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 備 參 加 聖 經 問 答 比

兩 週 的 主 日 下 午 就 是 教 會 下 半 年 度 的 「 聖 經 問 答 比 賽 」 了 。 大 家 還 記 得 上 半 年 的 比 賽 , 我 們 中 間 許 多 人 都 作 了 很 早 的 準 備 工 夫 , 不 論 有 沒 有 得 獎 也 好 , 那 種 參 賽 和 追 求 的 熱 誠 , 就 是 非 常 可 嘉 的 了 。 今 屆 、 筆 者 聽 見 以 利 亞 團 說 : 「 無 論 如 何 都 不 能 再 度 淪 為 第 四 名 的 」 ; 以 撒 團 一 位 弟 兄 對 我 說 : 「 我 真 的 用 了 許 多 時 間 預 備 的 呀 ! 」 另 一 位 說 : 「 加 拉 太 , 以 弗 所 , 腓 立 比 , 歌 羅 西 , 這 四 本 書 我 都 讀 了 許 多 次 了 。 」 筆 者 仍 未 聽 見 以 諾 團 和 迦 南 團 有 甚 麼 消 息 !

大 家 千 萬 不 要 輕 視 這 一 次 的 比 賽 範 圍 , 以 為 僅 僅 四 卷 書 , 很 容 易 。 告 訴 你 們 , 筆 者 出 的 問 題 是 絕 對 不 容 易 的 , 不 過 、 筆 者 不 會 問 及 一 些 「 捉 字 虱 」 之 類 的 問 題 , 所 有 問 題 都 是 屬 於 造 就 性 的 , 目 的 為 教 導 你 們 怎 樣 讀 經 讀 得 有 味 道 , 怎 樣 解 經 , 怎 樣 留 意 聖 經 中 重 要 的 地 方 , 使 參 加 者 在 無 形 之 中 上 了 一 堂 好 好 的 「 釋 經 學 」 。

就 以 第 一 階 段 「 書 信 的 內 容 事 實 」 而 論 : 大 家 千 萬 不 要 以 為 書 信 的 內 容 既 不 屬 故 事 性 質 , 怎 會 有 許 多 「 事 實 」 性 的 經 文 ? 其 實 書 信 中 所 提 及 的 事 實 既 難 又 多 , 例 如 : 「 保 羅 怎 樣 在 加 太 拉 書 開 始 之 時 介 紹 自 己 使 徒 職 份 的 來 源 」 就 是 一 個 最 重 要 的 「 事 實 」 了 ; 加 拉 太 書 又 怎 樣 透 露 保 羅 寫 字 的 大 小 又 是 一 個 重 要 的 「 事 實 」 。 這 些 「 事 實 」 都 與 保 羅 書 信 內 容 有 著 一 個 十 分 重 要 的 關 係 。

以 第 二 階 段 「 書 信 的 上 下 文 結 構 」 而 論 : 大 家 要 知 道 , 讀 通 書 信 內 容 的 最 重 要 秘 訣 , 就 是 先 弄 清 楚 全 書 的 分 段 結 構 , 每 一 個 信 息 的 上 下 文 關 鍵 . 例 如 : 以 弗 所 書 第 二 章 所 論 及 的 外 邦 人 六 個 『 沒 有 』 , 就 是 保 羅 勸 勉 猶 太 人 與 外 邦 人 和 睦 最 重 要 的 關 鍵 。

以 第 三 階 段 「 讀 經 亮 光 」 就 是 最 深 最 難 的 一 個 階 段 了 , 但 參 加 這 個 階 段 者 , 真 的 可 以 學 會 怎 樣 讀 聖 經 讀 得 有 味 道 。 舉 例 來 說 , 我 會 問 你 , 保 羅 在 以 弗 所 書 中 的 「 第 二 個 禱 告 」 , 是 靠 著 甚 麼 來 成 就 的 ? 你 就 應 該 明 白 , 三 章 十 四 至 十 九 節 的 禱 告 內 容 何 等 難 達 成 , 但 第 二 十 節 指 出 、 「 神 能 照 著 運 行 在 我 們 心 裡 的 大 力 , 充 充 足 足 的 成 就 一 切 超 過 我 們 所 求 所 想 的 。 」

要 答 得 好 , 答 得 對 , 就 要 「 多 讀 , 仔 細 讀 」 、 「 多 想 、 仔 細 想 」 、 「 多 分 析 、 仔 細 分 析 」 。 馬 馬 虎 虎 的 , 就 是 讀 上 幾 十 遍 , 也 是 沒 有 用 的 。 「 這 麼 難 , 一 定 用 不 著 我 了 ! 」 你 內 心 有 這 麼 一 句 「 不 中 用 」 的 話 嗎 ? 憑 你 這 一 句 話 , 就 注 定 你 屬 靈 的 品 質 永 不 會 進 步 了 ! !

~ 吳 主 光 弟 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