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問答 22 期

信仰難題解答 吳主光

 

1.無所不知的神,若知道希特拉屠殺幾百萬猶太人,為甚麼祂不阻止?這與祂的「至善至聖」相合嗎?

答:神不阻止希特拉屠殺猶太人,不能因此就證明神不是無所不知,或不是至善聖的。請想一想,假若神阻止希特拉屠殺猶太人,因為祂是全能的神,祂一定會阻止成功;但這位至善的神不應單單阻止希特拉屠殺猶太人的事件,祂還應阻止歷史上任何罪惡事件,甚至細微到全人類每一個人每天想要做的錯事,祂也可以阻止,這樣一來,人類就不可能犯罪了,歷史也不可能有任何罪惡的事發生了,因為人人都成了「傀儡」,就是沒有「自由意志」的被拉線控制的傀儡,試問這樣的人類還有甚麼意義?原來整個人類歷史和每一個人所做的善與惡,都是因為人類有了「自由意志」的緣故:濫用自由意志去做違反神旨意的事就是犯罪,運用自己自由意志去悔改歸向神,照神的旨意而生活就是善。有了這樣「自由意志」的人,神才看最寶貴不過。好比我們愛自己的親生兒女多過愛洋娃娃;洋娃娃沒有自由意志,你可以安上機器叫它永遠對你說「我愛你!」但親生兒子有了自由意志卻可能長大變壞,結果氣死做父母的;雖然如此,我們人人都認為有自由意志的兒女比洋娃娃更寶貴。神創造人類也是如此。假如我們能緊記人類有極其寶貴的自由意志,我們就在許多的事上不致誤會神是不可信的了。

 

2.無所不能的神能造出一塊自己也不能舉起的石頭嗎?

答:在明報讀者論壇中問這問題的司徒嘉美女士不是自己發明這個問題,而是抄襲別人早已問的問題。很可惜,別人早已找到答案了,她還以為自己找到基督教的大弱點,證明神不是無所不能的。要知道,「神」這個字在聖經希伯來文的字義裡,原是一位「起誓約束自己的大能者」。我們願意相信這位神,全因為祂「起誓約束自己」,不然、祂就是一位「朝三暮四,忽是忽非」的神了,這樣不誠實,隨時改變的神,怎值得我們相信呢?現在話說回來,神雖然無所不能,但神卻願意起誓約束自己,不去做自己早已定下不應做的事。例如聖經說:「我們縱然失信,祂(神)仍是可信的,因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摩太後書2:13)。聖經很清楚地指出,神有許多「不能」:祂不能「說謊」,祂不能「以惡為善」。這不是說,神連說謊的本事都沒有!人人都明白,這只是說,神願意約束自己不說謊,不失信,不以惡為善。同樣道理,如果神先定下「舉不起」為原則,祂就「能」造出一塊自己也舉不起的石頭來,因為祂約束自己不去舉起它;如果神先定下「能舉起」為原則,祂就「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來,因為祂約束自己不去造出這樣的一塊石頭。請注意,問題不是神「能」與「不能」,乃是神「約束自己」不與自己原先定下的原則相反而已。

 

3.無所不在的神能否也在撒但心中?或希魔的眼中?或日本侵略者的手中?如果神不在這些惡魔裡面,怎算得上是無所不在?

答:司徒嘉美女士如果能先明白筆者給前兩條問題的答案,她就不會問這第三條了。因為她沒有考慮到,神不是「在」或「不在」惡魔裡面的問題,而是神願不願意控制惡魔心中的自由意志,使之失去自由,和神肯不肯背乎神自己原先定下給與人和天使有自由意志這原則的問題。神早在創造萬有之先,已經預知了一切,但祂卻願意仍然照所預知的來創造萬有和整個宇宙歷史,因為這樣做,才能顯出祂那赦罪的大愛,和至終勝過罪惡與魔鬼的能力。要知道,在神來說,控制全人類和所有的天使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和生活,這反而是比較容易做到的事;但如果將「自由意志」全然賜給人和天使,任由他們各隨自己所喜歡的去做事和生活,全不加以干涉,而結果仍然能成功地彰顯神自己的慈愛,美德和榮耀來,這豈不是更難?豈不更能顯出神是無所不能的嗎?

 

4.聖經中的約伯故事,是不是反而證明神是「善惡不分,賞罰不明和猜疑善妒」的?

答:筆者認為很可惜的,就是司徒嘉美女士問這問題之時,並沒有指出聖經中約伯記那一段經文顯出神是善惡不分,賞罰不明和猜疑善妒的。筆者多年研究並教授神學,甚少聽聞有人引用約伯這個故事來指證神不是至善至聖的神,因為整本約伯記四十二章經文,由頭至尾都在辯論善惡報應的問題,只不過約伯的四位朋友觀察到約伯所受的苦難,憑這外表的現象就判斷約伯一定是犯了罪所至,而約伯卻堅持自己所受苦的原因雖然不明,決不是因為他犯罪之故。到了最後,神責備約伯四個朋友所論的不及約伯,但也指出約伯既然不能明白天地間許多自然科學的奧秘,怎能明白神奇妙的作為?意思是說,雖然許多人受苦是因為犯罪的結果,但苦難並不是單為惡人而設的,神有祂自己的主意,可以藉苦難來叫人生更有價值,更有意義。對於一個愛神的人來說,受苦反而是有益的。約伯記清楚記載,神後來賜福給約伯,比他先前的多七倍。不單如此,我們感謝神,千百年來,正是因為有了這做約伯記的故事,許多受苦的基督徒才得到安慰,才能在受苦的日子中曉得神的作為,明白神更高的計劃,以致他們的肉體雖然受苦,心靈卻得快樂。這樣,神善待了約伯,神也因約伯的受苦而祝福日後千萬信主的人,這豈不是神的智慧和至善聖的表現?司徒嘉美女士如果有甚麼不明白的問題,可以謙卑一點向明白的人求問答案,不應以為自己所想不通的,就是整個基督教所有的人都想不通的,這樣的態度是不通達的。司徒嘉美在明報上的文章結論說:「基於以上各論點,可以判斷有神論亦不合邏輯,也不比無神論更可信」,卻不知道,閣下的文章只一味攻擊有神論,未能正面地提出證據,證明無神論怎樣比有神論更可信,這就不是真理了。基督教與佛教在勸人為善方面可以有很高的程度「並存」,但基督教相信有神論,而佛教相信無神論;基督教相信天堂地獄,而佛教相信來生投胎輪迴;基督徒相信耶穌基督代贖的救恩,而佛教相信藉功德自救...這許多不同點,正是在邏輯上不能並存。我們指出這種不能並存的現象,不代表我們基督徒恨佛教徒,也不代表我們故意攻擊佛教來將自己提升,我們應該要以開明的態度來尋求真理,一個開明的尋求態度,是免不了直接討論到誰是誰非。被論為「非」者,若能以事論事,勇於棄假歸真,真理才能有機會叫人自由,不然,人人都會被迷信所蒙騙。我們真理報不一定以自己所信的為「全是」,而以佛教所信的為「全非」,倘若有人能從實是求是的角度上給我們指出我們的「不是」,我們是絕對樂意棄自己的不是,接納別人合理的意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