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問答 54 期

信仰問題解答            吳主光

  1. 神是三位一體的神,那麼說「升天的主坐在父神右邊」,難道神右邊的座位是空著的嗎?

答:首先我們要明白,聖經的慣用詞「坐在右邊」的意義是甚麼。原來「右邊」一直被猶太人看為「最蒙福,最大權,最有力」的暗示,就如雅各為約瑟的兩個兒子祝,他故意將右手轉過來搭在約瑟的小兒子身上,左手反過來搭在約的長子身上,為他們祝福.約瑟看見了,還以為雅各年老,分不清長子和小兒子是誰,於是上前提醒他的父親雅各,但雅各卻表示他知道一切,他是故意立小兒子為長子的。所以、聖經說主升上去坐在父神的右邊,其含意實在是被父神立為最大權,最蒙福,如同長子一樣承受父神一切的豐盛。至於「三位一體」的關係,我們從啟示錄第四章和第五章所記載的天上大敬拜,可以看到天上只有一個寶座,到第五章記載「羔羊」,即聖子耶穌基督出現的時候,我們仍然沒有看見為祂和聖靈另外設立寶坐。這一點使我們想起啟示錄第三章主耶穌所說的一句話,主說:「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祂同坐一般。」這是說、聖父聖子和聖靈同坐在一個寶座上,其真實意義是為要指出,神是三位一體的神.祂們坐在寶座上是一位,當聖子和聖靈被差到世上來之時,寶座並沒有空置,因為還有聖子坐在那裡。

 

2.始祖亞當夏娃吃禁果前,怎麼會不知自己是赤身露體的呢?

答:根據創世記第二章二十五節的記載,亞當和夏娃在未吃禁果前,是知道自己赤身露體的,只是他們並不感到羞恥而已。經文說:「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到了第三章七節,他們接受了魔鬼的引誘,伸手摘了禁果來吃了,經文就說:「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這裡所說「才知道」,是因為他們的「眼睛明亮了」,意思是「現在才看見自己赤身露體的羞恥。」我們這樣推斷,是因為相信亞當和夏娃在未犯罪之前,是全身發光的,及至他們犯了罪,他們身上可以遮體的榮光就消息了,露出他們的羞恥來。聖經指出,神就是光。聖經又形容摩西在山上與神「面對面談話」四十天,結果摩西的面皮也就發出光來。聖經又指出、將來我們信主得救的人,復活升天之時,我們也「發光如星」,正如但以理書的預言說:「睡在塵埃中的,必有多人復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遠被憎惡的.智慧人必發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但12:2-3)這樣、我們可以推想,將來得救的人會發光,照理亞當和夏娃在未犯罪之前也必定會發光,不然他們是無法與神常常來往談話。但是當他們吃了禁果,犯了罪之後,他們遮體的榮光就消失了,正如羅馬書所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虧缺」二字英文是come short of,應該譯作「失落」,意思是、人犯了罪,就失落了神所賜的榮光。

 

3.馬太27:45寫主氣絕於申初,未記被釘時間,午正到申初遍地黑暗;馬可15:25說巳初主被釘,申初主氣絕,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路加23:44記主氣絕於申初,未記被釘時間,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總括以上所言,主於巳初被釘,申初氣絕,但約翰19:14-16,正午時彼拉多還在審問主,他未記主被釘與氣絕時間,請問約翰怎麼寫午正時主還在受審呢?

答:根據經文的描述,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所記載主被釘的時間都沒有衝突,主大約是在巳初,即上午九時被釘的,約在申初氣絕,即下午三時身亡。如今問題只發生在約翰福音所記載的時間,為甚麼約翰會說,到午正,即正午十二時之時,主耶穌還是在受彼拉多的審訊?我們研究約翰福音記載主耶穌受審的過程是這樣的:第十八章記載彼拉多盤問耶穌是不是猶太人的王,及至聽到主耶穌指出,祂的國不屬這世界,彼拉多就知道,主耶穌並不是猶太人所指控的革命黨領袖,於是就想要釋放耶穌,無奈猶太人喊叫,寧願釋放大盜巴拉巴,也不要釋放耶穌。然後第十九章記載彼拉多吩咐兵丁將耶穌鞭打戲弄一番,以為這樣就可以息猶太人的怒氣,耶穌就可以釋放了。誰知告耶穌的猶太人定意要殺死耶穌,並且指出、如果彼拉多釋放耶穌,就不是羅馬大帝該撒的忠臣。彼拉多聽見這話,想要知道這是不是全體百姓的意願,於是就帶耶穌來到外面一個公眾廣場,名叫鋪華石處,要聽聽群眾的意見。經文記述到這裡,就突然寫出第十四節這樣的一句話說:「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約有午正。」然後接續下去繼續記載百姓高聲喊叫說:「除掉他,除掉他,釘他在十字架上。」彼拉多看全體百姓都清楚表示要殺死耶穌,於是就決定不理這事,乾脆交給猶太人任由他們把耶穌帶去釘十字架就算了。

    按上述的記敘方式來說,作者分明是以十四節為轉捩點,和主被殺整件事的關鍵性時刻,讓我們來細心研究這第十四節:「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這句話,是為要暗示耶穌在這時就像「預備好被殺的逾越節羊羔」一樣;「約有午正」這句話,關鍵是在「約」字,它表示這個時間是用來強調全體百姓決絕地要殺死耶穌這個決定而說的,而個決定,是由百姓喊叫「除掉他」開始,發展到「午正」就完全肯定了,正如他們約在這個時刻為耶穌的罪狀與彼拉多爭辯說:「不要寫猶太人的王,要寫他自己說我是猶太人的王」。所以作者以「午正」為耶穌被殺過程中最叫人觸目的時刻,因為這時刻最少有兩個含意:其一、為表示百姓在「光天化日之下,清清楚楚地表示不要耶穌做他們的王」;其二、這時「遍地就都黑暗了」,這不單是密雲遮了太陽的意思,應該還有「黑暗勢力掌權」的意思。