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 談 宋 尚 節 重 生 經 歷

週 筆 者 報 導 「 讀 未 尚 節 日 記 有 感 」 , 筆 者 表 示 希 奇 宋 尚 節 的 「 重 生 經 歷 」 , 只 是 未 能 詳 細 解 釋 , 現 在 再 與 大 家 分 享 我 的 感 受 。

宋 尚 節 早 期 的 熱 心 很 可 能 是 宗 教 心 理 : 因 為 他 是 一 個 牧 師 的 兒 子 , 加 上 本 性 聰 敏 , 性 格 倔 強 , 又 被 人 稱 讚 為 「 小 牧 師 」 , 在 這 種 心 理 之 下 , 他 的 「 禱 告 山 」 經 歷 , 獻 身 做 傳 道 , 在 美 國 讀 書 時 到 各 教 會 講 道 一 百 次 , 讀 神 學 等 等 , 都 很 可 能 是 宗 教 自 然 反 射 作 用 而 已 , 就 像 一 個 電 影 明 生 的 兒 子 , 也 為 演 戲 熱 心 一 樣 。 因 此 、 各 人 都 要 留 意 , 你 的 教 會 生 活 和 熱 心 , 是 出 自 「 屬 靈 生 命 」 呢 ? 還 是 出 自 「 宗 教 心 理 」 呢 ?

宋 尚 節 未 得 救 的 蹟 象 : 我 們 可 以 注 意 到 , 雖 然 宋 尚 節 這 個 熱 心 , 但 他 的 脾 氣 很 大 , 小 時 為 反 抗 父 親 而 將 頭 撞 到 水 缸 去 , 將 大 水 缸 撞 破 ; 在 美 國 讀 書 時 , 惡 待 哥 哥 , 在 冬 天 將 哥 哥 趕 出 房 外 ; 在 讀 神 學 時 竟 然 研 究 諸 教 , 打 座 , 念 佛 經 … . 這 些 都 是 他 的 本 性 , 他 太 聰 明 , 因 此 他 的 自 我 太 大 , 自 我 一 天 未 死 透 , 「 重 生 」 還 是 無 望 。

宋 尚 節 得 救 的 關 鍵 : 就 在 那 一 次 奮 興 會 , 驚 奇 聽 見 一 個 年 輕 女 傳 道 講 十 字 架 , 靈 力 充 沛 , 使 他 非 常 感 動 和 羨 慕 。 回 家 禱 告 時 , 聖 靈 對 他 說 : 「 我 要 滅 絕 智 慧 人 的 智 慧 , 廢 棄 聰 明 人 的 聰 明 。 」 於 是 天 天 為 罪 憂 傷 , 向 神 痛 哭 認 罪 , 長 達 五 十 天 之 久 。 在 禱 告 中 看 見 主 耶 穌 釘 十 字 架 , 鮮 血 淋 漓 , 然 而 主 對 他 說 : 「 小 子 , 你 的 罪 赦 了 。 」 他 才 經 歷 到 「 重 生 得 救 」 , 看 見 自 己 犯 罪 的 本 相 , 將 自 我 「 破 粹 」 , 在 靈 裡 接 觸 到 主 , 使 他 經 歷 重 生 改 變 。 啊 ! 真 盼 望 我 們 教 會 人 人 都 在 靈 裡 接 觸 主 , 不 要 只 做 個 「 宗 教 熱 」 的 基 督 徒 就 算 了 。

宋 尚 節 被 人 看 為 精 神 病 : 因 著 靈 裡 接 觸 到 主 , 他 就 時 而 讀 經 , 痛 哭 , 讚 美 , 指 摘 院 長 是 魔 鬼 。 院 長 本 是 未 得 救 的 新 派 分 子 , 所 以 無 法 了 解 宋 尚 節 的 表 現 , 反 以 為 他 患 上 精 神 病 。 大 家 不 要 以 為 牧 師 就 一 定 得 救 , 中 國 的 宋 尚 節 和 西 方 的 衛 斯 理 約 翰 , 都 是 傳 道 多 年 才 清 楚 得 救 的 ; 在 新 神 學 神 學 院 和 教 會 裡 的 人 , 全 部 都 不 能 得 救 ; 「 你 」 得 救 了 沒 有 ? 你 不 能 拿 你 的 熱 心 或 在 教 會 裡 的 地 位 來 作 保 證 , 除 非 你 「 重 生 」 了 , 就 是 經 歷 過 「 破 粹 自 我 」 , 徹 底 承 認 自 己 是 罪 人 , 靠 主 的 恩 典 重 新 建 立 起 愛 慕 屬 靈 的 追 求 生 活 , 否 則 、 你 肯 定 未 得 救 。

當 別 人 說 「 你 可 能 未 得 救 」 , 你 第 一 個 反 應 是 甚 麼 呢 ? 如 果 你 的 反 應 是 憤 怒 , 抗 拒 , 你 就 死 定 了 ! 如 果 你 內 心 產 生 焦 急 , 那 還 好 , 只 要 靠 聖 經 真 理 弄 清 楚 就 可 以 安 心 了 ; 如 果 你 想 起 自 重 生 的 經 歷 , 又 知 道 自 己 一 定 勝 過 罪 , 與 神 有 很 好 的 關 係 , 因 而 內 心 出 現 平 安 與 感 謝 , 那 就 恭 喜 你 了 ; 如 果 你 無 動 於 衷 , 以 冷 笑 回 應 , 你 就 是 撒 但 撒 進 來 的 「 稗 子 」 , 你 不 是 麥 子 。

~ 吳 主 光 弟 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