯合宗教」的成立極感興趣。

美國基要福音派協會出版的「根基」雙月刊(九七年五、六月期)嚴厲駁斥「聯合宗教」的構思,指為撒旦最新的陰謀,及現代「巴別塔」。「根基」雙月刊又特別強調施榮主教稱呼丁光訓為「基督徒」是錯的,文章更直指丁氏為中國千千萬萬正統信主者和主耶穌的敵人。

 

肢體分享

得救見證

我是個自私自利的基督徒,對事奉的工作借故推辭,對傳福音的事情毫不關心。心想自己已得救,不用那麼操勞。起初信主很熱心,帶了位朋友返教會,但因自己太自滿及屬靈根基不好,使他離開了教會。我很內疚,以後便沒有信心傳福音。

由於我是幼子,我不懂得珍惜父母、哥哥和姐姐們對我的愛,我不明白他們為何這樣看顧我,可能是我年紀最小的緣故吧!我知道神是愛我的,但不明白為何神犧牲了耶穌基督的性命來救贖我,不明白神對我的愛是無條件的。

感謝神在夏令會使我明白過來,祂使我回想我對兒子的愛。為了看顧孩子,我很少看電視節目;半夜孩子哭了,不睡覺也盡心的照顧他;孩子病了,心裡很痛,早上連忙地帶他去看醫生。其實答案很簡單,這就是父對子的愛,是仁慈、完全和無條件的愛。神啊!我向你立志,我要盡心盡性的愛你,我也要盡心盡力的孝順父母,帶他們歸向主。我會用聖經教導孩子,像神用聖經教導我一樣。

有一個見證,遲遲沒有寫下來,因自己懶惰及沒時間,感謝神在夏令會藉牧師喚醒我,末日快來了,我們應盡心盡性的事奉神,傳揚福音。所以我決心把見證寫下來,好讓神的名可得榮耀頌讚。

四月初,一位好朋友陳鈺淇患了末期的癌症,太太和我十分不安,她還沒有信主,自己只信了一年半怎樣懂得向她傳福音呢?向她傳道就好像宣佈她就快死了;真的很想逃避,但又不可不交賬給神。在靈命上我只是個嬰孩,平時又不努力做屬靈功課,我很膽怯,我往後退。我打電話告訴一位信主很久我弟兄,心想他走在前,我走在後,我便不用再煩惱了。全能的神不容許我後退,祂使弟兄幾天都沒有空;當時我內心有很大的掙扎,很想去傳福音,但又很害怕。感謝神賜勇氣給我,在電話中臨急向弟兄學了傳福音及做決志禱告的基本技巧;連夜看了與和好的步驟及聖經,睡前太太和我盡心的向神禱告。

第二天放了工,太太和我趕忙去探望陳鈺淇。她孤獨地坐在單人梳化上,面上只有哀傷,她勉強地裝出笑容;我們問候了她,談了些鎖事;我見到她身旁的觀音經,心裡擔憂,完全沒有信心,福音說不出口來。彼來她媽媽陳太太送我們到門口,太太和我心裡焦急,終於我們鼓起勇氣提出為她們祈禱,說耶穌基督必定會幫助她們。      

當夜太太和我一起為陳鈺淇恆切的禱告。感謝主垂聽僕人的禱告,祂在陳鈺淇心裡作工第二晚再次探望她的時候,她主動問了很多基督教的問題。我們很受感動,心裡感謝主,用最大的愛心耐心地講解給她聽。她滿有力量,坐直了身子,很精神地留心聽;最後她一邊跟著我們做決志禱告,一邊痛哭,我們從來沒見過她哭,她知道自己帶著很多罪,她對我們說:「以前求觀音甚麼回應都沒有,內心空虛,唯有耶穌基督是真實的,我的心被祂充滿了。」我們很受感動,我握著她的手,不斷地講聖經給她聽,還留下了些屬靈小冊子及佈道會錄音帶。

我們時常探望姊妹,給她講解聖經,給她新的錄音帶;她很勤力,學會了禱告,學會了感恩。神賜了一間私家病房給姊妹休養,弟兄姊妹來為她做了三福,使她更明白得救的意義。

 她很好學,很渴慕神,她時常聽錄音帶見證,這麼病重仍時常看聖經,還時常發問;有一天她說:「如果我早幾十年信主,人生就完全不同,會更有喜樂,更有意義,我還可以幫助別人。」她明白到將來向神的大敬拜是壯觀偉大的,只要自己盡力傳福音,每多一人信主,便多一人敬拜神。真的,親戚朋友探望她,她向他們傳福音,講自己的見證,她常常的微笑,分享信主後的喜樂;她時常引用神的話:「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得前書五章七節)因此她不怕死亡,沒有憂慮,時常的喜樂。

有一次,神賜力量給她,使她乾涸的喉嚨不停講了三個小時的福音,她坐直身子,精神飽滿,完全不像一個垂死的病人;她朋友深受感動,把這件神蹟記在心中,感謝神,她朋友剛在七月初決志信了主。

牧師和弟兄姊妹探望陳鈺淇姊妹,她很喜樂,她很感恩,我們知道她信主的心是很堅定的。後來她病況越來越嚴重,牧師來為她做浸禮,她覺得浸禮很有意義,她要公開證明她是個基督徒

四月中,陳鈺淇姊妹臨終前幾天,親戚朋友探她,她已沒有了氣力,躺在床上,但她不停地向他們微笑,她已作了最美好的見證,她媽媽、哥哥、大嫂和親友都很安慰,他們知道陳鈺淇姊妹死後一定可以上天家,都為好高興。

最後一兩天,陳鈺淇姊妹完全昏迷了,但她沒有痛苦,只有平安,神最後把她接去了。很感謝神,祂使我親身體驗到我一年半前在佈道會信主時,牧師所講的見證;真的,人信主就不懼怕死亡,死時充滿喜樂,充滿永生的盼望。

感謝神賜我屬靈的功課,我已不再是屬靈的嬰孩,我成長了,可藉著牧者弟兄姊妹們的幫助去事奉主,去傳福音。在事奉中,我身體雖然有疲倦,我雖然失去了很多時間,但比起事奉中的喜樂和永生的盼望,這些屬世的東西一文也不值。神啊!我已決志要勤力禱告及靈修,盡力的事奉主及傳福音,永主你時常與我同在!

英國來的潘美雲姊妹分享

當電視,各新聞傳播媒介傳出威爾斯皇妃戴安娜的死訊,全英國人民都震驚!

過去一週內,成千上萬的人在各處,市政府,皇宮門前,擺放鮮花,尤以倫敦為甚,有一些人可以站上八小時去輪候簽名悼念,甚至一些青年人在午夜後去到皇宮前燃點腊,當出殯一夜,許多人拖男帶女睡在街邊為皂是要看戴妃的靈柩出現,當記者訪問些群眾的時候,他們不知所謂的答道:「他們不知為了甚麼會如此做,只覺得應該這樣做就是了。」這一週內人民的情緒都在低落中,人民的吼叫中逼使英女皇出現於電視中發言。

出殯之日許多商店,超級市場都關上門,人民都在家哀看電視播放一切情形。

整個儀式中都讚揚戴妃善行、對著一副蓋著威爾斯旗內中放著一具沒有靈魂驅榖承諾一切的責任,儀式結束,人民似停留在倫敦皇宮門前久久不離去!

過去一週,人民瘋狂悲哀之行為被死的恐懼佔据內心,他們將戴妃捧為「天上的皇后」(Queen of Heaven).她本人根于不是基督徒,不是重生有耶穌基督生命的人,她曾交鬼,占卜,問將來與異教聯合,但英國許多教會,許多主教,他們知道這一切卻仍說她是「在基督裡」,她不是在基督死的,因為只有在基督裡死的人才有盼望眼(帖前4:16-17)才不被定罪(羅8:1-2),才有永生(約3:16),所以人民的恐懼,瘋狂,因為他們是沒有指望的人(帖前2:13)是不認識神的外邦人(帖前4:5)

分享見證

今年入夏令會之前,有幾位肢體與我交通考慮作執事之事,當時,自己反應覺得很突然,因覺自己不夠成熟,看到每位長老和執事對教會和神的心那麼熱切,就更覺自己不能承擔,但神很快就提醒我:「你是在事奉,還是靠我、看我而事奉,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而且不是我們能承擔甚麼事,乃是主為我們承擔」。之後,就將此事放在祈禱裡。直至一次團契當中,唱詩「你雖然像一匹小小驢駒,拴在門外從來無人注意,看哪今日榮耀之王耶穌用溫柔的微聲對你說我要用你」。想到自己原本滿身就是罪污,若將自己一生在人面前顯露,相信無人願意接近,但我們的主卻全然知道我的一生,但他仍然主動說:「我要用你!」而且副歌多次提及我要用你,我實在歡喜用你,看到主是多麼希望我們與祂同工,成為一個主所合用的器皿,那時想到主那無限和主動的愛,十分感動!後來再唱到「我因愛你故特意選召你……若肯潔淨自己,在我十架前降低,完全讓我管理你,我就要用你」。回想自己今日靈命光境,又是否被神用呢?所以自己也將一連串問題帶入令會,務要得著神自己。

在夏令會中,講員提及有生命和無生命的時候,想到主既然將生命賜過給我們,也正因為這原因,我們的事奉才稱得上有意義,而且看到生命的有限,不願虛渡神所賜給我們的生命,心裡很想服待神,因為祂是配得,並且我們的事奉是帶有永恆的價值。後來,在夏令會經過多次禱告和引證,清楚神的心意,便答應執事的事奉了。

求神加添我們全教會弟兄姊妹有彼此相愛的心,愛神、愛教會、是家裡的一份子,求神讓我們看重建立與神的關係,相信當我們越發認真追求認識祂,祂就越發吸引我們去跟隨祂、服待祂!

出賣主及弟兄的準備

—— 啟示錄講座有感

按聖經記載,在末後的日子,基督耶穌回來審判世界之先,會有不少豫兆,其一不可少的,就是信徒被逼害,到被殺(馬太24:9-10),這不是少量,而是大量的被殺殉道,直到被殺的數目滿足了(啟6:9-11)。然後,神就開始為這些歷世被殺的信徒伸被流血的冤,報應這個不信的世代。

馬太福音告訴我們一個可悲的境況,在末後的日子裡,陷害信徒,把他們交給別人殺害的,正是主內的弟兄姊妹,這些人跌倒,受迷惑,離經叛道,改投敵基督的陣營,這委實是個極具震撼的預告。這些離經叛道的基督徒將來要面對基督臺前的審判——給真正得救的信徒;或面對白色大寶座的審判——給不信和未得救的人。雖云只有神最清楚,但我們又有多少信心,能認定自己不是那些出賣弟兄姊妹的人呢?

我們也許否定這個可能性,但卻又未有審察自己的現況,那我們又憑甚麼去否定它呢?就憑我們對神那份如股市每天反覆上落般的忠心嗎?是憑我們對信仰那少得近乎可憐,且歷久不新的認識嗎?是憑我們對主不泠不熱,不如起初的愛心嗎?抑或憑我們對弟兄應酬式的關懷,淡如水般君子式的相交呢?假若,不幸被言中的話,那我們在消極上來說,已是有條件作出賣弟兄的準備了。

再說,在我們的心殿裡,神不是首要,只是次要,或是毫不重要的。我們愛自己、妻子、丈夫、兒女、朋友、財利、事業、生命、安逸,遠遠超過愛主的話。有一天,當逼迫臨到,我們要作出選擇:放棄以上的一切或是背棄神,陷害弟兄。我怕,我真怕我們是選擇後者。

今天,如果我們不再多方面的操練自己,就等同消極地準備自己日後被迷惑背棄神,陷害人。要增加對敵的戰鬥力,唯有透過在靈性上不斷的操練,而獲得提升的。

最後,我們當知道自己可能有一天會為主被逼害,被殺害的。我們可以認真想清楚,計算代價,再決定是否作主的真門徒。聖經貫切的教導是:「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在面對教會的大逼迫時,叫人不但心裡相信,且要口裡認耶穌為主,就算是要賠上生命。

近代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納稅獄中殉道前說:「當基督呼召一個人的時候,祂呼召他來為祂犧牲。」他也確是以生命回應呼召他的恩主。在倪柝聲先生年青時的文章裡,不難找出他既知道且準備隨時為主澆奠的真理。正因為這種準備,他在幾十年後,真正面對逼害、凌辱、被殺害的時候,仍能鬆容說出:「主為我死,我為主死。」

此時此刻談論未來不是多此一舉的。假如我們今天不敢,不想立志為主犧牲的話,將來真的要面對時,更不用多談了,肯定出賣主,出賣弟兄。假如我們立志為主獻上生命的話,那麼讓我們謙卑地求主繼續堅立,自此至終,愛主盡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