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志 為 主 做 大 事

週 筆 者 在 以 撒 團 講 道 , 題 目 是 「 全 年 大 計 」 。 筆 者 一 開 始 就 請 大 家 一 同 想 一 想 , 「 立 志 」 和 「 計 劃 」 最 忌 是 甚 麼 ? 會 眾 中 有 的 答 這 個 , 有 的 答 那 個 , 但 在 筆 者 的 心 中 , 筆 者 記 得 去 年 的 年 頭 也 曾 在 以 撒 團 中 講 過 類 同 的 題 目 , 但 一 年 過 去 了 , 筆 者 的 印 象 就 是 大 家 都 忘 記 了 年 頭 所 立 的 志 向 , 所 以 、 筆 者 對 會 眾 清 楚 地 指 出 , 「 立 志 」 和 「 計 劃 」 最 忌 是 「 沒 有 行 動 去 實 行 」 ! !

甚 麼 是 「 失 敗 」 ? 本 來 失 敗 的 本 意 是 行 得 不 成 功 , 但 筆 者 認 為 最 大 的 失 敗 , 就 是 連 實 行 的 念 頭 也 沒 有 。 倘 若 我 們 因 為 行 得 不 成 功 而 失 敗 , 我 們 還 贏 得 一 個 「 經 驗 」 , 所 謂 失 敗 乃 成 功 之 母 , 因 為 失 敗 的 經 驗 累 積 起 來 , 總 有 一 天 一 定 會 成 功 的 。 但 是 如 果 連 實 行 的 念 頭 都 沒 有 呢 ! 那 就 是 虛 偽 , 自 欺 , 沒 有 鬥 志 和 沒 有 出 色 的 腐 敗 本 質 , 這 樣 的 人 , 無 論 在 甚 麼 事 上 都 是 不 會 成 功 的 。

做 了 基 督 徒 這 麼 久 了 , 你 曾 經 想 過 為 主 做 點 事 嗎 ? 記 得 教 會 歷 史 告 訴 我 們 , 有 一 次 出 現 一 個 時 代 性 的 大 復 興 , 起 因 就 是 因 為 有 一 個 年 青 人 , 牧 者 問 他 說 : 「 雖 然 我 知 道 你 的 事 奉 已 經 很 忙 了 , 但 教 會 很 需 要 人 手 幫 忙 , 你 可 以 不 可 以 為 主 的 緣 故 , 立 志 為 主 再 多 做 一 點 點 事 呢 ? 」 那 個 年 青 人 想 了 一 想 , 於 是 就 答 應 了 。 過 了 不 久 、 牧 者 又 來 問 他 「 可 以 不 可 以 為 主 再 多 做 一 點 點 事 呢 ? 」 他 考 慮 了 一 下 , 又 答 應 了 。 這 樣 , 漸 漸 地 , 這 個 年 青 人 就 成 了 教 會 裡 最 強 的 一 個 領 袖 ; 漸 漸 地 , 教 會 裡 這 樣 的 領 袖 就 多 起 來 ; 漸 漸 地 , 其 他 教 會 也 產 生 同 樣 的 領 袖 ; 漸 漸 地 , 這 種 為 主 多 做 一 點 事 的 志 向 和 行 動 , 就 成 了 一 個 風 氣 , 形 成 那 個 時 代 的 大 復 興 。

或 問 , 那 個 大 復 興 的 主 因 是 甚 麼 ? 答 案 是 神 尋 著 了 一 個 「 有 行 動 」 又 肯 為 主 「 立 志 多 做 一 點 事 」 的 青 年 人 。 再 問 , 我 們 教 會 能 不 能 有 類 同 的 復 興 ? 答 案 是 「 當 然 能 」 , 因 為 我 們 教 會 有 好 幾 位 帶 病 又 身 體 有 缺 陷 的 年 老 長 者 都 能 活 出 巨 大 的 事 奉 衝 勁 來 , 他 們 裡 頭 的 「 鬥 志 」 已 經 是 人 人 要 學 習 的 。 這 幾 位 長 老 的 表 現 , 使 我 們 確 信 , 一 個 人 是 否 衰 老 , 全 不 乎 年 齡 , 也 不 在 乎 健 康 , 乃 在 乎 心 志 和 行 動 。 心 理 學 告 訴 我 們 , 年 老 的 象 徵 之 一 , 就 是 對 許 多 事 與 物 都 沒 有 興 趣 , 沒 有 鬥 志 。 假 若 我 們 全 教 會 人 人 都 能 有 一 個 心 志 向 主 禱 告 說 : 「 主 阿 , 用 我 , 我 立 志 , 靠 主 堅 決 實 行 , 今 年 要 為 你 多 做 點 事 … . 甚 至 為 你 做 點 『 大 事 』 , 不 要 讓 我 生 腐 蝕 ! 」 我 們 就 可 以 預 見 今 年 的 年 底 , 教 會 將 會 有 一 個 大 復 興 了 。

~ 吳 主 光 弟 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