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悼 可 敬 可 愛 的

李 昭 漢 弟 兄 吳 主 光

上 週 一 下 午 二 時 五 十 分 , 我 們 所 敬 愛 的 李 昭 漢 弟 兄 安 息 於 天 父 慈 愛 的 懷 抱 了 。 記 得 他 在 醫 院 之 時 , 教 會 百 多 位 弟 兄 姊 妹 踴 進 醫 院 去 看 他 , 醫 院 方 面 表 示 有 點 不 高 興 , 但 也 不 敢 加 以 攔 阻 , 因 為 希 奇 李 弟 兄 是 甚 麼 重 要 人 物 , 眾 人 竟 然 會 對 他 如 此 敬 愛 。 醫 院 方 面 有 位 負 責 人 指 出 、 他 在 醫 院 工 作 幾 十 年 , 從 未 見 過 如 此 的 場 面 。 弟 兄 姊 妹 們 也 知 道 不 應 太 多 人 擁 擠 急 症 室 , 於 是 有 人 勸 諭 大 家 按 時 間 表 分 批 去 探 望 李 昭 漢 弟 兄 , 大 家 也 很 聽 勸 , 結 果 從 早 到 晚 , 人 朝 不 絕 , 甚 至 有 一 些 弟 兄 深 夜 二 時 多 還 到 醫 院 去 看 他 。 為 甚 麼 這 麼 多 人 敬 愛 李 昭 漢 弟 兄 ? 當 然 是 因 為 敬 佩 他 的 屬 靈 生 命 , 和 熱 心 追 求 的 榜 樣 。 其 實 大 家 對 李 昭 漢 弟 兄 的 認 識 還 不 深 , 若 能 細 心 讀 完 這 篇 文 章 , 相 信 大 家 對 他 敬 愛 的 程 度 會 大 大 加 深 。

約 八 年 多 前 , 有 人 介 紹 筆 者 認 識 李 昭 漢 弟 兄 , 說 他 曾 經 在 香 港 是 個 億 萬 富 豪 , 但 在 一 夜 之 間 被 恆 隆 銀 行 風 朝 連 累 , 以 致 破 產 , 帶 著 餘 下 的 財 富 移 民 到 美 國 , 經 營 一 間 小 餐 館 為 生 。 可 是 因 為 心 中 常 常 憤 憤 不 平 , 以 致 心 臟 病 爆 發 , 在 醫 院 裡 換 了 五 條 心 臟 血 管 。 之 後 , 他 感 到 人 生 甚 為 灰 暗 , 曾 經 想 過 自 殺 , 到 過 觀 音 廟 求 道 七 整 天 , 仍 然 找 不 著 人 生 的 目 的 和 意 義 。 最 後 有 人 介 紹 他 到 筆 者 所 牧 養 的 教 會 ( 列 治 文 華 人 宣 道 會 ) 來 聚 會 , 記 得 他 第 一 次 來 參 加 的 聚 會 , 是 週 三 晚 的 祈 禱 會 。 之 後 他 常 常 來 聚 會 , 不 但 參 加 主 日 崇 拜 , 主 日 學 , 祈 禱 會 , 團 契 聚 會 , 甚 至 參 加 每 主 日 清 晨 八 時 正 開 始 , 由 筆 者 帶 領 的 「 靈 修 研 經 聚 會 」 , 除 了 生 病 之 外 , 多 年 來 從 未 有 過 缺 席 的 , 可 以 說 , 教 會 裡 所 有 他 能 參 加 的 聚 會 他 都 參 加 了 , 甚 至 還 跑 到 維 真 神 學 院 裡 去 修 讀 一 些 聖 經 科 目 。 不 但 如 此 、 教 會 錄 音 室 裡 面 所 存 放 的 錄 音 帶 , 他 全 部 都 借 回 家 去 聽 。 他 十 分 喜 愛 閱 讀 , 而 且 速 度 十 分 快 , 就 如 「 祈 理 魁 神 父 傳 」 這 麼 厚 的 書 , 他 只 花 不 到 兩 天 就 看 完 了 。 因 此 教 會 圖 書 館 裡 面 的 書 , 他 也 差 不 多 都 全 部 看 完 。 那 時 他 對 筆 者 說 , 他 平 均 每 天 讀 二 十 七 章 聖 經 , 他 就 這 麼 特 別 的 一 位 弟 兄 。

可 是 、 約 七 個 月 之 後 , 有 人 問 他 是 否 願 意 信 主 ? 他 卻 回 答 說 : 「 仍 未 。 」 追 問 他 有 甚 麼 不 明 白 沒 有 ? 他 卻 說 : 「 沒 有 ! 」 問 他 為 甚 麼 不 決 志 信 主 呢 ? 他 就 說 : 「 心 中 好 像 還 有 一 問 題 尚 未 解 決 。 」 再 問 他 那 是 甚 麼 問 題 ? 他 卻 說 : 「 不 知 道 。 」

於 是 弟 兄 姊 妹 就 要 求 我 去 探 訪 他 , 我 問 他 為 甚 麼 不 決 志 信 主 , 他 給 我 的 回 答 還 是 與 上 述 的 一 樣 。 感 謝 主 , 祂 賜 給 我 智 慧 , 我 就 對 他 說 : 「 李 先 生 , 你 研 究 了 基 督 教 的 道 理 這 麼 久 了 , 心 中 還 是 感 到 有 一 個 莫 名 的 問 題 未 解 決 , 據 我 的 經 驗 , 你 一 定 是 將 神 當 作 一 種 哲 學 來 分 析 他 , 對 嗎 ? 你 錯 了 , 神 不 是 一 種 哲 學 , 而 是 你 的 天 父 , 祂 很 希 望 你 能 用 感 情 來 接 觸 祂 , 稱 祂 為 你 的 天 父 。 你 一 天 不 用 心 靈 和 誠 實 來 接 觸 祂 , 你 還 是 無 法 解 決 你 的 問 題 , 因 為 祂 不 是 一 種 哲 學 , 而 是 你 的 天 父 ! 」 過 了 幾 天 , 李 昭 漢 弟 兄 歡 天 喜 地 的 前 來 告 訴 筆 者 , 說 他 因 為 聽 了 我 的 勸 , 跪 在 神 面 前 流 淚 認 罪 禱 告 , 對 天 父 說 : 「 天 父 阿 , 你 一 直 等 候 我 叫 你 一 聲 天 父 , 但 我 卻 將 你 看 為 一 種 哲 學 , 批 評 你 , 傷 你 的 心 , 請 你 原 諒 我 。 現 在 我 要 叫 你 一 聲 , 天 父 阿 … … 」 自 此 , 李 弟 兄 就 成 了 一 個 熱 心 追 求 的 真 基 督 徒 了 。

李 弟 兄 重 生 得 救 後 , 常 常 逼 切 地 流 淚 為 妻 子 李 邱 錫 瓊 禱 告 , 求 神 感 動 她 信 主 。 李 弟 兄 一 向 脾 氣 甚 大 , 在 家 或 在 外 為 人 都 很 自 大 , 叫 他 低 下 頭 來 勸 妻 子 信 主 實 在 是 頂 難 的 事 ; 他 的 妻 子 也 故 意 作 弄 他 , 偏 偏 就 是 不 聽 他 , 使 他 暴 跳 如 雷 。 其 實 這 是 聖 靈 的 工 作 , 要 他 改 變 自 己 的 性 情 , 他 就 不 能 不 低 聲 下 氣 地 勸 妻 子 信 主 。 結 果 神 開 恩 , 一 次 與 妻 子 旅 遊 聖 地 , 來 到 在 主 耶 穌 背 十 字 架 上 各 各 他 山 的 路 上 默 想 , 李 太 就 被 神 的 靈 感 動 信 主 了 。 李 昭 漢 弟 兄 為 妻 子 肯 信 主 而 歡 喜 若 狂 , 之 後 , 他 就 繼 續 為 兒 女 禱 告 , 求 神 感 動 他 們 早 日 信 主 , 並 且 以 之 為 活 在 世 上 最 大 的 祈 望 。 前 幾 個 月 , 有 一 位 弟 兄 向 李 弟 兄 的 兒 子 傳 福 音 , 他 表 示 決 志 信 主 , 李 弟 兄 知 道 這 消 息 , 他 還 是 半 信 半 疑 ; 有 一 次 佈 道 主 日 , 他 的 兒 子 又 再 舉 手 表 示 決 志 信 主 , 李 昭 漢 弟 兄 就 歡 喜 到 不 得 了 。 他 將 自 己 的 讀 經 心 得 , 和 許 多 聖 經 知 識 , 都 錄 在 錄 音 帶 裡 , 交 給 兒 子 聽 。 他 又 囑 咐 一 些 弟 兄 們 , 要 特 別 留 意 與 他 兒 子 相 交 , 好 接 納 他 進 入 教 會 這 個 大 家 庭 。 上 個 月 英 文 崇 拜 後 , 他 看 見 兒 子 一 個 人 在 車 廂 裡 讀 聖 經 , 他 們 開 心 極 了 , 他 對 筆 者 說 : 「 我 兒 子 真 是 真 心 信 主 的 , 因 為 他 很 細 地 讀 聖 經 呢 ! 」 因 為 兒 子 信 了 主 , 他 就 多 次 對 我 說 : 「 現 在 我 再 沒 有 任 何 掛 慮 了 , 神 對 我 真 好 , 其 他 問 題 倒 是 次 要 。 」

筆 者 極 其 欣 賞 李 昭 漢 弟 兄 的 為 人 , 和 他 對 聖 經 真 理 熱 切 追 求 的 態 度 , 因 此 筆 者 等 他 信 主 足 三 年 ( 滿 足 宣 道 會 的 要 求 ) , 就 立 即 物 色 他 做 宣 道 會 教 會 的 長 老 。 再 者 、 因 為 筆 者 常 常 感 到 孤 單 , 心 中 所 明 白 的 真 理 和 對 神 國 的 抱 負 , 很 少 人 能 明 白 , 於 是 筆 者 就 私 下 邀 請 他 做 我 個 人 的 「 禱 伴 」 , 認 為 他 這 麼 熱 切 追 求 , 很 可 能 會 為 我 分 憂 , 做 我 的 禱 伴 。 我 非 常 愛 他 , 甚 至 多 次 在 公 開 場 合 對 他 大 加 稱 讚 , 惹 來 一 些 人 妒 忌 , 帶 給 他 和 筆 者 不 少 難 處 。 因 此 李 昭 漢 弟 兄 勸 我 不 要 單 單 稱 讚 他 , 也 不 要 與 他 過 份 親 密 相 交 , 應 該 將 愛 分 與 別 人 。 筆 者 也 就 他 的 意 見 邀 請 別 人 做 禱 伴 , 然 而 、 做 知 交 朋 友 怎 可 能 勉 強 得 來 呢 ? 在 我 的 心 目 中 , 還 有 誰 可 以 代 替 李 昭 漢 弟 兄 的 地 位 呢 ? 我 特 別 敬 愛 他 , 因 為 :

  1. 他 的 性 格 率 直 , 熱 心 待 人 而 絕 無 詭 詐 。 雖 然 他 的 脾 氣 很 大 , 但 每 一 次 他 發 完 脾 氣 , 他 都 能 向 對 方 道 歉 , 這 是 他 信 主 後 的 改 變 。 再 者 、 筆 者 十 分 愛 他 對 主 的 心 非 常 單 純 。 筆 者 常 常 教 導 弟 兄 姊 妹 們 要 學 習 「 享 受 式 的 禱 告 」 , 李 弟 兄 就 在 眾 肢 體 之 中 學 得 最 好 的 一 位 , 因 此 他 常 常 在 禱 告 中 向 天 父 流 露 感 情 , 心 十 分 貼 近 神 , 也 能 享 受 神 , 如 同 蒙 慈 愛 的 兒 女 一 樣 。
  2. 他 求 學 不 甘 後 人 , 立 志 極 少 不 成 功 的 。 他 的 生 活 很 有 規 律 , 很 能 自 律 , 他 常 見 證 , 不 論 立 志 減 肥 , 立 志 學 習 , 立 志 讀 書 , 立 志 做 任 何 事 物 , 很 少 失 敗 的 。 他 除 了 熱 愛 閱 讀 屬 靈 書 籍 之 外 , 對 每 一 樣 事 物 都 有 興 趣 學 習 , 例 如 、 他 和 妻 子 一 同 學 習 「 電 腦 中 文 倉 頡 輸 入 法 」 , 這 是 在 所 有 輸 入 法 之 中 最 難 和 最 流 暢 的 輸 入 法 , 他 和 妻 子 都 已 經 七 十 多 歲 了 , 竟 然 成 了 中 文 打 字 的 高 手 ! 叫 人 甚 為 敬 佩 。 此 外 、 他 還 學 滑 雪 , 學 英 文 , 參 加 短 宣 受 訓 , 參 加 神 學 進 深 課 程 … … 。 平 安 福 音 堂 早 期 、 他 身 體 還 健 康 之 時 , 他 還 常 常 參 加 派 單 張 等 等 。 只 要 他 有 時 間 , 任 何 他 可 以 學 的 , 可 以 參 與 的 , 他 都 願 意 學 和 參 加 。 他 和 妻 子 甚 至 參 加 全 教 會 聖 經 問 答 比 賽 , 與 青 年 人 一 爭 高 低 , 結 果 妻 子 奪 得 「 熱 心 參 與 獎 第 一 名 」 , 其 實 他 也 用 了 許 多 時 間 裝 備 自 己 , 從 不 甘 後 人 。
  3. 他 追 求 的 態 度 十 分 認 真 。 很 少 人 會 想 到 , 他 年 紀 這 麼 大 了 , 竟 然 不 斷 地 將 每 天 的 靈 修 心 得 , 聽 道 筆 記 , 閱 讀 屬 靈 書 籍 的 筆 記 , 和 修 讀 神 學 課 程 的 筆 記 , 一 一 寫 下 來 , 並 且 以 最 有 系 統 的 貯 存 方 式 加 以 貯 存 , 有 一 些 資 料 甚 至 還 輸 入 電 腦 加 以 貯 存 。 因 此 、 我 送 了 一 本 大 字 金 邊 皮 面 聖 經 給 他 , 鼓 勵 他 讀 聖 經 , 又 將 我 個 人 一 些 讀 經 心 得 特 別 送 給 他 , 他 都 愛 若 珍 寶 。
  4. 他 很 想 參 與 事 奉 , 常 以 自 己 年 紀 老 了 , 未 能 被 神 大 大 使 用 為 憾 。 其 實 我 們 教 會 一 開 始 就 請 他 做 長 老 , 他 卻 推 辭 了 ; 筆 者 又 請 他 做 執 事 , 又 請 他 教 主 日 學 , 請 他 教 「 三 福 」 , 請 他 主 持 團 契 靈 修 , 請 他 在 主 日 崇 拜 分 享 心 得 … … , 甚 至 多 次 想 要 特 別 訓 練 他 學 講 道 , 但 他 都 一 一 推 辭 。 他 對 筆 者 說 , 因 為 有 一 些 人 妒 忌 , 不 喜 歡 筆 者 特 別 提 拔 他 , 為 了 避 免 別 人 妒 忌 和 不 愉 快 , 他 就 將 事 奉 一 一 推 辭 。 舉 例 來 說 , 李 昭 漢 弟 兄 和 別 一 些 年 長 的 弟 兄 一 齊 請 辭 董 事 職 位 , 之 後 李 弟 兄 對 筆 者 說 , 其 實 他 不 想 辭 職 , 只 是 被 人 「 拖 下 去 一 同 辭 職 」 而 已 , 心 中 實 在 有 所 不 甘 , 但 為 了 免 傷 弟 兄 感 情 , 他 就 辭 職 算 了 。 可 見 李 弟 兄 常 常 為 人 著 想 , 不 為 名 , 也 不 為 利 。 記 得 他 臨 死 前 幾 天 還 是 對 妻 子 訴 說 神 不 用 他 , 因 為 甚 麼 事 奉 都 沒 有 了 ! 他 妻 子 卻 安 慰 他 說 , 神 已 經 用 他 很 多 了 , 因 為 他 的 見 證 和 榜 樣 激 勵 了 許 多 人 。
  5. 按 力 量 來 說 , 他 奉 獻 金 錢 最 多 , 只 是 從 來 沒 有 人 知 道 而 已 。 本 來 這 是 他 個 人 的 秘 密 , 他 若 不 親 自 告 訴 筆 者 , 筆 者 也 無 從 知 道 , 但 李 弟 兄 為 了 澄 清 別 人 對 他 誤 會 , 他 就 好 幾 次 對 筆 者 見 證 他 的 奉 獻 情 況 。 記 得 一 次 他 稱 自 己 「 第 二 次 破 產 」 了 , 全 教 會 都 為 他 著 急 , 筆 者 就 帶 著 一 張 支 票 去 送 給 他 , 表 示 支 持 安 慰 。 他 很 有 禮 貌 地 收 下 了 , 卻 從 來 不 將 它 存 入 自 己 的 銀 行 戶 口 , 反 之 、 他 竟 然 奉 獻 了 「 五 倍 」 那 張 支 票 金 額 , 說 是 「 因 為 第 二 次 破 產 了 , 怕 以 後 再 沒 有 能 力 奉 獻 」 , 所 以 立 即 作 了 巨 額 奉 獻 。 筆 者 聽 了 , 感 動 得 五 體 投 地 。 但 那 一 次 並 不 是 他 最 後 的 奉 獻 , 以 後 他 還 是 作 過 幾 次 巨 額 奉 獻 。 ( 通 常 我 們 奉 獻 多 少 金 錢 , 都 不 方 便 讓 別 人 知 道 , 免 得 奪 取 了 神 的 榮 耀 , 但 如 今 李 弟 兄 回 到 天 家 去 了 , 筆 者 認 為 此 時 將 他 奉 獻 的 事 向 大 家 見 證 , 更 能 歸 榮 耀 與 神 , 同 時 也 能 造 就 其 他 人 。 )
  6. 他 以 主 耶 穌 為 至 寶 。 筆 者 曾 經 聽 過 許 多 人 都 說 以 主 耶 穌 為 至 寶 , 但 真 實 如 李 昭 漢 弟 兄 這 樣 愛 主 的 卻 不 多 , 因 為 李 弟 兄 「 兩 次 破 產 」 , 他 都 能 為 主 的 緣 故 很 容 易 就 勝 過 , 並 且 多 次 表 示 , 如 果 神 將 他 的 財 富 全 部 送 還 他 , 他 都 不 要 , 他 現 在 才 知 道 , 主 耶 穌 真 是 至 寶 。 因 此 , 他 晚 年 經 歷 到 嚴 重 的 貧 窮 , 然 而 、 他 從 不 埋 怨 半 句 , 反 而 常 常 說 , 主 耶 穌 對 他 真 好 。
  7. 他 熱 愛 教 會 , 以 教 會 為 家 。 我 們 教 會 的 祈 禱 會 , 他 一 直 參 加 , 極 少 缺 席 , 直 到 他 後 來 身 體 健 康 不 好 , 他 才 停 止 , 但 他 仍 然 在 各 方 面 關 心 教 會 , 又 多 方 面 與 弟 兄 姊 妹 們 相 交 , 又 教 導 和 鼓 勵 不 少 後 輩 。 筆 者 常 常 帶 他 一 同 去 探 訪 , 去 作 見 證 , 他 從 不 推 辭 , 直 到 最 後 他 身 體 不 適 , 不 方 便 多 外 出 為 止 。 李 弟 兄 離 世 前 感 到 最 不 開 心 的 一 件 事 , 就 是 看 見 以 撒 團 頻 臨 瓦 解 , 因 為 有 一 些 肢 體 離 開 教 會 , 有 一 些 肢 體 搬 遠 了 , 有 一 些 肢 體 回 流 香 港 , 有 一 些 肢 體 軟 弱 倒 退 , 有 一 些 肢 體 落 在 猜 疑 和 愁 苦 之 中 … … , 為 此 , 李 弟 兄 有 十 幾 天 不 能 入 睡 , 吃 了 很 重 分 量 的 安 眠 藥 還 是 不 能 入 睡 。 他 說 、 真 摯 的 感 情 釋 放 了 出 來 , 怎 可 能 說 收 回 就 收 回 呢 ? 筆 者 問 他 有 甚 麼 放 不 下 的 心 事 沒 有 ? 他 回 答 說 : 「 我 最 大 的 掛 慮 就 是 我 的 兒 子 信 主 , 現 在 他 已 經 信 了 主 , 我 應 該 是 一 無 掛 慮 的 了 。 只 是 我 為 以 撒 團 很 難 過 , 因 為 有 一 些 人 太 過 執 著 , 看 見 別 人 眼 中 的 剌 , 看 不 見 自 己 眼 中 的 梁 木

 

我 們 可 敬 可 愛 的 李 昭 漢 弟 兄 在 上 週 三 下 午 三 時 許 , 在 浴 室 裡 突 然 中 風 。 在 昏 迷 倒 地 之 時 , 下 意 識 地 想 要 關 掉 熱 水 , 卻 不 慎 將 熱 水 開 到 盡 , 冷 水 倒 關 閉 了 , 結 果 除 了 腦 部 中 風 , 血 管 嚴 重 爆 裂 之 外 , 全 身 百 分 之 二 十 被 滾 沸 的 花 洒 熱 水 淋 沐 灼 傷 , 傷 勢 達 到 第 三 級 。 及 至 他 被 妻 子 發 現 之 時 , 已 經 過 了 半 小 時 。 李 弟 兄 被 送 醫 院 後 , 一 直 昏 迷 , 不 能 說 話 , 也 沒 有 任 何 反 應 , 後 來 才 在 半 昏 迷 的 狀 態 中 , 眼 睛 睜 開 轉 動 , 左 手 只 能 微 動 , 表 示 灼 傷 的 地 方 痛 楚 而 已 。 醫 生 不 停 給 他 下 止 痛 藥 和 包 紮 傷 處 , 但 在 治 療 中 風 和 灼 傷 的 問 題 上 , 完 全 束 手 無 策 。

筆 者 在 醫 院 為 他 禱 告 之 後 , 第 二 天 就 要 到 美 國 領 會 三 天 。 從 長 途 電 話 中 , 得 知 李 弟 兄 的 情 況 漸 漸 惡 化 , 全 教 會 百 多 人 到 醫 院 去 探 望 他 。 聞 說 到 了 週 六 下 午 , 李 弟 兄 的 情 況 十 分 危 急 , 血 壓 低 至 上 壓 六 十 幾 而 下 壓 則 只 有 二 十 幾 度 。 大 家 都 急 得 痛 哭 起 來 了 , 李 弟 兄 的 大 兒 子 還 拉 著 全 家 每 一 個 人 的 手 , 在 李 弟 兄 床 邊 一 同 懇 切 禱 告 。 醫 生 來 了 , 立 即 吩 咐 護 士 加 增 李 弟 兄 體 內 的 水 分 , 使 其 心 臟 有 足 夠 的 血 液 和 水 分 , 結 果 血 壓 漸 漸 上 升 , 李 弟 兄 的 情 況 稍 有 好 轉 , 但 卻 因 為 體 內 的 液 體 增 加 了 , 而 同 時 增 加 腦 部 腫 脹 的 可 能 性 。 醫 生 指 出 , 他 腦 部 腫 脹 , 壓 住 神 經 系 統 , 如 果 腫 脹 增 加 , 呼 吸 系 統 或 心 臟 系 統 受 到 障 礙 , 他 就 有 生 命 危 險 了 。 不 過 、 弟 兄 姊 妹 和 家 人 看 見 李 弟 兄 的 情 況 都 稍 為 轉 好 , 心 情 也 就 放 鬆 了 許 多 。 醫 生 也 希 奇 這 樣 的 好 轉 十 分 少 有 , 並 且 打 算 在 一 兩 週 後 為 他 灼 傷 的 身 體 進 行 「 植 皮 手 術 」 。

筆 者 從 美 國 領 會 完 了 , 星 期 天 晚 上 一 下 機 就 先 趕 去 醫 院 看 李 弟 兄 , 見 他 睜 開 眼 睛 , 很 用 力 呼 吸 , 我 們 一 同 為 他 禱 告 , 他 卻 沒 有 甚 麼 反 應 和 表 示 。 但 是 大 家 都 認 為 李 弟 兄 已 經 見 過 了 所 有 家 人 和 全 教 會 每 一 個 肢 體 了 , 只 等 候 再 見 一 個 人 , 就 是 筆 者 云 。 果 然 , 筆 者 見 過 他 之 後 , 第 二 天 他 的 病 情 就 惡 化 了 , 他 的 呼 吸 表 現 更 困 難 , 而 且 還 患 了 肺 炎 。 筆 者 趕 到 醫 院 去 看 他 之 時 , 醫 生 已 經 將 氧 氣 開 放 到 最 大 的 量 度 , 並 且 氧 氣 喉 直 插 入 進 他 的 氣 管 裡 , 使 大 量 氧 氣 直 入 他 的 肺 部 , 同 時 也 立 即 用 抗 生 素 治 療 他 的 肺 炎 , 他 就 顯 得 安 祥 得 多 而 睡 著 了 。 醫 生 表 示 , 其 實 他 的 情 況 很 壞 , 植 皮 的 打 算 也 取 消 了 。 到 下 午 二 時 許 , 筆 者 在 家 接 到 緊 急 電 話 , 說 李 弟 兄 的 情 況 危 急 , 筆 者 立 即 趕 到 醫 院 去 看 他 , 知 道 抗 生 素 對 他 的 肺 炎 無 效 , 反 而 他 還 患 了 肺 積 水 。 醫 生 認 為 李 弟 兄 可 能 在 二 十 四 小 時 內 去 世 , 但 是 , 想 不 到 我 們 只 等 了 一 陣 子 , 李 弟 兄 就 在 下 午 二 時 五 十 分 停 止 呼 吸 , 安 息 主 懷 了 。

雖 然 李 弟 兄 返 魂 無 術 , 但 是 家 人 都 得 到 安 慰 , 尤 其 是 李 邱 鍚 瓊 姊 妹 , 看 見 兒 女 們 都 肯 禱 告 , 大 兒 子 更 是 信 主 信 得 很 真 , 又 看 見 全 教 會 都 表 示 熱 烈 的 愛 心 關 懷 , 感 到 教 會 真 是 神 的 家 , 主 內 的 親 情 是 真 情 , 心 中 更 是 感 動 和 安 慰 。 兒 女 們 信 主 是 李 弟 兄 最 大 的 願 望 , 現 在 都 漸 漸 實 現 了 。

在 人 來 看 , 李 弟 兄 遭 遇 中 風 , 又 被 滾 沸 的 熱 水 灼 傷 達 半 小 時 之 久 , 真 是 「 不 幸 」 , 但 我 們 以 神 慈 愛 的 眼 光 來 光 卻 不 是 這 樣 , 神 知 道 李 弟 兄 一 生 最 怕 做 「 植 物 人 」 , 所 以 讓 他 在 中 風 倒 地 之 時 , 不 自 覺 地 開 盡 了 熱 水 掣 , 熱 水 的 淋 浴 半 小 時 , 叫 李 弟 兄 的 血 液 循 環 加 速 , 腦 部 爆 血 管 的 嚴 重 性 大 大 加 增 , 以 致 他 立 即 陷 入 昏 迷 狀 態 , 加 速 他 離 世 的 時 間 , 換 言 之 , 也 是 大 大 減 輕 他 的 痛 苦 , 使 他 不 至 做 個 「 植 物 人 」 。 至 於 他 的 灼 傷 , 因 為 大 部 份 時 間 都 在 昏 迷 之 中 , 他 感 覺 痛 楚 的 機 會 也 不 會 太 高 。 李 弟 兄 中 風 前 後 不 足 五 天 就 離 世 , 這 五 天 時 間 很 有 意 思 , 因 為 神 藉 這 五 天 時 間 促 成 了 幾 件 事 : 第 一 、 神 使 李 弟 兄 的 家 人 都 能 前 來 與 他 會 面 , 並 且 因 為 切 切 關 心 代 禱 而 有 機 會 信 主 ; 第 二 、 神 使 全 教 會 每 一 個 弟 兄 姊 妹 有 機 會 向 李 弟 兄 和 他 的 家 人 表 示 愛 心 的 關 懷 , 流 露 出 教 會 是 神 的 家 的 真 情 來 ; 第 三 、 神 使 李 邱 錫 瓊 姊 妹 和 家 人 的 難 過 程 度 不 會 過 重 , 是 他 們 洽 好 所 能 承 擔 的 ; 第 四 、 神 使 一 些 肢 體 反 省 教 會 合 一 的 真 理 。

我 們 知 道 , 有 一 天 我 們 都 要 在 天 上 會 面 , 那 時 、 我 們 就 明 白 , 主 內 弟 兄 姊 妹 的 親 情 是 真 情 , 因 為 神 真 是 我 們 的 天 父 , 我 們 彼 此 稱 為 弟 兄 姊 妹 的 關 係 是 真 實 的 , 是 永 恆 的 , 是 至 寶 貴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