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問答 53 期

信仰問題解答            吳主光

  1. 從聖經的記載看,神造亞當到主耶穌降生約4000年,但香港證主協會出版的聖經百科全書p.603卻說「舊石器時代在主前8000年,新石器時代是在主前7-4000年」,p.1983又說:「在拿撒勒北加利利的迦拿,挖出古陶器,有希伯來列王時代的(主前9000),也有希腊,羅馬,阿拉伯和十字軍東征時代的,」這些年份為何不同於聖經的記載?

答:按照聖經記載的家譜年份來計算,不錯、從神造亞當到主耶穌降生約4000年,但是、因為希伯來人的家譜原不是供後人計算歷史年份而寫的,他們家譜的目的只為顯示出各人原屬於以色列那一個支派而已。因此、他們記載家譜之時,往往為了方便記臆,而故意將他們認為不大重要的幾代漏掉,這種情況以馬太福音所記載耶穌基督的家譜為最顯著的例證,因為作者故意做成三個十四代而將以色列末後的四個王的名字漏掉。這不是說聖經有錯漏,因為希伯來人並沒有孫子和兒子之分,後代中任何一代的後裔都可以稱為某某人的兒子,所以說「某人生了一個兒子」這句話其實也可以說是「生了一個孫子」。這樣說來、從神造亞當到主耶穌降生的年份,就不只4000年了。到底真實準確的年份有多少?學者的推論各有不同的見解。不過、我們不接納進化論學者百萬年的說法,因為專家們指出、進化論學者們所用「放射性元素」的探測法是極之不準確的。據說、有專家用海洋積存的鹽量來計算地球的年齡,發現地球只有一萬年左右;若以月球表面殞石塵的厚度來計算,月球的年齡也是大約一萬年左右,因此地球的年齡也相若;若以地球大氣層的空氣成分來計算,地球的年齡也是大約一萬年左右。這樣看來、神造亞當至今也應該是在一萬年之內了。雖然聖經的家譜記錄原不是為計算人類歷史年代而用的,我們仍然相信聖經的原著是神無誤的話語,所以我們相信問題並不在聖經是否準確,只在人的應用上出了亂子,和聖經抄本和譯本上出現人為的錯誤而已。因此、當聖經的年代與世俗歷史所記錄的年代出現不符之時,我們相信聖經是對的,世俗歷史卻可能因為某種未知的因素而產生了錯誤。

 

  1. 「主教」這名的意思和職責是甚麼?從何時開始有此名?「主教」與「教父」有何區別?

答:根據聖經的記載,初期教會只有兩種職位,就是長老和執事。但是、日子久了,人數多的大教會產生許多長老,而長老團的主席就在第二世紀之時被稱為「主教」(bishop)了。由於當時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一本聖經,所以在對付異端的事上,教會都以素有聖經研究的主教的意見作為依歸,因此、主教的權力就漸漸強大起來,成了所謂「獨裁主教」(Monarchical bishop)。後來、城市中的大教會在鄰近小鎮開了許多分堂,於是主教又演變成「區主教」(Diocesan bishop)。到了第四五世紀時,東歐有以弗所,亞力山大,康士坦丁堡,耶路撒冷四個大主教,西歐只有一個羅馬大主教。後來東歐被回教徒入侵,削弱了東歐四大主教的權力,再加上這四大主教常常分爭,請求西歐羅馬大主教來主持公道,於是漸漸羅馬大主教就逐漸高於一切,是為「教皇」的形成。至於「教父」,這名稱並不是教會的職銜,它只不過是歷史學家給與早期的神學家們的專稱而已。其中有一這神學家是耶穌十二使徒的學生,他們的著作,在神學上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價值,所以被稱為「教父」。

 

  1. 請問腦的功能和靈魂體之間的聯系是怎樣的?

答:筆者不是腦科專家,所以筆者的意見只是按神學的想法來發表。在神學上,研究靈魂體也有二元論和三元論之分。二元論者主張,人的結構只能分開「身體」和「靈魂」兩個單元,而「靈」與「魂」原是同一樣東西。但三元論者卻認為,聖經的用字既然清清楚地分開「靈」,「魂」,「體」,就應該是三個單元才對。筆者卻認為、二元論和三元論之爭是無謂的,因為人只得一個「我」,那就是人的「靈」,而「體」只不過是「我」的軀穀而已,是「我」接觸物質界事物的媒界;「魂」只不過是「我」生存期間所貯存的資料,包括我的感情,意志,思想,慾念等,是「我」接觸超物質界事物的媒界而已。因為當「我」死了,我的「身體」就化為塵土,再沒有任何意義了,但「我」的一切感覺和自我的存在仍然隨著我的「靈」繼續存在下去,那就是「魂」與「靈」仍然結合而存在的現象。至於「腦」,那就是「身體」的一部份,但因為「腦」部是用來處理五官感覺所吸收的所有資料,從而構成我們的思想、慾念、感情等複雜的理念,所以「腦」的功能就成了「我」(靈)為接觸和處理生活在世之時所有資料,並將之貯存於「魂」的媒界。進化論者不相信人有靈魂,乃指所謂靈魂,都是「腦」部功能的表現而已。但是、這種說法決不能解釋許多曾經病死了,後來又活過來的經歷,因為他們都一致地指出,當他們的靈魂離開軀體之時,回頭看見自己身體躺在病床上的感受,那時、他們的「我」和一切思想感情都是隨著靈魂而離開身體,這時、隨著身體的腦部功能應該無法支配已經離開了身體的靈魂吧!

 

  1. 聖經上記的「孌童」,有人說:「孌童就是現今的同性戀」是嗎?

答:按「孌童」這詞在原文是「qadesh」,原意是「污穢的人」,常用來指「男性廟妓」,英文聖經通常譯作「sodomite」,直譯中文是「所多瑪人」,意思是男同性戀者.因此、當代福音將之譯為「同性戀者」,筆者認為這個譯法應該是準確的。所多瑪城的人曾經圍攻羅得的房子,要求羅得交出兩位天使出來,讓他們行淫,而當時兩位天使是以男性的人形出現所多瑪城,所以後來的人就稱同性戀者為sodomite「所多瑪人」,又稱同性戀的罪行為「所多瑪行為」(sodomy)。

 

 

 

 

反對「消除同性戀恐懼課程」的厘訂

上月列治文,本那比,及素里學校區的教育局接獲不少市民函件投訴,同聲反對卑詩教師聯會(B.C. Teachers Federation)計劃在公校中推出教導學生「消除同性戀恐懼課程」。雖然如此、這建議終於在上月十七日以絕大比數在卑詩教師聯會的周年會議中通過,並決定在未來一年內,就有關細節進行諮詢,以便於明年大會提出最後決議。該會議又通過成立一七人專責小組,負責諮詢意見,制定一套保障同性戀學生的教師指引,並考慮設立「反同性戀恐懼課程」,目的為制止公校內反對同性戀同學的趨勢,從而對同性戀者作出保護。

本報編輯部藉此表達我們的如下意見:

  1. 公校本來已經缺乏一般性的「道德教育」,現在何竟還推行「反傳統道德教育」?我們認為「同性戀」既然是違反常性的,就是不符合「傳統道德」的。同性戀者成功地爭取社會合法地位、這一點我們已經認為難以接納,現今還進一步在公校裡強逼性地要我們的兒女也接受同性戀教育,這是我們無法忍受的。
  2. 我們認為公校內存在著歧視新移民,黑社會打鬥,吸毒濫交等嚴重問題,教育局應該加以注視和改善,如今教育局對大多數人的「好事」不做,反而對極少數性慾不正常分子加以維護,更強逼其餘的學生也接受「反教育」,這種倒行逆施的事,是我們認為不能容忍的。
  3. 雖然外表看來,該課程的目的是為「消除」校內對同性戀者的恐懼心理,但我們認為此課程勢必正面地將種種學子們本來沒有的同性戀知識,以「正常性生活」的姿態來灌輸給我們的子女。再者、按心理學來說,青少年人在青春期前後,對性慾的好奇心尤其大,並且難以平行和控制自己,此時受到同性戀教育的「性誘惑」,本來沒有同性戀傾向的,勢必也大受影響,正如其他性變態的心理在受到性挑逼的影響之後,加速發展,變本加厲一樣。
  4. 我們認為對同性戀的恐懼感是無法消除,也是不應該消除的。因為:

    1. 我們對「愛滋病」不能消除恐懼感:眾所週知,同性戀帶來愛滋病,又在同性戀者中間漫延,至今已成為世上最可怕的傳染性病症,這事實不能消除,對同性戀的恐懼怎能消除?
    2. 我們對正常婚姻家庭生活會遭到破壞的恐懼感不能消除:因為人若染上了同性戀癖,就不再與異性結合生子繼後,試問這種「絕後」的恐懼感,怎能消除?
    3. 我們認為「同性戀」就是「逆性戀」,因此、我們恐懼同性戀會誘發其他更可怕的逆性罪行,諸如「獸姦」,「戀童癖」等,使之也漸漸合法化和被視為正常。過去、曾有人以「干涉別人私生活是干犯別人的人權」為理由促使同性戀合法化,將來、我們更恐懼有人以同樣的理由促使「亂倫合法化」,甚至促使更多既可怕又可恥的崎型性行為也合法化起來,試問這種恐懼感怎能消除?
    4. 我們可以想象,這些逆性的行為漸漸合法化、勢必對日後的社會,家庭,道德,產生全面崩潰的現象,那時道德淪亡,必像洪水濫泛,叫我們怎能不恐懼?
    5. 我們身為家長的恐懼不能消除,教育局卻要教育我們的子女消除這樣的恐懼感,我們有理由視之為「誤導和欺騙我們的子女」,試問我們怎可以送我們的子女去受這樣的教育,以毀滅他們的前途和人倫關係?

聖經反對同性戀,人性的構造反對同性戀,我們傳統的道德觀念和家庭觀念反對同性戀,我們傳統的社會結構反對同性戀,許多病例和罪案資料促使我們反對同性戀,雖然同性戀合法化的法案通過了,我們仍要反對同性戀,因為我們可以預測,同性戀組織得寸進尺,勢必作更多的要求,因為我們在上文所表達的恐懼是實在的,是永不能消除的。讀者如要向有關當局提出抗議,可致函當局如下負責人:

Hon. Paul Ramsey, Minister of Education, Room 137, Parliament Buildings, Victoria B.C. V8W 9E1 Fax(250)387-3200

Premier Glen Clark, Room 156, Parliament Buildings, Victoria, B.C. V8V 1X4

Mr. Weldon Cowan, Chair for B.C. Teachers Federation Annual General Meeting, Suite 100-133 West 17th St., North Vancouver, B.C. V7M 1V5 Fax:604-980-8092

作者:吳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