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瘟疫的基督徒()

 

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裡作主。你們也為此蒙召,歸為一體。且要存感謝的心。  西 3:15

 

40天前(北京時間比溫哥華快16小時)就是武漢封城的那一天,禱告會後去機場,因為請了幾天假去香港陪父母過年。當時知道武漢出現疫情,但是離我們好像還很遙遠。上飛機的時候心思還不是受疫情影響太多,還在想著各種的聚會,禮拜二晚上就可以回來,(不會缺席一次禱告會),之後馬上有培靈會等等。

 

聖經上幾次用40天的時間來形容一個時期。相信大家現在的心情,我們(甚至全世界)所面對的情況,已經和40天前完全不一樣了。從聖經上我們看到,常常神的時間來到之前,一切都是和以往一樣。不知不覺的神的時間到了,馬上一切都不一樣了。今天中國剛剛用極大的行政封鎖控制住疫情,億萬的民眾還封鎖在家裡。世界各處開始出現40天前國內其他城市的爆發現象,各處出現類似的「封城」措施。連離我們不遠的西雅圖北部一個老人院也可能已經出現爆發。

 

心裡沒有基督的人的徬徨甚至恐慌是正常的,其實按照聖經的預言,末世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世人會這樣。但是我們的心是基督掌管著的,因為要成為基督徒,要重生得救的,必須以基督為你的主。基督不止掌管著我們的內心,也自然會在這種環境裡面多啟示聖徒,教導我們怎樣明白周圍發生的事情。按照聖經,我們應該這樣看現在的環境:

 

1. 瘟疫是「耶和華的刀」

歷代記上21章提到瘟疫是「耶和華的刀」,是聖經對瘟疫最直接的定義。瘟疫是神計劃裡面的一部分,正如啟示錄裡面代表災難的4匹馬是神寶座周圍的4個活物分別叫出來的。之前我們常常勸香港(其實各處都一樣)的基督徒不要和政府對抗,因為「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 林前5:12」。其實世上的眾人、政權都是神審判的,瘟疫只是神審判的其中一種方式。神自己會按著祂的時間,祂的方式、祂的計劃來審判世界,懲罰一切不公義的犯罪事情。祂並沒有叫教會和基督徒來做這個事情,因為祂自己會出手。

 

基督徒和教會也要懼怕「耶和華的刀」。主教導門徒說「外邦人(君王、丞宰如何如何),只是你們當中不可這樣」。如果基督徒和教會用外邦人不信主的各種方法和手段在教會裡面做事情,生活方式不與他們分別出來等等,神也是會審判的。從聖經裡面我們可以知道,不止是外邦人,神也多次用非常重的瘟疫來審判猶太人。「耶和華的刀」是非常準確的。

 

 

2. 是神帶領我們進入這個瘟疫的時期的。

既然是神的旨意,祂自然要用瘟疫成就祂所要成就的事情。神常常記念祂的兒女,連我們不知道的時候祂也記念。所以神叫災難臨到之前,祂肯定已經計算過祂兒女們的情況和需要。

 

這樣,如果我們沒有習慣得罪神的事情,又誠實悔改離開以前所犯的罪,我們是不需要擔心的。不是說我們不可能感染病毒,而是神已經計算過,就算我們有感染也是先有祂的允許。有的基督徒神會有管教,有的祂會允許我們遇到試煉。總之是出於祂的,萬事一定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我們卻不要因此自己以為高人一等,因為神讓我們生活在世界自然的環境之下。沒有瘟疫的時候,世人病了看醫生吃藥,基督徒病了也應該看醫生吃藥。有些靈恩派的人主張「神醫」,不看醫生不吃藥,甚至我們附近地區有些靈恩派主張連疫苗也不要打,說神保守醫治,看醫生吃藥代表沒有信心云云。結果他們染病的不少,甚至嚴重到死亡的也有。明顯神不喜歡這樣的做法,因為不尊重神創造的「自然律」。我們經過一些神特別保守和醫治,但是一般情況下我們是在神的「自然律」裡面生活的。

 

所以,除非有特別的環境限制或者需要,基督徒不要因為知道「耶和華的刀」,就不做防疫措施,這樣神不會保守的。相反的,我們應該按照醫生的教導,政府和專業人員的教導,在疫情當中做好準備,避免傳染,也免得傳染別人。這樣,我們做好了自己應該做的,能力範圍所做不到的,就可以安心交託給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